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08 09:25:05  作者:百叶草

 《我就是要扮女人》作者:百叶草

 
文案
 
【小剧场一:怂货小王爷】
奴仆急匆匆地跑来禀报:老王爷死了
后卿怂包地道:我要扮女人
 
奴仆急眼:朝廷说我们谋反
后卿怒道:我要扮女人跑路
 
奴仆拭泪:朝廷攻打过来了
后卿着急:那我立刻扮女人吧!
 
众臣子恨铁不成钢地道:小王爷,你不能老是扮女人丢了北冥的脸
后卿恍然大悟:哦,那我们一起扮女人吧!
 
【小剧场二:自恋小受】
后卿说:我扮女人跑路不是仗着我美,也不是欺负你们丑。
臣子们问:那是为了什么?
后卿:因为我美呗!!!
 
且看猛男攻如何攻略女装大佬小受
【全文:甜甜甜宠宠宠】
 
这是一个有点小怂的美貌小王爷死了亲爹,不敢报仇要扮女人跑路的轻松诙谐故事!
保证完结,喜欢的小天使们可以收藏噢!!!
 
内容标签: 生子 情有独钟 乔装改扮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后卿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油得发光的绿帽子(1)
夏国的开国天子创立了夏国,感激与他一起打江山的三个异性兄弟,便分别分封了他们藩王的地位,还让藩王拥有兵权和各自的封地,让以后的战争埋下了隐患。
三百年后,位于北方的藩王因为夏国皇帝突然暴毙,太子年幼,捉住了夏国动荡的机会,自立为北冥国,野心勃勃地谋反,后被摄政王腰斩。
 
位于北冥的后卿知道自己的老爹死后,迅速地挤出几滴眼泪,带领着一众心腹表示投降,又怕太软蛋被夏国威名赫赫的聂政王咔嚓了,只好召集了所有人马来商量对策。
他心里很紧张,面上却很轻松,一身华美紫金衣袍绣着祥云金边,脖子上的玲珑祥云玉佩有手掌般大小,头上束冠的玉簪翠绿翠绿,配的上他这身行头的脸像雪一样白,眼睛如璀璨的宝石,嘴似甜美的樱桃,长得比他六个媳妇还要美上几分。坐在死去老爹的躺椅,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的。
 
文相偷偷抬头瞥了他一眼,亲爹死了,还如此行径,一看就是个败家子。
他向来看不惯败家子,可如今北冥能做主的也只有败家子了,就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夏国聂政王文韬武略,若是我们硬攻,必定全军覆没,为今之计只好效仿前朝,派遣质子到夏国,保得北冥平安。”
 
“行。”后卿幽幽地看了他一眼:“我老爹没了,家中一颗独苗苗就是我,我若是去了,谁带着你们这帮老东西跑路啊,干脆我认你作干爹,派你去啊!”
“……”文相低着头,立马闭了嘴。
这败家子比他还不要脸。
 
武相满面胡渣,看上去极为粗狂豪放,他轻蔑地看了一眼文相:“我们北冥在老王爷的引领下那是兵强马壮,岂能向那乳臭未干的小皇帝低头,干脆干,一定要干他娘的。”
后卿点点头:“那就派你去干掉聂政王他娘吧!”
“……”他敢干掉小皇帝,却不敢干掉摄政王他娘啊。
 
管理北冥的少卿道:“不如我们服软,然后借机会跑路。”
一句话说出了后卿的心声:“你说得不错,只是我们如何服,又如何软呢?”
少卿点头沉思了片刻,门外侍卫冲入大堂,后卿怒骂道:“你们好大的狗胆,没看见本王在商量逃跑的方案吗?还不速速滚蛋。”
侍卫吓得跪地:“报小王爷,聂政王派的兵攻打到北冥的城门了。”
 
满厅的喧哗,后卿冷眼看着一众平日里清高的老东西此刻都吓得七魂不见了六魄,有的惦记着家里的如花小妾,有的想着贪赃来的银两和屋子还未享受就得上断头台,还有的想着怎么拿后卿他的小命去换他们的富贵。
俗话说得好,你们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住手,闭嘴,安静!”后卿跟着自家老爹学了几年武,拳脚功夫一般般,吼人的威力倒是不小,六个字就镇住了一班老头,威力更不比老王爷少,只是连老王爷都干掉了的聂政王,后卿是不敢对他有丝毫想法的。
满屋子的老头都是跟着后卿他爹打江山打了十几年了,都是他的前辈,后卿深深地朝着他们鞠躬三下,心里默念着,拜这几下全当拜祭他们了,往后就不去扫他们的墓碑了,反正他不是他们的子孙,这扫墓碑的事也不是他干的。
 
