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03 07:42:19  作者:瞑樾

 

 
《教主每天都在被灭》作者:瞑樾
 
文案:
听说了吗!
那个大魔头要给凌霄宫做倒插门的!
魔头:什么倒插门!老子是被一个不要脸的辣鸡拐走的!
从来都想着娶一个肤白貌美媳妇的大魔头却在某一天成了别人的媳妇,一直想反攻有了机会却临阵脱逃……
魔头:抱歉,我真的操作不来反攻的具体流程……算了,老子不干了,申请退休!退休!
总之这是一个,教主在反攻路上不断被调戏、还走得越来越远的故事。
 
假反攻·真炸毛受×假腹黑·真忠犬攻
 
ps:
1.本文又名《不归不知羞》主受,1v1,年下,he。
2.季无修(受)×慕寒清(攻)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无修,慕寒清 ┃ 配角:百里追魂,苏亦轩,封淼 ┃ 其它:江湖,家族,秘术
 
 
 
第1章 山外青山楼外楼1
  我特么,一个大好的二十一世纪少年,就这么……没了!
  周一鸣断气的那刻心里就这么一个想法,却没想过还有醒来呼着热气的时候。
  是的,周一鸣又醒了,但是醒来的时候,他又呆住了。
  我去,这什么情况!我不是应该死了吗?不应该被警方带走火化吗?那眼前的青纱幔帐怎么回事!还有这丝被,比飘柔还柔比肥皂还滑。而且,旁边还有一个美男子……
  虽然说长得真的很好看,但是眉目有些凛冽,一套褐色衣裳穿在他身上显得十分严肃,一眼就能认出来这是个男人。
  周一鸣自从睁了眼睛,脑袋就左右摇来摇去,眼珠子也是上下左右转着圈,嘴里嘀嘀咕咕也没消停过。
  “阁主!”那个美男终于说话,本来见他醒来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可是又见这人奇奇怪怪,就跟傻了一样,心又提了起来。
  阁主?叫我?
  “您现在感觉如何?”他问着,一只手就搭上了周一鸣的脉搏,由于腰微微弯了弯,及腰的长发便有一缕滑过肩头落在胸前。
  周一鸣看了看周围,除了一个女子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那女子长相乖巧可爱,鹅黄色的长裙显得她整个人软软的。
  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的服饰,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的装束,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的楼阁,如果这不是在拍电视剧,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
  他,周一鸣,穿越了。
  这是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现代的周一鸣,因为见义勇为被刀子捅死了,估计是天命安排,觉得自己死不得其所,才来这里的吧。
  “阁主,属下重卿,您还记得吗?”名叫重卿的美男把完了脉发觉除了从前那一身骇人内力没了踪影,并没有其他异样。所以他伸手在周一鸣眼前晃了晃,周一鸣才想起刚刚这个重卿问他话了。
  “不…记得了!”记得个毛线啊,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好嘛。
  “不记得?不记得…”重卿听了周一鸣的话自己像复读机一样低下头重复了几次,然后又抬起头,对周一鸣道:“不记得了也好,都是不该记得的,忘了正好。”
  重卿这么说,周一鸣倒是起了点好奇心,什么是不该记得的,这个阁主以前是经历的什么才会死去而让自己能够“趁虚而入”呢?
  既然重卿这么说了,想来也是不想让他知道,周一鸣也识趣地不去问。
  “我可能忘的有点离谱,因为,我自己是谁…我好像…也忘了。”周一鸣吞吞吐吐的说完,重卿也没有显得很意外。显然,他觉得,忘得干干净净也不错。
  “阁主名为季无修,这里是无修阁。”重卿简单说道,“其他的事,阁主可等身体养好了以后自己去看。”他笑了笑,挥手让旁边的女子过来,“她叫七岳,阁主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吩咐她。”
  那女子应声行礼,唤了声“阁主”之后便静静的立在一旁,脸上看起来挺高兴。
  周一鸣乖乖答应,心想老天待他不薄啊,重生还能重生到一个不错的主身上,看起来有钱又有势。
  “阁主既然醒了,也无大碍,只管好好修养便是,属下去开些补养的方子让七岳煎了,您先休息吧!”
  周一鸣点点头,重卿便恭恭敬敬退下了,七岳在一旁等周一鸣的吩咐。
  “七岳么,你过来吧!”周一鸣招招手,像个大人招小孩子一样。
  七岳似乎有些怕这个阁主,但是见他应该来也是很高兴,她对阁主,应该是有敬又怕的。
  “阁主有何吩咐?”七岳温声问道。
  “我刚醒,脑子有些乱,你也听重卿说了,以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你还得讲与我听。”
  “是,阁主想知道什么,七岳必将如实回答。”
  其实季无修也没问别的,只问了现在的朝代,以及自己的一些基本情况,听了七岳的讲述,他这才明白了些。
  现在是倾历193年,即嘉庆17年,倾是指大倾这个在中国历史上不存在的朝代,也就是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的。
  而阁主这个名头,其实就是无修阁的老板。但是,这个老板,说好听是个生意人,说不好听的就是个开妓院的,没错,无修阁就是个窑子。
  周一鸣在心里暗暗吐槽:这季无修真是有毒啊,开个妓院还用自己的名字命名,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开妓院的,如果有人问,你叫什么,然后你答季无修,别人就说,原来是季老板啊,潜台词就是,原来是开妓院的季无修啊,丢脸都丢到家了。
  可是,周一鸣没有想到,这无修阁是个不一样的存在。
  无修阁里不是单一的姑娘,还有小倌,女子住在锦轩,男子住在墨轩。锦轩的头牌是一静,下面还有五位也是出了名的漂亮,尔雅,三夏,四岚,五溪,六弦。七岳是姐妹中最小的,也没什么一技之长,便被派来伺候阁主。
  兰新是仅次于单归的第二大城,大倾朝的国都在大燕覆灭之后迁到了单归。无修阁虽在兰新,却是全国最大的青楼,阁里,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漂亮的。当时,能出名的,自然是倾国倾城那类型的,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无修阁中,真正的头牌,叫做季无修,也就是,他自己!
  这对周一鸣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再美,都逃不过是青楼头牌的事实。
  周一鸣叹气,四十五度角仰望屋顶,浓浓的忧伤在心里酝酿。
  后来周一鸣才知道,季无修虽然头牌,也给机会接客,只是条件比较苛刻,一是季无修看得上,二是这个人出的起价钱,达到这两个条件的人,迄今为止,记录为零。先不说有钱没钱,光是这看得上就难比登天。所以周一鸣松了口气,他还是自己。
  不过话说回来,既来之,则安之,上天给的恩惠,可别白白浪费了。
  然后周一鸣就做了个伟大的决定,改名,叫做季无修,不改也没办法,谁让他住在季无修的皮囊之下呢。
  季无修叫退了七岳,看见七岳关了门,便一头扎在床上,嘿嘿嘿地笑了半天,活像个神经病似的。
  七岳在外面听到了,莫名其妙又有些好笑。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开文,撒娇打滚求收藏求点击求点击啊小可爱们!
 
