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07 13:12:20  作者:杨富贵

 《仙君要我做他道侣》作者:杨富贵

 
文案
 
身为魔尊,卫不鸣以为被属下背叛,被迫掉崖已经是他的人生低谷。却没想到这仅仅是他波澜壮阔的开始
 
沈清欢以为自己今生今世都再也无法寻道此生挚爱。却不想只是吹个曲的功夫,这个人就自己掉了下来
 
 
沈清欢:这一定是我努力斩杀魔修,天道给我的奖励。
 
卫不鸣:放屁!劳资可是魔尊!(拍桌)
 
沈清欢:其实,你是我道侣。
 
卫不鸣:不,其实我们是死对头(面无表情)
 
 
 
许久以后,面对试图坑蒙拐骗自己的小仙君,愤怒的卫不鸣吃着糖果瞅着对方俊秀的脸庞
 
决定接受他
 
卫不鸣:长得好看又会做饭,这样的媳妇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沈清欢:但其实……你才是我媳妇(面无表情)
 
卫不鸣:哈?!
 
这是一个因为属下背叛而成就姻缘的故事
 
热号热号:掉了崖的失势魔尊千万别丢,扒了衣服捆上蝴蝶结,禁欲多年的仙君都馋哭了。
 
 
论魔道仙道联姻的千百种可能性
 
 
多年以后,面对修真界众人的八卦。
剑尊沈清欢发表讲话:只要长得好看会做饭,一切都不是问题。
俊美仙君X逗逼魔尊 攻好看但不只是好看
苏苏苏 甜甜甜 轻松向
 
 
新人第一次写文
技术有待提高
小可爱们觉得那里不好
欢迎尽情来鞭策
我会努力改正的(*^▽^*)
 
 
隔壁仙侠新文 文案点连接
<修真幼儿园
 
武艺高强冰山却偏偏喜欢对着受撒娇的仙盟太子(?)攻X温柔吐槽其实蛮好看的幼儿园(划掉)老师受
 
求收藏=3=
这个文,我估计都是晚上两点小修文。不知道这样有没有影响,如果有那我以后更新的时候修文?
 
内容标签: 强强 破镜重圆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不鸣(卫鸣);沈清欢(卫欢) ┃ 配角:花醉君;韩风;史月;秦疏桐;夏归 ┃ 其它:这个修真界吃枣药丸
 
 
 
第1章 说是掉崖就是掉崖
这是魔修聚集地沧溟界的某个悬崖上,狂躁的黑风穿过石缝,呜呜之声像极了葬礼的哀嚎。崖边处,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青年踉跄着站在众人眼前。
  
刚才经过一番厮杀,原本终年敷于面上的青铜面具早已碎成两半跌落在崖底之下。这么多年来,面具示人的卫不鸣一次在众人面前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出乎意料,这位统领魔界的魔尊并不想外界所揣测那样因为面容丑陋。相反,他甚至可以称得上俊美——黑发如墨肤白胜雪,霞姿月韵下是暗淡的双眸和惨白的嘴唇。特别那勾人的眼角,弯曲的弧度和他闪动的双眼生得恰到好处,脉脉含情却又不显妩媚,犹如崖缝幽兰,高傲而又让人心生爱慕。
 
这份容貌,即使是在主人深受重伤也丝毫不减,反而平添了几分怜惜之感。配上那紧皱的眉头,换个旁人说不定早就把心肝掏出来,只求能为眼前的美人排忧解难。
  
  只是可惜,在场的人都是知晓卫不鸣实力之人,所以眼中只有浓浓的警惕。天知道他们费了多大力气,才将心里那点旖旎掐掉。
  
  这可是魔尊!就算身受重伤,他们也绝不敢大意。
  
  卫不鸣现在并不好受,经过刚才的那一番厮杀,不光经脉受损真气倒流心脏更是疼得厉害。他环视眼前将他团团围住的众人,明明是这样火烧眉头关系生死之时,他却是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不过是突破化神期,本尊可不知自己有这么大的面子,能够让各位门主掌门放下平时积怨前来祝贺。这倒是,”卫不鸣看着一个个神色紧张紧握武器的魔修。
  
  往年的魔首会,这些人在自己面前可是溜须拍马装得跟个孙子似,一个眼神就吓得屁滚尿流,却不想还有胆子趁着韩风被他赶到边界驻边,自己闭关突破的关键时刻一齐攻上黑水山。这么多年,倒是自己小看了这些老家伙了。
  
