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09 10:41:47  作者:指捻尘叶

 《唯一仙途》作者:指捻尘叶

 
文案
 
寿元将尽之时,徐却轩选择与昔日仇敌宗门同归于尽,却不料意外重生。
 
短短十年,上界九州风云巨变。阴差阳错之下,自己竟然成了残暴不仁,为其独尊的旧友之徒。
 
在这么一个丧心病狂的老友底下讨生活可不容易,不仅容易丢性命,还容易掉节操。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13 营养液数:0 文章积分:1,198,988
不是好人却得装作圣人,装着散修芯子的正统道修要在魔修眼皮底下追求仙路。
修行之路往往就是那么让人为难。
 
然而,互相撩着撩着……
 
内容标签: 异世大陆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却轩(南屿),宁步渊 ┃ 配角:南凌易,青枝,钟离尹 ┃ 其它:重生、师徒、影帝
 
 
第1章 故人戏言
断崖之上,明月正好。
“依你看,我这一生都不可能问鼎大道吧。”徐却轩问,他的双臂干干净净,没有象征天资的魂印。
徐却轩面前之人正是臭名昭著的北宁魔尊。论起魔尊,上界九州无一不是讳莫如深,他一介散修,倒也无所禁忌。
“那是自然。”宁步渊露出右臂上的魂印,模样是一个紫金色的符号。
魂印通常都生长在右臂,但也有生长在左臂的人,这种情况下便被称作神魂,神魂代表的力量是规则。这世上,有根有据的神魂拥有者,一位是烟波城南凌易,还有一位是日暮岛姓钟离的鬼修,不知名讳。
“可惜了这资质绝佳。”徐却轩看着步渊手臂上的纹路,叹道,这是天阶的魂印。
“盛世将至。”
闻言,徐却轩喝了一口酒,起身感慨:“盛世啊,可惜我们这些人,到底是生不逢时。”
宁步渊虽然只是冷冷一笑,徐却轩还是从那不屑的眼神中看出点别的。
从空间戒指中取出几坛酒,徐却轩一字摆开,说道:“罢了,我跟你还算有点交情,这杯就算是绝交酒,喝完之后,从此再无瓜葛。”
这话说的宁步渊疑惑,他问:“难道我们原先有瓜葛?”
徐却轩点头勾起一抹笑,说道:“我呢,要去做点别的事情,在这之前,跟你们这些老朋友划清界限。我这人也是仇者多、友人少。”
步渊不想懂他的意思,拿了两坛酒——醉浮生,放下徐却轩同他交换的圣品欲红莲,便消失于此。
 
峡湾的海浪铺天盖地涌来,拍打在黝黑的礁石上,那些礁石经历常年浸渍侵蚀,早已千疮百孔。
三角洲沼泽东面,中州西面,与瀚漠州南面相连一片的沙漠,常人不进。之后一场战役,圣人一剑,锋芒自原先的海湾通达沙漠腹地,生生造就了这么一道峡湾,峡湾边缘,亦成沃土。末涯山便于此出现。圣人开宗立派之威,流传至今。
“道友自何方来?”坐了快一天,终于有人发现徐却轩了。末涯宗这名弟子发现,站在中洲末涯山头,凭栏望海之人,身上穿的竟不是末涯宗的道袍。
夕阳渐沉,隐入西边高耸山脉。
“末涯山,该走到末路了。”这句话,在街头、茶肆、酒楼里头碰见,都不算什么,偏偏这是在末涯山,独霸上界的末涯宗里头讲。
“找死。”那人刚喊出口,被徐却轩砍下头颅,尸身转瞬焚毁。
徐却轩跳下断崖,杀入宗内。
剑光转瞬落下三千道,直至护宗大阵。尚未完全开启的护宗阵法轻吟一声,转瞬碎裂,急促而聒噪的钟声顿时自八个角落想起。
“我”徐却轩对自己说。“生于烟波城鸡鸣狗盗之家。”
宗内弟子大约是唯我独尊惯了,一时之间只以为这是哪位太上长老在渡劫。宗内三名半步圣人,无人敢在此放肆。
“十二岁踏入烟波城,在一个小家族做杂役弟子。”
“十六岁机缘巧合和,获得一钱长莘须,自此拥有极长寿命,然天性愚笨,寻常人三年后天,我要五年,寻常人三十先天,我需五十,更是百年未成大灵师。”
徐却轩默默念道。
末涯宗的人已经终于不对,宗主是位半步圣人,察觉来人气息滔天,立马主持众弟子开启防御力最强的护宗大阵。
护宗大阵,可挡圣人全力一击。
“所来何人,居然敢在此撒野!”
徐却轩依旧自言自语。“千年不入灵宗者,此生无缘宗者。我偏偏两千年入宗。三千年入尊,五千年半步圣人。”
“说到底,还是多亏了长莘给的寿命。”
突然有人认出了苍穹上是何人。“是徐却轩!”
“他怎么会来此?”一些弟子不解。
徐却轩的声音放大,喊道:“自然是,算旧账!”
十名灵尊倾巢而出,徐却轩像是杀鸡屠狗一般,皆是一剑碾碎身魂。三名半步圣人也没能坚持几息,便支撑不住。
终于有半步圣人看出来不对劲了,声音激荡:“他用了圣品的欲红莲。”
欲红莲,□□焚心,至死方息。服用者可以短时间突破瓶颈障碍,获得更高境界的力量,代价通常是修为大损。当然,品阶越高,作用与副作用越大。圣品欲红莲,确实是至死方息。
徐却轩手中长剑,名醉浮生,斩向末涯宗众修士。
 
