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13 15:32:18  作者:酥芙蕾

 

 
《妻迷心窍》作者:酥芙蕾
 
文案:
同学聚会上被告白,楚湉湉委婉表示,自己有主了。
同学起哄,要看男票真相。
楚湉湉无奈,指着财经杂志封面,“就……有点像那个姓顾的。”
众人暗自撇嘴。那可是掌控商界的大佬顾显,公认的钻石单身汉,各路女星名媛争夺的目标。跟他比,多大脸?
 
聚会结束,走出门外,众人惊呆,楚湉湉腿软。
封面人物本尊立在车旁,眼神宠溺,嗓音低醇:“回家了,顾太太。”
 
※年龄差八岁,苏白甜,狗血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湉湉 ┃ 配角:顾显 ┃ 其它:
 
 
 
第1章 
  -Chapter 1-
  天空灰蒙蒙的,整个城市笼罩着一层晦暗的雾幕,又阴又冷。
  寒风像无数小刀子一样,把脸颊刮得生疼。楚湉湉呼出一口白气,抬头望向眼前这座熟悉的大楼。
  冰冷的玻璃外墙倒映着昏沉的天色,顶上“垣耀科技”四个大字标牌,也像是蒙上了厚厚的灰尘,在风中摇摇欲坠。
  她鼻子一酸,咬唇强忍住泪意,推开大门。
  空气中弥漫着萧条的味道。近一年间,高层动荡,公司历经数轮大裁员,早不复之前的繁荣盛景。仅剩下为数不多的雇员,也难掩人心惶惶。
  楚湉湉在前台同情的眼神中,进了电梯,直达顶层,走向房门虚掩的总裁办公室。
  “……康顺基金的债权马上就要到期……”
  “……估值才两亿多,不知道顾氏……”
  “得想办法……湉湉,你怎么来了?”
  讨论声戛然而止,几道目光投向推门而入的楚湉湉身上,让她下意识地缩了缩。
  办公桌后,曾经属于她父亲楚凌远的位置,如今由姑姑楚凌莲坐着。不会再有人一看见她就笑开了花,无论面前公务再繁忙,也会起身,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视线触及那张皮椅,楚湉湉又重新聚起勇气,上前两步。
  “姑姑,我听说,你要拍卖股权?”
  楚凌莲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不是姑姑要拍卖股权,是形势所迫,不得不卖。”
  “是啊,湉湉,”一旁的杨万忠和蔼道,“远哥去得太突然,留下这么大个摊子,我们都在努力支撑下去。你是小孩子,不懂得经营,你姑姑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嫂子和你。”
  是啊,支撑下去。
  把父亲一手建立起来,曾经估值四十亿的垣耀科技,支撑到了两亿多,不得不变卖资产偿还债务。
  “可是这样,我们就真的要失去垣耀了啊……”楚湉湉哽咽。
  两年前,楚凌远突发心肌梗塞,猝然辞世。作为垣耀科技的灵魂人物,他的离世,不仅让至亲悲痛欲绝,也让这个一度势不可挡的公司,前途变得晦暗莫测。
  董事长的头衔落在了他的遗孀,楚湉湉的母亲头上。然而清点股权,却发现楚凌远所持股份并不多,股权的大头握在妹妹楚凌莲手中。这种情况下,公司实际控制人自然成了楚凌莲,加之杨万忠也站在了那一边……
  再后来,董事长也理所当然易了主。垣耀的命运,楚湉湉母女没有了话语权。甚至连知情权都欠奉。
  “杨伯伯,你是爸爸的左膀右臂,你比谁都清楚爸爸对公司倾注了多少心血。难道就不能再想想别的办法……”
  她眼中带着恳求,看向在座的其他高管,却被他们避开了视线。就连杨伯伯的儿子,与她自小相识的杨逸辛,也低垂着眼帘,不与她对视。
  楚湉湉的心,沉到了谷底。
  高层还有别的要事商议,楚湉湉很快被助理送了出去。站在空荡荡的一楼大厅里,她心下茫然。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湉湉!”
  楚湉湉回过神来,循声回头,“……表姐?”
  追上来的是楚凌莲的女儿,大她四岁的表姐蒋鹿鸣。
  “还好赶上了!刚才我在隔壁,听助理说你刚走。我妈也是没有办法,公司的状况……唉。”
  蒋鹿鸣抬手,抹去楚湉湉长睫上的泪珠,仔细端详她。
  十九岁的女孩子,从骨子里散发着甜美青春的气息,嫩得能掐出水来。小鹿般澄澈的大眼中,满是不谙世事的纯真,红红的眼眶,更显我见犹怜。
  干净的少女,是那个姓赵的喜欢的类型。
  主意拿定,蒋鹿鸣眸光闪了闪,“明天的拍卖,顾氏有意出手,只是……”
  楚湉湉想起,刚才的确听到姑姑他们提到顾氏。
  顾氏集团的名号,无人不知。医药、地产、矿业、传媒、高科技、时尚……顾氏帝国的投资版图在全球不断扩张,轻轻一动,各个行业都要抖三抖。
  原来是顾氏想要收购垣耀……
  她急于知道详情,正要追问,只见蒋鹿鸣警惕地看了眼四周,低声道,“这里不方便说话。这样吧,今晚八点,你来丽兹酒店5108套房,到时再说。”
  ……
  夜幕沉沉。
  顾显阴沉着一张俊脸,大步走进丽兹酒店。
  不省心的臭老头子!
  他这次回国,主要是为了处理父亲顾云霆的离婚事宜。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三个月前突然娶了个二十出头的小嫩模,被八卦媒体津津乐道。“一树梨花压海棠”的热度还没下去,又突然宣布离婚,再次占据娱乐头条……
  没错,是娱乐头条。
