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13 15:37:48  作者:苏家折子戏

 =================

书名:皇帝是个理科男
作者:苏家折子戏
正文文案:
高三生苏语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去答“一觉醒来穿越到封建王朝时期是种怎样的体验。”
顺带,这个时代的皇上偏偏还是自己现实世界暗恋的理科脑纯直男又是种怎样的体验。
妃子A:“你试过一个晚上眼巴巴熬着到天亮吗!”
苏语:“我当年假期补作业一直如此。”
妃子B:“皇上,臣妾想要紫水晶。”
季谨言:“紫水晶,实际成分为带有杂质的二氧化硅,不建议买。”
 
 
后宫争奇斗艳比矫情,耍花招,于苏语如浮云。
朝政党争风起云涌,于她也无关。
她只需要玩玩游戏折折花,泡泡皇帝吃吃瓜。
只是有个问题,不能不重视——
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没有手机玩啊!
苏语发誓再也不抱怨高三生活苦了,老天啊,快放她回去高考吧!
 
本文又名《我在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复习迎考》《穿到皇宫读高三》
沉默内敛宠宠宠男主x古灵精怪皮皮皮女主
双向暗恋 1V1 HE 
食用说明:
(1)双穿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私设极多 逻辑死
(2)脑洞之作,欢迎大家来猜剧情发展和世界观。
(3)有轻微封建制度下姑娘们的绝美友情出没,雷者勿入。
(4)欢迎提BUG 或许你喜提伏笔一枚。
(5)世界设定中已结束了新文化运动,用语夹杂大量白话。注意避雷。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语,季谨言 ┃ 配角:林风夕,谢知晓 ┃ 其它:
==================
 
