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11 07:48:05  作者:花不老

 《纯情妖后 在线一吻》作者:花不老

 
文案
 
得知某捡来的乃是妖王
姜桐:小妖精,能不能帮我在妖界找份工作?
姜鹏:可以。
姜桐:什么工作?
姜鹏:妖王的男人,简称妖后。
……
姜桐:不过是当众亲一亲,现在他们都叫我妖后,怎么办?
众妖:妖后娘娘英明,妖后娘娘神武,妖后娘娘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食用指南:
1.双向暗恋变初恋。
2.轻松风,甜甜的,互宠,HE。
3.姜鹏×姜桐,妖和人,没血缘关系,也没有法律上的亲属关系。
————————
△完结耽美:娱乐圈可爱撩[重生] 
耿直金大腿×可爱小婊砸
△接档耽美:他又美又渣[快穿] 
小受又美又苏又渣还很浪!
△预收耽美:爱笑怪我咯?[星际] 
超霸道的帝国太子攻×超爱笑的联姻小公子受
戳专栏更多完结文:大家长少年 
求收藏,么么哒!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娱乐圈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桐 ┃ 配角: ┃ 其它:
 
 
 
 
  ☆、你追星吗
 
  
  “嘿,吴刚,你小子行啊,前面嫦娥等着你?”
  下课铃声刚响,吴刚就如运动健将一般冲了出去,丝毫不理会跟在他屁股后面,一路小跑的姜桐。
  姜桐跑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白白的脸蛋上抹了一层红晕。
  吴刚冲出文科楼,一路狂奔到小食堂,以迅雷之速度打了两份牛肉面。
  划卡完毕,他身后便聚集了乌泱泱一群人,皆是眼放绿光、嗷嗷待哺之学子。
  吴刚挺着肥硕的身躯,一手一碗牛肉面,在人群中穿梭自如,引来一阵阵欣羡。他找了空位置将牛肉面放好,还不忘拿两双筷子。
  姜桐已经被人群裹挟进了小食堂,但他有点脸盲,站在人群中间如同被下了定身咒一样,痴愣愣的站着,眼神飘忽迷茫,湿漉漉的,显然是找不到人了。
  吴刚大手一挥:“这儿!”
  手中的筷子像指挥家手里的指挥棒一般,挥舞起来。
  还没等吴刚欣赏自己行云流水的动作,手中筷子就被姜桐抽走,那家伙毫不客气的坐到他对面,和那碗牛肉面较劲。
  “这没嫦娥,但有饭。‘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先有饮食,后有男女。饭都没得吃还搞什么女人!”吴刚一边吃,一边说,颇为不屑。
  姜桐大口吃着牛肉面:“你不是不喜欢女人吗?”
  碗中热气再次将他的脸染红,这个姜桐,似乎总是红扑扑,粉白.粉白的。平时吴刚一定会泛起想戳他脸的冲动。
  “嘘——”但此时吴刚惊得花容失色,放下筷子左右顾盼了一回,发现食堂里的学生们都忙着打饭,对他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这件事并不关心。心下稍定。
  “这可不能乱说。”吴刚扭扭捏捏的看了一眼姜桐,拿起筷子夹起了那片仅有的牛肉放在面前,感叹:
  “唉,女人有女人的好,男人有男人的好。脸似芙蓉胸似玉,有此皮相已经难得。但俗话说‘美人在骨不在皮’,更难得的是那骨子里的风韵,芝兰玉树朗月入怀,别人模仿不来。”
  一阵摇头晃脑之后,将牛肉送入口中,大嚼。
  这小食堂的牛肉面是兰城大学的一绝,外面几十块钱一碗的,都比不上这里十块一碗的味道正宗。要是牛肉能更多点就好了。
  “原来你喜欢人妖。”
  吴刚一口牛肉噎在了嗓子里,吐也不是,咽也不是,好生难受。
  “你瞪着我干什么?”姜桐瞪着大眼睛,眼神清澈如水,“这样的人,男人也好女人也好,你给我找出一个来?”
  吴刚长叹一声,身上的赘肉都随着他抖了三抖:“你追星吗?”
  “不追,五好青年不追星。”姜桐摇头,理直气壮的说。
  吴刚再次被噎住了,姜桐的确算得上五好青年,是他们汉语言文学三班的班长,被许多女生暗恋的男神。但就冲他说话这不解风情的劲儿,吴刚想那些女生的心多半是要碎成饺子馅了。
  “你不追星,我追,我追行吧。”吴刚无奈,对自己这位同学兼前任室友说,“彭慕桐,听说过吗?”
  不出意外的,姜桐再次摇头。
  “彭慕桐你都不知道?——好吧,你不追星。目前娱乐圈里最火的新人,模特出身,身材一级棒,有型,往那一站,一身都是风流。”
  “彭慕桐。”姜桐小声嘀咕着,“男的女的?”
  吴刚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我现在相信了,你是真的不追星。——哎,看,就是那个。”
  为了丰富大学生精神文化生活,小食堂装了几台电视,供学生观看。
  初心是好的,但是遥控器掌握在食堂大妈手上,那上面每天上演婆媳大战,丰富生活是不可能的,对荼毒当代大学生的精神倒是起了几分作用。
