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12 09:07:47  作者:吾涯

 

 
《道系抓鬼[重生]》作者:_吾涯
 
文案:
林行舟一朝惨死,意外重生,被迫抓鬼续命,从此眼可见鬼,落笔成符,勾连阴阳,时来运转。
谁成想抓来抓去,最终却抓到了顶头boss头上。
 
初见魏老大,只觉此人神秘、高冷、十项全能,横刀出鞘,人神莫挡。
 
认识仨月后——
林行舟:“哥,算我求你,恐高就别往天台跑了,不会做饭就别进厨房了,安静地当个美男子(鬼)不好吗?”
魏执:“……”
 
系统提示:
[任务·攻略老魏]难度★★★★★★,完成度1%
“任务尚未完成,林先生仍需努力。”
 
今天也在惹老大生气的边缘疯狂试探
 
魏·不想承认恐高·蹭吃蹭喝·执(攻)×
林·头发比命重要·每日一皮·行舟(受)
 
食用须知:·1v1主受he,轻松灵异向,金手指有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重生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行舟(林七),魏执 ┃ 配角:陆捷,林停风 ┃ 其它:
 
 
 
第1章 今夜有鬼
  相信许多人一辈子也难以亲眼目睹医院太平间长什么样子,林行舟有幸得见,很不凑巧,围观的是自己的尸体。
  此刻他正背靠着墙,跟保存尸体的冷柜面面相觑,觉得无论是冷柜还是骨灰盒都过于狭小,盛不下自己数以亿万计的艺术细胞。
  于是他原地化身为一只忧郁的思考者,开始反思自己二十六年来乏善可陈的人生。
  首先他搞清楚了一点:人真的有灵魂。
  其次他搞清了另一点:他的灵魂貌似没走寻常路——说好的鬼可以穿墙呢!他已经在这死人不拉屎的太平间里晃荡了近一个小时,也不见黑白无常来将他“捉拿归案”。
  这年头,地府人员都这么消极怠工吗!
  他正愤愤不平,忽听一个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林行舟,恭喜你成为第036号候选者,三分钟后你即将踏上重生之路,特此通知,喜大普奔,哈哈哈哈。”
  这声音不男不女,不像机器也不似人声,那个平板的“哈哈哈哈”直哈得林行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双长眉扬得老高,心说什么玩意,重生?医院新推出的殡葬一条龙吗?
  那个声音又说:“叮!第036号候选者林行舟,您已接取<新手任务:逃出医院太平间>(任务难度:★)——请在三分钟之内完成任务,否则重生失败,五雷轰顶,神魂俱灭。三分钟倒计时开始,两分五十九,两分五十八……”
  林行舟:“……”
  怎么莫名其妙跑到了密室逃脱现场?真的不是在耍人吗……鬼也不行!
  “任务提示: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现在太平间的门关了,所以请你跳窗越狱潜逃吧。”
  林行舟倏地一愣,甚至没来得及计较那个莫名其妙的声音究竟是从哪冒出来的,已经以超乎寻常的接受能力消化了现实,迅速把自己从“孤魂野鬼”模式切换到“密室逃脱”模式,并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重点——跳窗?
  “倒计时两分三十,两分二十九……”
  林行舟视线四下一扫,随即箭步冲到唯一的窗户前,一把拉开厚重的遮光窗帘,窗外的阳光立刻倾泻进来。
  “倒计时两分零五,两分零四……”
  这太平间的窗户不知道多久没开了,铁质的月牙锁几乎有些生锈,他费了好半天劲才掰开,随即用力一拉窗户。
  “倒计时一分三十一,一分三十……”
  窗外徘徊的风“呼”一下挤了进来,他双手扒住窗框,长腿往窗台上一搭,低头矮身从窗口钻了出去。
  一线白光忽在眼前炸开,刺得他瞳孔微微收缩起来,随即那白光骤然扩大,铺天盖地地将他淹没其中——
  “叮!任务成功。”
  那一声“叮”还在耳畔回响,林行舟的意识总算被震荡归位,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太平间了,但……貌似还在医院。
  他定了定神,觉得身上有点难受。
