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05 15:15:30  作者:霜层之下

 

 
《[综]我背论语那些年》作者:霜层之下
 
文案:
我叫孔云,今年刚被来自东方的封神学堂录取。
就在我以为我的校园生活就要在这个遍地美食,风花雪月的地方展开时,我被校长姜子牙扔去了国外做交换生。
 
听外派的师兄师姐们说,英国的食物很难吃,教授很可怕,近年更是出了一个丧心病狂的魔王。
我有点方。
 
内容标签: 英美衍生 无限流 古典名著 
搜索关键字:主角:孔云 ┃ 配角: ┃ 其它:封神演义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为了传说中的道缘,孔云被迫前往英国留学。从熟悉的封神学堂到陌生的霍格沃兹,从继承孔圣之道的世家子弟,到看似胆怯弱小的赫奇帕奇,本以为就此摆脱四书五经的纠缠,万万没想到的是,在霍格沃兹居然还要背论语……作者用诙谐轻松的语言描述了主角在霍格沃兹的日常生活,文章设定新奇有趣,在温馨的日常中逐步展现主角的魅力,生动自然的诠释了作者心中《论语》的内涵。
                                                                                
 
第1章 来信
  父母在,不远游。
  *
  “虫白蜡,味甘、温、无毒。生肌止血,定痛补虚,续筋接骨……”
  午后的阳光洋洋洒洒的从窗外倾泻进来,映亮了简约洁净的书房,也落在了少年垂眸专注背诵的脸庞上。靠近窗边的木桌边缘,一只巴掌大的小奶猫揣着白绒绒的爪子,半眯着眼睛,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一、二岁的年龄,黑发如水,以一根同色的发带简单的扎起,柔软恭顺的眉眼里是纯净的深棕色,再往下是一身雪白的蜀锦深衣,衬得那张精致的脸蛋愈发显得温润雅致起来。
  将自己掌握得不甚牢固的部分重新温过一遍,孔云放下手中的《本草纲目》,微微的松了口气。
  距离封神学堂的分院测验,只剩下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虽然他自诩对主考的三本书,《本草纲目》、《周易》以及《山海经》都可以说是胸有成竹,然而考试一天不开始,心慌也是难免的。
  结束了今天的温书任务,孔云习惯性的将书本合拢,工工整整的摆上了书架。做完这些,他抬起头,望向了窗外,打算放松一下眼睛。
  那只陌生的猫头鹰,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的视线里的。
  孔云很快就留意到了猫头鹰的嘴里叼着的信封——这时候,小家伙已经收起了翅膀,隔着窗户,停在了外头的窗台上。
  孔云一边伸手去开窗,一边有些纳闷的自言自语:“墨家什么时候做出这么丑的机关兽了?”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他话音刚落的下一瞬,猫头鹰懵懂的眼睛瞬间变得锐利起来。
  窗户应声而开,随之而来的还有愤怒的朝着他脸上招呼过来的猫头鹰,眼看着一爪子就要怼上来——
  原本还团在桌角,悠闲的甩着尾巴的小奶猫瞬间炸毛,对着扑过来的猫头鹰扬手就是一巴掌!
  电光火石间,十几片灰白相间的羽毛晃晃悠悠的从空中飘落,最终和那封羊皮纸制的信封一起,静静的躺在了孔云的身前。
  被抓掉不少羽毛的猫头鹰迅速退出了窗外,停在不远处的树枝上,惊疑不定的盯着不到自己一半大的毛团,如临大敌。小毛团却抬起毛茸茸的爪子,慢条斯理舔了舔,不看对手一眼。
  这个时候,孔云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那封陌生的信件吸引了。
  他并不担心自家的团子对上一只成年猫头鹰是否会吃亏——虽说看起来是只刚出生不到一个月的小奶猫,但实际上,这只外形酷似宠物猫,实则墨家出品的机关兽,几乎比任何一种野兽都要凶猛。
  正因如此,孔云低头去看信封的时候,不忘叮嘱了一句:“团团,记得别把它玩死了。”
  小奶猫:喵呜~=w=
  猫头鹰:瑟瑟发抖.jpg
  确定自家团团不会乱来,孔云的注意力很快就回到了陌生来信上。
  这封信显然并非来自孔云的任何一个朋友。
  且不论比起羊皮纸,人们更偏爱白净的宣纸,单纯是信封上墨绿色的外文字体,就足以证明它的不同寻常。更不必说信封上那大写的“H”字母旁,围绕着的狮子,鹰,獾和蛇了。
  非常陌生的标徽。
  孔云没有立刻拆开这封信。
  他瞄了一眼信封表面的纹章,举起信封,对着正虎视眈眈的盯着猫头鹰的小毛团晃了晃。
