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12 08:59:57  作者:晏昕空

 《用余生付款》作者:晏昕空

 
文案
 
一次坐上出租车的偶遇,让骆辉萌生了别样的情愫。
世间的恋爱大抵如此,莫名其妙地萌发好感,莫名其妙地喜欢,莫名其妙地,一个箭头变成了两个。
从支付宝转账开始,看腹黑社会精英如何调戏勾搭社会新人。
 
1.主攻,CP骆辉X屈宁
2.腹黑温柔攻X阳光健气受
3.现实温馨向。
现实:精英高管青年vs在校兼职的哥
网络:古风戏腔大神vs阿宅cos小透明
 
本文又名:《每天开出租都看到男票在打的》
 
 
**推自己的预备坑求抱走,主攻武侠文**
《和谐了宿敌之后[穿书]》:
穿书披着主角马甲魔头攻X重生披着主角基友马甲魔头受
两个怼天怼地的大魔头,实则兼顾着两个正派小号,拼命捂紧了马甲合力互坑对方大号,最后不可抗力地来了一发之后——发现“what?!你竟然是我的宿敌?!”
这样相爱相杀(bushi)的故事
感兴趣可戳作者专栏一览,欢迎收藏w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骆辉,屈宁 ┃ 配角:章迟 ┃ 其它:主攻
 
 
 