  对于他这种经常光顾医院的物种来说,认出医院的病房也就是喽一眼的事,不过他目前还没有搞清楚这是自己哪次住院,脑子里那根弦已经绷紧了——不对劲,他一个能在三伏天顶着大太阳等公交一小时不肯打车的穷逼,什么时候住得起单人豪华间了?
  他本能地伸手往枕边摸到自己的手机想看一眼时间,可一拿起来就愣了——手机也不对劲,这不是他某天受了刺激烧掉自己大半稿费买的水果机,而是以前那个“冬天能当暖手宝,夏天可以煎鸡蛋,一言不合就爆炸,充电不敢放枕边”的某国品牌。
  当时他并没有想到某水果机的系统独树一帜,不与众安卓“同流合污”,于是换完就后悔了,恨不得马上穿回去照着自己的脑袋来两下:为什么不换国产?为什么不换国产?
  现在……机会来了。
  林行舟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手里的旧手机已经布满划痕,屏幕都碎了一角,卡得不行,发个短信都能闪退,苟延残喘了好几年,是个“高龄机”。
  他按亮屏幕一瞧,发现日期居然是对的,再满头雾水地调出日历,愣了。
  月日是对的,可年份不对——居然整整往前倒了三年!
  他猛然回想起来三年前的今天发生了什么,那时候他刚刚动完手术,因为微创恢复得快,已经可以下床溜达,碰上某些事心情不爽想抽根烟冷静一下,就背着医生护士偷偷溜出医院,去楼下小卖部买了包烟,还差点被一个停车时错把油门当刹车的女司机给撞了。
  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因为他“死”的那天和“差点死”的那天正好是同一天,只不过中间隔了三年,咽气之前他就在想,阎王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早知如此他就应该早死早超生,省得遭那么多罪。
  不过目前这个状况……又是怎么个意思?
  他正愣神,忽然目光一动,发现手机屏幕自己闪了一下,他心说这破手机不是要爆炸吧,刚想拿远点,就看见主屏上莫名多出来一个图标——是个作恶魔打扮的小幽灵,露着两颗小虎牙,还挺可爱的。
  那玩意应该是个app,名字叫“今夜有鬼”。
  奇怪,他怎么不记得自己三年前下过这么个东西?
  林行舟本人有点强迫症,不喜欢在手机里塞没用的东西,加上他这破手机本来就没什么内存了,想了想还是点进菜单按住准备卸载,结果发现——卸不掉!
  左上角的卸载选项,不见了!
  林行舟心说这撞鬼呢,试了试别的应用都可以正常卸载,唯独这个凭空出现的“今夜有鬼”,他试了各种方法都卸不掉。
  不仅如此,他屡次三番折腾之下,那个本来是咧着嘴笑的小幽灵赫然举起了它的三叉戟,露出一个愤怒的表情,脑袋上还顶了个爆筋的符号。
  林行舟:“……”
  这app……怎么那么邪门呢。
  他默默思考半天,在心里念了几声大悲咒,怀着“有本事让老子再死一次”的心点开了那个奇怪的app。
  启动封面跳了出来,还是那只小幽灵,不过这回幽灵头上多了一句话:
  今天你抓鬼了吗?
  一声熟悉的“叮”从手机里传出,那个不男不女的声音又来了:“恭喜第036号候选者林行舟,您已成功完成<新手任务:逃出医院太平间>,共计用时一分四十八秒,剩余时间一分十二秒,折合冥币7200,已汇入账户,请查收。”
  林行舟:“……”
  “任务排名:24;任务评价:A。恭喜您已成功通过新手考验,正式成为‘鬼猎’一员,编号038,期待你的表现!”
  林行舟已经说不出话来,完全不知该从何槽起——一共36个候选者,他到底是怎么成为第38号的?而且……“鬼猎”这个如此中二称呼到底是谁起的!
  他莫名有些头疼,觉得这app可能不是什么好东西,便没再看下去,直接点了叉,心说自己一个画漫画的,此生只对“笔”拿得起放不下,什么“鬼猎”啊“抓鬼”啊,跟他沾不着边吧。
  当然主要原因还是……
  他揭掉手背上还沾着血的输液贴,觉得自己再不上个厕所膀胱就要炸了,慢慢摸下床往门口走,大概因为还不太适应,他颇有点半身不遂。
  从没住过单人间的林某人走到门口才想起来病房里自带卫生间,可想想反正出都出来了,索性就溜达两步吧。
  他正掩好了门,一转身却忽然发现哪里不对,本来嘈杂的走廊莫名变得格外安静,无关人等自动消失,只有一个“哒、哒”的脚步声缓慢且清晰地传来。
  林行舟无端感觉脖子有点冷,一抬头,正好看见走廊尽头出现了一个黑衣的男人,正朝着自己这边走来。
 
