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09 10:38:57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男妃记事》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文案
 
做为重生前的政敌,静王睿平恨不得晋平侯方彧去死
奈何他死不掉,就只好放自己身边看着了
谁知看着看着……
——
无辜被指为男妃,晋平侯方彧以为静王睿平跟自己一样是个受害者
天知道……
 
 
穷废宅穿越攻VS重生黑化受
 
 
 
侯爷攻,王爷受!
侯爷攻,王爷受!
侯爷攻,王爷受!
重要的话说三遍,防止大家逆CP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彧,睿平 ┃ 配角:睿安,元隆帝 ┃ 其它:男妃,重生
 
 
第1章 楔子
夜深人静,一杯鸩酒。
睿平满目都是不可置信,他怔怔地问元隆帝:“为什么?”
 
“睿平,你不要怪朕,要怪就怪你自己起了不臣之心……又太能干了了些。”
元隆帝微叹:“朕已时日无多,而这天下朕终归是要留给睿安的,朕不想这江山有一天会变得四分五裂,让这份祖宗基业最终毁在自己的手里。” 
 
“不臣之心……”
睿平低低地笑。
 
这话原本没错,太子是君,他们是臣,他却一意要倒太子,不是不臣之心又是什么。
但这不臣之心是谁给他的——若不是他给了他暗示,给了他希望,他敢蠢蠢欲动?
 
原以为是太子暴虐,进而他心生不满,自己才拼了命地来表现。
不想这么多年,竟都是自作多情,他需要的其实不过只是一块磨刀石而已。
如今刀虽还没有磨好,可磨刀的人已经支撑不下去,为免自己这块磨刀石变成拦路石,自然要清理掉。
 
唯一可惜的是,自己谨慎规矩惯了,竟然没落下半点把柄,他也就只好这么赤#裸#裸的来了。
是非公道、骨肉亲情,竟是个屁,君父要杀你,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睿平没有试图问太子这般不仁,为何一定要把江山留给他;也没去争辩,要想这江山不四分五裂原有更好的办法,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
此情此景,又还有什么不好明白的呢,人心若是偏了,就是百般孝顺,千般功勋也是无济于事的。
他只不知道,除了睿安之外,他心里还会有谁,但肯定没他就是了。
 
哀,莫大于心死。
睿平冷淡地端过酒杯,一饮而尽。
 
火辣的液体一路烧过了喉咙,灼到了胃里,顿时整个胃都火烧火燎般疼了起来。
这种疼很快又转得尖锐,万箭穿孔一般伤着他的五脏六腑,心肝脾肺,几欲让他痛彻心扉,喷涌的血液又让他喉咙发痒,忍不住发出古怪的声音来:“嗬……嗬……”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我家宝贝还有某多的生日,所以这应该算是篇生贺文
亲爱的,祝你们生日快乐,MUA~~~
 
——
小贴士:
元隆帝十二个儿子名字记忆大法——安康新泰,江山和平,温良恭俭
男主老八,所以叫睿平
 
 
 
 
 
 
 
 
第2章 第1章
“嗬……嗬……”
亭湖之上,画舫之中,睿平倏地直起身子,睁开双眼,满额满背尽是冷汗。
 
“殿下又做噩梦了?”
青茗担心地走近几步,帮他拭了拭汗,又新斟出一杯温温的茶。
 
“……嗯。”
睿平端起杯子轻轻啜了一口,眼看这面前的湖光山色精美如画、风情无限,才慢慢回过神来——自己重生早已有几日了,此刻正泛舟湖上,方才因为有点无聊,又因为暖风吹得熏然才趴在桌子上睡着,做了这么个梦。
 
而只这短短一会儿,也能如每个长夜一般,梦到这上一世的最后一幕,并还一样的真切,直到现在五脏六腑都有些隐隐作痛,让他不禁有些叹息。
只怕自己这一生都无法摆脱它了,除非身死,或者……他死!
 