  ☆、初见
 
  随着时代的日星月异,这年头,生意越来越难做是众所周知的认知,这种情况使得在老板手底下的打工仔们也都时刻要紧绷神经,工作之余加加班,来保证多挣点养活一家老小。
  而在K城某一家私企里,作为私企高管的骆辉,很多时候总是奋斗在公司的第一线,每每加班到九十点早已是常态。
  晚上十点,十月的天气,热力四射的太阳早已从天空隐去,月亮安逸地挂在黑幕之上。骆辉从公司所在的高楼中下来打算打车,平时他都是自己开车上下班的,昨天正好将雨刷器坏了的汽车开去维修……或许正是因为工作压力与这份不顺心让心情更加压抑了。
  就算迎面而来的舒适夜风,也没能缓解骆辉的糟糕的心情。
  骆辉拿出手机刷了下微博,除了评论之外也顺便清理了一遍私信。
  [木大,求参加这次的YY聚会!]
  [木木夕大神,我们这里有一首歌里面缺个男声戏腔,虽然咱们是小透明但还是大着胆子求约!QQ:519XXX42。]
  [大神,跪求真容照片!求晒求舔!]
  ……
  回复了几条关于约歌的私信后,骆辉的心情总算好了点,抬头看到从东边驶过来的出租车顶部亮着绿光,骆辉招了招手示意。
  等车停下来后,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座位后排。
  道路的灯光从车窗外照进车内,从透明的栅栏式挡板看过去,左前方驾驶位上的车司机的侧脸是个年轻人,白净的脸庞,利落的板寸发型,显出几分未经世事的大学生的感觉。
  “柏庐广场旁的丽都花园小区。”或许是无聊吧,骆辉便多打量了几眼年轻人。
  “往前进东路方向是吗?”茫茫夜色中,凉风从半开的窗户外吹进来,裹挟着年轻人的声音,夹带了几分轻柔,咬字清晰的嗓音让人耳朵感觉很是舒服。
  骆辉知道他家小区比较生僻,说道:“对,你就往那方向开吧。”
  年轻人嗯了一声,开动了车子。
  骆辉遇到过不少健谈的出租车司机,但显然这个看上去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并不是爱东拉西扯的类型,而今天的骆辉也有些累了,所以一路上除了开始的对话外,车内被完全的沉默所充斥。
  骆辉望着窗外少许还亮着灯的店铺,街上闲荡着三三两两夜生活的人,不由得思绪飘散。他想到了最近又在问他是否找到了爱人的父母,想到工作这么些年的积蓄是否该在市区贷款买套房,而不是独自租着房子……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填塞在骆辉的脑海里,一时间让他有些恍惚。
  途中,一首曲调激昂日文歌曲突然响起,是年轻人的手机铃声响了。
  年轻人接通手机后,喊了一声哥哥,然后用轻快地语调和手机那头的人聊了一会儿天,大概就是今天生意一般,赚了多少钱,不用担心等做完这单就回家之类的话,不足三分钟就挂了电话。
  原来还有哥哥啊,不过看起来也确实有种被照顾的小弟弟感觉。
  骆辉眼睛望着窗外,思绪很快又飘了起来。
  快到柏庐广场的时候,年轻人忽然开口问:“是……这里左拐吗?”
  骆辉忽然仿佛回到了现实世界,打量了一下周围,离家还有一公里左右的距离。其实左拐是没错,但年轻司机不怎么确定的语气,让骆辉提了提神,便笑问:“你不是本地人啊?”
  年轻人顿了顿,迟疑了几秒,用K市话柔柔糯糯地说:“哦似K市宁呀。”
  骆辉无声地笑了。
  大概是年轻人从后视镜里看到他笑了,又急着解释:“我是给我哥哥代班,这车原本是他开的……”
  骆辉依然笑着,脸上的笑意多了几分真切:“朝左拐就行了。” 
  年轻人乖乖地嗯了一声,这样子的对话倒是让骆辉有种面对学生授课的既视感。
  似乎是为了给自己的代班生涯挣回一点面子,年轻人说明:“除了这片之外的K市,我还是很熟的。”
  可能是因为刚才年轻人展现的青涩,在剩下的短短路程,骆辉有点想和这小师傅聊聊天了。“平时总是会代班你哥哥吗?”
  “不是,只是偶尔。”
  几句话的聊天中,骆辉感受得到年轻人从起初的有些紧张逐渐放松了下来。
  “这阵子我嫂子生孩子,我哥忙着照顾她……正好我闲暇时间多,就提出来给他代班了。”
  骆辉笑言:“你还是大学生吧,大四?”
  “……嗯,很明显吗?”年轻人声音中带着点懊恼。
  “挺明显的。”
  骆辉说完听到前方传来呆呆的笑声。
  几句对话,一公里的行程很快便到头了。
  “我这里只有一百元。”
  “啊?我没那么多零钱诶。”年轻人有些苦恼地转头看向骆辉。干净的眉眼和五官,组合起来的感觉就和他本身的声音一样让人觉得舒服。
  骆辉主动提出:“你有支付宝吗?我可以转你。”
  “哦哦,有啊有啊,你搜我手机号,137XXXXXXXX。”
  骆辉在心中默念了一遍,打开支付宝的转账功能,将手机号输了进去。搜索到的账号头像,是一张风景照。骆辉心中似乎对这个小司机又有了点了解。
  “屈宁?”他输入车费——15元,按了指纹,立刻转账成功。转账后的页面显示出了年轻司机的姓名。
  “呃……是啊……”听到自己的名字从陌生人嘴里念出来,屈宁似是有些不知所措。
  那在灯光下显得白皙的清秀侧脸,未经社会大染缸淬炼的清澈眼神微微瞪圆,薄厚适中的两瓣唇微微抿着,这副紧张的姿态如羽毛飘过人心尖般,轻点而被撩拨……
  骆辉的心里升起了点微妙情绪,表面上未显露分毫。
  变化的心绪只在一瞬间,骆辉打开车门,关上车门的时候,唇角勾着怡人的微笑,向车内的人说道:“对这里不熟的话,以后多来几次就熟悉了。就算是代班,咱们也要做个称职的代班是吧。”
  “砰——”的一声,车门关上的刹那,隔绝了年轻人呆愣的表情。
  进入家门,打开室内的灯,骆辉虽说对自己的行为也是难以置信,他刚才居然在调戏一个男孩——是的,屈宁这个年纪的小年轻对于骆辉这种年过三十的大叔而言,只能用男孩子称呼——还真是,鬼迷心窍了。
  水花从头顶上方的花洒中哗啦啦地冲下,将骆辉的头发和身体彻底打湿。
  口中呢喃起某种戏腔,哼唱起来。
  结束了晚班的屈宁回到家,匆匆洗了个澡就上了床。
  结束了工作,大脑放空的屈宁忍不住回忆起了今天碰上的那个叫“骆辉”的乘客。那个人真是莫名其妙,特别是最后那句话,听上去是个友善的提醒,可是怎么听着就那么别扭呢?然而,更莫名其妙的是他自己。
  明明平时在大学里,他可不是让人感觉畏畏缩缩的人,就算是面对老师,他平时可也是底气十足的。
  可是今天晚上……简直糟透了!
  屈宁仰天躺在床上,咬着嘴唇,死死地盯着手机支付宝页面上显示已成为好友的名字。不,在遇见这个叫“骆辉”的青年之前,今天一天的代班还是很顺利的。
  可为什么,偏偏是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他就……紧张起来了。
  是的,紧张……从那个人一上车开始,每一分每一秒,屈宁都很紧张,更别说,他偷偷从后视镜往后放看的时候,因看到那张脸时,有些慌乱的心跳……
  屈宁在床上打了个滚,他一向不喜欢将今天的烦恼带到明天,而解决烦恼的最好方式就是睡觉。虽说这一天,直到进入梦乡之前,骆辉弯着唇,眼含笑意的神情依然在眼前挥之不去。
  真是见了鬼了!                        
作者有话要说:  很早就写完了全文,当年第一次写长篇幅原创,故事线和人设都写得太过糟糕所以没敢发出来。可实在是很喜欢骆辉和屈宁,又没时间修文,最后还是决定不把他们放硬盘了。
雷+槽点:
1.全文短小,流水账烂文笔;
2.感情进展神速;
3.出租车部分和唱戏COS部分比较脱节;
4.昆曲参考部分资料,如差异过大,请勿考据,请勿开撕作者。
因一些情节与《张弛有度》交叉,但前期设定不详细,造成发展不太一样,可以看做与《张弛有度》同样人物,另一条世界线发生的相似又有些不同的故事。
 