所谓圣人,一剑之威,斩断半边大陆,开创万世长盛之宗。
所谓圣人,一剑之威,覆灭无数生灵,抹去千古传承。
从此中州无末涯。
鲜血被火所覆盖,万千宗门、九州大家皆明白这儿大致发生了什么,没有一家敢站出来讨个公道,人心向背,可见一斑。
明却轩隐隐触摸到了圣人门槛——有些迟了。
躺在柔软的草坪上,徐却轩左手是一截焦黑的花柄。“昔年尔等屠烟波城,今日鄙人灭末涯山——扯平了。”
埋骨何须桑梓地,招魂不念故人叹。
 
一晃十年。
青田州,凰鸾城,妖修世家白氏。
“自末涯宗覆灭后,北宁那位真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说话的是白家的长老。
“魔尊已经半步圣人了,盛世将至,他却要成圣。”白家的大长老抬眼看天,阴沉压抑,“九州天才怕是要被他全部扼杀在萌芽中。”
“他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盛世一到,天地灵气浓郁,上界的九州四海十八地狱,人才辈出,群雄逐鹿,奈何北宁州步渊尊者不会给人成长起来的机会。
“报,大长老,三青鸟密信。”一个家族子弟快步上前,大长老赶紧接过,一看,变了脸色。
三长老问:“出什么事了?”
“北宁州那里的消息,魔尊宁步渊成圣了。”
北宁州在大陆东面,青田州地处西南,就算是空间传讯法阵,消息传过来也要几天。魔尊成圣,怕是全大陆都知道了。
“苍家和墨家那怎么说?”
“陛下请族长速速前往皇宫。”这回来的事妖皇宫里的人,大长老一听,赶紧去找闭关的家主。
 
东澜州,烟波城,道修世家南氏。
“这个时间段,即使是最偏远的青田妖修和钟离家也该知道消息了。”南家家主揉了揉眉心,“避开北宁三家家耳目与其余十四世家、五宗、一盟密会,可行吗?”
“几乎不可能,家主,散修本来就不靠谱,十年前灭末涯宗的,好像就是散修那位半圣。”南家长老否决,“五宗之中魔修的人也不少。”
说道末涯宗,南家都有咬牙切齿的味道,千年之前烟波城屠杀,除了普通凡人散修,南家元气大伤,若不是那次屠杀,南家极有可能出一位圣人。但末涯宗不复存在,北宁州的那位也是无人牵制。
“离魔修最近的是苏家。”南家家主起身说道,“这几天苏家应该会有人赶过来,去联系千家和江家吧。”
 
万殇州,日暮城,鬼修世家钟离氏
日暮城在日暮岛的最西边,每一任家主都喜欢在高塔之上远眺落日,届时,天海一色。日暮岛与大陆西岸距离甚远,得到消息,是五天之后。
“族长?”得到消息后,钟离家的暗卫赶紧去寻族长。
“当年末涯宗灭,就该知道有这个结果,放心吧,再不济送家族子弟进十八地狱,魔尊有天大的本事也无可奈何。”
“那位怎么说?”
“你也知道,他只是恰好姓钟离,甚至不是鬼修。”钟离氏族长看着天际翻涌的云层,诺大的家族竟然需要靠一个谎言来维护颜面。
 
中州,上清宗,道修宗门
“若是钟离家或者南家那位能成圣,问题倒不至于这么严重。”掌门长长一叹,
“难道只有南家和钟离家那两位可能成圣吗?”
“若他们无法成圣,只能看你们这一代人了。”
 
