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13 15:29:09  作者:延琦

 

 
《陛下偏要以身相许》作者:延琦
 
文案:
侯府娇女孟玲珑,一朝入宫,冷清三年,终于在一次重生后,彻底放弃了宠妃梦。
于是某天一记金蝉脱壳,孟玲珑卷了个小包袱,一路悠哉回了江南。
哦对了,还顺手救了个灰头土脸的小狼狗。
就当孟玲珑撸撸袖子,准备痛快享受自由的时候,某天门口却忽然来了仪仗车驾大队人马,还有太监亮声高喊,“恭迎皇后娘娘回宫……”
“回,回宫?”孟玲珑一脸懵逼,“劳驾您哪位?”
当初被她救过的那个小狼狗身穿龙袍立在面前,一本正经的道,“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本文又名《皇后并不想当皇后》《皇后日常跑路中》《拦住皇后,不许跑!》等等等等,总之就是讲述一个“什么?老娘好不容易跑出来还想叫我再回去!!!”的故事。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免考,1V1,甜文~~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玲珑,慕容啸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孟玲珑一朝穿越,却糊里糊涂的当了宫妃,苦熬了三年,连皇帝面都没见过,甚至险些丧命……从噩梦中惊醒后,她决定,积极与命运抗争,想办法逃出宫去。只是没想到,待好不容易成功,却只因为在离京路上不小心误救了一个小狼狗,从此一心期盼的自由竟与她越来越远了……作者用清新的文笔,讲述了一位勇于同命运抗争,追求真爱的女子,一步步成长,并最终迎来幸福结局的故事,有诙谐的日常,亦有跌宕的情节,流畅紧凑,精彩异常。
                                                                                   
    
第1章 
  初夏,园中花木葱郁,朱墙之内,宫苑幽深。
  “给贵人道喜了!”
  一道声音打破午后的空寂,守在抱厦里的小宫女往外望去,见一身穿曳撒的太监入了院门。
  来人品级不低,且怕是最受东西六宫欢迎的太监了,掌事的宫女明月出来一瞧,立刻回到殿中禀报,“主子,敬事房的赵公公来了。”
  窗前正绣花的玲珑闻言愣了愣,这才搁下花撑,去了外间。
  才坐好,就见赵公公笑呵呵的迈进了屋。
  虽已入宫三年,但细究起来,今日竟是头一回与敬事房的人打交道,玲珑悄悄咳了咳,稍显正式的问道,“赵总管怎么来了?”
  赵公公笑吟吟的屈膝行了礼,“给贵人道喜了,方才陛下在乾清宫里发了话,说今晚要移驾漪澜殿,特遣奴才前来通报一声。”
  为了尽力将皇帝的意思表达清楚,他又道,“其实自打那日游园过后,陛下就一直记挂着贵人,只因贵人身子多有不便,陛下又政务繁忙,方给耽搁了,今日听闻贵人已经大好,这不,陛下当即就决定今晚移驾过来,还请贵人早做准备啊。”
  宫里的太监一向会说话,这话里有几层意思,一下就表达清楚了,所幸入宫三年,玲珑也没白耗,暂且搁下心间杂味,对着来人微微笑笑,“知道了,此番多亏公公照拂,漪澜殿上下一定好好准备着迎驾。”
  说着朝明月看了一眼,明月立刻会意,从精美的绣花荷包里抓了一把银饼子递过去,也客气道谢,“有劳公公帮我们主子说话,一点心意,请您喝茶。”
  赵公公依然笑呵呵的,略推脱了几句,便伸手接了过来,又道,“贵人太客气了,小的也没帮上什么大忙,说来这都是您的福气到了。贵人守的云开,日后必定前程似锦。”
  这话跟抹了蜜似的,玲珑也忍不住一笑,颌首道,“多谢公公吉言。”
  赵公公忙说不敢当,眼见美人含笑,心间也是暗自感慨。
  她身穿湖绿色的苏缎长裙,上罩四合如意云肩,光洁的云髻之上,斜插一支小巧的云凤纹金簪,装扮并不繁复,却愈加衬出她的美貌,尤其方才一笑,宛若三月桃蕊初绽,令人清丽拂面,沁人心脾。
  ——难怪后宫佳丽云云,今上那日的“香箭”却射给了她人,实在是远道而来的江南美人,独一份的风韵,与中宫皇后以及雍容的贵妃都截然不同。
  这不,一得机会展露,便叫皇帝抛下专宠多年的贵妃,对她心心念念起来。
  消息递到,银饼子也拿了,又客气完毕,久留唯恐讨嫌,赵公公很识趣的告了退,离开了这颇为安静的宫苑。
  没了外人,明月赶紧请示玲珑,“主子,时间不多了,咱们可都要准备什么啊?”
  三年来头一次迎驾,宫人们心里都有些紧张,可叹漪澜殿里也没个有经验的老嬷嬷能指点一下,若是出了差错,坏了主子的好事可怎么好?
