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13 15:48:58  作者:木今安

 

 
《竹马又甜又盐》作者:木今安
 
文案:
程敛一眉目清俊,学习又好,打小就很受女生欢迎。
唐杏与他同窗12年,“饱受折磨”。
虽然她从中收到了不少贿赂,咳咳……
但这并不妨碍她想远离程敛一。
到了高中,唐杏叮嘱他:“你不要和同学们说我们是邻居啊。”
程敛一应允她。
 
高中入学第一天,班级女生都在八卦着隔壁班的程敛一。
唐杏在一旁闭口不言。
谁料,程敛一径自走到她的面前,弯着唇道:“我妈让你今晚去我家吃饭。”
唐杏:……
 
初恋是你,余生都是你。
 
阅读指南:
1.乐观开朗少女×外冷内热少年
2.甜/盐:sweet&cool(反正就是反差萌)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杏、程敛一 ┃ 配角:配角 ┃ 其它:
 
 
第1章 青梅竹马
  三月中旬,春寒料峭,乍暖还寒。
  早上六点,闹钟声一响,唐杏磨蹭了五分钟,才从被窝里爬起来。作为一名中学生,她不得不起床去上学。
  锅里熬着的小米粥早就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包子油条的味道也不由传到了唐杏鼻子面前。
  唐杏揉了揉迷糊的眼睛,吸了吸鼻子,香味让她很快就清醒过来。
  换好衣服,洗漱完毕,唐杏便来到了桌子旁边坐下。
  “妈,今天怎么买这么多?”唐杏看着远比往日要多的早餐,也不由疑惑起来。
  唐母摆好了碗筷,顺便叫了声唐父过来,随后看向唐杏,“因为小敛会过来吃饭。”
  话落,门口传来敲门声。
  唐母脸上一喜,连忙走过去,“应该是小敛过来了。”
  唐杏喝了口粥,撇了撇嘴,心想今天早餐怪不得会这么丰盛。
  “静姨早上好。”程敛一进门便礼貌地喊了一声。
  唐母脸上笑得开心,连忙招呼道:“饿了吧,快过来吃早餐吧。”
  程敛一点了点头,路遇唐父又喊了声叔叔好。
  “小敛来啦,快坐下来吃吧,吃完就去上学。”唐父一边看着报纸一边说道。
  程敛一来到唐杏旁边坐下,将书包放了下来,便拿起筷子准备吃饭。
  “你怎么会来我家吃饭?”唐杏声音不大,但桌子上的人却都能听见。
  程敛一还没回答,唐母抬了抬眉头替他回答了,“你天天蹭小敛的车,还不准人家来吃顿饭啊。”
  唐杏笑嘻嘻地摇头,“当然能,他想吃多久就吃多久。”
  “小敛爸妈今天出差,所以就来家里吃饭了。”唐母还是解释了一句。
  唐杏咬了口包子,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程敛一低头喝了一口粥,然后笑着赞道:“静姨煮的粥真好喝。”
  唐母欣喜地看向程敛一,“是吗?那就多喝点,以后天天来喝也没关系。”
  唐杏小声哼了哼,花言巧语。
  “小敛上次月末测试又得了第一吧?真是厉害。”唐父收了报纸,也夸了一句。
  “卷子不难。”程敛一垂眸,谦虚地回答。
  唐父却不赞同地道:“那我们家小杏连年级前三十都没进呢,怎么不难。”
  唐杏控诉地看着唐父,“爸,你说什么呢!”
  “小敛说的卷子不难,大概是针对于他自己的水平。”唐母补了一句。
  唐杏觉得自己的心窝又被戳了一刀……
  看着程敛一微扬的唇角,她真想上去动手锤他。
  对于每个家庭来说,父母口中总有个“别人家的孩子”,而程敛一就是典型的别人家孩子,唐杏每天都被鄙视的体无完肤。
  ***
  吃完早饭后,唐杏收拾好书包便准备上学。
  “爸、妈,我走了!”
  “嗯,路上注意安全啊。”唐母嘱咐了一句。
  程敛一也道了别,“叔叔阿姨再见。”
  “天还有点冷,小敛骑车慢点啊。”唐母笑着叮嘱。
  唐杏和程敛一都是渝市第七初级中学的初二学生,目前在一个班。两人从小就是邻居,从学前班开始便一起上学。
  七中距离他们所住的小区有一段距离,再加上唐杏不会骑自行车,是以天天蹭程敛一的车上学。
  刚刚坐上车后座,程敛一的大长腿便踩着脚踏板稳稳的出发。
  呼啸的寒风从唐杏的脸颊上划过,她恨不得将整张脸都埋进围巾里面。
  唐杏搓了搓手,朝手心吹了口气,“今天可真冷。”
  “冷吗?那我骑慢点。”顿时,程敛一的速度也降了下来。
  唐杏看了看手表,六点三十五,离上课还早得很,时间很充足。
  道路宽阔,上学的学生皆骑着自行车快速超过,仿佛开启了竞赛模式。在这种情况下,程敛一倒是成了异类。
