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03 07:41:23  作者:西伯利呀

 

 
《仙君有病缺个妖》作者:西伯利呀
 
文案:
HE!傲娇假高冷神经病攻&贪吃机灵狐狸精受
是什么让万千少女迎风洒泪,是什么让一众神仙唏嘘不已?是什么让霜君大大突然有病?今天六界频道来为大家独家报道!
 
迷倒万千少女的霜君为何会突然成魔,失去心性,成为了人人惧怕的魔君神君?
来,咱们霜君大大说一下。(期待眼神)
霜君(冷漠):关你屁事!
好的,下一位。
贪食爱玩嗜酒的狐妖为何会突然贤良,勤俭持家,成为了人人喜爱的魔界神厨?
来,咱们狐妖先生解释一下。(温和语气)
狐妖(尬笑):呵呵呵……我说是因为爱情你信吗?
信得!啊?旁边的霜君大大脸怎么红了?霜君大大头都冒烟了是什么鬼???
……一段小插曲后,恢复正常。
为何每一个妖魔鬼怪出场都炫酷无比,一道火花带闪电,然而却是活不过三集战五渣?
劳烦各位妖怪先生说一下(微笑脸)。
各路妖魔鬼怪(气愤):废话!你以为我们想?你当主角光环是摆设!
好的,本次采访愉快结束!(内心已然崩溃)
 
重点:本文主要说的是一只狐妖陪着霜君大大升级修炼的故事。拥有各类奇奇怪怪、性格迥异的妖魔鬼怪,因为第一次坚持下来写一篇文,我的文笔还有待润色。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看着开心就好。
(づ ̄3 ̄)づ╭~
CP:
主CP:傲娇假高冷神经病攻(余透)&机灵爱吃狐狸精受(嵇逢蜀)
副CP:侠骨柔情闷骚攻(聂金云)&妖艳贱货腹黑受(颛英)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东方玄幻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嵇逢属,于透(瑾风) ┃ 配角:各类仙妖人魔,总有一款戳中你 ┃ 其它:神经仙君&顽皮狐狸精
 
 
 