  毕竟苦熬了三年,这可是主子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机会啊!
  然而相较于明月的紧张,玲珑却似乎有些茫然。
  怎么……皇帝果真要过来了吗?
  她甫一穿越而来,便是已经在从江南入宫的路上了,原主的身份改变不了,她彼时又懵着,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当了后宫中的一员。
  都知后宫凶险,既然暂时无力改变已经注定的命运,她便打定主意小心行路,力争不做炮灰,哪知眼看时间渐渐过去,她迎来了从没想到的命运。
  ——入宫三年,冷清三年,她宛如花瓶里的绢花,彻底成了皇家的摆设。
  不仅是她,其他妃嫔也是一样的命运,三年来,皇帝除过初一十五去皇后的凤仪宫例行公事的眠上一宿,其他时候便都宿在徐贵妃的朝华宫里,那位徐贵妃堪称专宠。
  在徐贵妃的影响下,皇帝发了话,叫她们这些后入宫的嫔妃们连寻常的宫宴也不必出席,大小节庆都在自己宫里乐呵,是以入宫三年来,她们见到皇帝的次数一个巴掌数的过来。
  便是在这一个巴掌里头的寥寥几次,也大多是在路上遇见,遥遥的行礼问安罢了,连皇帝眉眼如何,大部分人都说不出来……
  不见皇帝的面,似乎就不必担心被炮灰了,但,这空气一般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宫墙高深,这辈子没有再出去的机会,眼看着这余下的几十年,都要在这一方小院里冷清度过的时候,事情却忽然有了转机。
  ——皇后膝下空空,一直以来并未能诞下皇子皇女,不过巧的是,徐贵妃虽然专宠多年,却也奇迹般的只为皇帝生了三个女儿,并无皇子,于是乎正值盛年的一国之君,现如今居然连个儿子都没有。
  近年来徐贵妃凭借圣眷愈加专横,许多事上甚至又有越过皇后之嫌,终于引得皇后下了狠招,联合大臣以皇嗣之名逼迫皇帝,要他临幸其他宫妃。
  而膝下无子的皇帝大约也有了危机感,于是狠下心来不理会徐贵妃的哭闹,决定将视线投向其他嫔妃。
  皇后眼见皇帝终于肯配合,自然高兴,便于十日前亲自办了一场游园,名为赏莲,实际则是组织这些年受冷落的嫔妃们有机会面见皇帝。
  毕竟距离上一回选秀已经过去了三年,皇帝基本已经忘了她们的样貌,此番能亲眼见到人,总比对着敬事房只写名字的绿头牌要直观。
  皇帝十分赞赏发妻的贤惠,破天荒的亲赴御花园与众佳丽同乐,而此行果然不负皇后与他自己的所望,很快就寻到了一名心仪的美人,二话不说当即举起香箭,射了过去……
  那正是玲珑。
  玲珑至今都不能忘,那箭落在身上的感觉。
  竹纸做的香箭,落在身上并不疼,然而除过给她衣裙上留下了挥之不去的浓香,还叫她深深的惊讶……
  这不是史上有名的“风流箭”么,发明者乃李唐时期有名的昏君,在位两年即被宦官杀死……
  身为帝王,当今的皇帝不会不晓得这典故吧,怎么竟会效仿一昏君的做法……
  思及往常在宫中听来的闲言碎语,这位皇帝似乎并不算明君,且以这种行乐的方式被选中,令她心内一时五味杂陈,然而来不及多想,已经被众人簇拥着去拜见皇帝。
  皇帝对她十分和颜悦色,原本当夜便要侍寝,只是非常不巧的是,她在侍寝前忽然来了月事,这才耽搁了几日。
  漪澜殿众人都为她好一番扼腕,生怕这一耽搁,皇帝会将她忘了去找别人,不过好在她“福泽深厚”,原来皇帝一直惦记着她,而且今晚就要来了。
  不知为何,玲珑对即将到来的事有一丝莫名的恐惧,今夜,大约再也逃不过了吧……毕竟她虽然月事紊乱,但也不至于昨日才走,今夜又来啊。
  那,果真是要侍寝了吗……
  思及此,她终于紧张起来,眼见明月还巴巴的等着自己的指示,她勉强维持面上的镇定,咳了咳道,“收整庭院,整理着装……”
  然后在皇帝来临之前备水沐浴……生平第一次,她能想到的只有这么多。
  明月正待点头,忽见守门的小宫女禀报称,“主子,凤仪宫的尚嬷嬷来了。”
  玲珑停住话一愣,尚嬷嬷?
  这位尚嬷嬷乃是皇后身边的嬷嬷,她这会儿来,又是做什么的?