  似乎被这个新奇的玩意引起了注意力,小奶猫歪了歪头,懵懂又好奇地绕着这个陌生的长方块转了个圈,但它很快就不感兴趣的扭过了头,晃了晃尾巴,踩着窗棂的爪子用力一蹬,轻松跳到了自己的“新玩具”旁,自个儿玩去了。
  确定这封陌生来信内部没有任何法术陷阱,孔云这才捡回信封,沿着信封的分割线小心的拆开。和信封面上的地址一样,整封信的内容,同样也是英文写的。
  孔云的英文水平称不上好,但也并不算差。信件中的内容也不复杂,简单来说就是:他被一所名叫“霍格沃兹”的魔法学校录取了。
  磕磕绊绊的读完手中的信件,孔云微微蹙了蹙眉,又很快舒展开来。他将信件工整的折好,望向被团团摁在爪下,动弹不得的猫头鹰:“好了团团,放开它吧。”
  小毛团不情愿的松开了爪子,抖了抖白绒绒的身体,几个灵巧的纵跃便跳回了窗内,两只软哒哒的小爪子揣回身前,蹲坐在桌面上做乖巧状——如果忽略掉那只重获自由的猫头鹰惊慌失措的拍打着翅膀,慌不择路的跑掉了的话,看起来倒真是一只懵懂可爱的宠物猫了。
  孔云看着猫头鹰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对于“霍格沃兹”这个名字,孔云不算陌生。华夏魔法界与其他国家魔法界的联系虽然较少,但并非完全没有,至少他知道,这个霍格沃兹,就是属于英国魔法界的学校。
  可他为什么会被霍格沃兹录取呢?
  孔云想了一会儿,到底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考虑到他在一个月以前,就进入了封神学堂——华夏魔法界最好的法术学校学习,他只疑惑了一会儿,就把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在已经被本土学校录取并注册完毕的情况下,孔云不打算千里迢迢去另一所外国学校读书——哪怕那所学校在国际上的风评其实相当不错。
  也许在普通人的世界里,外国的学校的确远比本土的学校要好,但那毕竟是普通人的世界。而在法术的世界里,无论是实力还是历史底蕴,封神学堂都不比霍格沃兹差。
  最重要的是,东西方的法术,根本就不是一个体系。
  和西方的魔法体系不同,甚至和绝大多数华夏人都不同,孔家讲究以儒入道,国学这种对旁人来讲用来修身养性的东西,于孔家而言,是文化,是传承,更是氤氲在他们的血脉,深烙入灵魂的力量!
  要知道,数千年以来,遗留下来的华夏古老世家并不算少,可有资格以“孔圣世家”为名的人族世家,自始自终,都只有孔家而已。
  带着折叠好的信件,孔云站起身,推开了房门。
  虽然不出意外的话,自家父母应该也会做出同样的判断,但这封信,还是要拿给他们看看的。
  屋外一地阳光灿烂,清澈的湖水从庭院的中央淌过,细看之下还能隐隐瞧见水中嬉游的锦鲤。两岸翠竹林立,粉嫩的小花顺着鹅卵石铺作的石桥,一直蔓延向了不见尽头的远方。见少年缓步走过,园林里清扫落叶的仆人微一躬身:
  “三公子。”
  孔云微一颔首,沿着走廊继续前走,淡金的阳光穿过廊杆镂空的雕花,在地板上留下细碎斑驳的剪影。他转过一个弯,在一间简约雅致的房舍前停下了脚步。
  叩响房门,孔云轻声道:“父亲。”
  在接过那封不算长的信件时,孔云注意到,自家父亲似乎对此并不意外。
  或者说……有种意料之中,终于来了的感觉?
  这种感觉只是一瞬,在一种难以言喻的,微妙的感觉中,他的预感得到了证实——
  孔适接过了他手中的信件,却没有打开来看的意思。就仿佛……他已经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一样。他只是静静的凝望着身前幼子,眉眼间有些说不出的深沉。
  孔云心中一紧,然后他深吸一口气,正色道:“子曰,父母在,不远游。云只愿常侍奉在父亲左右,并无远游之意,亦从未忘本……”
  “家人之间的闲聊,不用行这种虚礼。”孔适打断道,男人低下头,注视着还不到自己肩膀高的小儿子,神情是难得的柔和:“当然,你能这么想,爸爸很高兴。”
  难得被父亲夸奖,少年埋在黑发间的耳尖不觉微微一红。
  “其实……很早之前,我就想和你谈谈这件事了。”说到这里,孔适顿了一下,仿佛是在思考措辞:“关于,你作为交换生,去霍格沃兹学习的事情。”
  正准备听自家父亲回绝然后继续回书房背书的孔云:“……”
  “从教学的水准来说,封神学堂的确不比霍格沃兹差。”似乎从孔云的沉默里看出了抗拒的意味,想到儿子今年也不过十二岁,却要独自忍受在异国学习的滋味,一向严峻的孔家家主也不免心中一软:“可能只是一两年而已,到时候你还可以回来读书,当然,我和你妈妈,还有你二哥,都会定期去看你的。”
  孔云:???
  不是,说好了父母在,不远游呢?
 
