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04 08:08:37  作者:清景微凉

 《喂,咱王妃是仙人》作者:清景微凉

 
文案
 
李景轩:我要成为大罗金仙!
王爷:我要成为你男人!
李景轩跳脚:我才是你男人!
王爷:好好好,你是。我为你准备了洗脚水,你泡一泡我们早些休息吧!感动吗?
李景轩摆手:不敢动不敢动!
 
傲娇落难仙人受X腹黑流氓王爷攻
一群人吵吵闹闹的欢笑故事
排雷指南:
每天中午左右更新 一天一章 
内容全部胡扯 拒绝考据深究
最重要一点 并不是传统古言 并不是传统古言 并不是传统古言 重要事情说三遍
里面会出现现代流行语和梗 接受不了请点X
去留随君意,砖花你开心!
微博 清景微凉-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景轩  段恺 ┃ 配角:宋柏  陆宸  林封  肥肉等 ┃ 其它:仙侠悬疑
 
 
 
第1章 突破的机缘
仙界,九重天。
  层层云霞之上有一座通体由仙玉打造而成的宫殿,阳光和彩霞的光芒照射在其上,散发出让人目眩神移的光芒。
  冷清的宫殿正中央的大厅中,有一位身穿锦白色法袍的年轻人,黑发及腰,面容清秀,额头中央有一枚闪烁着七彩光芒的符箓。
  年轻人紧闭着双眼,周身上下旋转着无数微小的灵气旋涡,散发出极为强大的灵压,若是此时有不知好歹的人闯入,那极为庞大的压力定会让那人的下场很是凄惨。
  不知过了好久,一声闷响从年轻人的体内传出,年轻人白净的脸上那双好看的剑眉不自觉皱了起来,虽没有睁开眼睛,但是满脸都大写着‘遗憾’二字。
  ······
  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我无奈的睁开眼睛,伸出右手,无数金中掺白的仙元涌出,化作实质性的丝线,构建出了迷你型的仙界的前八重天。前八重天被我手中的仙元构建的惟妙惟肖,细细看去,甚至其中还有市井大都;有长山碧海;有幽谭魔窟;也有仙家福地。
  唯独最后一重,大罗碧成天,隐隐有了雏形,但是每当最后要构建成功的时候,总会有一丝神秘莫测的力量自虚空探出,将第九重天的模型击碎。
  我知道,那神秘的力量,就是天道。
  天道神秘莫测,但又真实存在。
  我叹了一口气,知道如果想要成功构建仙界九重天的模型,必须踏入大罗金仙的修为。
  自我修道数千年来,一路顺风顺水,没想到在最后一步卡了近千年。
  我知道,想要成就大罗金仙,不是一般的难。若是简单,整个仙界也不会仅仅存在四位。 
  这四位大罗金仙,是天界的最高战力,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连天帝都拿他们没办法。
  可我真的不明白差哪了,体内的仙元早已饱和的不能再饱和,而且对于境界的领悟我也已经悟透,否则也不会出现第九重天的雏形。
  但每当我冲刺的时候,总是在最后一步莫名其妙的失败,搞的我难受的很。
  正纠结着,就听见一道声音从我宫殿外传入:
  “师兄,师傅他老人家找,让您尽快去见他!”
  是我师弟,王瑞的声音。
  虽然我不是很欢迎他。
  准确的说,不欢迎他刚刚说的内容。
  我那个便宜师傅又找我,我是着实不想去。因为每次他找我,我都有一大场的无妄之灾。
  上上次找我,说带我去看世间奇景,我那时刚刚被他忽悠当了他徒弟,天真无邪的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于是不疑有他,跟着就走了。
  谁知这个臭不要脸的竟然带我去偷看九天玄女沐浴!偷看就偷看呗!偏偏他觉得太刺激,抬手擦鼻血的时候动作大了些,被九天玄女发现了!
  然后,他就把我打晕了。
  最最最让我不能忍受的是,他竟然丢了一只我的鞋在附近!
  当九天玄女怒气冲冲的一手提剑一手提鞋,带着无数义愤填膺的仙界男同胞包围我的修炼场所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最后,我双手奉上了我珍藏了数千年的一朵三界奇花,这件事才算勉强过去。
