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13 16:11:30  作者:金鱼白兔

 

 
《他的小软糖[校园]》作者:金鱼白兔
 
文案:
【校园+电竞】
又软又甜奶糖系天才小美女×梦想是当电竞职业选手的校园大魔王
 
从初三跳级到高一的唐阮语,进校第一天就被那个“混过社会”的温延夏盯上了。
这个曾经辍学去打游戏、敢跟校长叫板、一进校就打架的新七中一哥,长了一张让全校女生都暗恋的脸,却对所有女生都视若不见。
唯独会把唐阮语壁咚在教室的墙上,贴着她的嘴唇,“欺负”她:“总有一天,我要亲口尝尝你的滋味,是不是像我想得那样,又软又甜。”
 
小剧场:
进七中第一天的温延夏:我温延夏把话撂这儿了!一周之内,我让校长和老师跪求我退学去打电竞!
进七中一周后的温延夏:我温延夏一天不吃到唐阮语,我就一天不离开七中!
 
阅读提示:
1、主高中校园,辅电竞。男主打的游戏是“绝地求生(PUBG)”,文章内涉及电竞的部分都非常容易理解,不玩游戏也能看懂。
2、恋爱为主的小甜文,苏爽宠撩甜,五糖俱全。女主傻白甜,男主霸道任性,没什么太多剧情逻辑,请勿纠结。
3、1V1,SC,HE。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竞技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阮语 ┃ 配角:温延夏 ┃ 其它:校园,电竞,甜
 
 
 