 
第2章 山外青山楼外楼2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重卿的药太神,也或许是季无修自己身体本来就好,第二天季无修跟没生过病一样,活蹦乱跳地。当然,从别人惊异的神色看,以前的季无修一定是个喜欢玩深沉的主,但周一鸣作为一名十八岁的高三学子,是祖国的花朵,未来的栋梁,活泼开朗,爱笑爱闹,有情有义,侠肝义胆。
  这样的他,可装不了深沉。
  重卿三十多岁,而季无修刚好比周一鸣大了三岁,聪明的季无修兼周一鸣自然知道被重卿说有很深内力的自己不简单,不还是个阁主么,肯定不会是个青楼老板这么简单。
  前世的周一鸣是不怎么看小说的,只是无奈,同桌是腐女一枚,她看过一本叫《风华燃烬,墨色长青》小说,也给周一鸣讲过一些。大倾朝的开国皇帝倾安帝傅君临为纪念他深爱的酒绝公子尹倾墨,将国号改为倾,迁都他们曾一起并肩作战的单归城,而兰新是在燃烬的废墟之上,由傅君临与尹倾墨带领难民建立起来的。
  季无修所在的大倾朝的君主也姓傅,又问过了七岳此地是否有紫凌山,七岳说有,季无修便知道个是他所知道的大倾。
  如今亲临大倾,季无修自然要出去走走。
  因为季无修在照镜子时把自己都吓傻了,所以出门还特地戴了面纱,以避免人们看到他的容貌时流鼻血,撞墙,晕倒等惨绝人寰的场面。
  不难猜到像季无修这样美得惊心动魄的人平日是极少出门的,现在的季无修又不傻,觉得戴了面纱还不够,为了防止有人好奇心太重,强行揭开面纱,他还化了妆,如果有人用强,那就露出真面目吓死他。
  晚上,季阁主趁别人忙着的空档溜出了无修阁。
  上了街,见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季无修不禁也学他那无节操的同桌,把现代的一些工艺品给鄙视了无数遍。
  因为是初春,天气还是冷的,在街上瞎溜达的季无修被冷风激了个寒颤,紧了紧衣衫。
  为了吃夜宵,季无修可是把自己饿了一下午,逛了好一会儿,饿得不行了才问路人兰新最好的饭馆在哪里 。
  刚踏进暮雪风雨楼,幽幽的酒香扑面而来,里面的伙计很是热情的把他请去了三楼雅座。
  暮雪风雨楼的一楼与普通的酒楼没什么区别,二楼是客房,三楼是有钱同时也有地位的人才能上来的。季无修不知道规矩,跟着伙计上了三楼,发现还有人奏曲怡情,默默给他一个好评。
  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点了几样看着名字不错的菜和一些清酒,季无修实在是饿了,瞬间恢复了在学校食堂与食物大战的模样。
  点的酒不怎么烈,却很香,季无修一杯一杯地喝,有时一饮而尽,有时又慢慢啜着。
  座位的东北角有一身着蓝衣的男子也在喝酒,看似是在等什么人。果然,不一会儿,便有一个穿着华丽的人来了。华衣男子一上来,便向那蓝衣人走去,那蓝衣人笑道:“陈兄”
  华衣男子皮笑肉不笑地回应,道,“封兄”
  “额…咳咳咳…”季无修听到“丰胸”二字,强忍着笑意,刚喝进嘴里的一口酒呛到了自己,一边剧烈咳嗽着,一边又笑着,眼角还挤出了眼泪,不知是呛的还是笑的。
  季无修在心中狂笑不止,脸憋的通红,那蓝衣人和华衣人同时看过来,打量季无修,见他们看过来,季无修马上低下头,把脸埋在长发里,为了方便吃饭摘下的面纱,这时又悄悄把它戴上。
  他们看了季无修几眼又回复他们之间正常的举动,蓝衣男子做了个请的手势,华衣男子坐下,端起蓝衣人为他斟的酒,一饮而尽。
