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09 10:30:01  作者:杠精软北

 《 献祭头颅》作者:杠精软北

 
文案
 
终于不是短文了,耶!
 
杀人魔攻x废物受
 
就算Ben伤害德林一万次德林也会哭着抱着Ben。
因为德林是个不能离开Ben的小废物。
“小德林哭起来的样子真可爱。”Ben太喜欢德林哭泣的样子。
德林会爱上Ben,但Ben不会爱人,他只会支配占有德林。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人性能承受的恐惧有一条脆弱的底线。当人遇上了一个凶狂的杀手,杀手不讲理,随时要取他的命,人质就会把生命权渐渐付托给这个凶徒。时间拖久了,人质吃一口饭、喝一口水,每一呼吸,他自己都会觉得是恐怖分子对他的宽忍和慈悲。对於绑架自己的暴徒,他的恐惧,会先转化为对他的感激,然后变为一种崇拜,最后人质也下意识地以为凶徒的安全,就是自己的安全。
 
假的上世纪欧洲背景,会与历史不符,纯属瞎编勿信。
 
内容标签: 年下 宫廷侯爵 西方罗曼 
 
搜索关键字:主角:Ben;德林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一幕: Jack the Ripper。
Hell isn\'t other people. Hell is yourself.
他人不是地狱。你自己才是地狱。
 
                                                           ——维特根斯坦
 
 
Ben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杀得第几十个人了。
 
只是自在的哼着点自己不着调的小曲,一贯的把尸体的右手比出一个“剪刀”的姿势摆在尸体脸旁,然后血淋淋的尸体脸庞两边嘴角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两只眼睛也要割出两个漂亮的弧度,一张本该看起来滑稽的夸张笑脸因为血肉模糊的样子显得更加骇人恐怖。
 
Ben似乎不太满意他的新作品,面具后湖蓝色的眼暗了暗,然后把尸体的心脏挖出来放在左手上,左手规规矩矩的摆在胸腔上,手心放着鲜红的心脏。
 
然后从他门外的花园里挑了一支红色玫瑰轻轻的放进空出来心脏的胸膛里。
 
马马虎虎算是一个好点的作品了。
 
然后把精心准备的作品轻轻放在了街上,单膝下跪抚起作品的手,一个绅士的吻后毫不犹豫的离开。
 
银色的月光落在他黑色的西装上,修身挺拔的西装下十分精壮的身材宛如希腊神话里的阿波罗现身。
 
如果能看到那张泛着冰冷冷银光的面具后面那张脸,人们一定会把他称作阿波罗,而不是被这凛冽的煞气直逼而心悸认为他是阿瑞斯。
 
但他确实是阿瑞斯,不为正邪,只为自我。
 
Ben哼着曲,一步一步慢慢踏着,身影渐渐隐入雾里。
 
(第二天)
 
“哦,早安,我的天使,贝蒂!”彼得伯爵弯下腰给他亲爱的小天使一个绅士弯腰礼。
 
彼得伯爵高高瘦瘦的,脸上戴着半个金色框眼镜,一条金色的细链缀在眼镜旁一直延伸到彼得的耳后。他年纪不大,长相英俊潇洒,贝蒂一直很喜欢和他吃早餐。
 
可今天的贝蒂似乎很没有耐心,只是对着彼得伯爵点点头就急急忙忙的走了。她精致的烫过的鬓发被一支蓝色的夹子绾到耳后,夹子上镶嵌着一颗漂亮的蓝宝石,和她碧蓝的眼睛一样漂亮的宝石。
 
那是贝蒂最喜欢的一支发夹,是瑞安斯特公爵的儿子瑞安斯特·德林子爵送给她的。
 
贝蒂一直都认为自己会成为德林的夫人。
 
肯特公爵向瑞安斯特家族寄去了宴会邀请,就在今天,肯特城堡将会迎来瑞安斯特贵族的来临。
 
“可是父亲却仍在做他该死的工作呢!真讨厌!”贝蒂浅色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她这样说话要是让她的嬷嬷知道,肯定要大吃一惊然后捂着她的胸口喊着上帝。
 
贝蒂急躁的咬了咬唇,穿着精致小高跟的小脚泄愤似得跺了跺,然后转头看四周确实没人看到才理了理衣裙走到父亲办公房前,管家站在门口对贝蒂弯了弯腰:“小姐可是要进去找公爵。”
 
“是的,父亲遇到了什么很麻烦的事吗?”贝蒂强制微笑到。
 
管家依旧站在贝蒂的面前笑到:“早上公爵收到了一封女王的信。”
 
贝蒂听到是女王寄过来的信只能对着管家笑道:“看来父亲真的很忙,我得去书房了,再见,麦德管家。”
 
“贝蒂小姐真是上帝的宠儿,瞧瞧她那双和蓝宝石一样耀人的眼睛,哦上帝,真希望那个可怕的恶魔Ben永远不会发现伤害她。”
 
管家看着贝蒂远去的身影祈祷到,然后推门进去向公爵汇报。
 
“是贝蒂来了吗?”
 