惹得四方动荡不安的宁步渊此时踏上了末涯宗遗址。灭宗之日,那些宗门遗产被各大宗门家族瓜分完毕。就在这废墟之上,他看到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像在找什么。
“小子,你是谁?”
徐却轩一听这个声音,就觉得要坏事,赶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看向步渊,低眉顺眼地说:“在下是路过的,顺便翻翻这儿有什么东西。”他是跟着南家家主南凌易来的,将一群外族的子弟留在末涯宗边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南家人,叫什么名字?”宁步渊上下打量了一番徐却轩,注意到南家的佩剑,露出一个还算正经的笑,“南家人还看得上这些东西?”
外界传闻你宁步渊心狠手辣、残暴不仁,徐却轩也不知道他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道:“在下南屿,阁下呢?”单名,表示他是外家人。但是修为也有后天五阶,说明天资还是不错的。
宁步渊淡言:“你没资格知道本座。”
徐却轩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他来这儿是为了十年前留着在这儿的空间戒指,步渊在这儿他也不好动手,他暂时先回周边的小镇子。“阁下,打扰了。”
“慢着,南凌易亲自出马,把那么多子弟弄到万殇州去,为什么?”宁步渊问。显然南家家主的掩饰被人一眼看穿。
圣人不冠姓,意味着圣人不该再插手上界家族争锋,宁步渊显然并没有这个自觉。“抱歉阁下,我只是一个外族弟子,赶马车的,家主的意图我怎么敢揣摩呢?”
“你真不知道?”宁步渊坐下,拿出一坛酒,美滋滋地喝起来。徐却轩看得火大,这酒名叫醉浮生,是他前世酿的,用处甚大,但绝不是用来给人消遣的。
徐却轩压低声音,瞎编道:“大家都在传,家主跟钟离家的人有一腿,所以找了个借口幽会情人去了。”
宁步渊听完,嘴角勾起一抹笑,说道:“好小子!”
“您别不信。”
“信,怎么不信,否则你以为,钟离世家的人为什么给南凌易进十八地狱磨炼的机会?”
“阁下知道是哪位吗?”钟离家族排的上的女子不多,徐却轩想到有地位的就是钟离柔,不料步渊又是大笑,说道:
“南凌易能跟钟离氏有旧,那本座跟你等能做夫妻了。”
“……”徐却轩万万想不到自己被蒙了。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
 
 
 
 
 
第2章 权衡利弊
回到南家,已是半月之后,这还是这一行人全部使用空间法阵赶路的速度。
“屿儿,你回来了?”南琪一脸担忧,“这一路不太平吧?”
“姐,还好,就是走了一趟商,等我成年之后若是不能进内家,指不定得天天出去跑商呢?”都说长姐如母,原主南屿的父母在跑商途中遭遇不测,都是南琪照顾他。再世为人,能感受亲情,却是头一遭。
“你已经后天五阶了,若是明年能跨入先天,进内家必然没有问题。”南琪充满希冀地说道。徐却轩点头,心想这就是差距,上辈子游历,一般宗门收徒标准都是二十岁以下后天,即便那时候的末涯宗也是二十岁以下先天。南家内家的要求却是成年前先天。当然论资源南家绝对是丰富。
姐弟俩说了一会话,徐却轩便早早进屋子修炼了。
南凌易与家族那一批精英子弟并没有露过面,徐却轩也是靠神识探查到的,他的神识受损严重,虽然已经步入圣人之境,奈何如今才十五岁,只是个后天灵师。南凌易上辈子就听说他到了半圣,他也只是隐约感受到他的位置。
重生这一世,徐却轩还是没弄清楚缘由。若是能寻得一个好机会,问问宁步渊圣品欲红莲有什么奇特效果。
正统道修对他来说,是一条全新的路,宁步渊的压力,对所有年轻一代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成长。
上一世,触摸圣人之境后,徐却轩隐隐感受到了一个机会——成仙。
成仙是一个很难说的概念,身为散修,他不仅游历过上界九州,下界也是去过的,在下界的人,将无限寿命、飞升上界便称作成仙,但飞升上界的境界只是灵宗,掌握了空间之力的灵宗自然能在晋升之际得到这个机会。
在灵宗之上其实是没有寿命限制的,但只要身处上界,便逃不过天人五衰,除非成圣。圣人有没有寿命限制他不知道,但是古往今来的圣人大多都不见了踪影,若不是那天在南家出现的那个圣人,徐却轩真的要开始怀疑了。
天道是什么,仙路又在哪?
看着右臂上的魂印,徐却轩陡然生出一个怪异的想法,会不会这就是一种文字?
赶紧甩了甩脑袋里头杂七杂八的念头,徐却轩沉下心神修炼。
正统道修,非是贤人莫传与。
引导灵力在经脉中运转,魂印作用下,这个速度相当可观。徐却轩神识足够强大,一心二用,一边催眠自己:我是道修我是道修,我要做个好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