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08 09:29:53  作者:春溪笛晓

   《焚仙》作者:春溪笛晓

  文案:
  九幽魔君此生最恨之人,非陆清淩莫属。
  九幽魔君此生最爱之人,非陆清淩莫属。
  又名《霸道仙君带球跑》!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阴差阳错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清淩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陆清淩,当初你抽我仙骨,逼我入九幽,可曾想过会有今日?”
  九幽魔君陛下居高临下地看着床上的美人。
  陆清淩双目紧闭,仿佛在忍受着难言的痛楚。他的四肢被捆仙链锁住,动弹不得,只能被迫接受九幽魔君放纵又肆意的欺凌。
  当年,两人本是同门师兄弟,同登仙途,感情甚笃。
  后来……陆清淩背叛了他们之间的情谊,亲手抽了他仙骨,逼他坠入暗无天日的九幽界!
  他在九幽界挣扎着活了下来,收拢魔物,一统九幽,为的就是有朝一日重回九重天,把陆清淩对他做的一切一一偿还!
  不想他还未回去,陆清淩就轻易被他底下的人骗了下来。
  这也难怪,陆清淩大义灭亲除去他这魔物,仙路平坦得很,早早成了人人敬仰的清淩仙君——人顺风顺水久了,难免会变得天真又愚蠢。
  九幽魔君摩挲着陆清淩光洁漂亮的脖颈,拇指轻轻触碰陆清淩微微颤动的喉结,只要他稍一使劲,世上将再没有所谓的清淩仙君。
  见陆清淩认命地闭起眼,九幽魔君蓦地笑了起来,笑容张狂无比:“你以为我会杀了你吗?那未免太便宜你了。”他俯身咬住陆清淩的颈侧,直至嘴里尝到了温热的血腥味之后才松开,抬手抚触自己留下的殷红牙印,看着手指上沾着的鲜血啧道,“真稀奇,你的血居然是热的,我以为你这样的人血应该也和冰雪一样冷到骨子里才对。”
  陆清淩睁开双眸,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人。
  哪怕受制于人无法脱困,哪怕即将遭受来自魔君的凶狠报复,他眸底依然平静无澜,仿佛被困住的人不是他,而是牢牢压制着他的九幽魔君。
  这种熟悉的清冷目光激怒了九幽魔君,他狠狠将陆清淩抵在身下,声音嘶哑而疯狂:“师兄,和我一起永坠九幽吧。”
 
