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13 15:45:33  作者:叶禾苗

 

 
书名:重生八零我成了漂亮小姨
作者:叶禾苗
 
文案:
回到八零,姚掌珠变成了远房小姨。
面对养家糊口的压力,极品成堆的糟心,她什么都扛得住,斗得过。
唯一扛不住的是——“小姨夫”!
某男:“这是对我的爱称吗?很特别,我喜欢。”
可她不喜欢!
她不要当小姨,她要当回自己!
 
友情提示:“小姨夫”不是真的小姨夫,留个悬念,么么哒~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姚掌珠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喂,珠珠吗?你今天……”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手机里就传来了“嘟嘟”被挂断的声音。
  
  “什么嘛?”姚掌珠只觉得莫名其妙。
  
  想打电话回去,问问她的这个远房小姨到底有什么事情。
  
  可一看手机的时间,已经两点半了,她快来不及了,今天大BOSS出差回来了,她得要去机场接机,要是没接到,她就死定了!
  
  姚掌珠匆匆地拿起放在椅背上的外套,急急忙忙地就冲出了办公室。
  
  “珠珠,你的电话!你那什么小姨找你!”后面的同事小徐在叫她。
  
  姚掌珠头也不回地说道:“不管什么事情,都等我回来再说!”
  
  一走出办公楼,外面的太阳火辣辣地照射在身上,姚掌珠顿时热得满头大汗。
  
  “这个死BOSS,明知道自己不会开车,还让她去接机,这分明是故意折腾她的嘛。”姚掌珠边走着,边嘴里嘀嘀咕咕的。
  
  在快走到前面站牌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阵阵的尖叫。
  
  姚掌珠吓了一跳。
  
  往后一看,一辆宝马车急速地向她冲了过来。
  
  姚掌珠瞬间被撞飞。
  
  在飞起来的那瞬间,她看到坐在宝马车驾驶座上一抹熟悉的身影。
  
  怎么会是……
  
  肇事者的脸还没有完全印入脑海里,姚掌珠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瞬间失去了意识。
  
  …………
  
  姚掌珠整个人混混沌沌的,还没清醒过来,耳边突然传来了阵阵刺耳的叫骂声,“biao子投生的懒货!太阳都晒屁股了,还睡!睡什么睡!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以为长得比别人标志点,就是千金小姐,可以不用干活了吗?我呸!你就是个讨债鬼,biao子命!”
  