“是的,老爷。不过小姐走了。”
 
公爵也有一双和贝蒂一样蓝色的眼睛,只是经过岁月后使得这蓝色变为更深邃的蓝,他看起来依旧英俊,岁月使他更加成熟稳重。
 
“女王要求我抓捕恶魔Ben,这可真是件好差事。”公爵的眉头紧皱,不由自主的摸着手心里的金钢笔。
 
“也许我们应该好好问候一下瑞安斯特公爵和他英俊的子爵了。”
 
作者有话要说:
长文首发!字数没有码齐,可能有些长有些短啦!对不起!(鞠躬)
谢谢观看!!!
 
 
 
 
 
第2章 第二幕: White chapel
 The things we love destroy us every time. 
我们爱什么,就总会毁在什么上面。
 
                          ——乔治·R·R·马丁 《权力的游戏》
 
贝蒂如愿以偿的等到了她的未婚夫,亲爱的德林。
 
德林在同龄男生中显得个头较小,在贝蒂面前他的个头也就稍微高了一些,可是没关系,因为他十分的漂亮英俊,牧师们认为那是张上帝吻过的脸,碧绿的眼睛透露出生气,长长的睫毛也十分漂亮。
 
贝蒂喜欢极了德林的脸,漂亮的像她只能在那些上古希腊的画里看到的神。
 
上帝啊,这个男人一定是您赐给我的恩惠,贝蒂羞红了脸,娇羞的跟在德林的身后。
 
德林只是和贝蒂打了招呼便随着瑞安斯特公爵进入了肯特公爵的书房。
 
贝蒂忿忿的看着德林无视了她进入了书房,心里一阵气愤。
 
亲爱的德林他在做什么?!他居然把他的未婚妻贝蒂无视了,他甚至没有邀请我跳一场舞!
 
贝蒂难过极了,拎起裙子跑向了后花园。
 
“嘿,漂亮的小姐,拎着裙子跑是很没有礼貌的。您需要什么帮助吗?”花园里站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穿着黑色的西装,黑色的帽子上别着两支长长的紫色羽毛。
 
贝蒂没有想到后花园里还有客人,还是瑞安斯特家族的人!天啊!她丢脸丢大了!她一定会被瑞安斯特家族的人笑话的!德林会知道这件事的!她会被瑞安斯特家族拒绝成为瑞安斯特夫人的!
 
贝蒂的脸一时惨白如纸,黑西装慢慢回过身看着贝蒂,贝蒂的心一上一下的,她睁着蔚蓝漂亮的眼睛怔怔的看着黑西装,她敢确定,那是张阿波罗神才有的英俊脸庞。
 
黑西装冷静看着贝蒂出神,贝蒂才发现自己的失礼,她懊悔的偏过头,该死,我怎么能在德林以外的男士面前失了神。
 
黑西装弯下了腰,向贝蒂递去丝巾:“你真的不需要什么帮助吗?漂亮的小姐。”
 
“贝蒂!你在这里!”德林在贝蒂准备接过丝巾的时候找到了她,贝蒂后退了一步,对黑西装微笑到:“现在不需要帮助了,十分感谢您。”
 
贝蒂赶紧小步走向德林,德林看了一眼贝蒂,确认了她没有什么事,转头和黑西装对视。
 
黑西装只是对德林扬起嘴角,得体的一笑后转身离去了。
 
“德林,那是你家族的人吗?”贝蒂小心翼翼的问到。
 
“并不是,他的胸针上没有瑞安斯特的勋章。”德林反问了贝蒂:“他不是你们城堡里的人吗?”
 