  无视来往路人的眼神,他轻声问着唐杏,“班主任今天要抽查课文,你背熟了吗?”
  “《陋室铭》还没背熟。”唐杏皱着脸回答。
  “你背一遍给我听听。”
  唐杏也没拒绝,立马背了起来:“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惟吾德馨……”
  才背完一段,唐杏就磕巴了起来,全然忘了后面是什么内容。
  “苔痕上阶绿。”程敛一提示了开头五个字。
  唐杏顺着程敛一的提示开始在脑中回忆着,可她此时却一点也想不起来,“苔痕上阶绿……”
  程敛一无声嘲笑她,“你不是没背熟,是根本一点也没背吧。”
  唐杏立马反驳着:“我背了,但是没背熟。”
  “你再不好好背下来,等早读课班主任抽查你,你就等着罚站吧。”程敛一无情地说出这个事实。
  唐杏气呼呼地从书包里拿出语文课本,翻至《陋室铭》那一课,然后小声的读起来。
  听到唐杏小声的默读声,程敛一在前面弯了弯唇。
  突然,自行车行过一个减速带,自行车一个颠簸,吓得正在看书的唐杏心里咯噔一跳,赶紧抱住了程敛一。
  “你怎么不提醒我?”唐杏抬头质问着。
  程敛一看了看腰间环着的手,笑着道:“快到学校了,你确定要这样抱着我吗?”
  唐杏看向周围,发现学生越来越多,她赶紧放开了手。
  程敛一一进七中,便以优异的成绩和出众的外貌荣登七中榜首,毫无悬念成了七中校草,喜欢他的女生不知凡几。
  他向来不与女生亲近,几乎不跟女生说话,唐杏与他从小一起长大,算是个例外,自然也是七中女生嫉妒的对象。
  要是给她们看到这一幕,唐杏觉得,自己的胳膊就别想要了。
  “谢谢提醒。”唐杏哼了一声。
  快到学校门口时,唐杏立马出了声:“我就在这里下车。”
  吱——
  程敛一利落的刹车,唐杏从车后座跳了下来。
  “同学们谁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你何必每次提前下车,简直是掩耳盗铃。”程敛一的大长腿支在地上,撑着自行车。
  唐杏收了语文课本,背好了书包。
  她没好气地看了程敛一一眼,“就因为我们的关系,我已经成了全校女生的眼中钉肉中刺了。大哥,你放过我吧。”
  她也不想坐程敛一的车啊,奈何她不会骑,两方家长又极力让她去蹭程敛一的自行车,她能怎么办。
  程敛一眼神微暗,“那些女生的话,你不用在意。”
  唐杏走上人行道,朝程敛一挥了挥手,“班里见吧。”
  程敛一无奈,骑着自行车离开。
  ***
  刚过拐角处,唐杏就看到三个女生痴迷的看着程敛一的背影。
  她无声叹着气,又是被蒙蔽的少女们。心想着正准备绕过她们,可却被拦住了去路。
  “唐杏,你刚才是从程敛一的车上下来的吧?”为首的女生冷着脸问道。
  唐杏大大方方的承认,“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问我。”
  “你为什么就不能离程敛一远一点!”女生恶狠狠地说道。
  唐杏无语地看着她:“我跟他从小就一起长大,为什么要为了你而远离他?你谁啊你。”
  她在学校已经尽力避免和程敛一过多接触了,就是怕这样那样的麻烦,结果却经常有麻烦上门。
  “你!”女生扬起了手。
  唐杏乌溜溜的大眼睛里没有丝毫害怕,“呦呵!你还想打人啊,保安室就在前面哦。而且你打了我,我就去告诉程敛一,他肯定不会喜欢你这么粗鲁无礼的女生。”
  女生恨恨地收回了手,“唐杏,你还真是厚脸皮。”
  几个人站在这里实在太引人注目了,周围上学的学生路过这里,也不由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唐杏也不想跟她们过多纠缠,她露出大白牙笑着道:“彼此彼此,你的脸皮也挺厚的。”
  女生咬了咬牙,忿忿不平地放下了手。
  唐杏淡定地绕过她们往学校门口走去,因为经常遇到这种事,她的战斗力早就直线上升,一两只小虾米她也不怵。
  进了学校,唐杏往初二那栋楼走去,她的教室在三楼,所以还要爬一段楼梯。
  “唐杏!”
  她的脚还没踏上楼梯,就被人从身后喊住了。
  唐杏回头,见是一个面生的女生,她疑惑地看了过去,“你是?”
  女生从书包里拿出一封信,然后递到唐杏手里,“帮我交给程敛一。”
  说完,又塞给唐杏一包大白兔奶糖,“这是给你的,请务必把信交给程敛一。”女生双手合十,目光认真看着她,“拜托拜托。”
  唐杏低头看着粉红色的信封和白色的大白兔奶糖,这是贿赂她办事了?
 