 
第二章 
  冥海之上,一抹白影正与玄亀缠斗,周遭雪浪翻腾。
  浪潮落下,浪中之人唇角有鲜红的血溢出,衬得他脸更为惨白。他身影一掠,催动灵力挥剑斩杀那巨大的玄亀,四周海水瞬间被玄亀之血染成近黑的深红!
  玄亀最后的惨叫声还未散去,它那莹亮的命珠已然落入持剑人手中,一同出现在持剑人掌心的还有泛着浓浓黑气的玄铁令牌,上书“升龙令”三字。
  此时海面黑浪翻涌,四处漩涡叠起,却都恭恭敬敬地避让着持剑之人,让他如履平地般回到岸上。
  “师尊!”两个弟子齐齐上前,迎上持剑之人。
  “回去吧。”持剑人面上平静无波,唇角的血迹亦已消失不见,仿佛刚才一战于他而言根本无足轻重。两个弟子对视一眼,一左一右紧跟在持剑人身侧,生怕持剑人身体撑不住。
  百年之前自九幽界归来,他们师尊身体便大不如前。虽则没人胆敢出手一试,他们两个亲传弟子却知晓师尊要重创九幽魔君、焚毁九幽通天木,肯定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偏偏他们不争气,连玄亀都无法击杀,还得师尊出手善后!
  “莫要自责。”持剑之人正是陆清淩。他收回剑,目中一片清明,温言宽慰自己的弟子,“此玄亀蛰伏千年,又有人助它得了升龙令,非你二人能敌。”
  两位弟子惊道:“升龙令!”
  升龙令原是冥海至宝,得知则能号令冥海众生,可千百年来它都消匿无踪,许多人都认为升龙令早已毁在千年前那场劫难中,不想它竟会再现冥海,且还落入那玄亀之手!
  他们踏入仙途不到两百年,虽是陆清淩亲传弟子,有资格读遍九重天所有典籍,却无缘接触升龙令这等至宝。
  师徒三人回到忘忧山,陆清淩转头对自己两个弟子道:“谢凛,昭明,即日起守好无忧山,不允许任何人踏入半步。”
  谢凛两人喏然听命,两道担忧的目光却始终追随着陆清淩单薄的背影,直至再也看不见陆清淩半片衣角才回过神来,转头四目相对,默不作声地分头安排底下的人守住各处入口。
  谢凛把事情吩咐下去,又在亲自巡视一周,才抱着硕大的重剑一动不动地杵在陆清淩闭关处,为他们师尊的再一次闭关保驾护航。
  昭明也绕了回来,见谢凛已经守在那,不由忧心忡忡地说了句:“师尊最近闭关越发频繁了……”
  谢凛看了眼云雾深处孤零零的仙府,顿了顿,收回目光冷冰冰地道:“师尊的事情不是我们该议论的。”
  昭明闭了嘴。
  仙府之中,陆清淩在将外界的一切闭绝在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翻腾。
  他本无意收徒,可百余年前他感知到九幽魔君实力大增,又自九幽耳目得知对方准备率魔兵魔将踏破九重天,便在亲自前往九幽之前收下了两个亲传弟子,将毕生所学分别授予他们。
  九幽之行,陆清淩料定自己有去无回,只想争取百年时间让两个弟子成长起来。
  不想他活着回来了。
  陆清淩轻抚下腹,他不仅回来了,还意外带回一个不属于九重天的魔胎。这魔胎百年间被他制于一隅,早已恨他入骨,稍有放松便疯狂吸食他的灵力滋养血骨。
  若他再这样衰弱下去,早晚会困不住这魔胎。
  方才他与玄亀交手时险些受到重创,正是因为这魔胎在那一刹那几乎吞光他的灵力!
  平静地给魔胎多下了一重禁制,陆清淩取出被黑气侵染的升龙令。那黑气在接触到他的肌肤之后如爪牙般攀附上去,似乎想趁机把他牢牢绑缚起来。
  陆清淩准备把这升龙令交给谢凛,只是在那之前,他得先将它净化干净。他闭上眼,神念飞动,将那张牙舞爪的乌黑之气一一斩断。手中的玄铁令牌在这一瞬忽然重若千斤,似要压断陆清淩修长漂亮、宛若无骨的手掌!
  陆清淩丝毫不为所动,不久之后,黑气尽散。他睁开眼,看向掌心那玄铁令牌,明明色泽乌黑,细细看去竟给人一种莹澈透亮之感,仿佛万里海泽尽锁其中。
  陆清淩年幼时好奇心也重,翻看典籍时看到升龙令很是好奇,带着书去问师尊是否见过升龙令。得知师尊也不曾见过,他当时十分遗憾,对师弟说:“连师尊都没见过,我们怕也见不着了。”师弟便说:“若是师兄想要,以后我一定给你找来。”
  往事历历在目,却早已物是人非!
  掌中冰凉的升龙令提醒着陆清淩一件事:百年将至。
  百年前他亲入九幽焚毁通天木、重伤九幽魔君,这一次他要面对的,定然是个对他不再有半分旧情、决计不会再上他任何当的九幽魔君。九幽魔君给他的“礼物”,已经一件件的送到他面前来了。
  陆清淩感觉胸口气血翻腾,一阵腥气涌上喉间,再也控制不住身上紊乱无序的灵力,哇地吐出一口血来。
  那通体乌黑的升龙令意外沾上殷红的血液,仿佛有血色波浪在内翻涌。
 