太好了!不是瑞安斯特家族的人就好!贝蒂内心欣喜极了嘴上胡乱应和到:“应该是今天新来的调酒师吧,父亲昨晚好像和我说过我们家要来一位调酒师。”
 
其实贝蒂压根不知道什么调酒师,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管他呢,只要刚才自己失态的一幕不是瑞安斯特家族的人看到就好,管他是城堡的谁。
 
德林只是疑惑的看了贝蒂一眼,也没有多想,便挽着贝蒂入了舞池共舞。
 
贝蒂侧耳听着那些夸他们真般配的赞美,心里腾起一片骄傲,再也没有人比她配得上德林了,德林和她是这个舞池里最耀眼的一对。
 
德林总是那样理智安静,贝蒂喜欢他总是绅士的安静的不管听到什么都不会改变的样子。可是今晚的德林看起来总是在走神,比如这时候应该和她对视的德林目光却飘向了别处!贝蒂生气的看着德林,德林却还是心不在焉的样子。
 
“德林,发生了什么吗?”贝蒂看着德林。
 
“什么?哦,抱歉,我为我的失礼向你道歉,贝蒂。”德林歉意的看着贝蒂。
 
贝蒂知道现在自己应该做个淑女,宽容的原谅他,男人们都喜欢善解人意的女人,这时候这样做才更能讨到德林的欢心,可是贝蒂还得很生气,于是她只坚持跳着舞没有回应德林。
 
德林对此深感歉意,也没有再走神。
 
一曲舞跳完,贝蒂更加难过了,这次宴会上的德林太让她失望了,德林为什么没有那么在意她,是因为自己不够讨他欢心吗?
 
天啊,我刚才为什么那么失态,还是在我亲爱的德林面前,贝蒂拿着一杯葡萄酒懊悔的走到落地窗旁边。
 
窗外的月亮泛着银色的光,冷冷的看起来十分皎洁,贝蒂觉得德林就像那月亮一样,漂亮又冷漠。
 
德林又看到了之前在花园里的帅气的黑西装,他看着黑西装慢慢跨步到他身边,西装裤衬的他的腿笔直修长。
 
黑西装拿着香槟和德林手中的酒杯轻轻碰了一下:“你的女伴看起来很苦恼。”
 
德林却依旧站着,目光看向贝蒂那边:“谢谢你的提醒。”
 
黑西装狡黠一笑:“男人们总是这样,一旦确定了这个女人不会离开自己就会感觉到厌倦。”
 
德林看着黑西装:“也许吧,她只是我的妹妹。我叫德林,你呢?”
 
“杰斯,很抱歉小少爷,我得走了。”黑西装对着德林招了招手,慢慢走向了人群。
 
德林举着酒杯对着杰斯远去的身影敬了一杯,喝了一口杯里的酒后放在女仆的盘里,慢慢走向贝蒂。
 
贝蒂一口一口浅尝着杯里的葡萄酒,想着等下怎么在德林面前挽回她的形象。
 
“贝蒂。”德林站在了贝蒂的身后。
 
“哦,德林,我……我很抱歉刚才没有对你的歉意表示回应。”贝蒂低下头,漂亮的鬓发上蓝色的宝石璀璨漂亮。
 
“啊,应该是我的错,我走神了。你愿意原谅我吗?”
 
“当然!”
 
贝蒂开心极了,原来德林没有生她的气。哦,她的德林对她是那么的绅士,那么的温柔。
 
贝蒂开心的参加完了这一场晚宴,大家都留在了肯特城堡。
 
贝蒂激动的快睡不着,她的德林,就睡在她隔壁的房间呀!嬷嬷皱着眉对贝蒂说到:“嘿,我的天使,你不应该在睡前这么兴奋,一个淑女应该在这时候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贝蒂想嬷嬷一定会好好看着她安静睡着的,现在她不能表现出特别的兴奋,只能闭上眼睛,照着嬷嬷说的那样安静的睡着。
 
嬷嬷确定了贝蒂睡着后轻轻的端着蜡烛离开,然后慢慢关上了高大的门。
 
贝蒂几乎是一瞬间睁开了眼,她太兴奋,怎么可能睡得着,天啊,她的德林是不是也这么兴奋的睡不着,天啊,她真想唱一首歌。
 
可是贝蒂不能唱歌,她只能悄悄站起来走到窗前,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黑色的影子站在她的书架前,贝蒂惊讶害怕的瞪着眼睛:“你是谁?!”
 
黑色的雾遮住了银色的月亮,德林不知为何睡不着觉,只是坐在桌前看着窗外。
 
“少爷,要睡觉了吗?”执事站在一旁问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