  姜桐顺着吴刚的手看过去,是一则剃须刀的,已经到了结尾。姜桐看了两眼就把视线收了回来。
  “怎么样?那金发,还带着卷,据说是天生的,你看到了吗?”播完,吴刚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追问姜桐。
  姜桐挑起所剩不多的面条,道:“太黑了。”
  “黑?我的天,我的祖宗,你什么审美?这是最正宗的小麦色,健康你懂不懂?”吴刚还想说“哪能都跟你跟个白条鸡似的”,但是想了想,还是把这句话咽到了肚子里。
  他倒不是怕姜桐,更不是出于什么同学爱,而是害怕姜桐的弟弟。
  姜桐问:“脸似芙蓉胸似玉?你从那男人身上给我找出胸来?”
  “那就是个比喻,比喻。”
  “哦,可他没我弟弟好看。”姜桐笃定地道。
  吴刚就知道,这家伙三句不离他弟弟,全世界都找不出来比他弟弟好看的。
  不过姜桐这么一说,吴刚倒是觉得彭慕桐和姜桐的弟弟姜鹏确实有点像。
  “你别说,他们还真有点像。我记得你弟弟也是卷发?头发再长点,化个妆,真挺像的。”
  姜桐已经吃完面,安安静静的喝汤。喝完了,将空碗放下,说道:“真男人,不化妆。”
  吴刚的最后一口汤又噎住了。这是他今天第三次被噎住,普天之下,能让吃货如他噎住三回的人,也只有面前这位面不改色的神人能做到了。
  姜桐抽出两张面巾纸,和吴刚分着擦嘴。
  “下次下课慢点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路痴。”姜桐一边擦一边吩咐道。
  吴刚听这语气,和慈禧太后没什么区别了。膝盖一软就要跪下去说“喳”,还没行动呢,那边厢姜桐先发话了:“跪安吧。”
  吴刚顺着姜桐的视线望过去,心中了然,便伸直了腿挺直了腰,将自己和姜桐的两副碗筷拿走,放到收纳处。然后扬长而去,留给姜桐一个自认潇洒的背影。
  其实根本没人看他。
  吴刚边走边想,这么一个既路痴又脸盲,分不清香皂和肥皂,毫无生活经验的人,是如何活到18岁的?
  简直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好吧!
  姜桐为什么能活到十八岁,自然是有原因的,此时原因就站在姜桐面前。
  这位原因身高腿长,又是个衣服架子,此时食堂人已经越来越少,他站在姜桐旁边,就格外瞩目。
  两个女生展开了热烈而愉快的讨论。
  “哎,他是不是学校门口那个卖烤冷面的小哥?”
  “是他,准是又来接他哥了,你看坐着的那个,是文学院的新生,还是个班长。”
  ……
  “食堂到家的路我记得,你怎么又来啦?不赚钱了?”姜桐一看到姜鹏,脸上就隐隐藏了笑意。但是作为长辈,还是要对弟弟这种“不务正业”的行为进行批评。
  姜鹏也不说话,一手拿起姜桐放在身边的《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汉语》教材,一手牵了姜桐起身往出走。
  姜桐晕晕乎乎的就和自家弟弟走了出去,也忘了追究他不务正业这件事了。
  他比姜鹏几乎矮了一头,也瘦了一圈,单从身材和外貌上来看,绝对看不出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你这个社会不安定因素都能被我教育好,我甚感欣慰啊。”姜桐和自家弟弟走在学校的林荫路上,虽是九月,秋老虎依旧不容小觑,只有现在接近傍晚,才能有一点点微风。
  姜鹏从前一直是失学少年、无业游民,乃是一位就读于社会大学的不安定因素。
  自从和姜桐来到位于祖国边疆的兰城上大学之后,在自家哥哥的“谆谆教导”,其实是“魔音灌耳”之下,终于放下屠刀,拿起刀铲,成为了一名自食其力的劳动人民——在学校门口摆摊卖烤冷面。
  “是,你说的都对。好了哥哥,不要照了,回家再照。”姜鹏回身,看着站在透明公告牌旁边慢腾腾地挪步,欣赏自己容颜的姜桐,说。
  在姜桐看不见的地方,狭长的凤目里满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被拆穿心思,姜桐慢悠悠地跟上了姜鹏,小声说:“发型有点乱。——都怪吴刚,跟食堂里有嫦娥等他似的,非要我跑着才能跟上他。”
  “乱也好看。”
  “你好好看看我的头发,都鸡窝一样了,哪里好看?”姜桐再次停下脚步,不解地问。
  姜鹏无奈笑笑,走到姜桐跟前,姜桐正瞪着一双圆滚滚的眼睛盯着他,气鼓鼓的,好像要问个究竟。
  “不能因为我是你哥,你就没有原则。”姜桐义正辞严的教育道。
  姜鹏觉得自家哥哥不但不通风情,还一定是个老学究转世,动不动就搬出长辈的姿态教育自己。
  但他那副生气的样子,哪有一点长辈的威严?
  姜鹏荡开一丝笑意,俯身低头,在自家哥哥耳畔说道:
  “不是亲的。”
  姜桐的耳朵感受到了一阵唇齿间的微风,悄悄地红了。
  晚风送来草木的清香。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啦,双向暗恋的故事~
弟弟是个腹黑,嘿嘿嘿
喜欢的话收藏一下,会掉落好多章节哟O(∩_∩)O~
 
