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11 07:42:30  作者:mnbvcxz

 《侍卫今天想回家》作者:mnbvcxz【完结】

微博2018.09.10完结
 
坏心眼大侠攻x小呆呆侍卫受
排雷:生子
 
 
卓凌小呆呆被皇后喂了一顿“年轻就要诗和远方”的鸡汤之后,一本正经地辞职了。
他要去远方,他要去闯荡江湖。
江湖路险,人心险恶,卓凌闯荡了没多久,就被稀里糊涂当替罪羊诬陷抓起来了。
武林盟把他吊在柱子上,逼问他那个作恶多端的魔教教主去哪儿了。
这时候,一个风度翩翩的大侠替卓凌证明清白。
卓凌很感激。
皇后娘娘说过了,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
卓凌一本正经地看着大侠:“我要报答你。”
大侠乐了:“不用不用,小朋友乖乖回家吧。”
卓凌是个固执的小呆子,不但不肯回家,还天天跟在大侠身后三丈远的地方,警惕地护卫着大侠。
大侠眼珠一转,来了兴致。
他发现这个呆呆的小家伙,模样十分俊俏,还是个长腿细腰。
于是第二天晚上,大侠在荒山野岭的一间破庙里中了缱绻缠绵蛊,不解毒就会死的那种。
大侠一脸悲壮:“小友,不要过来。”
卓凌跪在大侠身边,红着脸认真地说:“我……我是来报恩的……”
大侠搂着卓凌纤细的腰肢,在白白嫩嫩的耳朵边低喃:“报恩?嗯?那你是什么小妖精啊……”
卓凌迷迷糊糊地嘟囔:“不是小妖精……是……是人……热乎的……”
大侠说:“那我可要趁热吃了。”
于是卓凌小呆呆就被大侠吃掉了。
一夜之后,大侠不见了。
卓凌揉着酸痛的屁股,怅然若失地抓紧身上的衣物,那是大侠留下的。
卓凌糊里糊涂地继续闯荡江湖。
只是偶尔他还会想起那个风度翩翩的温柔大侠,还有大侠那根手腕粗的可怕大鸟。
卓凌坐在屋顶上看夕阳,迷迷糊糊地想,也不知道大侠身上的毒解了没有。
他从黄昏坐到深夜,忽然一个从天而降的身影紧紧抱住他,蛮横地把他拽进了房间里。
卓凌武功很好,但他没有挣扎。
因为他闻出来了,那是大侠的味道。
大侠抱着他钻进一间空房子里,炽热的喘息中带着血腥味,低沉说:“脱衣服。”
卓凌呆呆地问:“你……你又中毒啦?”
大侠低低笑了:“小傻子,听话。”
卓凌乖巧地脱光了衣服,被大侠压在身下,糊里糊涂被日得哼唧起来。
门窗外有凌乱的脚步匆匆而过,有人探头看向屋里。
卓凌下意识地伸手拿剑,却被大侠猛地一顶,顿时只剩乖乖挨日叫床的份儿。
门窗外的人脚步渐远,卓凌呼哧呼哧喘着:“前辈……嗯……怎么了……”
大侠日够了射满了,拔出鸡儿亲了亲卓凌的小奶子:“没事,睡吧。”
卓凌抓住他的袖子,皱眉:“有人追杀你吗?”
大侠说:“对。”
卓凌说:“我可以保护你。”
大侠怔了怔,在昏暗的月光中似笑非笑地说:“小傻子,你真可爱。”
卓凌知道自己人情世故上总是反应有些慢,可这声小傻子他听着不但不生气,反而心里升起一股甜滋滋的味道。
大侠看着他的小脸,感觉自己好像日了一只毛绒绒的小猫咪,胡说八道地低喃:“等我处理好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定要带你回家养起来。”
第二天,大侠又不见了,留下了一枚红玉缠在卓凌的脚踝上。
卓凌爬起来,扶着酸痛的屁股继续闯江湖。
屁股的不适都是小事。
一个晚上,卓凌坐在屋顶上给自己把脉。
他惊恐地发现,他肚子里揣上崽崽了。
卓凌自己没有怀过崽崽,但是他曾经看着皇后娘娘从怀到生全过程。
想到孕期艰难,卓凌不由得忧心忡忡起来。
怀着宝宝,还能闯荡江湖吗?