第1章 第一颗糖
  春节已经过了,但对于地处北国的平市而言,春天的气息还藏在未消的薄雪之下酣眠。
  平市七中的校长室内却一派暖意如春。唐阮语脱掉羽绒服,只穿着米色的羊绒衫,都热得一张小脸泛出蜜桃般娇嫩的粉色。
  然而她感觉不到热,只感觉到紧张,一双素白的小手,不自觉抓紧脱下来抱在手臂上的羽绒服,微微低着头,听红木书桌对面的林校长说话:“阮语同学,听初中部的高校长说,你从初一开始就一直是全年级第一名。在校期间还多次参加了各类竞赛,拿了不少国家级别的奖项吧?实在很优秀啊!我们七中一直都有‘直升班’的传统,从初二下学期开始,每次月考的前30名,遴选进直升班,保送进高中部。你现在就在初三直升班里吧?”
  唐阮语听见校长问话,慌忙点头,小嘴一张想应答,可过了好几秒,也只是软软地“嗯”了一声。
  她天生就这副又软又糯的性子,长了一张乖巧清秀的脸,这副模样让不少老师和同学都不自觉对她产生一种爱怜感。
  更何况,她还是平市排名第一的中学,平市七中初中部,连续两年半的年级第一。这个成绩,更加让她坐稳了“老师宠儿”的宝座。
  所以,即使她现在面对校长总有几分怯怯的,但是一向严肃刻板的林校长也没有生出什么厌烦,倒是对这个小姑娘愈发温柔起来:“高校长应该也跟你说了吧?咱们高中部啊,从今年开始改革,想在‘直升班’的基础上,再选拔更优秀的学生,直接跳级到高中部来,跟着高中的同学一起学习。现在呢还只是挑一两个人,培养着看看情况。以后,很可能直接组成一个‘少年班’之类的呢!所以呀,阮语同学,你的表现对学校来说很重要……”
  校长越是这么说,唐阮语越慌张。那蜜桃色的小脸,现在掺了点白,头埋得更深了,只露出泛着红的耳尖。
  她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话来表态,但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一双大眼睛眨啊眨,那眼波仿佛是春日池塘,被燕子的剪尾在池心一点,一圈一圈涟漪在晃,和她心口那点小慌张一模一样。
  半晌,她终于酝酿出一句话来:“我……”
  结果刚说了个开头,就被“咣当”一声给打断了。
  是校长室的门被谁推开了,听动静,这推门的动作相当不客气,甚至可能是直接用脚给踹开的。
  唐阮语忍不住在心里揣摩开了:这是谁呀?这么大胆?
  她在初中部的时候就听说过,高中部这边的林校长,雷厉风行,治校甚严。高中部的学长学姐们对这个校长颇是敬畏,连学校里那几个有名的“校霸”,都怕被校长找去谈话。
  而现在来人进校长室都这么嚣张……
  唐阮语悄悄抬头看了眼林校长,只见校长盯着来人,脸色阴郁,怒气明显都爬到眉头上去了。
  他再一开口,那声音和同唐阮语对话时完全不一样了,疾言厉色的:“你瞧瞧你这像什么样子!?”
  什么样子?唐阮语有点好奇,忍不住回头瞥了一眼。
  一回眸,那个俊朗的男生就这样撞进她的视线里。
  此时还是寒气未褪的残冬,可这男生已经穿上了褐色的皮风衣,里面只套了一件黑白几何图案的高领羊绒衫,看上去颇是潇洒帅气,但是这有点社会化的风格,明显和这高中校园格格不入的,怪不得校长看不顺眼。
  而那男生对于校长的呵斥浑不在意,一双漂亮的瑞凤眼,含着几分冷笑,慢悠悠将这校长室打量一圈,最后忽然落在了唐阮语这边。
  这一下子就和唐阮语偷看的目光撞在一起了,她慌慌张张把头往另一侧撇开,只留下半截白皙的脖子露在那视线里。
  男生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这个女孩,眼神里带了几分玩味,从她的后颈慢慢荡到她已经开始泛红的耳尖。
  林校长见他这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呵斥:“温延夏,你听见我说话没?你回学校是来上课的,穿成这样像什么样子?”
  原来他叫温延夏,唐阮语在心里把他的名字轻轻念了一遍。虽然低着头,但那男生的眉眼还在她心头浮着,尤其那双眼睛,那带着一丝笑意的视线似乎把她的心都给锁定住了。
  她屏息凝神,一边忐忑一边好奇地关注着那边的动静。
  那个叫温延夏的男生听见校长这般斥责,终于是把视线挪了过去,觑了眼校长,嘴角挑着一丝笑,“哐当”一声,把唐阮语旁边的那把椅子拉到自己身边,大大咧咧坐上去,这才开口说话:“我又不想回来,要不然,你现在就开除我?我保证不在你眼前招你心烦。”
  唐阮语听见这话,勾着头眨了眨眼睛,心里有点惊讶:怎么会有学生找着校长要求被开除呢?
  她垂着头,只能看见温延夏脚上的白球鞋,摆在她余光里,特别有存在感。
  这男生真有点霸道……唐阮语想。
  她感觉校长室的气氛都因为这个男生的霸道,忽然间变得剑拔弩张,让她有点想赶快离开这里。
  而对峙的两人都不知道她的想法。
  林校长听着温延夏那么挑衅,反倒是把脾气给压住了,声音不怒自威:“你才十六岁,打什么电竞?学习不好,以后怎么找工作?还想啃老不成吗?你爸你妈再有钱,那也得你有本事才能继承家业……”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温延夏一声嗤笑打断了:“谁想继承家业了?他们的产业他们自己玩去,我只想在PUBG的世界里登顶。”
  校长闻言,勃然大怒,一拍桌子,大声吼道:“温延夏!有我在这个学校,你想退学,没门!趁早把你那玩乐的心思都给我断了!”
  一直在旁听的唐阮语被校长突然暴怒吓了一跳,战战兢兢抬眼,来回打量两人。却见温延夏对校长的怒气视若无睹,手肘撑在书桌上,脑袋歪在十指交扣平摊的双手上,一副痞痞的模样,冲着校长一挑下巴,挑衅道:“信不信,一周之内,我让你主动跪求我离开平市七中。”
  林校长从鼻子里蹦出一声冷哼,被温延夏的挑衅气得青筋直跳,却一时也说不出更严厉的话来。
  温延夏见他那样,嘴角挑衅的笑意加深了些,把手一抽,双臂抱在脑后,悠哉哉往后倒进椅子里,一双瑞凤眼忽的转向了唐阮语这边。
  唐阮语像是被猎人捕捉了踪迹的小鹿一般,慌慌张张把视线闪避开。
  她也不知道,她那双清溪般澄澈的眼睛,那么一晃,真像小鹿那纯洁的双眼,不经意间就撩拨了观者心弦。
  看向她的温延夏,喉头滚了滚,忍不住把身子探了过去,贴近她的耳朵,对林校长的呵斥不管不顾。
  唐阮语感觉有潮热的呼吸,拍打在她耳廓上,带着温延夏低沉沙哑的声音,蛮横地顺着她的耳朵往她心里钻:“同学,你叫什么名字?怎么看上去,长得有点像……”
  他的话也被打断了,这次是客客气气的敲门声。
  唐阮语抓住时机,慌忙从椅子上站起身,退开两步,离温延夏远远的。
  温延夏笑出了声,在林校长的怒目瞠视中,重新瘫回自己坐着的椅子里,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林校长无奈,又瞪了他两眼,这才收回视线,扬声应门:“进来吧。”
  推门而入的是个戴着眼镜的青年男子,看上去年纪三十上下,五官颇是端正,只是那副模样,仿佛脸上都刻着两个字:“严师”。
  “严老师来了。”这位“严师”还真的姓严。林校长见是他,主动招呼了一句。
  严老师客客气气跟校长点了点头,走进校长室。第一眼他先看见了温延夏,还没上岁数的严老师,眉间的川字纹迅速就刻了上去,显然对这个学生异常看不顺眼。
  跟着,他的视线扫到了唐阮语这里,面目表情倒是和缓了,然而却也谈不上和颜悦色。
  倒是校长,眼神一落回唐阮语身上,不自觉就柔和了,说话声也轻声细语了起来:“阮语同学,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高中‘直升班’教语文的严同甫老师,一会儿让他带你去班里。严老师,这就是上学期在初三直升班的选拔考试中拿了第一名的唐阮语同学,从这学期开始,就跟着高一的直升班上课了。”
  介绍完唐阮语,林校长的眼神如同匕首一般,“唰”一下投向在那边散漫坐着的温延夏,声音跟着就高亢起来:“严老师是你们‘星光班’的班主任,你给我老实点。”
  说完,校长一抬头,嘱咐严同甫:“严老师,温延夏这个学生,你务必给我好好教导,不必看在我的面子上对他骄纵。除了不开除他,你用什么手段教导,我都没意见。”
  严同甫神情还是那么严肃,仿佛不会笑一般,说话的声音也四平八稳,异常端正:“校长,您放心,我会恪尽职守,认真教导班级的每一位同学。”
  唐阮语听着他的话,悄悄抬眼瞥他。这老师的名字听上去就像是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那种呆板严肃的教书先生,看来性格也是这么方方正正。
  她正想着,严同甫的目光忽然落到她身上。唐阮语瞬间有点局促,低着头,双手不自觉揪着身后双肩包垂下来的带子。
  等了一会儿,也没听见严同甫与她说话,倒是向校长告辞:“那么校长,我现在带两个学生去班上。”
  “去吧。”校长用手撑着头,挺疲倦地冲他们摆了摆手。
  温延夏嗤笑一声,慢慢腾腾从座椅上站起来,大踏步悠闲地晃出了校长室。
  而唐阮语规规矩矩给校长鞠了一躬,嘴里小声道:“校长再见。”这才慢慢退出校长室。
  出了门,她看见温延夏正背倚着墙,低头在摆弄手里的打火机。
  “校园里禁止吸烟。”严同甫关上校长室的门,看着温延夏,皱眉道。
  温延夏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派头,嘴里笑道:“老师,我不吸烟。我就是顺手从网吧里带出来一个打火机而已。怎么?学校里也不让玩打火机?怕我在学校里放火不成?那我在学校还能玩什么啊?难道玩——”
  说着,他忽然身子向着唐阮语倾来。
  他个子高大,身材匀称,体型相当养眼,也看上去颇有力量。至少唐阮语这小小的身子,挺轻松就被他用单手困在了他的身体和墙壁之间。
  唐阮语被他突然压近的举动弄得颇为慌张,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小脸红的快要滴血,只敢努力把头歪向一边,避开和温延夏直视。
  但是她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那个男生的气息是那么炽热,侵略如火,不容她抵抗地在她肌肤上碾压而过。
  唐阮语不自觉把眼神往那边移了一下,猝然间发现,温延夏距离她不过毫厘之间。
  似乎,一低头,就要吻上她似的。
 