第1章 仙君有病谁有药
  宣光天间,被誉为三千年后将要成神第一人的瑾风霜君,历经两次轮回劫,最后一疯成名,名震六界!
  据说这疯病来的古怪,好好地在历劫时候就疯了,还堕入了魔道,放出了魔界死灵,成了魔界神君。刚开始还有些许理智,就是没事带着个狐妖跑,但还不至于祸害六界。然而这人要是要疯,再理智都克制不住。
  霜君瑾风在南天宫门前屠戮十二星君,斩杀天庭八十将领,七万天兵都挡不住他的狂性。一时间南天宫门前血流成河,那叫一个惨啊!天帝和数位仙君一起上前对付,用了七十二道符才好不容易抑制住了他的疯魔血性,再用那八十一道捆仙锁将其牢牢捆住。
  谁曾想,与霜君交恶的若寒雪君突然一个冷箭射向霜君,这冷箭射除了狠,没有半点稳和准,没把霜君射死,还把捆仙锁和符咒射坏了。符咒和仙锁一解那还了得,霜君双眼血红没有半分仙气,魔性大作地狂吼一声,把南天宫的牌匾都震掉了下来。
  一众仙人都被吓到,上次遇见这种事都是几千年前了。这届仙人都是新飞升要不就是新继位的,哪见过这种大场面。见过世面的太白仙君扶额道:“这届仙人不行哎……”
  不过,虽然太白仙君见过世面,但他一个一天到晚炼药的,走路都要骑牛,下地了还要杵拐杖,要让太白仙君上场打,还不要了他的老命。
  另一个好像是见过大世面的百花仙君,自诩为霜君的爷爷,除了打扮就是种花,天界斗嘴第一,要是让他去跟霜君吵架,铁定赢了。要让他去打架,别人是想都不敢想的。
  还有的比较正常的,见过世面的仙君,如玄观的金岚道仙和金云道仙父子两,不过这二位加起来实力都和霜君相差甚远。
  眼下唯有天帝一人,可以与之匹敌。天帝瞬间变出玄武龟壳所制的极为坚硬的玄光战甲与霜君打斗。大战一百个回合,也没能分出上下。不过二人灵气都消耗甚大,就在这对战紧急之刻,若寒雪君又是一根冷箭射向霜君。
  百花仙君眼尖看到了惊愕忙呼:“瑾风小心啊!”又掐住雪君脖子道:“他娘的!后羿的箭都没你射的勤!”
  那冷箭乃极寒玄冰所制,射中不死也是会被冻硬肢体变成偏瘫的。霜君与天帝交战自顾不暇,就在毫厘之间时,那红狐妖出现挡在霜君面前。一箭穿心,当场死的透透的。
  霜君一见,血目褪去,黑色瞳孔里尽是悲伤。架也不打了,人也不杀了。抱着红狐妖就是无声的颤抖。众仙大气都不敢喘,相互眼神暗示,就是现在。众仙除了百花仙君和杵着拐杖的太白仙君,群起而攻之,拿起法器就是往霜君身上砸!
  一道道绚丽法器之光后,一串巨大的红光接地而起,瞬间震飞众仙,千奇百怪的法器震得稀碎。几个爱财的仙人,身上的伤痛倒没什么在意,但一看自己法器破碎,那一个比一个哭的凄惨。
  霜君抱起化作原形的红狐妖,浑身血气缠绕目色极寒的走到瘫倒在地的雪君面前。都不用手出招,只是微微看了雪君一眼,雪君便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压。最后在凝视着霜君的寒眸下,被强压压成了一摊烂泥。
