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11 07:38:48  作者:大妖爱吃

 

 
 
 
 
《我与公子断个袖》作者:大妖爱吃
 
文案
江落青没想到只是下了个山就能出这么多的事。 
桃信这种东西不是只出现在容貌柔美的人身上吗?
像他这种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充满男人味的人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没事,遮住就好了。 
等等,小师妹你为什么要给我下毒,我们不是相亲相爱一家人吗?
师兄你在干什么?你不是有心上人了吗! 
直男热心肠充满人性万人迷受。 作者文案废,敬请期待内容。
 
 
第一章 桃花来
  三四月,正是花开的好时节,开的最盛的莫过于桃花了。
  空气中是淡淡的土腥气,昨日方才下过一场细雨,青石路上还是湿漉漉的。
  石板上沾满了被雨打落的花瓣,远远看去,着实美不胜收。
  桃林深处,青石板上,一白衣清俊少年手撑纸伞,缓步而来,不时左右环视,倒似因被桃花林迷了眼,故而迷了路。
  “桃花浅深处,似匀深浅妆。春风助肠断,吹落白衣裳。江落青,你看我说的怎样?”
  有些轻佻的语调,偏生那声音却是温柔婉转,让人生不起恼意。
  话音未落,那石板路上便不知何时出来了一女子,那女子长得清秀可人,着一身黑裙,手中撑着和那少年一般的纸伞,脸上却是打趣的笑。
  那白衣少年郎闻言,无奈一笑,道:“烟戚,我如今已是将近弱冠之年了。”
  言下之意便是,用不得这种脂粉气的诗词来打趣了。
  那少女哼笑一声,也不接话,打着伞便转身走了。
  待走远了,声音才传过来:“你个呆子,还不快走?莫要迷了路又哭鼻子。”
  白衣少年郎撇嘴,道了句:“也不知是谁要受罪来此处的。”便快步跟了上去。
  两人的身形渐渐被花树遮掩,直至消失不见。
  方才那白衣少年郎站定的地方不知何时立了一位宝蓝色衣衫的青年,那青年撑着纸伞,静静站了半饷,身影一闪,便消失不见。
  徒留一把与之前二人一模一样的纸伞撑在地上。
  那白衣少年郎名叫江落青,那少女名叫斐烟戚,与江落青师出同门。
  江落青本打算一下山便回京城,可硬被同门师妹给拽到了这里。
  他对于地形素来不甚敏感,更何况这桃林大小足有方圆十里,且地况平坦,委实怪不得他在林中绕了许久。
  “江落青,你说这次的桃信,会被何人取走?”斐烟戚的语气满是期待,嘴角抿的紧紧的。
  江落青呼出一口气,不解道:“我是不知,不过真不晓得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想要桃信。”
  “你懂什么?”斐烟戚斜了他一眼,随即微红着脸,道:“被很多人喜欢着,不是很好吗?你看那几个收到桃信之人,哪个过得不舒服滋润?”
  话虽是这般说,可她此次来也不全是为了桃信,而是为了某人。
  这专出桃信的桃花林亦有一个传说。说是互相倾心的二人在这桃林中,若是失散了。能先别人一步找到心悦之人,便可一生白头到老。
  江落青一脸怪异的抖了下,道:“那几人……许是天性那般?不过那几位大侠一齐享用一位女子,真是……中邪了吧?”
  也不怪得他言语中的不喜,却是他遇到过那中了桃信的人,感官着实说不上好。
  江落青在几年前见过一位据说是收到桃信的女子,那是在回京之时路过休息的一间客栈。
  那女子长相艳丽,身形妖娆。单看容貌,却是二八年华的意思。
  当时江落青正在一楼大厅中用饭,那女子便扭着腰进来了。
  老实说,江落青第一眼的确是惊艳。可那女子一进来见到他,便双眼亮亮的坐到他那一桌,撩着头发与他攀谈。
  江落青着实不怎么喜欢这类女子,便只偶尔应两声,让他未曾想到的是,当天夜里,便有人摸着黑来他房间了。
  江落青悄然飞身上了床栏,床边便响起了悉嗦声。
  月光顺着床头散进屋子,看的江落青是瞠目结舌,脸臊的通红。
  却见他床前立着一衣衫半裸的女子,那女子晕红着脸,往床上爬去,这女子正是今日在大厅中与他搭讪那人。
  那女子摸索着找不到人,便恹恹的转身。忽的抬首一看,见他红着脸在床顶,便捂嘴轻笑着:“小哥哥何必如此?你下来便是,我不对你做什么便可。”
  江落青闻言,眼睛微瞌,纤长的睫毛遮住情绪,便松了手,轻轻跪坐在了床上。
  然后手一扬,那女子便软软的跌落在地上。
  江落青那时候正是侠义年纪,英雄美人的画本更是没少看。