又或者太子睿安死也是可以的。
杀人诛心,只是失去生命怎么能够,该让他尝尝失去自己最在乎的东西是什么滋味才是。
就像他,原本最在乎的也不是皇位。那杯毒酒,与其说是要了他的命,不如说是毁了他心头最珍贵的一点东西,一点对皇帝来说也许最最可笑的孺慕之情。
 
一抹晦涩不明的光芒在睿平幽深的眼眸里飞快流过,很快又变得清澈明净。
无论如何已是败了兴,他正准备吩咐回去,忽然听得不远处隐约似有水声响起,便下意识地循声看了过去,恰看到一张湿漉漉的脸,朝天喷起一道笔直的水柱。
 
再下一刻,那个人已是奋勇地乘风破浪,朝他们画舫狗刨而来。
边游还边大声喊叫:“救命!”
 
这是……晋平侯?
睿平的眸色瞬时又是一暗,因为离得远,容貌上还不能辨清,但这声救命他却是听得真真的,不是晋平侯方彧是谁!
 
虽是隔了一世了,眼下的晋平侯又远比当日年轻很多,但他的声音他可是太熟悉了。
上一世,说他是自己最大的对手也不为过,若不是一直有他在背后出谋划策,依着太子本身的暴戾短视,都不需要自己出手,单是老三、老五就能把他干掉了,自己又怎么会一直到最后都没能成事,反得了元隆帝一杯毒酒。
 
不等睿平回忆更多,方彧已经游到了画舫边,伸手巴住了边缘。
睿平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地起身踱了过去,细细欣赏了一回他的狼狈,这才佯装关切地开了口:“阁下看着眼熟,莫不是晋平侯当面?”
 
“这话说得有点早,我离晋平侯且还有段日子呢。”
方彧闷闷地腾出一只手来,指了指自己缠在左臂上的黑纱:“你看还没出孝不是,依着咱大炎朝的规矩,哪有做儿子的孝期没满就迫不及待请旨继承老子爵位的道理?”
 
“这也不妨什么。”
睿平微笑道:“晋平、鲁顺、桂安、湘宁,这四大爵位自本朝开国以来就定了世袭罔替的,方大公子乃老侯爷嫡子,又是独子,承爵不过是时间的事。”
 
“快别说世袭罔替的事了,我可被这四个字害苦了!”
方彧敬谢不敏地连连摆手。
 
“怎么?”
睿平不解。
 
“你看我这样……”
方彧指了指自己:“类似的事我都不记得到底第几次了,全特么是世袭罔替的结果!”
 
这意思他并不是自己失足落水,而是被人害成这个样子的么?
睿平不由一诧。
 
事情倒是不难理解,一般爵位只得嫡子有继承权,其余人等全没心思可想。而若是世袭罔替,却是旁支也有可能继承爵位的。
以方家为例,方彧若是不幸身死,方母仍可以从旁支当中过继一个儿子来继承老晋平侯的爵位。又哪怕方母也已经不在了,方氏一族的其他长辈仍可代为做主,从旁支当中选出一个人来,充作老晋平侯的子嗣,进而继承爵位。除非方家男丁真正死绝了,又或皇帝下旨剥夺,这爵位就注定在方家一代代流传下去,这才是世袭罔替的真意。
 
又的确方家此刻称得上是枝繁叶茂,晋平候爵位也足够打动人心,由不得人不虎视眈眈。
只是晋平侯方彧何等人物,也会有这样被人欺凌的时候?
就算被欺凌了,又焉能不报复?
 
当日他注意到方彧的时候,方彧已经是太子的股肱之臣了,可印象里晋平候府却是自始至终都没闹出过什么太大的风波,上下一排和睦、全无芥蒂的样子。那么究竟是方彧手段太密,所以才能遮掩得全然不动声色,还是因为自己重生一回,有些事情也跟着改变了?
 
总不会是方彧心胸开阔,平白饶过了那些人……
睿平一时陷入了沉思。
 
“我说,哥们。”
方彧可怜巴巴地打断了他:“你别光顾着琢磨我们家那摊子烂事儿啊,好歹先把我捞上去!”
 
“见谅,一时间忘记了。”
睿平虚虚绽出一个抱歉的笑容,弯腰伸出一只手来。
方彧连忙握住,一个借力,翻身上去。
 
“谢啦,兄弟!”
小小一个画舫,自是一目了然,方彧张望了一回,确定不会唐突女性,迫不及待地就脱了自己的外衫拧水,而后又脱了脚上的靴子,往外倒水。
 
睿平惨不忍睹地看着,忍不住有些疑心,自己是认错了人。
记忆中那位可是一丝不苟的存在,明净高洁得犹如芝兰玉树一般,跟眼前这个乡野村夫的形象,哪有一分重合!
 