  他的父亲,年轻时放着企业少董不做,丢掉顾姓,以“云霆”为艺名混进了演艺圈。祖父震怒,切断了所有支持,要他赶紧滚回家继承家业,结果他硬是从跑龙套,一路打拼至斩获了几个影帝头衔。顾老爷子彻底放弃儿子,转而培养起了孙子。
  头顶富三代星二代的光环,显赫的家世,出色的外表,强势果决的手腕,顾显样样不缺。素来各色女人的投怀送抱源源不断,前赴后继。
  饶是如此,这位狮子大开口的“前继母”,还是让他开了眼界。
  想到那女人对自己的暗示举动,顾显满心嫌恶,只想赶紧回房冲个澡,把那蜘蛛丝一样黏腻恶心的目光都冲掉。
  酒店前台磨磨蹭蹭,红着脸偷眼打量面前的极品帅哥。不苟言笑高冷范十足,黑色长大衣挺括有型,衬衫扣得一丝不苟,散发着强大的禁欲气息,令人想入非……
  啊!
  寒潭般的黑眸只轻轻一瞥,仿佛裹挟着锐利的冰渣,前台打了个激灵,手脚麻利地办好入住,递出房卡,“祝您……”
  “愉快”还没出口,顾显已然转身,大衣下摆划出一道潇洒的弧度,高大挺拔的背影渐行渐远。
  “背影也好帅好有气势啊……”前台痴痴捧心。
  关上的电梯门隔绝了外面的视线。顾显捏了捏鼻梁,对这种目光厌烦极了。
  发小偶尔会打趣他,年近三十,身边没女人,不是不行就是gay。
  顾显嗤之以鼻。他的能力和取向自然都没有问题,他只是……
  他只是,厌恶那些轻浮虚荣的女人。
  电梯“叮”的一声,停在51层。顾显刷开房门,顺手脱下大衣,扔在沙发上。
  老头子离婚是突发状况,他临时决定回国,顺便把垣耀科技的收购案接了过来。
  两年多前,他曾和楚凌远打过一些交道,双方就顾氏对垣耀科技的战略投资基本达成了共识。可惜还没待落实,楚凌远就猝然去世了。他在惋惜的同时,仍然认可垣耀的投资价值,奈何接手的楚凌莲过于短视,被寻求高额套现退出的康顺基金牵着鼻子走,要求顾氏对垣耀本就相当乐观的估值再加一成。
  最终没有谈拢。
  而这短短两年间,如同顾显的预料,垣耀管理混乱,技术骨干纷纷出走,市值一缩再缩,曾经的辉煌风流云散。
  可惜了。
  不过,正好抄底,明天——
  顾显的脚步猛然顿住,解扣子的手僵在半空,思绪也来了个急刹车,愕然望着卧室中心的大床。
  床头灯昏黄暧昧,光影勾勒出少女玲珑的曲线,光裸肌肤如凝脂似暖玉,随着略显急促的呼吸,层峦起起伏伏。青丝如瀑散落了满枕,粉颊泛着桃绯,含苞欲放的花骨朵一般,邀人采撷。
  诱人春色,足以让任何男人疯狂。定力过人如顾显,也不免燥意上涌。
  然而顾显毕竟是顾显。一瞬的失态过后,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恼怒——
  这他妈是楚凌远的女儿!
  当初会面时,楚凌远曾自豪地秀过爱女的照片,不住夸赞女儿是如何乖巧可人。顾显还记得,照片上的校服小姑娘粉妆玉琢,笑容甜美,无怪楚凌远忧心忡忡,生怕哪家的混小子带坏女儿,酒意上头时,更恶狠狠放话,谁敢打他乖女的主意,必须三条腿都打折。
  他若是泉下有知,爱女如此自甘堕落,不知会作何感想?
  顾显不用想也知道,她一定是为了收购案而来。在垣耀科技断崖式下滑的状况下,能够接盘的,只有顾氏。可以说,那间公司的未来,只在他的一念之间。
  套房的暖气像是失了控,燥热得不像话。凝滞的静谧中,只闻两道呼吸声交错。
  顾显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移开视线,转身进了浴室,抽出一条大号浴巾,又接了杯凉水,想了想,打开冰桶。冰块哗啦啦入水,杯壁上迅速凝起一层细密的水雾。
  床上若有似无的馨香,让人心神飘荡。顾显咬牙,一抖浴巾,盖在女孩身上。
  她眼皮微动,浓黑长睫轻颤,让他充分怀疑,她是在装睡。就像一个老练的猎人,以身体为诱饵,静静地只等猎物上钩。
  只可惜,他不是他父亲,不会掉入这种低级的美人陷阱。
  该遮的地方都遮住了,顾显端起水杯,对着那张懵懂睡脸,兜头一泼——
  “……啊!”
  楚湉湉一个激灵,骤然惊醒。
  冰水寒凉刺骨,淌过发烫的面颊,沿着发梢不住地滴下。寒意窜入脊背,浸入毛孔,眼前陌生的高大男人,更让她惊恐又混乱。
  从垣耀出来后,她上网搜索顾氏相关……晚上如约见到表姐……表姐泡了茶,说顾氏要压价……然后……很困……热……
  身体仿佛被火与冰的两个世界撕扯,楚湉湉颤抖着瑟缩成一团,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全身上下,就只盖着一条浴巾。
  对了……顾氏……
  “——顾、顾显?”
  女孩儿湿漉漉的,淋了雨的小猫一样,连声音也是细细软软的。心头像是被她扑扇的卷翘睫毛划过,顾显按压下那股异样的感觉,抱起手臂,轻哼一声。
  看吧,果然是冲着他来的。
  楚湉湉不知道,自己是该对亲人失望,还是该对这个色|欲熏心的衣冠禽兽愤怒。
  浏览媒体报道时,她还对顾氏这位年轻的掌权人钦慕不已,几乎要加入那些梦想成为顾太太的怀春少女。此刻,他衬衫领口敞开,发丝微乱的样子,大概也足以引无数女人疯狂。
  然而光鲜漂亮的皮囊下面,真实却这样不堪……
  乖乖女如她,翻遍脑海,也找不出几句骂人的狠话。颤抖着嘴唇,只能发出细弱的声音。
  “……卑鄙。”
  顾显怔住了。
  什么?
  她叫他……baby?
  作者有话要说:  咸总:曾经有一辆车摆在面前,本baby上前就是……一个急刹,还【哔——】了老婆一脸。我是顾咸,我为自己带盐。
  甜甜:歪,妖妖灵吗?警察酥酥就是这个人!!
 