卓凌小呆呆在屋顶上吹了一晚上的风,打了个大大喷嚏。
怀孕真是好麻烦,以前他夜夜站在宫墙上,也没打喷嚏。
卓凌摸着肚子,走上了回京城的路。
有了宝宝,就不能继续闯荡江湖了。
卓凌走在路上,路过武林盟的大门,恍惚想起了让他怀上宝宝的人。
潮湿的夜晚泛着血腥味,大侠把他压在身下,舔舐他的脸颊,吮咬他的奶头。
硬邦邦的大肉棒插在屁股洞里进进出出,捣得他牙根发酸眼泪汪汪。
卓凌脸红了,别别扭扭地揉了揉脸。
心里,还有点酸酸的,冒着咕嘟咕嘟不开心的小泡泡。
卓凌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那个孩子。
报恩……报个恩而已,怎么就揣上崽崽了呢。
卓凌有点茫然,又委屈得不行。
他怀了崽崽,却连那个人的名字都不知道。浩大天地,又能去哪里找。
他想回京城去,皇后娘娘一定知道该怎么办。
卓凌背着他的小包袱,委屈地暂时告别了闯荡江湖的梦想。
忽然,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大侠爽朗的笑声在头顶响起:“罗兄,你说那个小呆子?我也不知是他哪门哪派的,倒是真的清秀乖巧。”
卓凌心里忍不住难过起来。
大侠……是……是在说他吗?
那么轻佻随意的语气,就像在路边抚摸了一只小猫小狗。
可他,却因此怀上了崽崽。
卓凌自幼愚笨,学武功都比别人多费力,更别说感情这么复杂的事情。
他只是觉得难过,很难过。
他想回家了。
卓凌快步走向街头,身后却忽然传来大侠惊愕的声音:“是你?”
卓凌走得更快了。
大侠从窗户里跳下来,脚步如飞身形似电,转眼就来到卓凌面前,抬手挡住了委屈巴巴的小呆子,低笑:“为什么躲着我?”
卓凌低着头不说话,转身往反方向。
大侠揽住他的小细腰猛地把人抱在怀里,一跃而起跳上墙头,几个起落就进了一家小院子。
卓凌挠痒痒似的扑棱了两下,气鼓鼓:“你放开我!”
大侠把小呆子压在墙上,热乎乎的气流喷进小呆子耳朵里:“上次把你弄疼了,所以不想见我,嗯?”
卓凌委屈极了:“我找不到你……你……你每次都偷偷跑掉,我都不知道你是谁……”
大侠低头看着小呆子泪汪汪的眼睛,心里轻轻颤了一下,含笑低喃:“你也没告诉我,你是谁。”
卓凌被压在墙上,感觉到一根硬邦邦的热物顶着他的小腹,他紧张地小声说:“我……我叫卓凌……壮志凌云的凌……”
大侠轻轻吻卓凌柔软的唇瓣,低喃:“卓凌好乖。”
卓凌被亲得迷迷糊糊,软在大侠怀里又被按在墙上日了。
他想,他大概是喜欢大侠的。
只有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在他面前如此柔软,提不起半点防备之心。
卓凌被日的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自己睡在哪里。
他很少和人这么亲近。
幼时,他是克父克母的丧门星,武馆里的师兄弟们都躲着他走。因他愚笨,师父也不太喜欢他。
后来武举入宫做侍卫,宫是更是个要处处小心的地方,他负责保护皇后,就睡在凤仪宫的偏殿里。
从来没有人,这样蛮不讲理地抱着他,甚至把最流氓的那个部位,插进他屁股中间的肉洞里,整夜都不肯拔出来。
卓凌有些紧张,迷迷糊糊地想:等他一觉醒来,大侠是不是又离开了?
他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那里面揣着大侠的孩子。可男子怀孕这种奇事,他又该怎么说出口……
卓凌做了一夜噩梦。
他在宫中习惯了五更起身,虽然累得要命,但还是准时睁开了眼睛。
身边空荡荡的,大侠果然已经不见了。
卓凌呆呆地坐在床沿,剧烈的失落和委屈让他一个人蜷缩在灰白的房间里,难过得几乎要落下泪来。
那个人……又走了啊……
那他,算什么呢?
卓凌坐到天色大亮,忍着酸痛和泪水穿好衣服,背上包袱,准备继续走上回京的路。
可他这时才发现,大侠留了一张纸条给他,上面潇洒肆意地写着“邺州兴安府,江淮渡”。
看着那行龙飞凤舞的字迹,卓凌恍惚又听到了大侠潇洒含笑的声音。
他红了脸,气哼哼地捏碎了纸条。
卓凌还是委屈,他不想去邺州兴安府,不想去找那个叫江淮渡的人。
他想回家,却不知道家在哪里。
江淮渡坐在茶楼上,边喝茶边看着那少年一瘸一拐往北走的样子。
卓凌……江湖之中,为什么找不到这样一号人物?
这小美人到底什么来头?
江淮渡心情复杂,淡淡道:“燕草,继续查。如今江湖,这般身手又如此年轻的人,一个一个查。”
侍女说:“主人,您怀疑卓凌是个假名字?”
江淮渡轻轻摇头,没有说话。
那小美人呆得像只毛绒绒的小动物,不太像说谎的样子。
可他这辈子谨慎惯了,若不把对方祖宗十八代查个仔仔细细,他怎么敢放心把那只小呆猫带回家。
卓凌……卓凌……江湖中,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个武功高强又绵软好骗的小美人?