 
第2章 一天一颗
  唐杏还低着头看着手里的东西发呆,可那女生丢下一句谢谢,便跑得没影了。
  再抬头时,唐杏叹了叹气,这简直是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她无奈地将东西放进了书包。
  进了班级,唐杏一眼便看到第二组后排坐着的程敛一,他如今身高180,在一群男生里鹤立鸡群,十分显眼。
  两人目光一触,唐杏立马撇开了眼神。
  同桌杜筱梨早就来了,见唐杏进班级,也开心地朝她笑了笑。
  “你今天来得有点晚,你和程敛一不是一起来的吗?”看着唐杏坐下,杜筱梨疑惑地问道。
  唐杏打开书包,将里面的课本拿出来,摆在桌子上,她回答:“你不是知道嘛,我一般在校外就跟他分开了,今天正好遇到了两波人。”
  “不会又是那些女生吧……”杜筱梨猜测着。
  唐杏点了点头,“你猜对了。”
  “她们怎么总是缠着你啊,有什么事自己找程敛一啊。”杜筱梨无语道。
  唐杏叹道:“不是有句老话嘛,柿子要挑软的捏,大概都以为我这边是突破口。”
  “你要不要以后自己骑车过来?”杜筱梨同情地看了她一眼。
  唐杏苦笑:“小时候学车摔过,有阴影不敢骑。”
  杜筱梨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昨晚看了蜘蛛侠,他说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加油!”
  唐杏也没有多难过,她悄悄从书包里露出大白兔奶糖的包装,“看!这是别人送给我的,等早读课结束,我分给你吃。”
  杜筱梨眼睛一亮,惊讶地看着大白兔奶糖,“谁这么好心,还送你大白兔奶糖。”
  唐杏嘿嘿一笑,凑到杜筱梨耳边,“有个女生让我给程敛一送情书,这是给我的报酬。你看,这不也有好处嘛。”
  “哇塞,这女生好大方!”杜筱梨惊叹道。
  “下课分。”唐杏把奶糖往书包里一塞。
  此时,上课铃声一响,教室里的背书声也渐渐大了起来。
  唐杏拿出语文课本,开始背着自己不熟悉的《陋室铭》,不然等班主任来抽查,那她就完蛋了。
  “山不在高……”
  教室里此起彼伏的背书声,中间还夹杂着语文、英语、历史和政治,唐杏摒除外界影响,开始背诵课文。
  ***
  七点半一到,班主任刁亚海便走进了初二六班。
  读书声没停,刁亚海在班里来回巡视着,突然他点了第二组中间一个女生,直接关上她的书,让她背诗。
  周围声音没断,因为大家早已了解刁亚海的习惯。
  在一片读书声之中,女生磕磕巴巴地背着,刁亚海不发一言地看着她。
  “不熟,站着。”
  刁亚海丢下一句话,便继续去了别处。
  女生委屈地低下了头,捧着书继续背起来。
  一连过了几个,有背熟的,也有没背熟的,教室里站了不少人。
  唐杏提心吊胆地朗读着课文,就怕刁亚海抽查到自己。可有时候,你越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就越有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刁亚海叩了叩唐杏的课桌,示意她起来背诵。
  看着戴着细框眼镜的刁亚海,唐杏头皮一麻,顿时有种被盯上的感觉。
  下一刻,刁亚海指了指《陋室铭》这篇。
  唐杏有种压中题的感觉,她快速在脑中过了一遍,然后流利的背了出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