 
第三章 
  这次闭关并未持续太久,数日之后陆清淩便出关了。
  昭明赶忙向陆清淩禀报他闭关时的访客,顺便倒了一肚子牢骚:“这些人有点狗屁倒灶事都要来找师尊裁断,委实烦人!照我说师尊就不该理会他们,由着他们自己打上几场决胜负去。”
  昭明被陆清淩带上九重天前常年混迹市井,生性外向,说起话来连珠炮似的,光他一个就能让忘忧山变得热闹起来。
  陆清淩爱听他说话,眸中多了几分温煦笑意。他劝说道:“天柱日渐不支,须众修士齐心修复,内斗还是少一些为好。”陆清淩先见了几个久候在忘忧山外的客人,裁决十数桩杂事,才领着谢凛、昭明前往天柱之下,将玄亀命珠送入天柱之中。
  天柱吞入玄亀命珠,发出莹莹幽光。
  昭明待陆清淩忙完了,才忍不住抱怨:“有的人总说师尊您独揽天地异宝,明明吞了这些异宝的是这支撑着九重天的破天柱!”
  谢凛一语不发,没阻止昭明乱说话,显然也听到过这样的风言风语。他在人间遭遍冷眼,对旁人的目光不太在意,可事情落到他们师尊身上却不同。
  九重天中最无私心之人,非他们师尊莫属!
  陆清淩制止了两个弟子的抱不平:“他们爱说便让他们说去。”他将升龙令交给谢凛,“若是这百年间天柱崩裂,你用这升龙令引冥海水入天柱,让它再撑上百年。等再过百年万炼石长成,天柱定能修复。”
  谢凛认真应下,莫名觉得这交待带着些不祥意味。他难得地多说了一句话:“师尊,要不请药仙尊者——”
  陆清淩摇摇头,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他身体如何他自己最清楚,请药仙尊者出山也无济于事,不必多此一举。接下来几日陆清淩又见了不少人,有些是来赞誉他除去作恶玄亀的,有些是来请他裁断多方纠纷的,还有些则是来打打秋风想向他讨些好处。
  忙碌了半月,陆清淩感觉腹中魔胎再次有了异动,再往腕上看去,腕上那旁人无法看见的猩红长丝变得越发鲜明。留给他的时间越来越少了。陆清淩闭门谢客,以灵力喂养魔胎数日,终于经受不住灵力的缺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睡梦之中,陆清淩梦见了许多事,时而是少年时师兄弟在没落的宗门中相依为命,时而是他亲手抽去师弟仙骨、逼师弟坠入九幽,时而是他亲入九幽与九幽魔君周旋、卑劣地利用少年情谊取得九幽魔君的信任——最后趁其不备一剑刺入对方胸口。
  陆清淩胸口剧痛,猛地想要从梦中醒来,却觉身体重若千钧。
  一双手钳在他的腰上,将他牢牢困在身下。
  陆清淩抬眸看去,对上了黑暗中那双猩红的眼。
  “师兄,许久不见,我很想你。师兄你想我吗?”那双手狠狠收紧,“你把我送给你的礼物给了谁?那可是我千辛万苦为你找来的,师兄你真不乖。这么不乖可是要受罚的知道吗?”他抬手想要撕开陆清淩身上的衣物,准备好好享用被他困在身下的躯体。
  陆清淩猛地回忆起在九幽界中发生的种种。他身怀魔胎,若再行那云雨之事,必然会让魔胎趁隙破了禁制,再藏不住它的存在!
  陆清淩知晓这并不是魔君亲临,只不过是对方用了“入梦”而已,衡量过后便不顾灵力匮乏,拼尽全力强行破了眼前的梦境。
  黑暗消失不见,欺在身上之人消失不见,仙府之中一片寂静。
  陆清淩坐起身来,背上已湿汗涔涔。
  九幽魔君已得了“入梦”之能,实力显然再一次有了极大的突破。陆清淩垂眸看去,腕上红丝越发鲜明。
  破除九幽魔君的“入梦”让他再一次伤了元气,若魔兵魔将当真兵临九重天,他怕是没有应战之力。上一次九幽之行,他本以为他会死在九幽,而他的两个弟子可以悄然蛰伏等待时机将天柱修复,他们年纪轻、修为浅,应当不会被太多人注意到。
  可,他活着回来了。
  他还活着,九幽魔君对他的恨就不会消解。
  陆清淩顿了顿,对腹中魔胎道:“你再等等,等此事一了,我就把所有灵力都给你。”
  魔胎不知是不是听懂了他的话,居然安安分分地缩在那小小一隅,乖乖地不再闹腾。
  九幽界中,九幽魔君蓦然睁开眼。他知道陆清淩察觉升龙令的存在,定会亲自斩杀玄亀,特意在升龙令上留了一丝神识以探知陆清淩的近况。
  可陆清淩明明在击杀玄亀时身受重创、明明身体虚弱到轻易让他施展“入梦”,却还强行破了他掌控梦境,上一次落入九幽时那般顺从,果然是为了迷惑他、想寻机将他杀死!
  早有人说陆清淩收了两个资质不凡的弟子,亲自用神识一探才让他勃然大怒。
  那两个弟子目光时刻黏着陆清淩不说,在人前冷淡得像是无欲无情的陆清淩竟也会温声与两个弟子说话、会温煦地朝他们笑——陆清淩凭什么——凭什么又用这一套去迷惑别的男人?!
  是想再骗两个傻子供他驱使吗?
  一想到陆清淩可能会与其他人在床上颠鸾倒凤,九幽魔君便怒火中烧,恨不能把陆清淩关起来,让陆清淩再也见不到任何人!
  作者有话要说:
  魔君陛下:你们不用说话,我自己会把绿帽子安排得明明白白!
 
 
第四章 
  九幽通天木即将长成,整个九幽界都进入紧张的战前状态。
  相比之下,九重天上的各宗门要悠闲许多,只时不时联合起来听陆清淩指挥打打团队战刷刷怪,给日益脆弱的天柱投喂些天材异宝。
  陆清淩召集各宗门的人商议九幽之事,不少人都认为九幽那群魔物不足畏惧,自家弟子非常出色,不怕它们来,就怕它们不来!
  也有人阴阳怪气地说:“当初九幽魔君与清淩仙君师出同门,想来情谊甚笃,清淩仙君出面劝他一劝,说不定他就乖乖回去不作妖了。”
  陆清淩看向说话之人。此修士名叫冠玉,相貌阴柔,当初曾喜欢他师弟,这么多年来一直与他不和。他语气平和:“若是能劝,我自是愿意出面的。”
  冠玉冷嗤一声,不再说话。
  陆清淩与众人商议完应对之策,站在原处看着修士们陆陆续续离开。冠玉最后才走,走前给陆清淩留了句意味不明的话:“陆清淩,这么多年了,你可曾后悔拿他换这仙君之位?”
  陆清淩没有回答,站在他身后的谢凛与昭明都对冠玉怒目以对。
  冠玉浑不在意,反倒还哈哈一笑,嘲讽道:“我怎么忘了你最擅收拢人心,有的是人愿意死心塌地替你卖命,区区一个师弟又算什么。”说完他便拂袖而去。
  昭明不服气:“师尊——”
  陆清淩摆摆手,示意昭明别为了这些事起无谓的争执。陆清淩不在意,他与九幽魔君的过往却很快在九重天中传开了,不少人甚至暗中议论:“若是没有这一段,九幽与九重天兴许就能相安无事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