回京路远,卓凌怀着身孕,格外容易疲惫。
没走出多远,他就趴在客栈的床上委屈巴巴地开始胡思乱想。
或许……或许大侠是因为急事离开了呢?
大侠还给他留了纸条,让他去兴安府,不像……不像是始乱终弃的模样。
可大侠为什么每次都半夜立刻,连告别都懒得对他说。
卓凌傻傻地和自己较劲儿,他从来没有这么愁苦过。
师兄弟们排挤他,他不理便是。
师父不喜欢他,他躲着便是。
当侍卫,主人下什么命令,他就去做什么事。
卓凌小呆子知道自己笨,所以从来也没有让自己陷入太难受的思虑煎熬中。
可如今,他迷迷糊糊地跌进情网里,再也没人能帮他做决定,便成了他一个人的左右为难。
卓凌摸着小肚子,有点委屈,又有点愁。
对了,江淮渡是谁?
卓凌有些失落地想,他现在辞去御前侍卫的职务,就不能再查阅暗影司的资料。
想知道江淮渡是谁,他只能自己去兴安府打听。
卓凌趴在床上,手指戳着客栈粗糙的被褥,勾画着回京和去邺州的路。
回京远,去邺州近。
卓凌抬头看着邺州的方向。他想,至少他该告诉江淮渡,他肚子里揣了一个崽崽,是江淮渡的。
卓凌收拾好自己的小包袱,离开客栈走向邺州。
深夜,江淮渡正在灯下看书,燕草走进来,轻声说:“主人,那位卓少侠离开客栈,往邺州方向走了。”
江淮渡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柔软熨烫,又有些惊愕和愧疚:“他真的去了邺州?”
燕草说:“看卓少侠走的方向,是往邺州去了。”
江淮渡捻着书页沉默许久。
他想起那个小呆子,眼睛像黑曜石一样温软明亮,在月色中偷瞄他的时候,像只怯生生的小奶猫。
那个小傻子,不过和他几夜仓促混乱的云雨,竟真的跑到邺州去找他了?
燕草说:“主人,要去拦住他吗?”
江淮渡捻着书页,迟迟没有回答。
怀中温软的感觉尚未褪去,想起那个少年单纯干净的眼神,老狐狸心里升起几分稀薄的愧疚。
他问:“查清楚卓凌的身份了吗?”
燕草摇摇头:“十门七派,都查过了,有如此身手且年龄相仿的少年,都在邺州等武林大会。奴婢在想,若再查不到,那卓少侠,要么身负使命,要么便是身份极为特殊之人。”
江淮渡微微一笑:“这天下,竟还有烟鸟阁查不出来的人?”
燕草说:“主人,既然您相信卓少侠不会撒谎,你为何不亲自问他呢?”
江淮渡叹了口气,说:“我用栖香蛊问过了,他什么都不肯说。”
卓凌昏睡的时候,他就拿栖香蛊惑其神智,试图问出卓凌的来历。
可那小呆子,明明平时好欺负得狠,可对自己的身份来历,要死死咬着牙关,一个字都不肯吐出来。
江淮渡本性多疑仇家无数,哪敢放一个来历不明的小美人在自己身边。
可偏偏,卓凌那个小呆子呆得要命。江淮渡说什么,他就信什么,一往情深地跑到邺州去,找一个每次都把他扔在床上的负心汉。
江淮渡心里愧疚,却拿这小东西无可奈何。
燕草看出主人思虑,于是说:“奴婢已经派人去查各个武馆和小帮派,若有武功出色的少年俊才,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
江淮渡看着窗外,邺州的方向。
那条路上漆黑一片,只能朦朦胧胧看见泛白的官道。
那个小呆子,被人冤枉了也不知道解释,差点被武林盟挂在柱子上处决了。
小呆子那么呆,一个人走在夜路上,会不会怕黑?
要是跑到兴安府却找不到人,会不会委屈地坐在路边哭?
江淮渡心乱如麻,书看不下去了,茶也喝着苦口。
他沉默半晌,说:“武林大会将至,燕草,我们也该回邺州了。”
他这一路上骗心骗色,把那只傻乎乎的小呆子翻来覆去吃了个干干净净,总不好意思再让人千里追夫还扑个空吧。
卓凌骑马走在官道上,黑夜的清风拂面而来,凉爽舒适。
他一生都是做事多想事少,这辈子从来没这么心事重重过。
明明潇洒肆意的日子,他心中却止不住地泛着忐忑惶恐。
江淮渡会不会是骗他的?
兴安府真的能找到崽崽的爹吗?
他一路走一路想,想得垂头丧气,胯下的马儿也跟着他丧气起来。
卓凌从黑夜走到白天,跑到客栈里睡了一觉,第二天天黑才继续赶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