 
第2章 古装帅哥
  他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浑身都不能动了。
  那种感觉非常奇怪,他似乎觉得静止的不是自己,而是时间。男人的脚步声在寂静空旷的走廊里来回回荡,无端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林行舟本能想跑,可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只能用眼珠追随着那人——这男人简直像从异次元里走出来的,黑衣、古装、长发马尾,右手搭在腰间,似乎扣着刀或者剑的柄。
  林行舟当画手这么多年,笔下的古装帅哥没一千也有八百,他一时间甚至以为是哪个漫画里的人物成了精。
  那男人走得越近,他身上鸡皮疙瘩就起得越多,对方经过自己面前时,身形倏地一顿,停住了脚步。
  林行舟一颗心在胸腔里左突右撞,最后冲上了嗓子眼。男人目不斜视,甚至连个眼神都没给他,只张口吐出几个字:“八字轻,易撞鬼。今日有血光之灾,勿出门。”
  林行舟:“……”
  男人说完继续往前走去,林行舟就算是个猫头鹰此时也不能把头拧一百八十度,只听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远,彻底消失的一刹那他感觉浑身一松——能动了。
  他惊魂甫定地扭头看了一眼,只见走廊里人来人往,各自闷头忙碌,喧嚣声重新响起,一切无比正常,好像根本没出现过那么个人,也没人看到他。
  林行舟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白毛汗,心说撞鬼?没人比那位大哥自己更像鬼了。
  他又四下张望了一会儿,确定那人确实不在了,这才一脸找不着北地返回病房。
  他关门的一刹那,同样人来人往的楼梯间里“咔”一声轻响,打火机窜出一簇火苗,方才消失的男人随意地倚在楼梯扶手上,脸还是那张脸,衣服却赫然换了一身黑色的休闲西装,头发也变短了,看上去就是个正常人。
  “我说老大,”扶手转角处还坐着个十二三岁的小萝莉,正一下下晃荡着腿,“咱们以后能不能不要以这种拉风的方式出场?”
  男人瞥她一眼,吐出一口烟来:“为了给我的员工留下深刻印象。”
  小萝莉撇了撇嘴:“可拉倒吧,你又不说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他怎么知道你是谁?”
  “总会知道的。”男人在楼梯扶手上捻灭了烟,屈指一弹,烟头消失在空气里,他右手自然而然地落向腰间,似乎想搭住什么东西,却意外地摸了个空,只得顺势滑进裤袋,“走吧,零。”
  他说罢自顾自地转身下楼,被称为“零”的少女朝着他的背影吐了吐舌头,直接翻过扶手跳到下一层,轻巧地落在他身边。
  两人一前一后消失在住院部大楼外,似乎完全没人察觉到他俩奇怪的举动。
  林行舟回到病房的时候,整个人还有点蒙。
  虽然他不信马克思,也不是无神论者,但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有些超出他接受能力的极限,他靠着门思索了一会儿……决定先上个厕所。
  解决掉“三急”之后他总算是回过味来了,首先他确实回到了三年前,因为刚刚出去时已在走廊上方的电子显示牌上看到了今天准确的年份日期,就算他手机上日期错了,医院的总不会错。
  其次,他这场莫名其妙的重生应该是那个名叫“今夜有鬼”的app搞出来的,具体为什么选中他还不得而知,“鬼猎”是干什么的他也还没搞明白。
  再次,他已经可以肯定目前发生的一切都跟三年前不一样了,那时候他住的是普通病房,也不记得自己见过刚才那个奇怪的男人。
  林行舟沉思片刻,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拿手机给妹妹转了五千块钱。
  钱出去的时候他的心都在滴血,不过想想人生重来一遍,他再和以前一样抠门简直对不起观众。他还记得三年前的今天他因为妹妹的生活费问题跟她在电话里拌了嘴,赌气之下下楼买烟,差点被车撞。
  那时候他觉得仅以“倒霉”二字简直不足以概括自己经天纬地的平生。
  钱转出去没过五分钟,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来电显示是“阳”。
  妹妹名叫林丹阳,小他三岁,目前还在上大学。林行舟顿了一下把电话接起,还没等开口,那边就插进一个急不可耐的声音:“哥?你为什么突然给我打钱?”
  林行舟走到窗边,楼下又在上演着日复一日的“停车场拥堵”,他伸手轻轻地搭住窗台:“今天不是给你打生活费的日子吗?”
  “我天,老哥你都自顾不暇了,还有心思管我?”林丹阳语气有些焦急,“上个月不是跟你说不用再给我打钱了吗,我出去找兼职,能养活自己,你好好养病就是。对了,你现在好点没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