  之后他们谈了许多,两个人故意压低了声音,季无修也只听得见只言片语,好像是关于什么图纸,什么族人什么的,听得季无修的耳朵是在是累,还稀里糊涂地弄不明白。
  吃完了饭,喝足了酒,想着就要结账走人。只是他初来乍到,不知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的银子怎样用,于是叫来了伙计,从钱袋里摸出一锭银子问他够不够,那伙计笑着说够了,季无修便起身下楼,身后的两道目光看得他浑身不舒服,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直到季无修的背影消失一那华衣男子才开口问那蓝衣人:“此人的行为如此怪异,封兄,可知他是何人?”
  蓝衣人自然也看出了季无修的异样,他留下的那锭银子,就连买三楼的一壶酒都不够,而那伙计竟不拆穿,还笑意相送。单看那一身云锦就知他是个富家公子,又上得了三楼,身份一定不简单。
  更重要的是,蓝衣人竟没有察觉但季无修身上有任何内力。这样说来,要么他就是一个没有习过武的人,要么就是深藏不露的厉害角色。
  不过蓝衣人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清楚。见此,华衣男子也不在问此事,聊起了别的。
  且不说那两人聊了些什么,单说季无修下了楼,就被伙计带着路去见暮雪风雨楼的老板。
  结果,季无修坐在椅子上,面纱被人扯下来,三个女人…不对,三个女子,正瞅着他的脸,左看右看,嘴里啧个不停。
  季无修终于受不了她们看自己像看一个怪物一样的眼光,不耐烦的说:“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啧啧啧,听重卿说你失忆了,看来,这病症十分严重啊!”其中一个红衣女子道。
  季无修抽了抽嘴角,看来她们知道自己是“阁主”,但是她们不是应该怕他么,为什么她们三个还如此肆无忌惮?
  “哎呀,阁主,你以前可从来不会在自己脸上乱画的,瞧你现在涂的些什么鬼,你的面具呢?怎么不带了?”又一个青衣女子勾嘴道。
  “也不会在这里吃了饭还给银子哦”另一个黄衣女子捂嘴笑道。
  “喂,你们烦不烦,你们以为我想失忆啊?”说着,季无修蹭地一下站起来,三个女子都同时往后退了一步,觉得这个阁主真是可爱得紧,以前的阁主发火都能把人冻死。“不过,失忆了也挺好的,”话锋一转,“大概是以前我做了太多错事,所以抹去我以前的记忆,让我重新来过。”说完,季无修挑嘴一笑。
  作者有话要说:  无奈一个开头废,也只能这样了,不过后面就好啦,希望小可爱们不要弃喔…
 
 
第3章 山外青山楼外楼3
  三个女子的小嘴张得老大,心想,季无修可从来没有这样的领悟,更不会说自己错…
  这失忆简直就是神了,跟换了个灵魂似的。
  然而她们不知道,季无修不就是换了个灵魂么。
  不过这样,好像比以前好玩许多哦!
  “阁主,你什么都不记得了是吧,那现在,你记好了哦,我是暮雪。”绯衣女子道。
  “暮风”青衣女子笑道。
  “暮雨”黄衣女子道。
  暮雪风雨楼,原来是这个意思。不过话说回来,这暮雪风雨三姐妹还真是漂亮,简直能与范爷媲美,堪称绝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