  不过从那之后,仙界的所有男同胞看我的目光就变了。
  带着些许好奇,些许猥琐,些许愤怒,以及些许羡慕。
  过去这件事好久之后,我那个师傅又来找我。
  我充分汲取上次的教训,死活不见他。
  他见我不肯出去,亲自来看了看我。
  见我一脸紧张的望着他,我那个名叫楚天霄的师傅笑了笑,冲我温柔道:
  “上次的事情的确是为师不好,这次是来补偿你的。”
  说着从怀中拿出了一串极为精美的桃核手链,递给我:
  “呐,这是为师亲自给你炼制的法器,带着它,遇见强敌的时候祭出,可以帮你抵挡一次致命攻击。”
  我狐疑的拿过,反复检查了数遍,见楚天霄一脸无辜,心说这次可能真冤枉他了。
  思及此,心中竟然有了些内疚,师傅对我还是不错的,担心我的安危还给我亲自炼制法器。
  我张了张口,想表达一下我的感激之情。
  楚天霄挥挥手,冲我笑的一脸慈祥:
  “傻孩子,不用谢为师。这是为师应该做的。”
  说罢,留下被感动的热泪盈眶的我,背着手溜溜达达地走了。
  直到,我的修炼场所再一次被围攻。
  这次堵我的声势比上次还有浩大数倍。
  我站在宫殿外,望着对面无数天兵天将,无数旌旗随风飘荡,晃得我眼晕。
  瑶池王母坐在凤銮之上,一双美目盯着我手腕上的桃核手链,脸上的表情难看的不行。
  此时的我才知道,我那个不要脸的师傅去偷了人家用来祭天的蟠桃。
  那蟠桃数万年才能成熟一次,一次只有九枚。
  我数了数手腕间的桃核,恩,很好,都在这里了。
  那次我基本掏空了家底才给楚天霄擦干净了屁股,就这人家王母还是觉得自己吃了亏,隔三差五喊我过去给她锄个草施个肥。
  这次,他又喊我······
  我从回忆中醒来,打了个冷颤,正想拒绝。那边王瑞又喊了:
  “师傅知道您不愿意去,他让我给您说,还想不想成就大罗金仙了。”
  我扶额叹气,看来楚天霄知道些什么。
  我咬咬牙,我太想突破了,任何线索我都不想放过。
  虽然楚天霄可能只是为了诓我出去,但我还是不想放弃。至于其他的,小心点应该没事吧······
  挥挥衣袖,宫殿大门应声而开,我漫步出去,就看见王瑞冲我笑的见牙不见眼:
  “师兄。”
  我点点头,看向他身后的那条巨大的彩凤,一双眼睛正滴溜溜的望着我的宫殿,隔了那么远,我都能感觉到它修长的脖子里滚滚而过的口水。
  这彩凤是王瑞的坐骑,上古异种,天生喜食玉石。打我宫殿的主意不是一日两日了,上次趁我不在想要整个吞噬,但没想到我早已在宫殿之上刻了九霄神雷阵,打的它七彩变焦黑,消停了一段时日。
  我甩甩脑袋,冲王瑞微微一笑,轻飘飘飞上彩凤的背上,盘膝坐下。
  王瑞随我飞上,打了个响指,那彩凤鸣叫一声,展翅向东飞去。
  我坐在彩凤的背上,闭目养神。
  说起我那个便宜师傅,倒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前面说的那四个大罗金仙,其中一个就是他。
  我自认修炼天赋万年难得一见,500岁飞升,成就天仙,一路高歌猛进,真仙、玉仙、金仙也是说突破就突破了,但是到了金仙后,就一直卡住不动了。
  而楚天霄作为仙界的风云人物,最不缺的就是各种传说。据传言,他现在虽然与那三人齐名,但实力稳居第一;还有说他从金仙突破大罗金仙的时候,压根没有瓶颈。吃个饭喝个酒醉醺醺的睡个觉,一闭眼一睁眼,突破了!
  真是仙比仙得死,货比货得扔。
  遇见楚天霄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那日我外出寻找一种天材地宝,无意碰见了他。
  他给我说他知道,带着我去,没想到是个路痴,转着转着迷了路,晕头转向转进了整个仙界最为危险的禁断之森。
  禁断之森,仙人的禁地。
  传言其中封印了可以颠覆仙界的魔头,我们俩转悠进去后我吓的脸都白了,他倒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东摸摸西碰碰。
  一说这个我就来气,他丫的,什么时候都不老实,就是因为他瞎动,触发了禁断之森中的上古魔阵!