 
第2章 告别
  游必有方。
  *
  “其实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我非得去英国不可。”孔云站在封神学堂的校长室外,心不在焉的望着空荡荡的走廊,神情里困惑又无奈:“可我爸爸告诉我说——我的道缘在那里。”
  什么是道缘?
  简单来说,就是修道之人所遇到的,重要的机缘。
  这种机缘可大可小,小的可有可无,大的则是从一个境界,到另一个境界的提升,一旦错过,可能就终身留在原本的境界,再无进步。
  而一个能够让十二岁的少年,独自前往异国学习的机缘,显然不会是可有可无的小机缘。
  孔云从未怀疑过父亲的话,孔家的关系网中,并不缺乏精通周易卜卦之术的世家,他困惑的是——孔家特殊的法术体系可谓与华夏息息相关,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机缘为什么会在与国学几乎毫无关联的英国呢?
  “李师弟你呢?”孔云偏过头,目光转向立在大门另一侧的少年:“我记得,岛国似乎没有魔法学校?”
  被提问的少年穿着一件深绿金边的素净道袍,褐色的短发上是一顶同色的帽子,身后则背着一把锋锐雪白的长剑。
  这并不是孔云第一次见到香港李家的传(青)统(蛙)道(装)袍,只是每一次看到,都会忍不住因为它的颜色小小的嫌弃一会儿——
  只能说,好看的人穿什么衣服都好看。要不是他这位李师弟颜值够高,估计穿起来的效果只会更加触目惊心。
  “是的。”没有留意到孔云目光中小小的嫌弃,李小狼认真点了点头,他想了想,然后才有些含糊不清的解释道:“其实是岛国有家中一位前辈的遗物出现的踪迹,家中命我前去寻回而已。到时候可能会顺便在岛国上学,所以才来提前办好手续。”
  孔云不介意对方的语焉不详,他眨了眨眼睛,下意识重点完全偏离的道:“冒昧的问一下,你那位远亲,是岛国人吗?”
  没听说李家有和岛国人通婚过啊……
  虽然对孔云的问题感到有些奇怪,李小狼也没有多想,他很自然说道:“那位前辈有英国和华夏两国的血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英国魔法师……不过,孔师兄问这个干什么?”
  话音刚落,没等孔云回应,李小狼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所以说,一个有华夏血统的英国魔法师为什么会把遗物留在岛国?
  两人一时间面面相觑,无言以对。最后还是孔云拍了拍小师弟的肩膀,一本正经的道:“可能是因为……没去过岛国的华夏人,不是一个合格的英国魔法师?”
  李小狼:……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幸而此刻两人身后,紧闭着的大门适时无声的打开,露出一位发须皆白的老者,未等对方出声,两位少年同时转过身,恭恭敬敬的向着长者行了一个晚辈礼。
  “姜先生。”
  尽管在今天过后,两位即将前往异国的少年都不能再算是封神学堂的学生,但不管怎么说,无论是以预科生还是以正取生的身份,孔云和李小狼都在这里待了一年了,一声“姜先生”,也是情理之中。
  姜子牙微微一笑。这位校长看上去白发苍苍,似已年过古稀之年,面上却显得极有精神,眉目间有种说不出的蓬勃朝气,看向两个少年的目光里,也带着长者特有的耐心与慈祥。
  “交换生的手续都已经办好了,你们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收拾行李。”他抬起手,一左一右的搭在两个少年的肩膀上,目光温和又真挚:“我期待你们学成归来的一天。无论何时何地,封神学堂的大门永远向你们打开。”
  ……
  办好了相关手续,离开了校长办公室,孔云和李小狼约定好到时候书信联络,便在办公楼外挥手告别。
  他独自往外没走几步,就看见了等候在那里的父母,以及一边的朋友们。还没来得及犹豫,孔适就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去和你的朋友们告别吧。”
  二十分钟后,孔云抱着满怀的礼物,和一个黏着他不放的树袋熊走了回来。
  礼物多是他在学校里的同学,以及从小到大的世家朋友送的,像是医家的强效草药,阴阳家的迷你罗盘,兵家的贴身匕首之类的。至于死搂着他不放的树袋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