  在叫骂的同时,还用力拉扯着姚掌珠。
  
  力气大的,在姚掌珠的手臂上留下了明显的五指印。
  
  姚掌珠痛得睁开了眼睛。
  
  入目眼帘的是名四十多岁,看起来有点眼熟,但是却又想不起是谁的中年妇女。
  
  这名中年妇女梳着刘|胡|兰头,穿着洗得泛黄的汗衫,嘴里说着她老家的乡土话。
  
  抬头环顾了下四周。
  
  发现她身处在特别破烂又脏兮兮的土胚房里。
  
  墙面是那种大石头砌成的,在墙面上还抹着黄色的泥土。
  
  地面高低不平,不是她熟悉的地板或者石砖,而是原生态的土地面,没有任何的装饰。
  
  窗户是那种木头窗户。
  
  没有雕花,就几根大拇指粗的圆木头拼凑成的,窗户上还糊着脏兮兮的尼龙纸,就是盖大棚蔬菜的那种薄膜,估计是从地里捡来的,尼龙纸上面有不少的泥点子。
  
  厨房跟睡房是没有隔开的。
  
  姚掌珠的对面就是厨房。
  
  厨房也是那种很古老的两眼灶台,黑漆漆又脏兮兮的。
  
  家具没有几样,就一张很破旧的八仙桌,还有几把凳子和椅子。
  
  空气的味道也非常的不好闻。
  
  什么味道都有,腐烂味、酸臭味、脚臭味,甚至连猪屎味都有。
  
  姚掌珠受不了这些味道,忍不住皱了皱鼻子。
  
  “哦喔哼哼……”正想着,在姚掌珠的身侧突然传来了猪叫声。
  
  回头一看,浑身脏兮兮,又散发着阵阵臭味的大白猪正用力拱着她的床板。
  
  这大白猪的力气非常的大,把简易床板给拱得一上一下的,姚掌珠压根就坐不住,要双脚撑着地面,她才不会被拱到地上去。
  
  “还坐着干啥?给我烧猪食去,没见猪都饿了吗?”见姚掌珠呆呆愣愣地望着身后的大白猪看,中年妇女捏着姚掌珠的耳朵,使劲地往下拖拽,边拽着,还边咒骂,“说你是biao子命,还真的是biao子命,连猪的眼色都不会瞧,我养你能干什么?只会浪费我的粮食!”
  
  “你放开我!”姚掌珠的耳边被捏得生疼,就跟耳朵要被扯下来一样,疼得她龇牙咧嘴的,也来不及去想,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想努力从正在虐待她的中年妇女手中逃脱。
  
  “你这死biao子!想造反呀!”见姚掌珠不仅没听她的话,乖乖去干活,竟然还用力拍打着她的胳膊,双脚也没有闲着,死命地朝她的大腿上猛踢,这名中年妇女被姚掌珠给激怒了,放开姚掌珠的耳朵,然后怒气冲冲地随手拿起婴儿手臂粗的木棍子,就冲着姚掌珠挥舞下去。
  
  姚掌珠双手抓着身后简易床板上的薄被子,朝这名中年妇女扔了过去。
  
  薄被子把中年妇女给罩住了。
  
  趁着这个机会,姚掌珠连忙往外逃。
  
  逃到了屋子外面,姚掌珠才知道,她现在身处在大约三百米高的山背上。
  
  这座山背非常的眼熟,就是她老家后面的那座山,山脚下就是自己的老家。
  
  有些诡异的是,虽然不管是山上,还是山下,都是熟悉的画面。
  
  可这画面却是她幼年时的记忆,山下的房子大部分都是土砖、石头,还有木头混合砌成的房子,唯有在村子的最前面,有几幢水泥房,可这水泥房,也不是她印象中非常气派的别墅,只是中规中矩地建了两层楼,房子与房子之间的路,也不是水泥路,都是那种没有浇水泥地的黄泥路。
  
  晴天的时候,漫天黄土飞舞。
  
  雨天的时候,鞋底上都会沾上湿哒哒的泥。
  
  姚掌珠的印象非常深刻。
  
  在她高中去城里读书的时候,习惯了城里的水泥路,她就非常不喜欢回到村里。
  
  可这些都是她幼年时候的画面呀!
  
  为什么现在她会看到这些?
  
  她穿越了?
  
  被车子撞回到了从前?
  
  这个猜测让姚掌珠的整张脸都垮掉了。
  
  好不容易成年了,不用读书了。
  
  一穿越,她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为了高考,每天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天天刷题,做各种试卷,被《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深深折磨着的苦逼日子了。
  
  这也太惨了点吧!
  
  姚掌珠用力揉着脸,想着她现在是不是在做梦呀!
  
  如果这是梦,那就让她赶快醒来吧!
  
  她不想重复过以前的日子。
  
  尤其想到她要做试卷写字,她右手的大拇指、食指、中指就隐隐地犯疼。
  
  这都是她之前写了太多字,留下的后遗症。
  
  正努力催眠着让自己赶快从这噩梦中醒来,屋子里那名对姚掌珠非常凶的中年妇女,手拿着木棍子追出来了,“你这个死biao子!是不是觉得翅膀硬了,就可以不听我了?啊!我今天非得把你的狗腿打断,看看这个家,是你这个死biao子当家,还是我当家!”
  
  姚掌珠要烦死这个人了。
  
  她是谁呀!
  