  虽他遇到的这美人着实大胆,像个霸王花,但也是美人。
  犹豫一番,便用被子遮着手,把那女子挪去了床上。他自个儿推门出去,在掌柜的桌子那里找了纸笔。写了他房间的号,又压了一些银两,便走了。
  做足了君子之为,只这事还没完。
  第二天,他尚在赶路,便被人莫名其妙的攻击了。
  攻击他的那大汉涨红着一张脸,问他是否见过桃姬姑娘。他摇头,那人又问,是否见过一红衣艳美女子。
  江落青略一思索,便知这大汉说的是谁了,他默默摇头,道:“未曾见过。”
  那大汉也是个有准备的,见他这般说,便从身后包袱中拿出一张画,指着画,道:“这画中人可是你?”
  只见那画上少年一身青衫,脸色薄红,正是他昨日撑在床顶的图册。
  江落青记得当时他是认真的看了眼那画册,随即道:“此人长得倒是英俊潇洒,可惜不是在下。”
  那大汉嘴角一抽,便道:“昨日有一登徒浪子欺辱了桃姬妹妹,现在正有许多人在找这少年。”
  这大汉便是那桃姬的入幕之宾,他也知那桃姬的性子,生性不好。可他偏不知为何爱惨了这放浪形骸的女人,此时这般说,也是要放这少年一次的。
  毕竟,那桃姬可说了要活捉,既不能弄死,哪个男人又愿意给自己带回去一个情敌呢?
  江落青闻言,只笑眯眯的道:“是吗?在下日后定当留意,若有这画中人的消息,便会联系兄台的。”
  两人又客套了一番,江落青准备离开时,昨日那不知羞的女子便来了。
  那大汉见女子来了,当即二话不说便一拳朝他面门砸去。江落青也不是个愿意吃亏的主,思绪飞转,硬生生挨了几拳,这才反攻回去。
  二人你来我往几个回合,江落青便鼻青脸肿,好不凄惨,远处又传来几声呼应之声。他亦不恋战,转身飞速遁走。
  那桃姬见这俊俏儿郎遁走,便气恼的跺了跺脚,又想着那张青肿的面颊,霎时便没了那趣味,只不追了。
  江落青打那次之后,便对这桃信极为不喜。
  他那次狼狈出逃之后,便查了那女子。
  传言那女子武功平平,相貌也只称得上艳丽,却因得了桃信,裙下之臣,在明面上的,数得上号的,便有数十人之多!
  江落青听了这消息,脸上青白涨红,好不漂亮。只恶寒不已,想着若是自己没逃出来,指不定就是那暗处的裙下臣了!
  这桃信也是有来头的,据说是这锦州桃林的赐福,得赐福者,可桃运加身。
  这赐福一年一次,一年只有一人能得赐福,男女皆有,每位被赐福的人,都是桃花运旺盛的不行,多少人为之生为之死。
  只这时间也就一年,一年过后,有了新的人被赐福,那之前那个人的桃运便没有了。
  那些人也不会再被桃信控制,喜欢上自己不喜欢的人了。
  江落青叹口气,他是从没把那次遭遇告诉过别人的,那年之后第二年,那被称作桃姬的女子的消息便再次传遍了江湖。
  那女子勾引了无数人,连魔教女子都自叹不如,被正道人士架起来烧死了。
  “想什么呢?”斐烟戚扯了下江落青的袖子,目不斜视的问道。
  江落青被她扯回神,便道:“没什么,斐师兄去何处了?”
  他口中的斐师兄,乃是斐烟戚的嫡亲哥哥,两人先后拜入师门。这中间便被江落青钻了空,占位置,成了斐烟戚的二师兄。
  斐烟戚闻言飞快的皱了下眉毛,随即道:“不晓得,估计给我们去找嫂子了。”
  江落青挑眉,颇有兴味的一笑,正要说什么,周身却忽的一变。
  身旁的斐烟戚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从旁刮起一阵大风。
  四周的桃花被刮的簌簌作响,入眼皆是桃花瓣,他环顾四周可以说是被挡在了桃花之中。
  不待他冲出去,那些个桃花却是尽数朝他扑来,把他埋了,方才缓缓散去。
  江落青醒来之时,便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搂着,胸口横过一根胳膊,那胳膊上覆着宝蓝色的衣物。
  他试了试,虽脚下有些虚软,但还是自个儿站起来了。
  那胳膊自他站起来,便松开了。
  斐烟戚上前几步,皱眉担心道:“落青你没事吧?方才怎……你……”
  江落青揉了下眉角,看了眼她,嘴中应道:“无事,怎么了?”
  话音刚落,这才想起有人扶他,便转身对着那宝蓝色衣物的男子笑道:“斐师兄,可是为我们找到嫂子了?”
  他说这话本是打趣,他那师兄虽是温温和和的,但待女子却是称得上一窍不通。
  偏生已是二十有四的年纪,早该娶一人家了,却是至今都未娶。
  师门中便总是有人拿这话头打趣他,一说娶亲,这斐师兄不是沉默,便是微恼。
  这次他便是随口一问,只当调笑罢了。却不想,那往日岔开话题的人竟是回答了。
  斐济轻轻把扇子在手心处点着,笑的温和,道:“找到了。”
 