  霜君抱着魂飞魄散的红狐妖站到天帝面前语气冰冷到极致道:“尔等听着,自今日起,每日必诛一仙,直到杀尽为止。他所受的苦,我会加倍还与尔等!三年之后,我若寻不到他,便是天界覆灭之时。”说罢,一阵血雾后人已然无影无踪。连留给天君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地上躺着的众仙,有的茫然有的恐惧还有的哭泣,一个个如临大敌,心中皆道:这霜君是彻彻底底疯了!疯了!
  就这样,霜君抱着狐妖打道回府。魔界众魔一听他们的瑾风魔君一个人上天,在南天宫弄出了一阵腥风血雨,实在是给魔界长脸。一个个摆酒庆贺,一时间魔界鞭炮齐鸣,欢呼雀跃等候魔君归来。
  霜君本就是悲痛欲绝,回来一看这魔界欢悦的跟过年一样,气不打一处来。一掌魔气劈下把那些鞭炮火烛桌椅酒席齐刷刷全劈没了。又是一掌下去,把那几个带头的妖魔打的是半死不活,倒地不起。
  魔界众魔一看,齐刷刷的跪地低头不敢言语。然而心中一个个的都道:这魔君……是有病吗?
  起先众魔是怀疑魔君有病,过了几天,想都不用想,这何止是有病啊!简直是病入膏肓。成天关在屋子里神经兮兮的抱着个死透透的狐狸,又是摆阵又是画符,就连蛊术都用上了。隔三差五往鬼界跑,把判官的判笔都差点扳断了。阎王看到他都愁的要死,说了无数遍没有来那狐妖的鬼魂,还不信,将地狱十八层地狱下了个遍,看到没有狐妖的鬼魂,才放心。然后又在整个鬼界都贴着他亲笔画的那狐妖的画像,每个鬼差还要随身携带。
  这也就算了,三天两头就请六界各路名医前来给那狐狸把脉。给个死狐狸把脉能把出什么脉来?还要开药方,这些个医师一个个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委曲求全的开药把脉。
  魔界众魔想想:哎,算了算了!然而,这还没有完。他们的魔君大大让他们也随身携带狐妖画像,行走六界,见到活的管他是人是鬼还是妖,就发张给他们。上次跟着魔君去南海取海灵参,魔君见到个千年王八精也要发张画像。人家千年王八精一千年都在那个鬼地方不动,上哪见狐妖鬼魂去?
  众魔这下心中齐呼:疯了!疯了!
  自打那狐狸死后,魔界一批人每日上天杀个人,另一批人游走六界发画像,如果说前面这两批人干着体力活过的很苦!那么后面这批人,就不单单是身体苦了,心灵也苦,可谓是身心俱疲!
  这批人是专门照顾,魔君的生活起居的。一天十二个时辰,除了魔君睡觉,其余时间都在发疯。据说魔君说的最多的疯话就是“我要壶药!”“红薯在哪!”
  下面的人被折腾的没办法,拿来了瓶瓶罐罐的药,瞬间就被砸了。魔界那土地贫瘠长不出人界的红薯,好不容易称了几斤红薯,还被魔君捏成了渣渣。
  一时间魔界众魔苦不堪言,可魔界向来强者为尊,弱者服从。只能一个个乖巧听话,心中是又尊敬又惧怕。众魔纷纷议论,这魔君是怎么疯的呢?众仙也纷纷好奇,怎么说疯就疯了呢?
  这事还要从瑾风霜君第二次历轮回劫说起,当时可是天界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啊!
  作者有话要说:  仙缺:喜欢就收了我吧_(:з」∠)_ 冷的花式翻滚暴风哭泣中……
 
