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13 16:14:58  作者:玖叁

 

 
《宠着你》作者:玖叁
 
文案一
程川,女生们的心上人,成绩拔尖,不爱说话,没有好奇心,准时放学。
最近几天程川都会晚20分钟走,好兄弟调侃:“橙子,你是不是在等哪个小姑娘?”
程川抬眸,吐了一个字:“滚”
“猜对了呵。”
程川没有否认。
好兄弟看着教室前面拿扫帚的小姑娘红了脸,继而调侃:“该不会是…”
还没说完,程川拿了书包砸过去:“就你话多。”
 
文案二
别人眼里的程川,禁欲系,天之骄子,冷傲不羁。
陆烟眼里的程川,衣冠楚楚,斯文败类。
“烟烟,我资料落房间了,帮我拿一下。”程川说。
陆烟说:“好。”
陆烟跑到房间看了一眼,没有看到。
后脚听到门落上锁的声音。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励志人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烟,程川 ┃ 配角:沈嘉南 ┃ 其它:
 
 
 
第1章 开学
  清晨第一缕光照进了房间,风从飘窗吹进来,纱帘随着风悠悠晃晃的在床上落下一片浅浅阴影,飘窗上的毛绒玩具镀了一层光晕。
  陆烟揉了揉眼睛爬起来,窝在家里一个暑假,穿上了昨天晚上就放在床尾的校服,白色的最小码短袖穿在她身上空落落的,校服裤子一直嫌大,还好是裤脚是收缩的,不至于拖在地上,裤管也很空,能装下两个她。
  肥大的校服穿在她身上越发衬托的她很娇小。
  上厕所、刷牙、梳头,一切按部就班。
  她梳了一个简单的马尾辫,走到厨房,陆玉溪已经坐在那慢条斯理的吃油条了,他昨天心血来潮去小区楼下理发店剪了个头,看起来很有精神。
  陆玉溪,她哥哥,长得倒还不错,只可惜…一言难尽。
  他坐在那儿,长腿慵懒的叠着,几根头发竖在头上,没有精心打理,身上的白色校服短袖被图绘得五颜六色,都是他本人的大作。
  “草儿,早。”陆玉溪手里捏着油条跟她打了个招呼。
  陆烟皱眉,瞪了他一眼,她不喜欢被叫“草儿”,跟陆玉溪说过几次,陆玉溪觉得“草儿”好啊,亲切可爱又充满了生机,陆烟知道陆玉溪这是在报复他妈。
  陆烟以前叫陆烟草,因为她爸在她小时候做的是烟草生意,希望借着她的名字打一波人形,陆家烟草铺后来做大了,她妈觉得女孩子家家叫烟草不太好,就去了个“草”,陆玉溪当初哀嚎了很久要改名叫陆傲天,他不想再被人叫玉溪牌香烟了,结果他妈没答应。
  所以陆玉溪怀恨在心,就一直叫陆烟“草儿”。
  陆烟慢条斯理的坐下来,拿纸巾擦了擦手,端起白粥抿了一口。
  窗外阳光投射进来落在地上形成一片明亮的光线,九月的天依旧透着燥热。
  知了的叫声传进来,带着夏天特有的热闹。
  “别欺负烟烟。”他妈端着煎蛋过来。
  陆玉溪夹了一块煎蛋放到陆烟碗里:“草儿,多吃点,你太瘦了。”
  煎蛋刚出锅,泛着一层浅浅的油光,很诱人,陆烟戳了一下,中间的蛋黄还是半生的,嫩嫩的很水灵,她轻轻咬了一口。
  “陆玉溪,我跟你说,你这学期要是再考倒数第一,下学期就别上了。”他妈系着围裙也坐了下来。
  陆玉溪毫不在意的继续吃早饭,好像说的不是他。
  “你看看你,年年倒数第一,还要留级,丢不丢人?这学期你再考倒数第一,下学期别指望有生活费。”他妈骂起陆玉溪来一点儿都不留情。
  “我不丢人啊,又不是杀人放火干嘛丢人呀?”陆玉溪把剩下的油条一起塞进了嘴里,下巴一扬,一副自我感觉很良好的样子。
  “你真是把我们老陆家的脸都丢光了,你好歹考个倒数第二,倒数第一像什么话?”他妈对他的要求真的低到尘埃里了,只要不是倒数第一什么都好说。
  陆玉溪“切”了一声,端起牛奶:“我能槿怎么办?我当初说了吧,我要去职高,你们不答应,非要我去什么华中,华中都是些什么人?华中都是些书呆子,就知道死学习,你以为我待在华中好受吗?我也很绝望啊。”
  他妈气得是大眼瞪小眼:“你还好意思讲?当初让你去华中你爸花了多少钱?以为环境好了,你能上进点,谁知道…”他妈叹了口气,真是气这个不争气的儿子。
  “我要去职高我就不是倒数第一了。”陆玉溪振振有词,反正去华中这事不是他本人意愿,职高多好,职高的女生多好看,华中都是些书呆子,职高在城东,华中在城中,想约个会都要跨城,他在城市的这头,姑娘在城市的那头。哎~
  “你!”他妈气的放下了筷子:“气死老娘了。”
  陆烟瞪着陆玉溪:“少说两句,干嘛要呛妈妈。”
  “哪里呛了嘛,我是说的实话呀,华中那不是人进的。”陆玉溪其实心心念念还是职高,如果他老妈大发慈悲给他转到职高去了就好了。
  “人家程叔叔家的“程川”怎么能每年都考年级第一?人家程川不是人吗?你妹妹烟烟不是人吗?”他妈真是恨铁不成钢。
  “程川,程川,你就知道程川,从小就叨叨程川,我妈要是程川妈,我也是程川。”
  他妈拿了碗跳起来要砸他,还好陆玉溪这丫撒腿跑得快,不然肯定得头破血流。