  ☆、交流
 
  骆辉今年三十五岁,从瞄准这个位置后就开始学会了曲意逢迎,他也不喜这样看人脸色,可现实便是这般,这种技能确实让他在工作中无往不利,继而走到了现在公司国际贸易部老总的位置。
  曾经刚从大学毕业时那份一腔热忱,早就在这个社会磨灭的连渣都不剩。
  大概也正是因为如此——偶然得见那样一个入了他眼的,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才会有了点不一样的心思吧。
  不过那种微妙的心绪,或许也仅是昙花一现,至少在之后的几天内,取回了车的骆辉除了公司和家两点一线,累成狗的生活外,他已暂时没有其他精力考虑另外的事了。
  【噩耗噩耗!刚得到消息,咱们的老总又要出差一周了。】管舒雯脚踏风火轮般地从会议办公室跑回办公桌,打开公司内部妹纸八卦聊天群,啪啪啪迅速极快地打上了自己拿到的最新消息。
  【本人已受到一万点伤害……[手动再见.jpg]】
  【卧槽!不是吧!前不久才刚出差,那几天只能看到那些长满了痘痘的汉子脸,我差点就月经不调,现在又要一周![怀疑人生.jpg]】
  【[手动再见.jpg]】
  【[手动再见.jpg]】
  【[手动再见.jpg]】
  ……
  反观引起公司群如此大反响的骆辉,他在接到出差通知的时候反而松了口气。这几天连轴转的工作实在是让他有些吃不消,这下让他去出差,虽说要去和别人谈判,但好歹睡眠时间可以得到保障了——想到此,骆辉苦笑着收拾了下需要携带的资料,难得的准备早早下班回家。
  “小管,接下来每天的工作报告记得汇总发我邮箱。”临走前,骆辉走到管舒雯办公桌前提醒道。
  “YES!我绝对会肩负这项使命,保证完成任务!”管舒雯是个看上去长得小家碧玉,实则性格活泼开朗,脾气直爽的妹子。平时在保持领导的威严之外,骆辉和手下大多数时候还是以打成一片居多。
  “骆总再见!我们会想你的!”一群妹子和几个汉子用饱含深情的声音做出尔康手慢镜头呼唤着。
  骆辉看得忍俊不禁,却也羡慕这些年轻人的活力与朝气。
  晚上九点。
  [在工作吗?柏庐广场旁的丽都花园小区,还记得我是谁吗?~( ̄▽ ̄~)~]骆辉的机票是上午九点飞Q市,也就是八点就要出发,打车去机场这是肯定的,但那时候又是工作日的上班高峰期,出租车估计也不好打……那么这个时候……他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将从自己属下那里学来的颜文字编辑进短信里,即刻便送了出去。
  [没有,正好轮休。还记得……]
  五分钟后,骆辉收到了回复。
  他推了推到家便会戴上的眼镜,黑色的边框将其本身严峻的气质染上了一点书卷气。
  [那明天你还代班开车吗?~( ̄▽ ̄~)~]
  [……要的,这段时间我有空就会代班。]
  两分钟,骆辉无聊地计算着从发出之后收到回复的时间。
  [我送你一桩生意要不要?~( ̄▽ ̄~)~]
  [……什么?]
  这次一分钟后收到了两个字。骆辉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输入:[我明天要出差,八点出发到航站楼机场,你有空到小区门口来接我吗?~( ̄▽ ̄~)~]
  [……好的,大叔。]
  三十秒,这次倒是非常快。
  [那就这么定了。小屈童鞋,明天八点见~( ̄▽ ̄~)~]
  短信发送完毕之后,骆辉翻看了一下聊天记录,发现对方二十三四岁的小伙子比他这个三十五岁的大叔表达方式简洁太多。看文字聊天,谁又会猜得到两人真实的年龄。
  三十五岁,自己这年纪,原来已经是大叔了……
  这不是已定的事实吗。可不是靠颜文字就可以拯救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