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13 15:40:52  作者:吴轻言

 

 
书名:风月佳时
作者:吴轻言
 
文案:
自打收了个叫蒋佳月的小娘子,霸道风流的陆长风从此就暗搓搓地开启了吃瘪之路。
陆长风:你就作死罢!爷就不信还治不了你!
 
 
      ☆、第一章 高攀不起
 
      七月的大臻朝流火一般,热的人心烦。
      “凭哪里来的破落户,上门张口就讨银子,脸皮都不要了!依我说,你既曾在大户人家里头当过差,怎么不找你主子去讨要?没得上我家来,庙小容不下你这尊菩萨,也不知寒碜了谁!” 江陵府城北郊的一处村子里,忽地有妇人吵闹起来,声音既尖又利,刺的人耳膜嗡嗡地炸响,直比那蝉声更厉害些。
      村头躲在树下吐舌头的大黄狗攸地竖起耳朵,对着西边一栋青砖的瓦房狂吠不止。
      只见一个穿了松花色衣裳的妇人站在青砖瓦房前面的台阶上头,手里抱了不大一个簸箕,一行将那里头的豆子拨的哗哗作响,一行觑着底下面色涨红的人。
      来人三十来岁,神情憔悴,眉眼却很能看的出几分当年的容色来,身上的褐色衣裳虽然齐整,许是过了多次水的缘故,已经褪了色,显出淡淡的白。
      她难堪地搓着手,连着脖子根都泛起了红色,口中呐呐道:“秀才娘子,还请你看在儿女亲事的份上,帮一帮我家大郎,日后一定会还的。”
      “日后?呸!”秀才娘子张口吐了一口吐沫,上上下下打量着来人,“既然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蒋家娘子,我也不和你啰嗦,大家明说了吧,你蒋家的女儿高贵,我的儿高攀不起!” 什么? 蒋家娘子一惊,慌忙摆了摆手,连连说道:“秀才娘子,这银子我不借了,不借了,话可不能乱说的,咱们两家是合了八字过了礼的,怎么能……” 话未说完,秀才娘子已经“砰”一声关了门,屋子里还能听到隐约传来的骂声,只留下妇人怔怔站在门前,红了眼眶。
      狗吠声渐渐弱了下去,凄厉的蝉鸣便又渐次嘈杂起来。
      忽地斜刺里冲出来一人,拉了蒋家娘子的手就往后走,“娘,咱们回家!女儿本就不想嫁,是你和爹爹非说秀才的儿子有出息,如此正好,也免了女儿不情不愿地嫁过去!” 姑娘家长的一副清丽模样,眉眼清俊,身姿纤瘦,力气却大地惊人,拉了人头也不回地就往家走。
      刚到家门口,却瞧见一个婆子站在那里,面上带了喜色。
      婆子见蒋家娘子一脸失魂落魄,小姑娘又气愤非常地模样,连忙收敛了神色,紧走两步上前问道:“怎么了这是?月丫头,你娘她……” 蒋佳月哼了一声,正待要说,却被回过神来的娘亲止住,有气无力地道:“先回家再说吧!” 待到了家中,三人进了屋子,蒋娘子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不免又是一阵气苦,末了落下泪来,“这事情还请李妈妈不要告诉旁人,等明日我再去找秀才娘子好生说一说,可别带累了我儿名声。”