  陆烟跟着也没吃饱个早饭,过去拉着她妈:“妈,别跟哥生气了,他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
  她妈拿着碗,站在门口大骂:“你个小兔崽子,晚上回来看我不打死你。”
  陆玉溪嬉皮笑脸的把书包闲散的搭在肩上:“那我晚上不回来了啊。”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两个人隔着十米在斗嘴。
  ……
  “小兔崽子,跟你妹妹一道上学去。”他妈冲着陆玉溪的背影喊道。
  “草儿又不是小孩子了。”陆玉溪虽然嘴上这么说,还是停在了家门口的马路上等陆烟。
  他妈回头去沙发给陆烟拿书包:“烟烟,吃饱了吗?”
  陆烟接过书包,点头:“饱了。”
  他妈去桌上拿了纸巾包了根油条给她:“烟烟,你看着你哥,他要惹事了,你回来告诉我昂。”
  陆烟点头,看到她妈手里油亮亮的油条说:“妈,我饱了,油条不带了。”
  “烟烟,你自己注意安全,走路慢一点。”她妈把她送到门口。
  “嗯。”
  陆烟的平衡感不是很好,穿运动鞋有时候也会崴到,所以她要很仔细的走路。
  陆烟出门,陆玉溪握着手机在门口刷朋友圈,看到她来:“妈是不是让你盯着我。”
  陆烟低着头走路,陆玉溪跟在她后头:“草儿,咱们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可不能成为妈的间谍。”
  “草儿,知道不?”
  陆烟回头,鼓着腮帮子,瞪他,长睫毛扑闪扑闪的。
  “你不做亏心事干嘛要怕妈妈知道。”陆烟回他。
  “我觉得吧,人这一辈子不肯定不做亏心事,“亏心事”三个字没有绝对的定义,你说是吧?”陆玉溪偷换概念也是没谁。
  “这话你跟妈妈说。”
  陆玉溪被她这妹妹呛得不说话了,典型的不买他的账,哎~
  闷闷的跟在她后面,虽然跟陆烟一直是一个学校,但是以前比陆烟高一个年级,所以八竿子也难得见一面,根本不担心陆烟能向爸妈汇报什么结果,现在好了,成绩太差留级了,不偏不倚他那暴发户老爸又花钱让他进了物化班,这一来,就跟他妹一个班。
  等于多了一个日常间谍,以后的日子他能想象得到,四个字——惨不忍睹。
  太阳晒得头发发烫,久未晒过太阳的陆烟整个人都散发着舒坦,每个毛孔都张开了,陆烟小碎步往前面走,跟班陆玉溪老老实实跟在她后面。
  开学第一天,校门口热闹非凡,送孩子的家长在门口排排站,陆烟穿过人群往校门走,空气中弥漫着夏日的焦灼和炎热,时而有阵微风拂过,吹得宽松的裤管贴在腿上。
  刚进校门,山地车从她身边飞速而过,山地车车速过快,带起的风吹起了她鬓角落下的长发,只差几厘米那车就要撞到她了,她受了惊,下意识呼吸一窒。
  “喂,你小子,怎么骑车呢!”陆玉溪的大嗓门让前面的人一声急刹。
  那人回过头,陆玉溪大步上前:“在学校不知道减速慢行啊?”
  “撞到人了吗?”那人开口。
  “没有。”
  “再见。”那人再次跨上车,准备走。
  陆玉溪抓住了车龙头:“骑车了不起吗?差点撞到人不道歉吗?”
  那人跨坐在山地车上,一条修长的腿支撑在地上,身上斜挎着一个纯黑色的黑篮挎包,他很不耐烦,今天他妈的已经够衰了。
  陆烟拉了一下陆玉溪的手臂,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被太阳烤的几分泛红,她想还是算了,毕竟那个人只是骑得快,没有撞到她,真要撞到她,他们占理。
  “对不起。”那个人瞥了一眼女孩小巧的脸,皮肤很白,他抬眸不耐烦的对陆玉溪说:“可以松开我的车龙头了吗?”
  陆玉溪闻言松开,那人一蹬踏板,车飞快驶进了停车场,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草儿,没吓到吧?”陆玉溪低头看着陆烟。
  陆烟摇头:“没有。”
  她的心底划过一丝暖流,陆玉溪这人虽然看着混,嘴巴贱,但对她是真的好,撺思着以后回家可以向妈妈少汇报点他的坏事。
  “草儿,哥哥疼你吧?”陆玉溪说。
  陆烟点头:“嗯。”
  “以后哥会加倍对你好,所以,你就别当咱妈的间谍了。”
  陆烟……
  他们到教室,班里人稀稀落落来了一大半,陆烟走到第二排,陆玉溪跟着坐到第三排,陆烟的正后方。
  高一下学期就已经分了文理班,现在只是细分物化和物生,大多数同学还是之前班上的,连班主任也是之前的,她刚坐下,后面的女生何恬恬就拿着书包坐到了她的旁边。
  “陆烟,你也选的物化呀?”何恬恬说着把书包塞进课桌抽屉。
  “嗯。”
  “太好了,我听说我们班就三个女生选了物化,其他都选了物生,寻思着都是不认识的人,看到你我就安心了。”何恬恬咋咋呼呼。
  陆烟不知道班里其他人的选课情况。
  “只有三个女生吗?”她小声的问。
  作者有话要说:  真的是第一次写甜文,还望各位仙女们多多喜欢我,紧张,害羞,233
  喜欢的仙女们可以点个收藏留个评,手拉手,我们都是好朋友~
 
