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06 09:04:54  作者:一碗月光

 《别经时》作者:一碗月光

 
文案
 
——“是不是所有猎人都像你一样留着每一世的记忆?”
——“当然不是,极个别吧。”
每一世人生都不堪重负,谁还会选择一世一世地叠加啊。
——“那你......为什么?”
——“为了等一个人。”
 
言朗:原来我竟也是如此依赖所谓的天道,在依赖的同时,深恶痛绝。
路远:要变得更强大,最起码不要成为谁的拖累。
方一月:这破烂世间,就搅他个天翻地覆又如何?
 
日常、阴谋、天灾、妖祸。内容有阳世有阴间,有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有现代,写到不同时期文字风格会有改变,是有点神神道道的故事啦~
 
不是完全的主攻视角。
有师生关系但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师生恋~
年下~强强!逆cp警报!
言老师以为自己是个攻,啧啧,太天真。
 
不坑不坑决不坑!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言朗、路远 ┃ 配角:方一月、千羽千叶、东方恪 ┃ 其它:灵能者、猎人、半妖
 
 
第1章 潮水
电闪雷鸣是一瞬间的事情,在莫予朝着楼阁走过去的时候。
他惊诧地转过头去,看见天边像是撕裂一般,五彩纷呈,显出悲壮而无可比拟的美丽。
潮水波动着朝较高地势处的楼阁涌过去,和他要去的方向一致。他愣了一下,看着凶猛的波涛不断逼近,觉得那水势竟像是有思想一般,在极力压制自己的兴奋,以便更迅猛地行动。
转身飞奔的时候头脑里是一片空白,却也没有过于惊慌,逃离这种事情,对不过十一二岁的莫予来说,早已是驾轻就熟了。
能够感觉得到潮水的颤动,像用尽全力也压制不住那兴奋了,让莫予想起嗜血的猛兽。要死不死,腿竟在该使出力气的时候像是灌了铅,坑洼不平着的路绊住了他的脚,还好,忙着逃命,暂时也就谈不上什么绝望。
“救命啊!”莫予在心里发出了一声呐喊。
“快!”有人在他身后大吼,那声音似乎正处于青年与少年的分界上,明显带着低沉的沙哑感。不是特别熟悉的声音,且只有一个字,但莫予还是一下子就认出来。
很久以后长大了的莫予终于承认,那个时候他的心里是感动的,尽管他当时还未曾知晓过感动是怎么一回事,只是在那一瞬间,想要大哭一场的冲动一下子席卷了他,让他终于意识到其实自己还是可以哭闹的孩子。
那人赶在潮水追上莫予脚步的前一秒抓住他的左臂,奔向阁楼,速度快到让莫予感觉不到路在脚下。莫予不由得错觉自己是一只猫,正被那人拎着颈子。转念他又在心里摇摇头,他实在是不喜欢猫这种动物,眼神像是来复仇的冤魂。
转眼已经站在阁楼的梯子上,他几乎没有缓过神来,思绪回来的第一瞬,他只来得及想了一下那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一回头,发现那人已经冲向了仍旧不断汹涌前进的洪水,风满袍袖,衣角翻飞。
莫予急得跳脚,运足本就不怎么成型的内力朝他大喊,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发出多大的声音。眼看着他已经踩在洪水之中,莫予仍旧不停呼唤,即使知道一切枉然。那人却像是听见莫予的叫喊,回过头来,露出一张好看的脸,他朝莫予一笑,显露出没有表情时被藏起来的一丝少年气,而后洪水没过他的头顶。
显然当时的莫予并没有时间去想为什么他要冲向明明是无可救药的灾难,迎着洪水一头扎进去,或者莫予也根本没有意识到,那时候的自己那样相信那人,相信他做的每件事情都有自己的理由,正确的理由。
莫予仍旧叫喊,胸腔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发不出声来,小混蛋越发焦躁,虽然别人的命跟他没什么关系,况且是那曾经给过他难堪的人,但这一回好歹是他救了自己,自诩恩怨分明的莫予几乎是恐慌了。
该怎么去形容那种声嘶力竭的感觉呢?像是窒息,对,窒息,那种感觉,他真的再熟悉不过了。
洪水早已漫到了阁楼的位置,却对莫予再造不成什么威胁了,他突然脱力,觉得自己也快要死了,于是顺势趴在楼梯上,觉得呼吸都是多余。
就在他渐渐麻木的时候,那人突然从洪水中冒出头来,翻身仗剑,在离水面不到一尺的地方朝莫予疾行而来。那已经跟成年人相差无几的身量颀长,显出稳重。后来回想起来,莫予几乎都能看得见自己涣散的目光在瞬间凝聚。他记得那个时候雷声已经消失,撕裂的天边像是愈合了的伤口,重新变成平静的蓝色,甚至夕阳的光都还在,那光洒在水面上,就像是一幅绝美的画。
而那人是那幅画面里,让他再次窒息的一笔。
惊为天人。
虽然当时还是个自以为是的小混蛋,莫予却仍旧真真切切感受了一回美色的力量。
转眼那人已经与他并肩站在楼梯上,莫予愣愣地盯着他,那人笑得明朗,伸手摸摸被自己震惊成石像的莫予的头。莫予这才惊觉自己方才忘了呼吸,他慌忙吸一口气,发现胸口的凝滞感早已不翼而飞。那人面色却突然凝重起来,侧过头看向阁楼外。
莫予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眼前简直称得上是汪洋大海了。不得不说,赵家山腰这阁楼的确是观看潮涌的最好去处,凭栏远望,几乎能看得见从山脚延伸到河边的所有村庄与镇子。
片刻的震惊之后,莫予不由得皱眉,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上涨的洪水竟正看似平缓实则快速地退回去。一切几乎发生在瞬间,在大地重新变干的那刹那,那人突然猛地伸手捂住莫予的眼睛,另一只手顺势抱他入怀,着急道:“别看!”
莫予的额头顶在那人的胸口上,他顿了一瞬,方才一眼瞥见的画面像是刻在了他脑海里,他木然地睁大眼睛,而后一向没心没肺的小混蛋突然唔唔地哭出声来。
他看到了,潮水退开时大地呈现出的样子,是没有被声势浩大的水流涤荡干净的遍野横尸,甚至连那腥红血流,都尚未被冲刷掉。
 