 
第二章 花信殇
  江落青一阵惊讶,挑眉:“可带来了?”
  斐师兄轻摇折扇,温柔一笑,眼睛都有些眯起,诚然一副坠入相思崖的痴人模样。
  他道:“可不能唐突了,到时你们便知是谁了。”
  江落青闻言嘿嘿一笑,凑上前想习惯的用胳膊碰下斐师兄,结果却被人拽住了。
  斐烟戚的杏核眼瞪得老大,眉头起皱,语气艰涩的道:“你,你这是收到了花信?”
  江落青被她说的一愣,抬起右手,只见白净的手背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颗朱砂痣,点在手背上,有些刺目。
  他手背上原是没有这个的。
  花信在某个人身上的时候,那个人的脸上会有一颗红痣,手背上亦会有一颗朱砂痣两相呼应。
  江落青脸色有些难看,他干笑一声,指着自己的脸,问面前二人,道:“我脸上可曾多……”
  他的语气低下去,不用问他心里也是门清的。
  刚才斐烟戚便语气游移的问他话,那时他只没注意,这时不用想也该猜到了。
  只怕斐烟戚那时要问的,便是他脸上的红痣了。
  见那二人不答话,江落青便洒脱一笑,有些吊儿郎当的指着脸,笑问:“那痣在何处?可别是在媒婆那位置吧?”
  斐师兄皱眉,神色莫名,半饷才沉声道:“在左边眼角处。”
  江落青听了这话,便抬头在眼角摸了下,随即笑道:“得,这次来这儿也不是没收获。咱们是现在回去呢,还是再转几圈?”
  斐烟戚的胸口起起伏伏,终究只是瘪嘴,声音听的人难受,她道:“走吧,被锁信门抓住就不好了。”
  锁信门,顾名思义,锁住所持桃信之人。
  这锁信门存在已有百年之久,为的是不让这桃信之人,祸害苍生。
  不过几百年了,虽然里头的人个个定力了得,却还是没什么大用。
  江落青微皱眉,眼神放空了一瞬,随即笑道:“那锁信门的人,还不知从没从桃信之主的床上下来呢。”
  话音一顿,见二人皆是怪异的看着他,咳嗽一声,便道:“我说的是上一任桃信之主。”
  这锁信门早已忘却了最初成立的目的,现在只是搜寻桃信之主,送与位高权重者。
  也没甚么意思。
  斐烟戚思量许久,从袖中取出一小盒东西,对江落青到:“把你脸上和手上的痣遮住吧?”
  斐师兄在旁边点头,语气平缓:“虽说你武艺尚算小成,可这锁信门已有百年之久,其中厉害,我辈不说敌的过否,就是那些个手段,也是摸不清的。”
  江落青看了眼斐烟戚盒子里的东西,那是易容用的面泥,他道了声好,便自个儿挖了些,细细的涂在脸上。
  他也没只涂那红痣处,而是凭借着感觉,自己捏了张脸。待捏好,便笑着与斐家兄妹相看。
  江落青平日里出去也经常给自己捏脸换脸,也算是驾轻就熟,没有铜镜,捏的也不丑。
  只捏出一个有些苍白的普通面容,狐狸眼的眼尾被面泥细细糊住,又往眼皮之上加了些面泥,鼻梁显得塌了。
  俊俏的下巴被仔细的用面泥加宽,脸上还有许多细密的肉白色的点,看起来虽称不上丑,但也着实算不得悦目。
  三人又商量了一番,便出了桃林。
  路上碰到许多人,皆是脸上点着红痣,手上亦有一颗,那些女子中还不时混着几个点着红痣的男子。
  江落青有些好笑,便凑到斐师兄身边,打趣道:“那里头可有你心悦之人?可莫要被那锁信门一个劲的掳走了罢。”
  斐师兄目光在那点着红痣的女子青年中转寻,扫了一圈便低下头,轻声道:“有的。”
  江落青闻言有些尴尬,他只打趣一问,不成想这里头竟然真有。
  那些点红痣的人,大都是想要飞黄腾达,被献上去的。
  这里头的事,只略微听个开头,便猜的中结尾,各人都是心照不宣的。
  江落青结巴道:“也许人是有自己的理由,不一定是那种目的吧。师兄你也莫要伤心,天涯何处无芳草不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