想到这,卫不鸣就笑了。他的笑声很好听,犹如山泉击石,风吹春树,柔和中又富有生气屹立于整个世间。
 
也许正道剑尊手中的琴箫之声,也不过如此。
  
  那笑声和呜呜的风声交织在一起传入众人的双耳。见此声响,包围着卫不鸣的魔修们却更加紧张,神色严峻手中的刀剑禁不住出鞘两寸,雪白的刀身在这个黑色的世界里分外明显。
  
  卫不鸣笑得差点岔气,他好不容易止住笑声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接着说道:“这倒是,让本尊受宠若惊。”
  
  这句话说出来,他自己都觉得好笑。平时他无法无天,不是去调戏九毒门掌门的幺孙女就是去掏空玄阴殿的丹药房。
  
  上回化血宗新任宗主上任,他还大摇大摆将他们宗门后山圈养的猛兽做成撸串,脚一蹬就睡在了新任宗主的卧室内,逼得才上任的宗主只得委屈地在房门前打了一夜地铺。
  
  卫不鸣仗着自己实力强悍又是魔道领路人,无法无天两百年,这点小场面就受宠若惊——那简直就是笑话!
    
  “别说笑了。祝贺?祝亡还差不多。”领头的青年冷呵道。这位青年身着青衫白扇,五官妖冶逼人,明明是妖艳的类型偏偏却是一股文人学究打扮,附庸风雅倒是显得颇为滑稽。
  
  他本是艳压群芳之姿,却在卫不鸣的衬托下显得庸俗乏味之际。空有美貌而缺少风骨,若是在庸人堆里自然鹤立鸡群。但若是碰上这样屹立于顶尖之人,却也不过尔尔罢了。
  
  史月横眉冷挑,从一旁下属的倾慕眼神里他已知晓,自己那魔界第一公子的名号估计不保。虽然他不喜他人评价自己外貌,可暗地里也自持美貌颇为得意。现在最得意的地方被他最厌恶的人稳压一头,就像吞了苍蝇一般难受恶心。
  
  史月恶狠狠刮了眼沉迷美色下的下属,心头愈加不爽。嘴上语气不善道:“魔头!身为一个外来者,让你逍遥自在鸠占‘领路人’之位200年已是天大的恩赐。识相点你现在就交出领路牌,本宗主还可以保你全尸!”
  
  卫不鸣入魔那天便抛弃了自己的姓名,早年是没人在意一个低等魔修的姓名,等他登顶首位是没有人敢直呼其名。以至于现在,他们也只知卫不鸣姓卫,至于名字无从得知。
  
卫不鸣闻言摇摇头,心底一阵叹息。他知道,这些沧溟界的原住民,自持为最为纯种魔修,心里是看不起他们这些正派入魔,没有魔骨空有魔气,行事乖张做事极端的入魔者。
 
虽然在外界心里二者都是魔修,虽然卫不鸣借着来凤城所有人的性命换来魔骨,虽然他的修为已是魔道第一人,虽然他为沧溟界镇守结界200年,但在他们这些人眼里,自己就是不配。
 
想到着,卫不鸣有些不想说话。
  
眼见卫不鸣沉默不语,青年身旁一个独眼四臂身形硕大的光脚大汉神情渐渐放松。他本就爱慕史月,只是苦于外貌丑陋登不得台面所以一直被史月厌弃。现在见卫不鸣修为受损又被他们封死退路,正是一番表现引得美人注意的机会,心下有了计较。
  
  深吸口气,他讥讽道:“你以为你这种欺师灭祖杀父弑母的人也配当领路人?我呸,就是让你给我提鞋我都嫌恶心!”
  
    闻言,四周包围着卫不鸣的魔修全都哈哈大笑。看着卫不鸣,眼中闪烁着恶毒的锋芒,好似真的看到卫不鸣给他们提鞋的场景。
  
  见闻同伴们的神情,大汉心里洋洋得意,又见卫不鸣还是不语,内心受到鼓舞不由地飘飘然起来。得意之下他只想乘胜追击,无视身旁青衣青年的警告,大汉上前一步开口道:“你那对愚蠢至极的父母......啊!”
  
  父母?!
  
  卫不鸣面色一沉,破碎的经脉涌出一股真气,他想也不想右手顺着大汉的方向往前一抛,一丝白光凭空出现在两方的真空地带,冲着大汉袭来。
  
  那光快如闪电,约莫三指粗细,笔直地向大汉直射过来。大汉下意识地惊叫,接着迎接他的就是衣物破碎肉体分割的声音,胸口突然飞溅出鲜红色的液体宛若喷泉。
  
  他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血液,健硕的大腿不受控制,砰得一下跪倒在地上,健硕的身子在地上砸出一个凹坑。从此,他再也没有起来。
  
  “抱歉,手滑了。”卫不鸣强压胸口的血气,不咸不淡道。
  
  不知何时,他的手中出现一把白色无鞘长刀,那刀约莫三尺,以白色破布包裹作为刀柄,乳白色的刀身带着骨制的暗哑,身上的白晕一闪一烁,刀尖还沾着几滴猩红色的液体,却又在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嗅到血液的香甜,长刀在卫不鸣手中嗡嗡直响。这是卫不鸣的武器,以其师父身骨化炼,嗜血凶悍,直搅人神魂的“噬魂刀”。
  
  他本不想催动真气,他本不想杀人。可是,对方也不该提他父母!
  