  ☆、忽魂悸以魄动 恍惊起而穿越
 
  苏语第三次睁开眼,看着眼前陌生的床帘,再一遍怀疑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对。
  在她记忆的最后片段,她如往常一样走出学校,如往常一样穿过人行道去乘对面的公交车,也本应如往常一样,过半个小时到家准备吃饭,过着属于高三学生平庸的生活。
  可惜最后一步没有达成,记忆忽的断片,接下来睁眼,就来到了这个鬼地方。
  苏语叹口气,开始在脑内自动用枚举法罗列可能性。
  按照她久经各类网络小说的套路来说,这八成是穿越了。只是这么天雷滚滚又不合常理的事情发生的概率实在不高,况且她一没车祸二没跳楼三没被雷劈,不符合传统套路里的穿越条件,那么还有一种看起来更为科学一点的解释方法——她在做梦。
  只是如果是梦,那她现在神智也未免太清明了一些。她拉了拉自己的脸,痛得很。
  既然如此,她也没再闭眼去重新一遍遍尝试新的打开方式,而是径直坐起身来,下意识摸到自己身旁的眼镜戴上,接着就听见身旁有人柔声道:“小姐你醒了?”
  苏语抬头看去,一个眉目清秀的姑娘垂手站在一旁,保持着在现代能打上五颗星的标准化的服务性微笑,但面目十分陌生。
  如果是做梦,不应该能看清不认识的人的面目,思忖到这,苏语点点头,道:“接着说。”
  那姑娘蓦地一愣,随后依旧保持着招牌甜美微笑:“小姐有何吩咐?”
  如果这是穿越剧,那这姑娘接下来的台词不应该是:“小姐您都昏迷三天啦,可把奴婢们吓坏了!”吗?然后她再问“这是哪儿,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儿!”姑娘则再说:“小姐您都病糊涂了吗?奴婢是……”
  在心内开启了吐槽模式的苏语在心里一吐为快后,才朝她笑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那姑娘此刻是真的迷糊了,她端详了苏语大半天,才道:“小姐您就睡了个午觉醒来,怎么就不清醒了?要不奴婢给您找太医瞧瞧?”
  很好,很穿越,很符合找不到重点的NPC形象。看来没跑错片场,不是盗梦空间。
  她看了看周围布置的古色古香的环境,又看了看自己身上不知什么时候被一键换装上的不明朝代古装,把目光转回眼前的姑娘身上,叹了口气道:“姑娘,我再问一次,你叫什么?”
  “奴婢叫阿椋,小姐你亲自给取的名字。”自称阿椋的姑娘上前两步,伸手抚上苏语的额头,“恕奴婢无礼。”
  苏语就乖乖等她试完温度,想着这阿椋和自己的相处方式颇为亲厚,不似一般主仆,应该是从小跟大的贴身侍婢,只是这眼前也不知道在哪里,人生三大问题此时正落在她头上——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去干什么?
  苏语属于那种骨子里安静不下来,皮得很的姑娘,如今在高三这档子一时间穿越她倒也没觉得是什么坏事,内心十分平静甚至因为不用刷二模卷还有点小激动,只是这自己现在是什么境地总是要弄清楚。
  想到这她又看向阿椋,给了这个她遇到的第一个NPC一个灿烂的微笑。
  “奴婢一时也判断不了,还是去请太医吧。”阿椋试完温度又被她的微笑又晃了眼,便要往外跑,被从床上起来的苏语一把拉回来,给按在床边坐下:“别急,坐下,我问你点事儿。”
  “万万不可。”阿椋慌立刻站起身,被苏语又一次按下去。
  “听话,乖。”苏语摸摸阿椋的脑袋,像在哄自己的小宠物。
  果然阿椋被顺了毛,挣扎片刻也就不动了,抬眼怯怯地看着苏语:“小姐你今儿是怎么了?”
  苏语同学在现代的同性人缘相当之好,要多归功于一向将撩妹的火候掌握的恰到好处,眼下正是需要套情报的时候,她揣摩了下NPC阿椋的心思,半猜半哄道:“阿椋,这些年我对你不错吧?”
  “小姐对奴婢恩重如山。”阿椋小鸡啄米般点点头。
  苏语笑弯了眼,道:“我不是要这些客套话。”
  她蹲下身来仰头看着阿椋,又惊得阿椋立刻想站起,却被她握住手软声道:“咱们虽然名义上是主仆,这些年来我待你,那真是当自己妹妹疼的。眼下我午觉醒来,神智不清,不知为何丧失了大半记忆,别说忘了你的名字,我连自己名字都忘了……”
  “奴婢这就去请太医!”
  和NPC果然是无法愉快交流的,正题还没引出就被带偏了,苏语盘腿坐下拽住她,继续温言软语装可怜道:“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得了大病?”
  看着阿椋一怔,苏语趁热打铁诓骗道:“我这病并非太医可治。我曾在一本古书上读过,唯一治疗方法是亲近的人帮忙回忆来逐渐恢复。我都说了我拿你当自己妹妹了,我这个做姐姐的想问点话,你不会不答应吧?”
  阿椋被苏语的迷魂汤给灌得五迷三道,虽然不知道自家小姐是遇到了什么事儿,但忠仆的本分还是使她用力点了点头。
  苏语在心里过了遍大概问题,还是决定从大方向问起:“现在是什么年份?”
  阿椋:“永昭十年。”
  苏语:……上帝啊谁来告诉她永昭十年是什么个历史年份啊?
  想了想她换了个问法:“当今国号是什么?”
  阿椋:“安。”
  运气真好,穿越还穿到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朝代去了,这下所有的历史储备都凉了,她抑制住撞墙的欲望,正准备放弃转别的话头,心里突然一动,接着问道:“前朝是什么朝?”
  阿椋认真道:“如今是安朝天下,无端提前朝是大罪。”
  这小妮子还挺认真,苏语抬头换了卖惨的眼神看她,果然阿椋马上道:“清。”
  清朝!
  “再往前可是唐宋元明?”
  “正是。小姐你记忆恢复了?”阿椋眼睛忽的一亮。
  “我倒也想。”苏语摇摇头,托着下巴开始深思,坐在床沿的阿椋大气也不敢出,只能惴惴不安地等待她下一个问题。
  按照这个逻辑推断,清之前的历史全部都是对的上的,而在这之后不是辛亥革命,却隔空冒出来个安朝,历史继续停留在封建王朝。
  难怪刚刚瞧自己身上的衣服不似之前任何一个朝代的正装,倒像是她现代曾多见的糅合了多种元素的仿汉服。
  “有史书么?清朝衔接本朝的那种。”半晌后苏语再次开口问道。
  阿椋松口气,站起身来,勉强恢复笑容道:“奴婢就说小姐还是小姐,喜欢看史书的爱好一点儿没变。入宫的时候奴婢都给您包好带来了,本朝开国史在小书房放着呢,奴婢这就去拿。”
  苏语点点头,忽然惊觉有什么不对,再次拉住她,一字一字地往外道:“你刚刚是说……入宫?”
  “小姐这段记忆也丢了么?小姐是三年前选秀入的宫。只是当今圣上还未入过后宫,所以连同小姐在内的所有宫嫔皆未侍寝。”
  阿椋大致摸清了苏语的脑回路,干脆把她想问的都一股脑抛给她,自己去小书房找史书了,空留了个因信息量太大暂时无法消化的苏语在原地当机。
  “我一开始就该意识到的!如果我在自己家里,哪来的太医啊!都怪那阿椋一直叫‘小姐’!谁想得到我已经入宫了啊!”苏语发出了来这之后的第一次咆哮,“一穿越就穿皇宫!这么恶俗的剧情,难道不是早就被写烂了吗!”
  骂归骂,苏语还是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是想不通的是,按照她对自己颜值的估计,别说选秀,倒贴进宫当宫女还差不多,贴身奴婢阿椋倒颇有几分姿色,她俩换一换说不定这个设定还比较正常。
  按照穿越小说的逻辑,莫非她已经换了个头?她四处看了看,床边不远有梳妆台,和她想象不一样的是,上面镶嵌的是玻璃镜,而非铜镜。
  “也对,阿椋对我的眼镜也没什么异议,看来这些东西都早就引进了。”她自言自语走到镜子面前,犹豫了一下便看向镜中人。
  天哪!
  这他妈不还是她自己吗!枉费她一番期待!
  五官平凡,无论是分开还是结合在一起看都非常一般,丢在人群中就找不到的标标准准的东方姑娘大众脸。
  难怪皇帝三年不入后宫,敢情那届选秀连她这样的水平也能入选,真是难为他了。
  她一边为皇帝掬了一把辛酸泪,丝毫没有贬低自己容貌的不适感,一边又开始进一步思考。
  既然容貌一样,她的名字想来也没有变。那么到底是她凭空穿越,还是寄宿到这个身体里了呢?
  前者自然是不可能,然而后者,她一点过去的原记忆也没有,反而对这个身体熟悉无比,就像是她原来的身体本身。
  她撩起裙子检查自己腿部,她天性好动又是疤痕体质,这些年来大大小小的伤受了不少,而这个身体上的疤痕与她原来的如出一辙。
  这真的是她自己的身体?
  苏语眯起眼,对这个世界的怀疑又更多了几分。
  这真的是穿越?还是说,她真的只是陷入了一个逻辑超级正确的梦境里而不自知?
  大约造物主也不愿她多想,门外一把沧桑的女声将她的思路打断:“才人苏氏接旨!”
  苏语慌忙理了理睡乱的头发,急急踏出寝殿,一位年过半百的高位宫女站在门口,苏语见她手里并未有黄色的圣旨,心存了半分疑虑。但本着还是要保住自己脑袋的想法,回忆着以前看过的宫斗剧乖乖跪下:“臣……臣妾接旨。”
  她也不知道自己礼节和称呼对不对,也不清楚才人在这到底算是个什么位分,整个大脑被一片乱码塞住,像是出BUG的应用程序还在勉强维持最低运行。不知下一秒是不是就要彻底崩溃。
  “才人苏氏,于今晚八点准备接驾侍寝。”
  这下,系统是真的崩溃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在晋江写文,惴惴不安。
单机很无聊,希望各位和我来唠嗑!
标题原诗出自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 “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
 