 
第2章 第二颗糖
  严同甫看着温延夏这颇有些轻浮的派头,眉头皱得更深了,说话的音量也高了起来:“别欺负女同学。”
  温延夏“噗嗤”一声笑了。他贴着唐阮语,说话时气息有些潮热起伏:“老师,我不吃窝边草。”
  说完,他眼神忽然一勾,荡回唐阮语这边逡巡了一圈,慢条斯理间忽然有些蛮横:“但是老师,我刚刚听校长那意思,我俩不是同班同学啊?那我这也不算吃窝边草啊?”
  严同甫胸口的起伏,幅度大到肉眼可见,几次张嘴想痛斥这个“无耻之徒”,到嘴的话又被涵养给压了下去。
  唐阮语被温延夏的气息和话语撩得心神不宁,本能伸手想把这个男生从自己身边推开,结果手心贴到了温延夏的胸膛,瞬间感觉到了那紧实的肌肉和熨帖的热度,脸上飞红,咬着嘴唇,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
  温延夏低着头,盯着唐阮语那张小脸看。半天,突然松手,退开两步,脸上还是那副浑不在意的样子,说:“老师,我好心劝您,为了您的好学生着想,您得快点把我给劝退了,免得我把持不住,把您的好学生给吃了。”
  说完,他潇洒地转身,背对着二人招了招手,自顾自先走了。
  严同甫瞪着温延夏远去的背影,深呼吸了几次,痛斥:“成何体统!”
  唐阮语胸口起伏不定,呼吸还有些紊乱,一双眼睛却不自觉追着温延夏的背影看了过去。
  现在正是清晨,高中上早自习的时候。还不到春分,依然是昼短夜长的光景,此时恰好初升的朝阳从走廊那一端照了进来,给温延夏的背影做了一个朦胧又温暖的柔光背景。
  唐阮语看着眼前这一幕,高大的男生走向朝阳,把昏暗远远甩在身后。她忽然觉得心口温热可触。
  这时,严同甫却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绪:“唐阮语同学,我先带你去直升班吧。这节课正好是我的课。”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