 
第2章 程川
  何恬恬点头:“嗯。”
  陆烟嘴唇抿成了一条线,把书包塞进了桌兜里。
  “陆烟,你暑假干嘛啦?”何恬恬支着下巴问她。
  “在家睡觉、看书、看电影。”陆烟眉毛微皱,回想暑假的两个月,“听音乐、下楼喂流浪猫…。”
  “哎呀,我想问的是你暑假干什么去了,怎么能变得这么白?”何恬恬看着陆烟那张认真细数暑假干嘛去了的小脸,不禁觉得好笑,这孩子心眼太直了。
  “啊?”陆烟理解错了,脸色红了两分。
  “我就待在家里,没怎么出门。”陆烟声音软软的,整个人很乖。
  何恬恬“哎~”了一声:“你整个暑假都窝在家里吗?”
  陆烟点头。
  “你不无聊吗?待在家里不会闷死吗?”
  陆烟摇头:“还好。”
  “早上骑车遇到两傻子,碰都没碰到他们,非要老子道歉,还真特喵的…”门外一个男声响起了,人还未进门,声先到,声音不大,但在走廊上却格外清晰。
  几秒,说话的男生进门,后面还有一个穿粉色T恤的男生,两个一米八个子的男生进门瞬间就引起了全班的注视,黑衣服的人眉飞色舞,粉色衣服的男生双手插兜,长腿跨进门,教室里瞬间鸦雀无声。
  粉色,是比较难以驾驭的颜色,要求穿的人皮肤白,白里又不能透着娘,那个男生把粉色穿得分外好看。
  陆烟以为班主任来了,抬起头来,就看到了黑衣服的男生。
  刚刚差点撞到她的那人。
  还有他后面粉色衣服的人,粉的太过耀眼,浓眉大眼,五官比正常男生都要好看许多,陆烟眼中流露了一丝诧异,她认得他,她妈口中的别人家孩子,每回教训陆玉溪的时候都能听见的人——“程川”,从小耳根子就听麻木了。
  程川小升初全市第一,程川初升高全市第一,程川奥数拿了一等奖…
  总之有关于程川的一切,只能用“天之骄子”来形容。
  可是程川怎么会选物化班?
  陆烟没想到自己会和程川这号人物分在一个班。
  她看着那个黑衣服的人,刚刚好像也听到了那人说“两傻子”。
  黑衣服那人喋喋不休继续刚刚的话题:“还真特喵的衰,不过有一傻子还挺…。”
  “挺,挺可爱的。”黑衣服那人眼睛瞥到了陆烟,话锋一转。
  他的转变让程川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目光所及,巴掌大的小脸配着一双大眼睛,眼睛上面一对新月眉弯弯,女孩眼中有些雾气,眼睛水汪汪,看起来楚楚可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