 
第2章 形灭身死再轮回(上)
  “我活了快两千岁了,这还是头一次听到历劫失败历死了。再不济也能洗个精髓,脱胎换骨一番啊!”
  “你是不知道这番历劫的霜君,可以说是有望成神第一仙啊!这下好了,别说成神了,能再成个仙就不错了。”
  “啧啧啧。这霜君也是倒大霉,我听说他是被他救得狐妖坏了阵法害死的。真真是时运不济,八十一道天雷全劈下去了,金云道君去的时候,肉身都焦的跟炭一样了!那场面想想都惨……”
  “嘤嘤嘤……”旁边一众女仙更是哭的梨花带雨,嘴上还哭诉道,“我们的霜君大大那么英俊潇洒,怎么就这么被劈成了黑炭啊!哇——怎么可以这样,霜君大大太惨啦!”说罢一众女仙又哭了起来,一声惨过一声。
  “可不是嘛!最惨绝人寰的是,那狐妖还毫发无损。等下霜君他爷爷百花仙君来,准能吵翻这南天宫。”
  ……
  一声“天帝驾到”传来,众仙皆安静不动,毕恭毕敬看着殿上那威严庄重的天帝。
  “宣金云道仙带红狐上前!”
  金云道仙揪住昏迷的红狐,一把扔在了殿上。天帝略施法术于红狐身上,转瞬间红狐化作俊美少年,迷迷糊糊的躺在地上揉着眼睛。
  天帝厉声道:“红狐,你可知罪!”
  逢蜀吓了一跳,立刻清醒站了起来,发现自己四周金碧辉煌,雕梁画栋精美异常,抬头往上一看一匾上赫然三个大字——南天宫!
  逢蜀心里更是咯噔一下,我这是被雷震晕了,还在做梦吗?刚才不是还在人界吗?怎么突然上了南天宫?
  突然间南天宫外传来的一阵鬼哭狼嚎。
  “哎呦喂~我的孙儿呀!你怎么就这么命苦啊……!我苦命的孙儿呀!!!”
  话音刚落。一妖艳到难辨男女之人,穿的雍容华贵快步走来,除了胸前挂的那串醒目的红色璎珞有些陈旧普通外,其余的衣着打扮皆是极其华丽。只见他直奔向金云道仙,梨花带雨喊着:“小云云……”
  金云道仙侧身躲开了他,因此那脸上还流着两行清泪楚楚可人的一个妙人,就直直的撞在了站在金云道仙旁的逢蜀身上。
  逢蜀刚想推开他,没想到这妙人竟细看了他一眼,便恶狠狠的一把抓住他,拉上前去,边哭边嚎:“你……你这小畜生!你看看你对我乖孙做的好事!”
  逢蜀被他这莫名其妙的拉扯,挣扎道:“大姐!有话好好说。别拉拉扯扯的。你孙儿谁呀?”
  那大姐眼更是一横瞪着逢蜀,一手抓住他的衣领一手指着自己俊秀的面庞道:“你!说!谁大姐呢!”
  逢蜀被这一吼吓到了,颤颤巍巍道:“大……哥?”
  那妙人拿手敲打逢蜀脑袋怒道:“大哥你个大头鬼!本君可是百花仙君,谁跟你姐啊哥的,没大没小。难怪我的乖孙被你害了!”那妙人看似柔弱,实则力气极大,一把就将逢蜀推倒在地。
  “颛英莫要闹了。”天帝严肃道。
  这让本还要折腾的妙人即刻停了下来退到左侧。逢蜀也抚了抚衣袖站了起来,见此情此景如此真实,绝非做梦。宫殿两旁皆是锦衣华服的仙人,个个气度不凡。而那坐在大厅最高处的人穿的格外华丽,容貌庄严让人不由崇敬,想必是天帝。
  这时宫殿外处慢慢飘来一白衣仙人。待他飘到逢蜀旁边时,一张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逢蜀喜出望外,想要抓他胳膊,却不想双手穿过。来这的道长竟已化作魂魄,甚至不可以说魂魄,因为他的身上一丝鬼气都没有。
  逢蜀道:“瑾风道长,你怎会这般?”
  可道长却漠然看着逢蜀道:“我乃霜君,并非你道长,他不过是我历劫的化身。”说罢他冰冷的看了逢蜀一眼,扭过头去。
  逢蜀这才发现,他神情冰冷眼神更是冷漠至极,绝不似道长那般温柔和蔼。逢蜀的笑容僵硬,为何会这样?
  这时颛英叫唤起来:“我的天帝啊!我孙儿的命好苦啊!千辛万苦,功亏一篑啊!你可要为他做主啊!”颛英气的头上的花饰都要抖下来了。
  天帝威声道:“红狐,你可知罪?”
  逢蜀脑内急乱,仔细回忆,才想起他好似是追个千年人参精误入了一个阵法中,还瞧见了道长。想必是他误入阵法,害了道长。如今这便是要拿他问罪。
  逢蜀如此想来,皆为自己误闯之过,心中悲痛难解,呆呆的看着霜君,问道:“是我误闯阵法害你身死吗?”
  颛英见他这样说更是气道:“不是你这小畜生是谁!我孙儿本来此次天劫过后,便能飞升为神。真真被你坏了好事!”
  逢蜀本无心情再多言,谁知这百花仙君说话如此难听,便摆出身份道:“小畜生不才,不过是嵇山狐族十皇子,既然仙君认为狐族为畜生,想必仙君亦是对狐族不敬!”
  虽说逢蜀在狐王面前并不得宠,但好歹是狐族人,便顺理成章的说了。
  颛英顿时面色不好:“你……!”却也接不上下言。
  逢蜀此言,也让大厅众人议论起来。
  有仙人在旁边小声嘀咕道:“这嵇山狐族可是得上古仙林庇护,其狐王更是妖界之首,这可不好惹啊!”
  “呦呦呦,真想不到这小狐狸,竟有这么大的来头,果真是妖不可貌相!”
  “什么不可貌相啊。这小狐狸也是俊美的很!姿色在仙界也能数一数二呢。”
  “好了!”天帝再度开口大厅又安静下来。而那白衣男子也缓缓看向逢蜀,作揖道:“百花仙君方才所言皆是无心之失,还请阁下勿要见怪。”
  逢蜀见这张和道长一模一样的脸,冷漠僵硬的跟他陪着不是,逢蜀先是一愣,后又摇摇手:“也罢也罢,就当无心之失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