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06 08:58:51  作者:陆呦呦

 《农门小地主》作者:陆呦呦

 
文案
 
徐员外家小儿子徐辞,自小体弱多病。
算命的说他八字偏硬,日后必须当女儿照养。
徐员外无奈,只好让年幼的儿子徐辞换上了女装。
 
临到徐辞成年,徐员外却发了愁——
从小当女儿养的儿子,到底是该招婿还是娶妻?
 
不等他盘算清楚,频频外出的徐辞却给了他答案。
“爹,你觉得村口卖猪肉的男人如何?”
“……”
“我想嫁给他。”
“……”
========================================
女装大佬/紧张就打嗝/娇娇小少爷的小地主受
钢铁直男/荷尔蒙爆棚/假正经呆头鹅的屠夫攻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辞 ┃ 配角:庄崇澜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炎夏将至,土地被烈日烤得炽热。
    放眼望去整个桂平乡,只有果园留存一丝阴凉。
     
    此时此刻,徐辞盘腿坐在果园中,怀抱一桶大枇杷,吃得嘴角和指尖都染上了几许浅黄。
    
    一阵热风吹过,树上又砸下几颗枇杷。
    徐辞仰起头,瞧向树上的男人,语气略带担忧:“堂哥,这会儿风大,你可要当心脚下。”
    
    他刚说完,树上的男人低头打算回应,不料一个踩空,直直从树上摔了下来……头,正好栽进了装满枇杷的木桶里。
    
    “堂哥!”徐辞慌得站起身,想要搭把手,结果却被男人挥开。
    “不,不用。”男人的腿在半空中挣扎两下,一个翻身,就头顶着木桶站了起来。
    
    随着他的动作,桶里的枇杷洒落一地。
    徐辞叹了口气,连忙帮他将木桶摘了下来。
    
    “没事没事。”徐光摆摆手,索性在他身边坐下,“明日还是叫上伙计过来吧。”
    他原本还想在丰收时候添份力儿,哪想如今却把果园弄得一片狼藉,实在的帮了个倒忙! 
    
    “噢。”徐辞点点头,掀开裙摆想要坐下,不想却被徐光打了两下手。
    “阿辞,你现在是个女儿家,说过多少次了,举止不能这么豪放。”徐光皱着眉,随手将木桶反扣,示意徐辞道,“坐这里罢。”
    徐辞无奈,捏了捏水色的衣袂,小心坐上木桶。
    
    他自小身体虚弱,算命的说他八字偏硬,日后必须当女儿照养,否则要有性命之忧。他爹没法,怕没了儿子,只好给他换上了女装。
    要说平时在府内,徐辞自然将自己当成男儿身,可一旦出门,周围的注目太多,他也不得不以姑娘做派见人。
    
    幸得徐辞身材纤长,与粗鲁的山野莽夫不同,唇红肤白,一双杏眼笑起来时好似弯月,即便是身着女装也没有半点违和。
    就如现在,他一身浅色裙装,黑亮的长发及腰,不说话时还真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恬静。
    
    徐光偷瞄他两眼,有些不自在地扭过头,摸摸鼻子,顺势把视线看向了果园外。 
    
    不远处,徐府门口熙熙攘攘。
    一眼望过去,就见几个手拿画卷的中年妇女相互争锋,似是谁的嗓门大就能占优势一般,越闹越凶。
    
    徐辞撑着脸,有些疑惑地扭头向身边的徐光:“堂哥,她们在干什么?怎么阿爹偏不让我待在家里?”
    “她们都是说亲的媒婆。”徐光剥着枇杷,头也不抬地回答,“听说好几个富家子都看上了你,你爹不答应。”
    
    “富家子?”徐辞更是一愣,手摸着自己平坦的胸口,不明所以,“可我不是女孩儿啊。”
    “是了,说亲的人里还有几个姑娘家。”徐光坏笑着挑挑眉,“你爹说到时再问你意见,看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咯。”
    
    “一定要选吗?”徐辞叹了口气,面带苦恼,“要和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共度一生,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徐光怔住,想要辩驳,又觉得他说得在理,一时间竟没答上话。
    
    幸好这时来了一位伙计叫徐光过去帮忙,只把徐辞一人留在了果园。 
    
    徐辞闲着没事,拿过竹篙想要打果,不巧却听到几声虚弱的鸟鸣。他踮起脚,找寻了许久,终于在墙边的树杈上发现了一只小鸟。
    
    小鸟的脚爪似乎被树枝缠住,即便是展开翅膀往前扑腾,依然不能挪动分毫。
    
    “你等等,我就去救你。”徐辞也不管它听不听得懂人话,轻声安慰了一通,随后便缓缓地爬上了树。
    
    他今天身着裙装,腿不能迈得太开,费了好一会儿功夫才勉强爬到与小鸟齐平的位置。小鸟卡在两根极细的树枝中间,徐辞深吸一口气,掂量了片刻自己的体重,最后匍匐着身子,轻手轻脚地朝小鸟靠近。
    
    好在他手长腿长,只蹭动两下,就捉到了小鸟。
    然而就在他即将把小鸟从树枝中抽离出来时,耳边却听到一声树枝断裂的脆响,继而天旋地转,他只能努力将小鸟护在了胸前。
    
    地还真硬。
    徐辞赶在昏迷前感叹了一声,然后便失去了意识……
    
    ***
 
    庄崇澜家的院落正好靠着村里的果园。
    果实成熟的时节,总有几颗不安分的果子落入他家院子,可今天却有不同。
    
瞧着昏睡在矮墙边的姑娘,庄崇澜神色略微有些犹疑。
这人衣着华贵,怀抱里除了一只瘸腿的鸟就还剩半截断裂的树根。庄崇澜顺势朝上望,矮墙隔壁张扬的树梢,这会儿确实少了一截。
 