  人已经到了门外,毕竟是皇后的亲信,不容怠慢,她于是忙道,“快请。”
  须臾,就见尚嬷嬷迈进了殿中。
  “奴婢给孟贵人请安。”
  五十来岁的发老嬷嬷,发间隐约见白丝,一双眼睛却十分明亮。
  玲珑颌首问道,“嬷嬷此来,可是皇后娘娘有懿旨?”
  尚嬷嬷的微笑十分得体,“奴婢正是奉皇后娘娘懿旨前来,方才听闻贵人的喜事,娘娘十分欣慰,但也知贵人这里是第一次接驾,怕您或有忙不过来的地方,特遣奴婢来服侍。”
  玲珑心间一顿,心道这消息倒是走得快,敬事房的人前脚才走,皇后便已经得了消息了?
  不过这腹诽只在心里,玲珑面上无异,也笑道,“多谢皇后娘娘体恤,等我得空一定去凤仪宫谢恩才是。”
  然话音才落,却忽听门外一声通传,“贵妃娘娘驾到……”
  一时间屋里头的人,包括尚嬷嬷在内俱都有些意外,徐贵妃来了?
  不会吧,这位连皇后都几乎不放在眼里的主儿,怎么会纡尊降贵的光临这小小的漪澜殿?
  人已经临到了门上,一屋子人赶紧出去相迎,玲珑在前向徐贵妃屈膝行礼,“恭迎贵妃娘娘。”
  徐贵妃一贯的雍容华丽,随身跟着十余名宮婢,阵仗甚是强大,然令人意外的事,她今日却一改平常的凌人气势,颇为和蔼的同她道,“妹妹快请起,不必如此客气。”
  妹妹……
  玲珑心间暗顿,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贵人,何时也能与徐贵妃姐妹相称了吗?
  如此反常,必有异常,玲珑心间警醒,嘴上谨慎答道,“贵妃娘娘真是要折煞嫔妾了,不知娘娘今日驾到,所为何事?”
  却见徐贵妃正待开口,瞥见院中某一人,神色微微一顿,意味深长的问道,“这么巧,尚嬷嬷也在此?”
  尚嬷嬷立在原处没动,垂首答说,“给贵妃请安,今日孟贵人大喜,皇后娘娘特遣奴婢来伺候贵人接驾。”
  徐贵妃听完,只是笑道,“果真还是皇后娘娘想得周全,令本宫自叹弗如啊。”
  明显话里有话,但尚嬷嬷一直垂首,不曾多说什么。
  徐贵妃便把目光重新投到玲珑身上,笑道,“妹妹入宫三年,而今终于熬出了头,本宫由衷替你开心,今日特来向你道贺,也顺带送上几份薄礼聊表心意。”
  话音一落,她身后宫婢们便一字排开,已经将礼物呈了上来。
  一对儿透净的天山玉镯儿,一套上好的胭脂妆粉,还有一套雪缎的里衣,泛着润泽的柔光。
  前两样倒也算正常,只是这里衣……
  玲珑并不觉得,自己已经同徐贵妃亲近到可以送里衣的地步了。
  但她只是道,“承蒙娘娘用心,嫔妾十分惶恐……”
  徐贵妃极为和蔼的拍了拍她的手,“妹妹何须惶恐?打你进宫我就知道你会有这么一天,今夜一过,你我便是一样的了。”
  话似乎并未说完,但看了看如入门神一般杵在那儿的尚嬷嬷,却终是没再多说,只是道,“罢了,时候不早,妹妹赶紧准备着迎驾吧,本宫先回了,改日得了空,妹妹一定去我那儿坐坐才好。”
  玲珑赶紧应下。
  徐贵妃转身出了院门。
  ~~
  徐贵妃与皇后向来不对付,对尚嬷嬷肯定也颇多忌讳,这般匆匆忙忙的走了,玲珑觉得在情理之中,交代宮婢将礼物收好,便去忙自己的事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忙,收整宫苑什么的都有宫人们,又有尚嬷嬷在旁指点,也不用她太操心,她需要做的,是赶在皇帝驾临前,沐浴净身便好。
  宫妃侍寝本有一套严格流程,因今夜皇帝要来此,不是她前去,便省了许多步骤,但这沐浴净身是一定要的,且一定要洗的干干净净,以免出了什么差池,到时候扫了皇帝的兴致。
  没料到皇后想的实在周到,居然命尚嬷嬷专门带了伺候沐浴的宫女,明月等平素近身伺候她的都插不上手,只能捧着衣物在浴间等着,眼看那几位外来的宫女给玲珑沐浴。
  这澡洗得可是真仔细啊!坐在浴桶中的玲珑心叹,连脚趾头缝和耳朵眼儿都不放过,不过所幸那些宫女们手法娴熟,并没弄疼她。
  只是玲珑眼见她们如此认真,自己却再一次紧张起来。
  真的要侍寝了吗?
  把身体交给一个堪称陌生的男人,并且还要以此为荣,为以后的终身奋斗目标?
  虽然这是她名义上的夫君,当今天子,可是对她而言,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