闹钟响起的时候,画面停在尸横遍野的那一刻,路远一惊,意识已经醒过来,可身体就是无法动弹,是梦里延伸出来的窒息感,好像下一秒空气就真的再也不能进入自己的胸腔,他脑子里浮现出“鬼压床”三个字。再使劲挣扎两下,路远猛地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大概两分钟之后,平静下来的路远慢慢回忆起梦里的场景。梦里的洪水以及洪水退去后大地上的可怖形象久久散不开去,在梦里窒息的那个男孩好像是自己,好像又不是,那明显是个不认识的小屁孩,还是年代不同的小屁孩。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路远想,大概这两天武侠小说又看多了。一颗惊疑不定的心不知道怎么的,在想起梦里那个男子的时候舒缓下来。
真奇怪,梦见的明明是现实生活里没有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么熟悉。路远努力地回忆梦里人的脸,明明刚才还在脑海里的模样,突然就模糊起来,越想回忆起,越是面目全非。
到整个人在路远脑海里变成一个模糊身影的时候,他终于放弃了探索那人真面目的努力,一闭眼想把思绪抽离开,那人的眼睛却突然在一片混沌中准确捕捉到路远即将离开的目光,一片清明。路远一惊,在脑海里仔细去看,却又只剩模糊一片。
仍旧是些稀奇古怪的梦啊。
心口的压迫感慢慢散去,思绪又漫无目的地飘荡了一会儿,路远终于想起来新学期第一讲的课,翻身从床上爬了起来。
 
知道自己动作迟了,那人伸手拍拍莫予的头,喃喃道:“没事了,没事了……”明明比莫予大不了几岁,那人脸上悲天悯人的表情却好像自己已经活过千百年。莫予努力平复着自己,听见他又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你该明白这洪水为何而来了吧?可惜啊,冤魂血迹,要想洗净,谈何容易?”
莫予用力闭了一下眼,从那人怀里挣扎出来,看向地面,中气十足地道了声“多谢”,就好像刚才声嘶力竭哭喊的那小子不是他,但话一出口,他还是能听得见自己声音里浓浓的哭腔。小混蛋长到这么大,自有自我意识起,上天下地,从未在人前哭过,刚刚有羞耻之心不久的莫予终于红了红老脸,哦不,小脸,在心里对自己龇牙咧嘴了一会儿。
那人低头,莫予能感受到他停留在自己脸上的目光,那目光或许还带着些玩味与探究。
就在莫予绷不住快要发作的时候,他轻笑一下,朗声道:“莫公子客气了。” 
莫予撇撇嘴,一边在心里继续对自己张牙舞爪也对对面的人张牙舞爪,一边看向他抱了抱拳:“先告辞了。”那人目光带笑,点点头。
莫予转身走向他的来处,走出三步,虽然觉得不甚合适,但还是下了下决心转过身。那人立在原处未动,像是料到他会回头,认真看着他,眼里含了几分笑意,露出了个“你说吧我听着”的表情。
莫予愣了愣,虽然身边总是呼啦啦一群人围着,可除了不会表达自己的唐越,好像还没有人如此认真地待过他。
“承蒙少侠相救,上回少侠走得匆忙,未曾来得及一问。敢问少侠尊姓大名,来自何处?”
那人挑起嘴角,心道这小屁孩竟也学会礼貌了,他面上仍旧和煦:“在下姓陆名濯缨,字我取。至于来处嘛,我一向只看归处。”
莫予点点头,转过身去,突然又再一次转过来,带着些他一贯的少爷口气,满不在乎似地道:“叫我致之便好。”
是了,这才是本性,陆濯缨笑着摇摇头,看他离开。
虽然常常是眼里无天无地的,但莫予并不笨,好不容易逃出来一次还碰见这么个事,他也明白没有陆濯缨自己这回大概是凶多吉少了,于是不由得有些沮丧,心想他之前说得对,自己还差得远呢。
莫大少爷想,最起码要像陆我取一样厉害,最起码要这样,才能逃。
这是莫予第二次见到陆濯缨。
 