众老头还在疑惑他在干什么,后卿已经把腰杆子挺得直直的:“各位前辈叔父,今日我们患难共存,是一种缘分,我相信父亲定会在西天保佑我们,让我们成功脱险的。现在各位前辈叔父莫慌,立刻回家去把家里的小妾财宝领来,我们速速撤退。”顿了顿,满脸喜悦地道:“父亲早就料到了失败的时候,他曾与我说过,无论成或败,只要东山还在,我们不愁没有柴火烧。各位前辈叔伯就是我们北冥的柴火,快回家准备好,我们从地道出发逃跑。”
 
武相惊喜万分:“还有地道?我这就去。”一溜烟就不见了人影,后卿心里暗暗腹肌,这死老头让他打仗就腰酸背痛,要他逃命就化作怪侠一阵风,擦,真不要脸。
其他大臣不敢表现得如此明显,做摸做样地跪拜后才溜,唯独留了文相一人,老东西狐疑万分的看着后卿:“小王爷怎么不跑?”
 
后卿心里感叹了句,姜是老的辣,狐狸是老的狡猾,不过他早就做好了准备,打了个响指,小王妃抱着一个生得白白嫩嫩的胖丫头从后帘走了出来,眼角还留了几颗泪水:“王爷,妾身都准备好了。”
后卿飞奔而去抱着最喜欢的女儿,胖丫头一到亲爹的怀里就呱呱地哭个不停,他皱眉:“哭什么哭,再哭就不带你去密道了,让你被聂政王那老妖怪吃了。”
 
这恐吓的话十分奏效,胖丫头一下子就不哭了,抽搭了几句,嗲嗲地道:“小燕子不哭了,爹不要丢下小燕子,爷爷说从密道出去,燕子就能成为真正的燕子了。”
后卿哭笑不得地看了文相一眼,疑惑道:“文相,我听说你那老相好在市集里卖花,你还不去接她,如今快要不及了。”往后跳了一步,搂紧了胖丫头:“先说好了,你迟到了,我可不等你,我一家老小也不会等你的。”
 
文相一张老脸变成了五颜六色的菊花脸,慌慌张张地往门口赶,半响又回头来:“小王爷,记得等等微臣啊!”
后卿退了一大步:“我什么都没说,你要是迟到了,被聂政王吃了可不能怪我。”
他的脸涨成了猪肝色:“微臣马上到。”又矮又小的腿奔得比武相还快了几步。
 
后卿笑吟吟地把胖丫头交给王妃,往后退了一大步,左看又看都不对劲,眉头紧锁:“怎么不见老二、老三、老四、老五、老六、喜鹊、画眉?”
王妃的脸有些不自然:“王爷,我们是去逃跑,密道上的人又多又挤,我怕我们走散了,就没叫他们,不如等我们一家三口先安顿下来了,再来接她们。”
 
后卿胸口憋着一口老血,要不是他闺女在,在就给这个贱人一个耳光了,指着自己的头颅:“你看看我的大脑袋上那是什么光?”
她煞有其事地看了几眼,笑得骚气:“王爷头顶上那浓密的黑发就像黑色的龙甲,羡煞旁人。”
后卿自认为修养很好,从不动怒打女人,可这回真是忍不住了,在王妃的脸颊上拍了一巴掌,力道不是很重,只是红了一些,她就掉了几颗金豆豆。
 
他没时间看她演戏,生死关头闹什么闹,直接开骂:“你身为大媳妇,平日里怎么欺负我的小媳妇我也不跟你计较了,如今聂政王就在城门外,他干掉了你公公、我老子,我自认文才武略我差了我老子几百条街,又怎么跟比我老子厉害几百条街的聂政王斗,贱人,还不快让她们过来,你真的要一起死,去地狱见你公公、我老子不成。”顿了顿,气又在胸口环绕:“你个贱人,若是我们跑路,把六个媳妇都留着了这里,这里岂还有她们的活路?暂且不论她们活不活,就凭她们是我的女人这一条,早就奸杀了几百回了,你往我头顶带几百顶绿帽子,你可真是对得住我?”
 
王妃愣了一愣,把胖丫头丢给了后卿,就小鸟依人地去喊人,后卿瞪她,骂道:“臭婆娘,用跑的,坏了爷的事,就算我们一家老小都活着,老子都让你去做小媳妇。”
王妃吓得不顾仪态,狂奔而去,她平日里没少整那五个贱人,若是真是做了最小的,肯定会死得很惨。
 
一炷香后,老大到老六一致在后卿面前排开,目瞪口呆地直看着自个儿夫君,老六正在吃苹果,一见他那妆容,吓得被苹果皮噎住了。
后卿理了理额发前的平刘海,扭了扭自己的大肥腰,挺了挺胸前傲然的胸脯,遮住喉结的高领有种禁欲般地诱惑,金色的裙摆在地上扫出了淡淡的微波。
他一笑,脸上厚厚的粉就掉了一些在他的手,但还是让他摆出了一个风情万种的迷人样子,这一个姿势,就让他六个媳妇直接惊呆了,真是太美了。
 
后卿本来就白了,如今更是白得像个大白雪人,宝石般的大眼睛好像能勾魂一般,樱桃般的小嘴让女人都忍不住,何况是男人?
夫君长得这么美,让媳妇可怎么活?
 
