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13 15:55:35  作者:今日又月半

 《当原女主和逆袭路人甲都重生了》作者:今日又月半

 
文案:
重生的木梓,刚开始只是想改变弟弟的命运,同时复读考个好点的大学改变人生。
闲暇时,手握那可查询未来娱乐圈新闻的手机调戏下那些明星的粉丝们。
却发现,原来前世的她,竟是那被‘逆袭’路人甲改了命运的‘原’女主。
 
 
 1
 
    春运,火车上。
 
    木梓靠着车窗,带着耳塞,听着歌,低头刷着手机网页。
 
    其实,木梓她此时的心情算不上好。
 
    春节难得回家和父母聚聚,可是她在家呆了几天,在她耳边就围绕了几天类似这样的念叨——小梓,你怎么还不交男朋友,你怎么还不结婚,你已经不小了之类的。
 
    特别是临上火车前,爸妈送行时那满是担忧的话语——小梓,不是爸妈逼你。要知道,你已经28岁了,现在你还能挑别人,再过一两年,就是别人挑你了……
 
    这话,令她感到更加的难受了。
 
    只是,网页转呀转,始终没有刷新,手机右上角的信号显示,就只有那么可怜的一格。
 
    不禁微蹙眉头,抬头望了眼车厢内的情景,拥挤的人群,吵闹的周边,心情不禁显得更心烦意乱了。
 
    此时,火车似乎驶过了偏僻的山区,信号增强了,手中握着的手机震动了下,网页弹出了一条推送新闻,是一条有关于娱乐圈的热搜新闻——米诺新年微博宣婚讯,粉丝糯米喜祝福。
 
    本想点击关闭,却不知为何,她鬼使神差的点开看了下去。
 
    新闻通篇,先是详细介绍了有关于米诺的事情,然后描述了和其未婚夫张奕那“十年的长跑爱情”,通篇看下来的第一感受就是,米诺这28年以来,真的是一帆风顺,妥妥的人生赢家。
 
    看完新闻的她,内心的深处,涌上了一股莫名的自卑,还有那深深的羡慕。她们两个人的人生境遇,还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若是她也能像米诺这位女明星这般“命好”就好了。
 
    家境优越,名牌大学毕业后,一出道便被媒体冠为那‘千年一遇’的美女,但在演技上并非是所谓的‘花瓶’,是新生代实力派女演员代表之一,还有一个被‘糯米’粉丝群所认可,谈了十年恋爱的高富帅男朋友……人生赢家这个词或许指的就是米诺。
 
    不过,‘米诺’这个名字,从她最初听说过后,就总觉得有种熟悉感,好像曾经她有在哪里知道过这个名字,在对方还未出道前就听说过了。但是,事实上她只是个隶属小井市民阶层的普通人,跟可算是天之骄女的米诺绝扯不上丝毫的关系。
 
    想着,她就想关掉关于娱乐圈的网页新闻,还是继续刷自己感兴趣的二次元文化,解下闷。谁知,此时手机竟显示无网络状态。她死死的瞪着信号格,想用眼神威逼它赶紧有信号,可是,没信号就是没信号。
 
    无可奈何,放下手机,望向车窗外,此时外面已是黑夜,只能看见一片片黑影忽地从眼前飞过,不自觉的,此时木梓的意识显得有些迷离,思绪飘向了不知何处。
 
    她的人生不知道算不算的上是失败呢?
 