      “娘亲何必多此一举,自打爹爹生病,他家可曾上门来瞧过一回?依女儿看,怕是早就存了退亲的念头,如今不过是个筏子,便是去了也只能讨个没趣!”蒋佳月一语道破了秀才娘子的打算,气呼呼地瞪着眼,一副不齿地神色。
      “你知道什么!”向来对儿女和颜悦色的蒋娘子却不准她再说,“你年纪小,哪里知道被退了亲事的苦处?可知咱们女子一旦没了声誉,便不会有好人家再来相看。
      现下咱们家境况又不好,更不会有人上门,往后你可怎么办?” “那女儿一辈子都不嫁人就是!” “你!”蒋娘子伸手就要打她,却听一直不作声的李婆子道:“蒋家娘子,月丫头不懂事你也别放在心上,看这事闹地,哎……” “李妈妈别说了,为了她这脾气,日后还不知道要吃多少亏。
      罢了,过两天我再去一趟,两家都合过八字过了礼的事情,又怎么能一句话就不作数呢?对了,李妈妈来有什么事?如今家里乱的很,没法子招待,您可别见怪。”
      “跟我还客气什么!”李婆子说道。
      蒋佳月见娘亲不肯作罢,心中也有气,转身就跑了出去。
      这桩婚事她本就不愿,那个秀才儿子肥头大耳地,分明肚子里没几滴墨水,还时常爱附庸风雅,实在令人恶心。
      她早就想好了,爹爹病着,日日要用汤药吊命,弟弟年幼还不能承担家业,娘亲年纪也大了手抖眼花地,她若出嫁,这么一家子可怎么办? 不若趁此机会,她就留在家中照顾双亲幼弟,又有什么不好! 蒋佳月出了屋子,正准备先一步去那秀才家中说个清楚明白,却听李婆子正与娘亲说话,顿时停下了步子,猫身蹲在窗前。
      “原也没什么,我听说京城国公府的三爷十月里要娶亲,因人手不够,便想要在咱们江陵的陆府挑几个丫头子去京城,这样一来,府里便缺人使唤,如今府中正忙这事呢! 我想着你家如今日子不好过,不如将月丫头送进去做两年,虽然是活契,一个月也能得几两银子,总比你没日没夜地做绣活容易。
      你也知道,我那不成器的儿子现今在府中倒还有些体面,这事就是他家那口子在管,你若愿意,老婆子也能替你说上两句话。
      说句你不爱听的,等过两年大郎没了,再接月丫头出来,正好嫁人,岂不两全?否则这日子又该怎么过呢?” 李婆子一溜儿将话说了,只拿眼瞧着蒋家娘子。
      “不行!”却听她一口回绝,“谢谢妈妈的好意了,可您也知道,那府里是个吃人的地方,说句不怕妈妈笑话,月儿长的好,进去了岂不遭人妒恨?” “这倒也是,我也不过白说这么一句。
      你别着急,日子都是慢慢熬的,总会有法子。
      还有一桩事,府上最近急着赶一批绣活,我便做主替你接了些过来。”
      “多谢妈妈了。
      哎,还能有什么法子?枉我以前再高的心气,总以为能挣出来,最后嫁了这么个人,倒累的一家子都受苦……”蒋娘子叹口气,终是在李婆子跟前将这些年的苦水都倒了出来。
      “我倒宁愿他就这么去了,也好过这样拖着,他也不好受。
      这几年,为着他月儿吃了多少苦,夜夜跟在我后头点灯熬油地,好好儿地姑娘家,如今还要被人嫌弃退了亲事……” 蒋佳月听到这里,心中不免一动。
 