众人见此情景心下骇然,不由得齐齐后退半步,人群中一阵骚乱,尤其站在大汉身边的史月面色格外惨白。他与大汉相距不过半尺距离,竟没有察觉到对方究竟是何时出手又何时收刀。
 
这样的实力,史月惊疑地看着对方,难道打断突破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诶你们走那么远干嘛?难得大家都聚得如此整齐,怎么也得让我好好看清楚你们的脸啊。”
  
  看清楚脸干嘛?找目标杀人吗?!一瞬间,所有魔修都自以为懂得了卫不鸣语中含义,吓得又是连忙往后退,直到缩到崖顶小坡前才停下脚步。这么多人挤成一团,白白给卫不鸣空出几百尺的空档。
  
  然而他们是真的想错了,卫不鸣只不过是因为真气逆流血液充溢眼眶,所以看着东西模糊不清,现在距离只要超过一尺,他就跟瞎子没什么两样。
  
  他现在的状态,是真的看不清楚。
  
  卫不鸣又在心里叹气,心道自己都要上路了,结果最后一秒连整死自己的人都看不清楚,也正是够倒霉的。
  
  强行催动真气卫不鸣也不好受,他强压着胸口翻腾的血气,浑身经脉四处游走的真气不停的中伤经脉却又在他霸道的功法下强行修复。这些年来自己修炼所埋下的暗伤,都在突破被打断之际,随着受到重创的元府一齐爆发,刚才强行出手,一瞬间又震碎了三条经脉,疼得他眼角发酸几乎就要浑身过去。
  
卫不鸣转身看着脚底,悬崖底部深不可测,黑乎乎的一团什么也看不清楚。更何况他现在双眼充血,跟个瞎子没什么两样。
 
背对着众人,他缓缓从怀中掏出一块青铜色的铁牌。百尺外众人目光一下锁定在上面。这就是领路牌,魔道魁首的象征,号称能够随意改变沧溟界地貌的圣物,他们此行的目的之一。
 
卫不鸣右手死死攥着铁牌一发力,古朴的铁牌咔嚓一声化为了粉末。“啊不好意思,没控制好力度,好像不小心把东西捏碎了,抱歉抱歉。”
  
 身后气息骤然凌乱,卫不鸣毫无诚意地道了道歉借着纵身一跃,身子翻翻滚滚,跌入那深不可见的深渊。
  
云历381年,修真界魔道领路人突破化神期失败,在魔道围剿中跌入深渊之底生死不明,领路牌被毁,魔道重新陷入混战。
 
 
千里之外梦居,花香鸟语仙境处,一位白衣无尘面色清冷的青年正端坐在树下吹箫。美景配美人,美声映美色,当真是让人赏心悦目的场景。
 
从天色朦胧之时他出现在这里,没有任何目的无人知晓原因。事实上,连他自己也不知原因。只不过是心有所感,所以凭着自觉来到此处。
 
修真之人虽非神仙,但修为到他这种程度,就算所修非天演之道,六感也格外敏锐。对于世人来讲所谓的“自觉”不过是无稽之谈,但对于他们来讲甚至可以算是身体感官的一部分。
 
一曲闭,青年缓缓睁开双眼。这四周少有人烟,而今曲奏完毕,整个地界都寂静无声。然后,半空中传来树枝折断的声响,他缓缓抬头,只见一个浑身伤痕的黑衣男子瘫倒在自己眼前,伤口处涌出的鲜血将四周的泥土染成血红色。
 
等到了,沈清欢抿了抿嘴角,眼中闪着亮光。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个月10号就要考试,我还在这里摸鱼,我感觉我要凉了
 
 
 
 
 
第2章 冷面仙君脑子有坑
最后的记忆是狂风刮在脸颊上所带来的刺痛,随后他便陷入了昏迷。
  
  半梦半醒之间,卫不鸣感觉自己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有繁华热闹的边城,不苟言笑的英俊男子以及站在一旁嘴角含笑,为其研磨的美妇,两人在一起的画面,犹如一幅画卷。
  
  男子面色冷峻,一身剑客打扮,身上剑气凛冽。却在望向身旁女子之时,收敛尽身上所有锋芒。面是冷的,但那双望着对方眼,却是热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