  那魔阵我只在书本上见过,当万魔蔽日的景象出现的时候,我基本上是傻掉了的状态。
  好在楚天霄虽然不靠谱,但他还是有实力的。硬生生的撕裂了魔阵,带着我逃了出来。
  后来,在他的忽悠下,我就拜了师。
  现在想想,当时一定是失了智。
  往事不堪回首。
  “师兄,到了。”
  王瑞在前面提醒我,我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山,山脚下搭着一座简陋至极的茅草屋。
  没错,就是楚天霄的住处。
  至于他为什么住在这里,他给我说是为仙要低调,可我总觉的是因为他仇家太多,住的简陋点好收拾东西方便跑路。
  王瑞把我送到后就带着彩凤离去,我在屋子外踌躇了半天才迈步走了进去。
  屋内丝毫不像外表那般简陋,四射的宝光差点闪瞎我的狗眼。
  此时的楚天霄身穿月白色的锦衣,衣摆处秀了北斗七星,隐隐散发毫光,靠在镶满夜明珠的玉床上,青丝散落在胸前,睁着一双蕴含星光的眼睛含笑望着我,嘴里“吧唧吧唧”啃着不知道从哪顺来的朱果,鲜红的汁液顺着他的嘴角流下,舌头一伸,舔了回去。
  我嘴角抽了抽。
  楚天霄见我一副吃了屎的表情,十分不满:
  “喂!你这是什么表情!”
  我:“面无表情。”
  楚天霄:“······”
  我随意找了个□□,扫扫灰坐下,问道:
  “你知道怎么突破境界?”
  我开门见山,没给他东扯西扯的时间。
  楚天霄一脸哀怨的表情:“一来就问这些,为师想你想的那么厉害······”
  我作势要走,楚天霄才摆摆手端坐起来。
  “我自然知道,不然怎么做你师傅!”
  我眼皮不抬,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楚天霄跳脚:“你这个死小孩,你就不能表现出一点期待的表情吗?你这样我很没有成就感哎!”
  跳了一会见我没反应,悻悻靠在他的玉床上道:
  “你缺一个机缘。”
  “什么机缘?”我疑惑。
  “领悟的机缘。”
  我抬眼无语的望着他,我自然知道是领悟的机缘。
  楚天霄将手中剩下的朱果塞到嘴里,嚼了几下咽到肚子里,对我道:
  “你知不知道这么一句话,‘化神先化凡’。”
  我点点头:“自然知道,返璞归真么!”
  “是,但也不是。”楚天霄像个神棍一样,摇头晃脑:“为师没猜错的话,你并没有入过凡吧?”
  我点点头,确实,我资质太过逆天,从小到大一直在修炼,并没有入过凡。
  “那就是了!”楚天霄打了个响指,“你迟迟突破不了境界的原因就是这个啦!没有深入世间感受凡人的悲欢离合,生离死别,自身的道就少了那么一点味道。”
  “所以,你要入凡。”
  我听了他的话若有所思,确实,凡间我去的极少,之前是修真者的时候因为一些事情去过几次,但每次都是来去匆匆。飞升后更是忙着修炼,加上仙人不得私自下界,更是想都没想过。
  想到这,我坐不住了,我站起来拱拱手,就要告辞去准备下入凡的事宜。
  楚天霄挑了挑眉毛,冲我摆摆手:“哎哎,我说,李景轩你这小孩咋这么毛躁,为师的话还没说完。”
  我站定,抬头望他。
  楚天霄冲我邪魅一笑:“这入凡嘛!为师最有经验了。”
  说罢,冲我打了一个响指,我就感觉一股强大的能量瞬间缠绕住了我四肢,使我动弹不得。
  我一愣,就看见一脸坏笑的楚天霄搓着手向我走来。
  我命休矣。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写手
默默写文
各位如果觉得还好 点个收藏 评论一下 感激不尽
 
 
 
 
 
第2章 天都城
凡间,早晨,艳阳高照,与我的心情呈强烈的反比。
  昨日,我那无良的师傅将我定住,将我全身上下扒了个干净。
  我指的是,连条亵裤都没留给我。
  当然也包括我的储物戒指和一干一直佩戴在身上的仙家法宝。
  然后扔给我了一套极为寒碜的粗布衣服,并且用他大罗金仙的实力,硬生生封印了我所有修为,把我扛到了南天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