 
 
 
 
 
第2章 小白脸
 
第一堂课是路远的专业课,中药学。虽然是专业课,但却是跟制药工程的人在一起上,不算小的教室几乎坐满了。路远去得晚了坐在教室最后一排,最左边通道旁的两人座,靠窗坐着一个干干净净的男生,台上的老教授讲话嗡嗡的,声音平铺直叙,听得人直想睡觉。
跟自己的睡意掐着架,路远侧头看窗外,发现坐在窗边的男生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台上,姿态端正,却并不是有些乖学生上课时的那种僵硬,而是好像本来他那个人天生就如此行得正坐得端。路远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有姿态的人,特别是在大家都东倒西歪的大学课堂上,却意外地不觉得讨厌。
这小子,很有意思嘛。
课间休息的时候,路远拿出手机登录教务网,想要退掉第二天的选修课,谁知系统一直上不去。他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看见旁边男生面前摆了一本书,“古希腊文学导读”几个字映入眼帘,刚好是徐瑶刚刚才微信了他的,那堂课教材的封面。
他内心哀嚎一声,开口:“喂,哥们儿。”男生侧过头来,微微低头看着他,不慌不忙地等他的下文,路远声音闷闷地道:“你也要上古希腊文学?”男生点点头。
“唉,我一点儿也不想上这个课,都说是文学了还导什么读啊,自己读不就好了吗?”路远无精打采道,后半段好像是在自言自语,“都怪班长,让她帮我随便选个什么课,结果选个文学类的,还说什么:‘哎呀~这个课很热门的大家抢都抢不到!’”
路远怪声怪气地学女声说完这句话,又突然想到什么一下子来了精神,他直起身子来:“听说那新来的老师是个小白脸,哼,那个大花痴。”
旁边的男生闻言挑了挑眉,没说话,路远又恢复到没骨头的样子,弓着背,拿手撑住下巴,痛心疾首地看着那男生说:“也怪我自己贪睡,请她帮忙选课也没告诉她我不要选文学的,这下好了,系统崩溃退都退不掉!”
男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似乎是没见过一上来就能跟陌生人这么大侃的人。路远的表情一分钟能变八百次,悲伤完了转眼又笑眯眯地道:“同学,看你的样子,很喜欢文学吧?”
那男生姿态虽然看上去是刚直的,但其实身上带着明显的书生气,他笑了一下,这一笑几乎冲散了那种“生人勿近”的气息,温润的书生气显得越发明显,他看着路远,再次言简意赅道:“嗯。”
下课后路远站在桌边磨磨蹭蹭地收拾好东西,想跟旁边新认识的同学打个招呼,一侧头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晚上坐在图书馆,终于登上教务系统,路远却发起了呆,手指停留在退课选项上方良久,鬼使神差地放弃了。他心道,啧,万一是个好课呢。
不小心待得久了,抬眼一看人已经走得差不多,刚好闭馆的铃声开始响起来,那旋律仍旧是熟悉不过的《月亮代表我的心》。路远伸了个懒腰,一边不出声地嘟囔着“多少年了都不换,月亮没有代表我的心”,一边开始收拾东西。隔了两张桌子,靠窗的男生带着有些审视的目光看着路远迈了不紧不慢的步子走出阅览室的门,消失在往楼梯去的拐角。
路远能感觉到身后有人在跟着,或者说是有东西。
他早就已经习惯了,总是有什么从小到大就一直跟着他,有时候会看见,有时候会听到。小时候路远常常会惊慌失措,回家的时候赶紧关上门,会有瞬间的安慰,觉得自己安全了,出门的时候也会有同样的感觉,关上门的那一刹那会觉得,啊都关在门内了,安全了。因为跟着他的那些东西散不掉,看不见听不到的时候也能感觉到,好像是天生就能分辨出,那不属于人类世界的味道。
似乎就是因为这样,路远觉得随处都是隔绝,可随处都不是安稳处。心里没有太多害怕,路远自己也明白,要是那些东西真能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自己可能也活不到这么大。
男生跟在路远后面十米开外,他看着那小鬼在路远后面蹦蹦跳跳,路远明显发现了,脚步却仍旧安然。他往前逼近几步,小鬼感受到气场压制,回头惊慌地望他一眼,露出惊恐的丑陋面庞,而后慌慌张张地逃开。
身后的东西似乎不见了,路远脚步顿了顿,仔细感受了几秒,发现四周真的只剩人的气息。
男生隔了很远看见路远的反应,面无表情地喃喃道:“果然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