    28岁,一次恋爱也没有谈过,木梓她看着车玻璃上模糊显示着的自己的模样,没有化妆但仍算的上是清秀有余,虽体重值有些超标,比例值属于微胖人群,可是因为骨架小的缘故,根本就看不出来。不能说是美女,但能算的上是清秀佳人,28年以来,居然没有人追,这不科学。
 
    有时候又想想,或许她木梓这一生手持的人生剧本,就是超普通的那种,分配到的角色是路人甲乙丙的那种。家境一般,大学也只是普通的二本,出来工作的单位也就是家小公司,拿的工资也就刚好在一线城市生活,在不乱买东西也不怎么出去吃大餐的前提下每个月会有一两千存款的那种。
 
    此时的她,并没有发觉,火车行驶的速度加快了,轨道中,还带着刺耳的划破声,只是隐藏在车窗外罢了。
 
    或许晕车的缘故,此时的木梓她,只感到头昏沉沉的。
 
    算了,她还是稍微靠在椅子上睡会吧,反正是在终点站下车,车没那么快到。想到这,她的意识渐渐模糊了,慢慢睡了过去。
 
    危险正慢慢的到来,此时火车上的所有人,却一无所知……
 
    与此同时,魔都某个高级公寓中。
 
    处于娱乐圈热搜中的主角米诺,却并不像外界所猜想的那般,幸福的准备着婚礼。
 
    她蜷缩在沙发上,看着桌面上的手机,但是她等了好久,手机就只是安静的躺在桌上,没有动静。
 
    米诺此时的下唇,已被她咬得泛白。
 
    就在这时候,手机屏幕终于亮起,她等不及看是谁打来的,就急忙的接起,“阿奕!”
 
    欣喜却没有维持几秒,电话并不是她一直等着的人打来的,是经纪人通知她有关于明天行程的电话,“知道了,Lisa姐。”此时米诺她的话语满是失落。
 
    电话那头的Lisa听出了此时自家艺人的失落,不禁调笑着说,“小诺,你可不能因为要结婚了,就忽略了工作。”
 
    “没有,Lisa姐。”
 
    “好了,既然你在等你家那位的电话,我就不打扰你了,不过,记得要早点休息哦!明天你的行程可是排的很满。”不等米诺说些什么,她就直接挂了电话。
 
    Lisa看了眼客厅中的丈夫和孩子,感同身受,无奈的摇了摇头,毕竟她家艺人这次得偿所愿,终于要和相恋多年的男友结婚了,若得若失没心情工作也是难免的。
 
    对于此时手机上传来的挂音,米诺握着手机,眼中露出了难懂的神色。
 
    全世界都以为,此时的她,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是她值得,并不这样的。
 
    重来的这一生,靠着前世的记忆,她明明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成为人生赢家,但是,为什么偏偏就是她那两世以来的执念,无法如愿呢?
 
    明明她已经费劲心思得到了张奕这个男人,不久后他们俩就要结婚了,可是为什么却总是有人不让她如愿呢?
 
    新闻中,关于她和阿奕那感人的“十年恋爱长跑”,其实米诺心里清楚,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只是因为,阿奕的家人一直都不喜欢她,并不赞同他们结婚,所以他们才谈了这十年的恋爱。这次所谓的婚讯,是她找人故意放出来的。
 
    她就是想逼迫阿奕做出选择。其实在几年前,阿奕就跟她求过婚,但是因为他的父母强烈反对,甚至放出如果要和她结婚,以后就不要回家了的话,她不想阿奕他为难,所以最后才不了了而之的。
 
    或许唯一让她安心的就是,即使阿奕他的家人再怎么反对,他始终一如既往的深爱着她,于是这些年,他们俩就这样边谈着恋爱,边和阿奕的家人打着持久战,试图软化他们的态度,接受她。
 
    她无力的躺在沙发上,难道是她太贪心了?
 
    可是这个想法一浮现,米诺就摇头拒绝了,她一点都不贪心,这都是她应得的。这一世,她费尽心思让阿奕爱上她,她绝对不会对此放手。前世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身边站着别的女人,这种事情,她绝对不会让它发生。
 
    此时的米诺心中真的很不甘心。
 
    明明她无论是家世还是自身,都那么的优秀,可是,为什么,阿奕的家人却始终不肯接受她。明明上一辈子,那个女人无论是哪一方面都比不上这一世的她,却得到所有人的喜爱。
 
    她绝不承认,她会比不上那个女人,要知道,这一世的时候,在她的从中作梗下,那个女人已经跌入泥潭了,就是个无知的小井市民,今生今世,那个女人绝不会有机会和他们有所交集。想到这里,米诺的眼中泛起狠绝。
 
    就在这时候,手机再次响了。是她一直等着的男友阿奕的电话。
 
    “阿奕!”
 