  ☆、我不吃一支可爱多
 
  
  “不是亲的?”
  姜桐伸出双手,将姜鹏推开。忽然想到吴刚说的那句“脸似芙蓉胸似玉”,再想想自己刚才的手感,耳朵更红了,红得发烫。
  嘴上却不饶人:“臭姜鹏,我当初就不该捡你回来,就知道惹我生气。”
  “我哪气着哥哥了?”
  姜桐气呼呼地喘了两口气,正要痛陈姜鹏的罪状,细数起来却发现姜鹏并没有气自己,他只是说了实情而已。自己好像似乎确实有点无理取闹。
  姜鹏不是姜桐的亲弟弟,是他在13岁那年捡回来的,到如今,已经有五个年头了。
  可在姜桐这,却听不得“不是亲的”这种说法。
  “我给哥哥赔罪,好不好?一个可爱多?”多年的经验让姜鹏深知,给姜桐赔罪,没有什么比可爱多更有诱惑力了。
  姜桐摇摇头,一副油盐不进的姿态:“我不吃一支可爱多。”
  “那哥哥想吃什么?”
  姜桐伸出一只手,食指和中指比划了一个剪刀的姿势:“我要吃两支可爱多。”
  姜鹏忍住笑意,说:“好,两个。”
  心里却在想,两个可爱多都比不上自家哥哥可爱。
  姜鹏把姜桐送回了兰城大学家属楼,十二单元401,门口,姜桐对姜鹏说:“你回去吧。你不去买烤冷面,明天又要有女同学找我哭诉了。”
  “嗯。”姜鹏嘴上答应着,却让姜桐先进去。
  这是他们在这里租的房子。
  姜桐拿出钥匙开门,对姜鹏说:“拜拜。”一手拿着两支可爱多,头也不回地进门了。
  刚刚还在姜桐后面,默默注视着姜桐的姜鹏,在姜桐关门的一瞬间,消失了。
  姜桐刚进屋,忽然想起件事,便又将门打开:“姜鹏?”
  哪里还看得见姜鹏的影子?
  姜桐追下去一个楼层,确认追不上了,又喘着粗气上了楼。
  “臭姜鹏,跑那么快。”姜桐嘀咕着开门进去。
  按理说,姜鹏下楼,他是应该听到脚步声的,为什么刚才一点声音都听不到呢?姜桐暗自纳闷。
  算了,小美的事等晚上回来再和他说吧。
  不想刚将门关上,就撞到了一个灰色的影子,姜桐本来就在疑神疑鬼,这下可好,当即大叫一声:“啊!”
  灰色影子在姜桐面前定住了,是一个人。
  他们的房东。房东也住这儿,该房东常年往返于学校和这里,两点一线,几乎从来没有其他的社交活动。他也算是姜桐的同学,虽然他很少去上课——叶染。
  “你怎么了?”叶染问。
  姜桐觉得今天真是神奇,叶染竟然开口说话了。要知道,他最初租下这房子的时候,一度以为叶染是个哑巴!
  “我、我没什么,你要出门?”姜桐总不能说我以为你是鬼,吓我一跳吧。
  “嗯。”
  “那晚上回来吗?我是说用给你留门吗?”
  “不用。”
  “噢。”姜桐点点头,叶染自顾自的换鞋。
  姜桐觉得今天的事透着邪性,千年宅男,连课都不愿意去上的叶染,竟然要夜不归宿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