  ☆、侍寝时节竟逢君
 
  偷偷告诉你,苏语在现实世界是有喜欢的男孩子的,虽然他们俩三年以来讲过的话用手指掰着都能数出来。
  如果把“对不起”“谢谢”这样的礼貌用语去掉的话,那基本就不剩什么了。
  这倒不是因为苏语性格有多么害羞,而是对方实在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几乎从不和女孩子讲话。虽然他长得好看,成绩又好,但这个性子实在太闷,久而久之,也就没有女孩子愿意搭理他了。
  苏语偏偏喜欢的还就是他这种清清冷冷,独立于世俗之外的气质,自然也不会没眼力见地去勾搭人家。这就导致三年过去了,他俩说是同学关系都够勉强,因为她甚至不清楚这个天天埋头学习的家伙,是不是知道她叫什么。
  不过既然都穿越过来了,那还是书归正传,不谈前事也罢。
  总之,苏语在听说今晚八点这个不知高矮胖瘦相貌年龄的皇帝要来临幸她,干脆直接昏了过去。
  可是昏归昏,事情还是要处理的。在经过一群宫女的不懈抢救后,装昏的苏语总算是不负众望地苏醒了。
  “哎呀,瞧这苏才人这是高兴的都昏了,奴婢也为才人您高兴,皇上自登基以来从未入过后宫,更别提侍寝了,您这可是头一回。以后荣华富贵之时,可别忘了奴婢啊。”传旨的姑姑兴奋地甩着手帕,满脸谄媚堆笑。
  苏语躺在床上,连场面上的礼节也不想做了,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阿椋倒是个机灵姑娘,从贴身口袋里拿出几锭银子塞入姑姑手中:“我家主子从小身体不好,还请姑姑多多担待。”
  姑姑倒也没介意,满意地摸了摸银子后拍拍手道:“眼下还有一个时辰,时间是有点紧了,带苏才人下去沐浴吧。”
  从外面鱼贯而入四个侍女,朝着苏语福了福身子,就要将她带走。
  “等等!”苏语眼见局势不对,急忙出言阻止,“我、我今日身体不适,姑姑您瞧我刚刚稍一激动都昏过去了,这要是见到皇上还不长晕不醒,想来今日是不适宜侍寝的。麻烦姑姑禀告皇上,请他再择佳人。”说罢,为了做戏做全套,还咳得撕心裂肺,昏天黑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