难道他是果园的人?
庄崇澜心里有了猜测,看这架势,多半是爬树救鸟,不慎摔落。
他当对方是个姑娘,不敢轻薄,只轻轻将小鸟与树枝拿开,又小心翼翼地探出指尖将人翻身。
 
许是面朝土地,徐辞的脸上沾满了泥,只有额头隐约透着一片红肿。
庄崇澜蹙起眉,怕他摔坏脑袋,索性将人横抱起来,打算把他先安置回房,再出门找大夫。
    
    他的动作不小,徐辞晃神之间,悠悠地睁开了眼。
    
    已是傍晚,夕阳耀眼。
    庄崇澜高大的身躯遮去了刺目,只有几道余光从他身后漏出,即使没能看清他的样貌,也照样会被他身上所散发出的英气感染。
 
徐辞天生骨架小,之前又生过几次大病,身高到现在还比同龄男孩儿矮上一些。
对于身材伟岸的男人,他一直是羡慕又向往,此刻被人抱在怀中,更是感觉自己心跳漏了几拍。
 
他刚醒来,记忆有些模糊,只大概记得自己刚才为了救鸟而从树上摔了下来。
 
现在他怀里没鸟,身边还多了个壮硕的男人……
徐辞猛地一惊,原来话本上没有骗人,深山里的动物尽是能幻化成人的精怪!
 
不等他细想,庄崇澜就将他放在了床上,紧接着便是四目相对。
    
    “醒了?”庄崇澜凑近他,谨慎地看了一眼他额头的伤口,顿时放下了心,“看来只是皮外伤。”
    徐辞只定定地望着他,感受到他说话时吐出的热气,不禁脸色一红。
    
    “怎么不说话?”庄崇澜伸手在他眼前晃动两下,“傻了?”
    徐辞更是双颊发烫,张嘴想要回应,没想到开口却是一道响亮的嗝儿。
    
    ***
    
    当晚夜里。
    徐光路经凉亭,抬眼就看到自家表弟坐在石桌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容里透着几分傻气。
    
    “你怎么了?”徐光见他头上有伤,关切地问了一句。
    “堂哥,我好像遇到了心上人。”徐辞托着腮,笑眼弯弯,任谁都能看出他的愉悦。
    
    “心上人?”徐光一惊,登时来了兴趣,“快说说看,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呀。”徐辞抿抿嘴,挤出两个小梨涡,“他特别凶。”
    
    可不是么。
    他只是打了个嗝,末了就被连人带鸟的赶出了门。全怪那人的胸膛坚硬,双臂更是有力,害他一时也忘了挣扎……
    
    徐辞想得起劲,徐光却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自家表弟,该不会是心里有点毛病吧? 
 
作者有话要说:
文风比较傻白甜,没有心计和宅斗,慢慢过日子撒糖的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修了一下文,明天开始日更,么么哒 (; ̄ェ ̄)
 
 
 
 
 
第2章 第 2 章
    正当徐光准备继续打探,通往凉亭的长廊上却响起了脚步声。两人默契地回头,只见一个全身素黑的男人手拿一件披风,快步朝他们过来。
    
    “萧管事!”徐辞见到来人,微微抬手,与对方打了个招呼。
    “少爷,夜里风寒,早点歇息罢。”萧齐将披风挂在他身上,又瞥一眼徐光,眼里的意味分明。
 
萧齐是徐府的总管事,近些年来徐员外年纪渐长,家里大小事务都交由他管理,地位自然在徐光一个远房堂哥之上。
    
    徐光不敢招惹萧齐,此刻瞧见他的眼神,忙不迭站起身,凑头到徐辞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私语,便匆匆离开了凉亭。
    
    他的动作很快,徐辞还没反应过来,凉亭里就只剩下他和萧齐二人。
    
    “少爷?”萧齐看他眼神懵懂,不禁又叫了一声。
    徐辞闻言,仰起头,对上萧齐,有些抱怨:“萧管事,现下才刚刚天黑,你怎么又催我去睡觉?再说了,夏夜晚风正好,哪有这么容易着凉。”
    
    见徐辞皱起脸,萧齐微勾起唇。
    他半蹲下身,使自己与徐辞视线持平,然后伸出手,小心地替他绑好披风。
    
    “少爷,你从前体弱多病,那时就留下了不少病根,就算是现在身体无恙,平日里也该多加注意,对不对?”
    萧齐的话在理,徐辞没法反驳,只好点头附和。
    
    见他发愣的表情,萧齐低笑,问他:“那要不要小的背您回房?”
    “不,不了。”徐辞忙摆摆手,捕捉到他眼底一瞬即逝的调笑,不免嘟囔了一句,“萧管事就知道逗弄我。”
    
    “哦?”萧齐挑了挑眉,笑意更浓,“我可记得小时候,少爷不爱走路,总要别人背他呢。”
    那时候的徐辞还是个病娃娃,走几步路就脸红大喘气,不得不让府里的下人背他抱他回房。 
    
    徐辞瞪他一眼,像是要证明自己不同于儿时一般,疾步走出凉亭。而萧齐慢悠悠地跟在后头,心想激将法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奏效。
    
    不消会儿功夫,徐辞就回到了卧房。
    刚推门,一股儿熟悉的药味袭来,他皱了皱鼻子,回头瞧瞧萧齐,只见他耸耸肩,表情里有些无奈。
    
    徐辞身子骨弱,即便是无病无痛,每天也要喝中药养身。为此他也有过不满,偷偷将中药倒入房里的盆栽,哪想不出几天,花草枯萎,事情败露,之后萧齐便亲自监督他喝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