  对她的态度怎么这么差,嘴巴也脏得要命。
  
  不过话说回来,她的穿越也奇怪得很。
  
  怎么会无端端地出现在这个陌生的家庭里。
  
  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手心也不白嫩,都是老茧子,显然是干了很多活的那种。
  
  她家条件可是不差的。
  
  爸爸是村里的医生,妈妈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又是独生女,还是爷爷奶奶丨头一个的大孙女,家族里唯一的一个女娃,各个视她为掌上明珠,非常的宠爱。
  
  这样的她,从小就是小公主。
  
  身上的衣服总是干干净净,每月都有新衣服穿,也不用她干任何的活,只要开心就好。
  
  可现在的她,就跟从小公主沦落为灰姑娘差不多。
  
  这是怎么回事的?
  
  记忆里,没有这种事情呀!
  
  是她的记忆遗漏了这个片段,还是在穿越的时候,出现了什么偏差?
  
  不管怎么样,姚掌珠此时此刻只想摆脱身后凶巴巴,一副要打死她的中年妇女,然后回到她熟悉的家里,让家里人都围着她转,好好抚慰她现在所受到的惊吓。
  
  姚掌珠一路往山下狂奔。
  
  在路上,她遇到了不少熟悉的人。
  
  可这熟悉的人,看到她,就跟没有看到一样,继续走自己的路。
  
  这很不正常。
  
  因着她父母的关系,村里大部分的人都对她很友善,会笑眯眯地跟她说几句话。
  
  但现在,即使她主动打招呼了,对方却跟在看陌生人一样,上下地打量着她,似乎很奇怪她为什么会对他们打招呼。
  
  见这样,姚掌珠的身子,不受控制地发抖了起来。
  
  不会吧,不会吧!
  
  为什么会这样?
  
  莫非她穿成了别人?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似乎她穿越之后,有些解释不通的异常就能够解释得通了。
  
  但这个现实……
  
  不!她不接受!不接受!
  
  肯定不是她想得这个样子的!
  
  姚掌珠加快了脚步。
  
  在快到村口的时候,她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家,两间两层水泥房。
  
  姚掌珠的亲妈程秀芬正坐在门口择菜。
  
  面庞很年轻,身体很臃肿。
  
  视线往下移动,姚掌珠看见程秀芬的肚子高高隆起,又有点下垂的样子,似乎快要生了。
  
  她妈什么时候要二胎了?
  
  看到程秀芬这个样子,姚掌珠下意识地冒出了这个念头。
  
  她停下脚步,慢慢地往前移动。
  
  以往她妈对她的脚步声非常的敏锐,三十米之内就能够听出她的脚步声。
  
  说她的步子比别人的重,就跟在和谁生气一样,下脚的力度非常的大。
  
  可现在她跟她妈的距离只有十米左右,她妈就跟突然耳聋了一样,自顾自地摘着自己的菜,即使她下脚的力度,比她平时走路的力度已经故意加重了,她妈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姚掌珠的心,瞬间沉入了谷底。
  
  她真的成了别人了……
  
  在俩人的距离只有半米的时候,一直在摘菜的程秀芬,突然捂着嘴巴,咳嗽着抬起了头。
  
  并侧头看向了姚掌珠。
  
  姚掌珠的心顿时“扑通扑通”剧烈跳动了起来。
  
  她妈可算是认出她的脚步声了!
  
  姚掌珠的嘴角微微翘起,还有些酸酸地望向了程秀芬高高隆起的肚子。
  
  哎。
  
  从前她是独生子女,不了解,也不清楚身为大孩的心酸,那种父母的爱被分割的酸楚。
  
  现在她总算是体会到了。
  
  即使她心理上的年龄已经不小,可当自己不再被父母独宠,连自己的脚步声,也听不出来之后,她在那刻,心真的有点酸溜溜的,有点小吃醋。
  
  不过没关系,只要她还是她妈的女儿就行。
  
  在姚掌珠跟程秀芬的眼神互相对视的时候,姚掌珠冲着程秀芬甜甜地唤了一声“妈!”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下基友兀兀的年代文《穿成前妻后[系统]》斗天斗地斗自己,其乐无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