    “发生什么事了,是谁欺负我们家小诺,告诉我,我一定帮你出气。”
 
    “阿奕,我还以为你生我气了。从昨天婚讯被爆出来后,我就一直打不通你的电话。”
 
    “傻丫头,怎么会,我只是回家一趟,和爸妈他们说了这件事。这次的事情并不怪你,而且本来我们两个人也谈了那么就恋爱了,早该结婚了。”
 
    “可是——”
 
    “小诺,别担心,一切有我。”
 
    “阿奕,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不讨你爸妈喜欢,你也不会那么为难。”
 
    “笨蛋,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是我唯一深爱的女人。总有一天,我家人会知道你的好的。”
 
    “阿奕。”
 
    “好了,小傻瓜,不要担心,一切有我。”
 
    “阿奕,我有没有说过,我很爱很爱你,如果没有你,我会活不下的。”
 
    “说什么傻话呢!我们会一直都好好的,天长地久,乖,不要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会搞定一切,然后回到你身边的。”
 
    ……
 
    自从那条有关于她和阿奕的‘婚讯’被爆出来后,一直没有和男友张奕联系上的米诺,此刻在男友温柔的安慰下,心终于定了下来。
 
    没错,就算全世界反对,但是阿奕会一直在她身边的。
 
    不知道聊了多久,米诺躺在沙发上,眼皮越发的沉重起来,意识清醒的最后一刻,鼻尖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
 
 2
 
    当木梓她从床上醒过来时,只感觉到头昏沉沉的,身体很重很难受。她下意识将被子稍微掀开,伸出右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掌心能感到明显的热度。
 
    很明显,此时的她正在发高烧。
 
    只是,身后床的触感,让她的意识清醒过来,她怎么会躺在床上?
 
    一股不安,令她挣扎的起身,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这似乎是她的房间?可是一时间又不大肯定,因为有些物件摆设,跟她房间里的不大一样,但是,却又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她捏了捏自己的手,意图让自己那发胀的脑袋清醒些。
 
    对了,她记得,因为火车上网络信号不好刷不开网页,加上又有些晕车的缘故,她便在车上睡着了。
 
    可是睡梦中的她,身体突然感到一股猛烈的撞击,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看清是发生了什么事,入耳的唯有那混乱的尖叫声,在那些杂乱的声音中,她听见,那些人在喊——火车脱轨了!
 
    她是死了吗?还是那一切都是在做梦?
 
    想着,她便从床上下来,想弄清楚,此刻的她,究竟是在哪里?
 
    脚落地,瓷砖表面的凉意让她那发烫的身体,稍微的感到了好受些。
 
    突然床尾那立着占据了床三分之一位置的那三只熊玩偶,印入她的眼前。
 
    木梓她吃惊的看着它们,她十分的肯定,那就是陪伴了她快二十年的三只熊玩偶,一直舍不得的扔的那占据了她的床的三分之一的位置三只熊玩偶。
 
    这一刻,木梓才终于意识到了之前那股熟悉感是从哪而来的了,因为,这是她曾经的房间。在她大学毕业后,重新装修前的房间。
 
    咬了咬唇,抬眼望向那梳妆台上的镜子,镜中显现出的是属于她少女时的模样。随着她的动作,也跟着做出同样的反方向动作。
 
    身体那发烫的温度,似乎在提醒着她,此刻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她狠狠地捏下自己,疼痛的感觉告诉她,此时的她并不是在做梦。
 
    她,这是重生了吗?
 
    平时喜欢看打发时间的木梓她,脑海中瞬间就闪过无数曾经看过的那些重生文,穿越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