眉眼却是半点不差,一样的纤细清秀、精致绝伦,相比当日也只多一份少年人的稚气。
难道正是因为年纪不够,阅历不足,才会显得这么跳脱冒失?
 
对了,就是冒失,全无半点分寸!
不冒失他哪说得出刚才的那些话,对着他这个皇子,竟然一丝顾忌也没有,大大咧咧称兄道弟,更直指晋平侯府的那些隐私。
还毫不掩饰的对世袭罔替的怨怼,他就不怕他传到御前去?
那可狠够他喝上一壶的了!
 
这样的人,究竟是怎么才变成他先前所认识那样滴水不漏的样子的?
是吃够了亏,从而自己学了乖,还是另有高人指点?
亦或是,这只是一层伪装,他是别有用心在接近自己?
 
晋平侯府其实这么早就已经跟东宫勾结起来了吗?
又为什么要接近自己呢?
难道自己这阵子韬光养晦引起他们的疑心了吗,因此来摸自己的底?
睿平越想越多。
 
“喂……”
方彧当然不知道他心中在想着什么,反被他这种直勾勾的眼神看得发毛。
他忍不住出声询问:“你只管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哦。”
睿平略定了定,又看了他两眼,终是忍不住心头的那丝由前世所延续下来的猜忌与反感,半试探半恶意道:“尝听人说,晋平候大公子容貌出众,面如好女,今日得以这样近距离相见,不免一时就看住了。”
 
“有这回事?”
方彧全不知是计,疑惑地伸出爪子摸了摸自己的脸。
下一瞬他的手又爬到了头上,全没形象地挠了挠:“这话你是从哪里听来的,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睿平一笑:“这样的话,当事人总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
 
他可没有骗他,上辈子相关他的流言甚至还不止这些呢,另还有一些他和太子的风流韵事,只不过都要在几年后了,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或者这些竟是真的,不然就凭太子,何以得他那样忠心耿耿?
 
可那样的人又何以肯委身于太子?
莫不成太子曾救他于水火,就比如眼下这样的困境,而后因此生了相报之心?
当然更可能的是方彧本身心明眼亮,早就洞察了元隆帝的意图,知道唯有太子才是真命天子,因此才会选定了太子这条大船不动摇。
 
如己者,因一叶障目就看不清现实的能有几个呢?
睿平自嘲地笑笑。
 
“哎,你别这么笑啊,怪渗人的!”
方彧心里又毛了起来,他不假思索地伸出了手去,重重地在睿平的脸上抹过。
 
睿平全没能预料到他敢这样大胆,不由一呆。
连带青茗也呆住了,主仆两个一齐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再一眨眼,方彧的胳膊已然搭上了睿平的肩膀。
 
“我说哥们,你啥时候回去啊,捎我一段呗。”
方彧无赖地眨着双眼。
 
是把他丢下去呢,还是把他丢下去呢,还是把他丢下去呢?
感受着肩头冰凉的湿意,睿平冷冷地想。
话说,真要把他就这么弄死在这里,基本就等于斩断未来太子最有力的那条臂膀了,那时候太子岂不是任人搓揉?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就收藏下呗~
 
 
 
 
 
第3章 第2章
这样的想法太过诱人,但睿平却不能真就这么做。
晋平侯,哪怕只是未来的晋平侯,那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这一死必然会震动整个朝野。
他可不是那些蠢货,自以为能做到天衣无缝,进而瞒天过海。
 
须知元隆帝可从来也没把视线从他们兄弟几个身上挪开过,不出意外,他们一举一动都在元隆帝的视线之中。
前世他只当元隆帝是在观察他们的表现,以便选出最适合那个位置的人,而今却是明白过来了,这不过是在为太子殚精竭虑——他重生得略晚了些,早已无知无识地开始在元隆帝面前崭露头角,此番大彻大悟,只恨自己不够低调,遮盖住所有对太子的威胁性,哪还敢伸手沾上这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