老六是几个媳妇中最青春靓丽的,她嫉妒地指着他“咳咳咳”了半天也没有把苹果皮吐出来,后卿知道当他媳妇压力大,理解地往她后背使劲地拍了拍,拍得把她喉咙里卡的苹果皮都喷了出来。
老六向来胆小爱哭,呜呜地着,还拍他坚硬的胸膛,这一拍也是拥有报复性的,可是她越拍手就越痛,哭得也就越大声。
 
毕竟她是才过门一个月的小媳妇,后卿自然心疼,裂开自己的胸膛掏出一个大苹果,哄着她:“六六,你咬一口,消消气儿。”
她真的咬了一口,吃着吃着还觉得挺甜的,正想再咬一口,后卿却是不同意了,把苹果塞进了平平的胸膛,胸前立刻变得波涛汹涌:“你就别吃了,再吃我就变成大小胸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了
改文风,改风格,甜到爆
喜欢的小天使可以收藏哦!!!!
 
 
 
 
 
第2章 油得发光的绿帽子(2)
“王爷,你为什么扮女人啊?”
老刘六这一问,同时问出了六个女人的心声,六个女人齐齐地看向他,后卿摆了一个艳压群芳的妖娆姿势,叹息道:“你们知道我爹、你们的公公为什么这么早就死了吗?
 
所有媳妇答曰:“因为谋反”
“错,因为他不是软蛋。”
六个媳妇:“啊?”
 
后卿破为感慨:“如果他是软蛋他就知道求饶,他知道求饶就不会被聂政王腰斩;如果他是软蛋,他就知道蝼蚁尚且能苟且偷生,他这么强悍,早晚得见他爹我爷爷。”说道激动处,顿了一顿,自豪地感慨万分地道:“我扮女人跑路,不仅能隐人耳目,更能鱼目混珠,一下子就让我可以跑远了。如果我被捉了,扮女人以证明我是一个软蛋,被提到聂政王跟前,他见我如此地不成器,我再哭上一哭,他心情一好,说不定就会放了我。”
 
后卿越说越是觉得自己无比地聪明绝顶,无比地有大智慧,假以时日就算不能飞黄腾达,也一定能够长命百岁。
 
“听说夏国的开国皇帝就是因为做了马奴被轻视,卧薪尝胆后就一举就灭了前朝,你说聂政王会不会因为你扮女人,绝对你有这个心思也把你给…….”老二这个乌鸦嘴关键说得关键时刻停了一下,留给后卿无限的想象。
 
后卿弯弯的柳眉挑了一下,宝石般的大眼水灵水灵地瞪她:“闭嘴,小贱人,你是不是想我早点死好改嫁,我早就知道你嫉妒我美貌了,若是我死了一定拉你去陪葬,还不许你跟我埋在一个坑儿。”
老二抱着的二闺女见老子如此水灵,说出的话又如此吓人,心里接受不了,哇地哀嚎了几声。
 
胖丫头哄她:“妹妹不哭了,不哭了,姐姐疼你。”害怕地用眼角偷偷地刮了一眼亲爹爹:“爹爹很凶很变态,胖丫头姐姐很温柔,姐姐和你玩儿,咱们不和爹爹玩儿。”
后卿听着胖丫头的温柔细雨还在感叹不愧是他的贴心小棉袄,听着听着就觉得不是滋味儿,只好拿老二撒气:“你看看你怎么教的我闺女,老大是怎么教的我闺女?”
老二抱着二丫头委屈得不敢开口。
 
老大则是十分地嘚瑟,尾指碰了碰脖子上的珊瑚珍珠串儿:“王爷不要为了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小贱人生气了,朝廷的大军就在门外,我们快走吧!”
说一套却做一套,老大用自己的不太大的胸脯碰了一下后卿的手臂,若是以往他一定好好地调戏调戏送上门的大媳妇儿,可如今是什么时候,真是拧不清。
 
后卿气愤地摘下她脖子上唯一的亮点,一条闪着紫光的珊瑚珍珠串儿,戴到了自己脖子上,兴致勃勃地从自己的袖子里掏出一块铜镜,照了照:“嗯!这珍珠串儿带在媳妇的脖子上真是蒙了羞,戴在我脖子上却是刚刚好,衬托出我的肤色白皙美丽,披散的秀发乌黑滑顺,贵气逼人。”
老大胸口憋着一口老血,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这珊瑚珍珠串儿美丽有光泽,带在她身上就是一条普通的项链,在夫君身上就是一条衬托他花容月貌的仙链子。
 
后卿觉得自己今天母性光环十足,抱过老大手中的胖丫头:“这丫头沉,我来就好!”
其实他是想着万一她娘有个好歹,自己十分不男人地丢下了她娘,也不会丢了自己的亲闺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