 
第2章 
  -Chapter 2-
  除了母亲,顾显还从来没被哪个女人这样软声唤过“baby”。
  对上那双被水浸润过的湿亮眼眸,喉结不自觉地一滚,他赶紧强迫自己收敛心神。
  拯救失足少女,可不是他的工作。用一杯冰水给她醒醒脑子,他自问仁至义尽,对得起已逝的楚凌远了。
  他转身走向浴室,丢下一句,“给你三分钟,穿好衣服,出去。”就要带上门。
  “……等一等!”
  顾显回头,见她似乎焦急地想要起身,浴巾摇摇欲坠,露出肩头大片雪肤。他忙别开视线,斥道,“楚小姐!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奉劝你一句,年纪轻轻,少走歪路。”
  “可是……拍卖……”
  虽然还没完全理清楚状况,眼下压在楚湉湉心上的头等大事,是父亲呕心沥血建立起来的公司。顾氏的决策者近在咫尺,她实在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有一……啊嚏!一个提议……”
  “我只重复一遍,三分钟,穿衣,出去。”
  门啪地合上,不一会儿,淋浴喷洒的水声哗啦响起。
  寒意入骨,楚湉湉连打几个喷嚏,只好草草擦拭了一下,在床边找到自己的衣服,手忙脚乱地套上。心中天人交战——是离开,还是等他出来?
  爸爸说过,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再图以后。
  可是,明天的拍卖……
  顾显将濡湿的额发向后随意一捋,阖着眼眸,任水流冲刷着身体。
  管理偌大的顾氏,事务再繁杂,他也游刃有余。然而为父亲收拾烂摊子,轻易便让他满腔烦躁,身心俱疲。
  那女人攀附能给自己当爹的老头子,明显只是求财求名。顾云霆是傻子么,还会落入这种陷阱?还勒令他不许报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