      ☆、第二章 心有盘算
 
      她原先便知晓两人所说的江陵陆府。
      当年陆家乃是江陵府城的名门望族,新皇登基之时,因有从龙之功,又送了个女儿陆华容进宫为妃,蒙受圣恩赐了个世袭罔替的瑞国公府,这才有了如今的鼎盛繁华。
      庆平元年,新皇大赦天下,陆家自然也上行下效,发还了一批年岁已大还未婚配的奴婢身契,只要个赎身银子,或归家团聚或自行婚配,陆家绝不干涉,她的娘亲王若香便是从陆府赎身出来后,嫁了爹爹蒋大郎。
      蒋佳月曾见过陆家来庄子上的光景,只远远看着,排场亦十分大,人人簪金戴银穿红着绿地,可见是显赫极了。
      她倒不是贪慕那些个虚荣,而是有一次听爹爹对娘亲说起,言语间很是愧疚,说他拖累了这个家,一大半的家产都是靠着娘亲曾经在府中的积蓄,如今为了他都搭了进去。
      若她进府去做几年丫鬟,说不得也能攒下银子给爹爹治病,还能供得起弟弟南秋的束脩…… 陆家的庄子在村东头,深墙大院地围着,只能隐约从那高高耸立的树枝上窥见其中的气派。
      蒋佳月一路走来,正午的阳光灼人,倒将她身上的汗意都烘干了去,闷的人心慌意乱的,一张巴掌大儿的小脸都被暑热熏的红了。
      “小李哥?” 此时的陆家庄子大门紧闭,她伸手轻拍两下侧边的小门,口中唤道。
      不大会儿,侧门发出“吱呀”一声轻响,有人探出半个头来,用手背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又遮在额上挡光,眯眼看了看。
      “蒋家妹妹,你怎地来了?” 门上的小子不过十四五岁地模样,圆头圆脑地,一见是她便咧嘴笑了,连忙将门打开一边往里头让去,“你往这边站站,外面日头大的很。”
      蒋佳月亦不推辞,侧着身子进得门里,对他笑了笑,“小李哥,扰你好梦了。”
      小李全名李议,因了李婆婆与蒋家向来亲厚,蒋佳月与他也是自小到大的情谊,下水摸鱼上山掏鸟的事情没少去做。
      这李家在陆府算得是有些体面的奴仆,一家子大大小小多是在府中伺候着,或是在主家铺子里当差,更有人随着去了京城的国公府里。
      他是李婆婆的嫡孙,自幼是李婆婆带大的,便一直留在庄子里,也算是替爹娘老子尽一份孝心。
      只是听说过些日子,小李哥也要去江陵城的陆家铺子里做学徒了…… “这会子也该醒了,府里马上就要来人了,哪里还得什么清闲。”
      李议挠了挠头,嘿嘿笑着,“不碍事的。”
      “府里?是从江陵来的吗?”蒋佳月问道。
      “是啊,听说是来选几个丫头小子进府伺候,不仅是咱们这,各处庄子宅子里都要送的,嗨呀可别提了,为这事,这庄子里险些儿都打破了头,简直比过年还热闹!” 他家中有些底子,自然不必同其他人那般削尖了脑袋往里头钻营,因此对那些嘴脸颇有些不以为然。
      李议说的眉飞色舞,正待再说些他们闹的笑话给她听,却见蒋佳月渐渐地有些不自在起来。
      方要问,远远瞅见一人往庄子这边跑来,嘴上还喊着:“来了,来了!” 李议顿时也顾不上,急忙将两边侧门全部打开,回头问道:“怕是府上来人了,蒋家妹妹,你是先回去,还是在里头坐坐再走?”他抬起下巴点了点门子上那间小屋。
      蒋佳月踌躇了一瞬,道:“等他们进去了我再走罢!” 说着进了小屋,站在小小一扇窗前,看着那人喊着话进了庄子,立时便听见里头杂七杂八地传来说话的声音,多是催促着“快些快些”的话。
      不过半柱香的功夫,陆续从庄子里呼啦啦出来了一片人,男女老少参差不齐,却俱都穿了齐整的衣裳,一溜儿分做几排站着,不时伸长了脖子去看。
      前面寥寥几人都是庄子上有头有脸的管家庄头,她都识得,第二排却是些九、十来岁的孩子,个个后头都站了大人,将手搭在孩子肩上,互相推挤着,抢着要站在那最显眼的地方。
      “王家的,你挤着我了!” “挤着你怎么了?许你能站我就不能?嘁!” “嘿你这人!” “哎呦——你怎么还踩人啊!” 陆家庄子上的人吵吵闹闹地,只是蒋佳月却没什么心思去看,低下脑袋,清澈明亮的眸子盯着自己的脚背。
      原来陆家这次要挑的,都是这般年纪的啊…… “谁再吵吵就回去!”一声低沉浑厚的呵斥打断了他们的争闹,是庄子上的大管家,蒋佳月抬头,见他往常略有些佝偻的身子此时挺地笔直,目视着前方。
      可惜声音只是低下去一瞬,立时便又嘈嘈切切地议论开来。
      原是来人已到了。
      从门上的小屋里,可以看到有几辆青帷马车正往这里驶来,前后左右各有几个家仆模样的人跟着,车辙滚过,扬起一阵轻薄的烟尘。
      待到了门前,马车渐渐停下来,先从里头下来一个媳妇子,接着伸手又去扶,便瞧见一个容光焕发穿戴富贵的老妇人下了车,立时有后头马车上下来的丫鬟围过来,个个模样齐整秀气,穿戴自不必说,一水儿地花红柳绿,俏丽非常。
      跟在后头下车的,却是李婆婆。
      只见先前那老妇人立马覆了她的手,笑着道:“老姐姐。”
      身后的媳妇子丫鬟便跟着喊道:“李妈妈。”
      男仆那边领头的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身上穿的虽是丝绸衣褂,可又做了小厮打扮,正立在一旁。
      不待多说,这边大管家已经携了人,齐齐上前问安,对着老妇人和年轻男子道:“刘妈妈,王小哥儿,一路劳累,快进去歇歇。”
      “好。
      难为你们大热的天还站在这里。”
      为首的刘妈妈点点头,面容上带了笑,不动声色地打量他身后的那些孩子,却不说话,当先朝庄子里走去。
      被称做王小哥的男子更不瞟那些人一眼,只自顾自往前走。
      蒋佳月便瞧见了那些人眼里的失望。
      孩子们却多有懵懂,唯有一两人眸中颇有些不甘闪过。
      来不及多想,她正侧身去避,便没瞧见那王小哥进门时,脚下步子忽地一顿,望了小门内一眼,又抬脚走了。
 
      ☆、第三章 脚底抹油
 
      京城,瑞国公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