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14 07:22:46  作者:裁影

 

 
《陶先生的小奶狗》作者:裁影
 
文案:
随着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发展,世界当中的灵气越来越稀薄,严重影响到了妖怪的正常生活。
身为上古凶兽的陶言为了填饱自己的肚子,在人界开了一家小饭馆。
他的店里接待的客人不仅有人类,还有各路妖魔鬼怪修仙者。
什么?想要吃饭不给钱?
呵呵,刚好今天没吃饱,看你长得挺可爱,正好可以当个下酒菜。
熟悉陶言的所有人都知道,陶言看似温润斯文的隐藏着一颗相当狂暴的心,如果不小心惹到了他……
那么就要小心自己的名字会不会被加入他的新食谱当中了!
也正因如此,陶先生的小饭馆在人间开了足足数百年,从未有人敢吃霸王餐。
直到有一天,陶先生的小饭馆里来了一只可怜兮兮的小奶狗,不但蹭吃蹭喝不给钱,还……
还胆大包天的肖想起了身为店主的陶先生!
 
【温润如玉妖怪大佬受(别信)x外表叛逆实则乖巧暖萌小奶狗明星攻】
【攻受均已成年 甜文 不虐 文内所有角色均无原型。】
 
内容标签: 娱乐圈 异能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陶言 ┃ 配角:好多 ┃ 其它:娱乐圈甜宠
 
 
第1章 
  春节是华国最重要的四大传统节日之一,华国的春节向来是隆重且热闹的,每当年每年的这个时候,无论是上班的、上学的、搞研究的亦或者是其他各行各业都会放假,回家过年。
  为了庆祝春节,也为了庆祝全家团圆,大多人家都会早早的将家中进行一次彻底的大扫除,贴上春联,备好一顿丰盛的年夜饭,这顿年夜饭也叫做团圆饭。
  俗话说得好,民以食为天,这句话放在春节实在是再恰当不过。
  当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围在餐桌前,电视机里播放着今年的春晚,饭菜的香味丝丝缕缕与室内暖暖的灯光融为一体,大家其乐融融,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这大概就是团圆饭真正的意义所在。
  但,也不是每家会与家人吃上这么一顿团圆饭的,偶尔也会有些例外,比如……
  “熊仙长,承蒙惠顾,去年一整年里,您一共在我店里消费了七千三百六十二枚上品灵石,今天就是结算的日子了,您是刷卡还是付现?”温润清冽的嗓音在安静的小饭馆里响了起来。
  说话这人,是个大约二十出头的青年人,这青年身着一袭淡青色长衫,安静的坐在柜台后面,他骨节分明的手中拿着一本厚厚的册子,整张脸被手中的册子所遮挡,让人无法窥见他的面容。
  但饶是如此,哪怕只凭借青年温润的嗓音和那握着册子的白皙手指,以及他周身所散发淡淡竹香和那斯文儒雅的气质,便不难想象,这青年定然拥有一张非常出色的面容。
  只是,在青年的话音落地,就见那个原本坐在桌子前,捧着碗吃的十分投入的中年男人握着筷子的手猛的顿住了。
  他缓缓地将捧着的碗放下,看向那个坐在柜台后的青年,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开口道:“呃,陶先生,我原本是已经早早把灵石准备好了的,只不过……”
  青年翻看册子的手没有丝毫的停顿,只是淡淡的发出一个单音节:“嗯?”
  那中年男人脸上的神色更加尴尬,眼中也闪过了些许的不安,他的手摸了摸怀里瘪瘪的袋子,咬咬牙还是继续说道:“前几天,青云小世界不是举办了一场珍宝拍卖会吗,我原本只是想去看看,但是吧……”
  中年男人剩下的话没说完,就听见小小的饭馆里传来了一阵低低的吸气声,这让他一时间觉得脊背发凉,整个人都快要僵住了。
  这下子,青年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声音依旧平和的问道:“这么说,仙长是不打算付钱了吗。”
  眼看青年并没有生气,中年人原本紧绷的神经总算给松了些许,他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否认道:“不是不是,我只是想请陶先生通融一下,等我们仙门今年的工资发下来,我一定双手送到先生店中。”
  这下子,中年人这句话音落地,小小的饭馆里吸气的声音明显比刚才更大了几分。
  就在中年人还摸不清头脑的时候,只听一声闷响,青年将手中的册子合上,缓缓地从柜台中站了起来。
  少了册子的遮挡,青年的面容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是一张非常清隽的脸,肤白如玉,眉眼如画,那双浅金色的眼眸宛如一汪深不见底的泉水,温和而又清亮,高挺的鼻梁之下,是两片淡而有型的薄唇,此时他的唇角微微勾起,这个浅浅的笑容使得他的眉眼显得分外柔和。
  再配上那袭淡青色的长衫,将儒雅俊秀诠释的淋漓尽致。
  可明明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温和无害的青年,在站起来的瞬间,却让整个小饭馆当中的气氛顷刻间发生了变化,莫名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宛如汹涌的海浪一般,向着中年男人挤压过来,令他几个呼吸间就变得脸色煞白,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倒也不是不行。”青年脸上的笑意伴随着这句话而愈发的温和,他的视线淡淡的看着瘫坐在凳子上的中年男人。
  而被他看着的中年男人此时听到青年的话本应是欣喜的,可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他却笑不出来。
  整个小饭馆里安静的像是掉根针的声音都能清晰可见,就在这样古怪的气氛当中,就听青年打量着中年男人了片刻后,继续道:“听闻熊仙长未飞升以前,修的是妖修道,本体是头灵目黑熊。”
  中年人努力调动起体内的灵气,这才终于能够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之下开口,但开口是能开口,却难免声音有些发抖:“陶陶、陶先生这是何、何意?”
  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陶言唇角微弯,温润的淡金色眼眸当中笑意更浓:“今日便请仙长留下您的熊掌,待到去年的帐务还清了之后,再来取吧。”
  青年的脸上明明笑容温和,但口中说出的话却让中年人不寒而栗,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粗壮的手腕,不住的摇头:“不,你不能这样,你这样是有违法律的,你会受到制裁的……”
  听他这么说,原本还只是吸气的众人,顿时纷纷捂上了眼睛,不忍直视了。
  傻孩子,居然敢跟陶言谈法律,这是想被做成全熊宴吗!
  上一个跟陶言谈法律的人,现在坟头草都三丈高了!
  果不其然,在中年人这句话刚说完,就见原本还只是站在柜台的青年缓步走了出来,一直到他面前才挺住脚步。
  青年伸出修长白皙的手在中年男人的手腕处轻轻比划了一下,中年男人只觉得浑身都仿佛被冻僵了一般,明明很想挣扎,但是却连轻轻动一下都做不到。
  就在这时,原本安静的小饭馆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片刻后,一个披头散发,虎背熊腰却衣衫凌乱,与中年男人有七分相似的壮汉飞快的跑进了店里。
  他来不及说话,直接将手里拎着的一个毫不起眼的布袋放在了青年的面前,刻板凶狠的刀疤脸上满是歉疚,对着青年频频作揖。
  待陶言手中的动作停下之后,这才急忙开口:“陶老板,对不住,这次是我没有管教好弟弟,给您添麻烦了,这里是一万枚上品灵石,除却熊三这一年的饭钱,剩下的灵石是我灵目黑熊一脉给您的赔礼,实在是对不住,给您添麻烦了。”
  闻言,陶言慢条斯理的收回了手,脸上仍旧是那副温润谦和的笑意:“原来这位是熊先生的弟弟啊,那这次便算了吧,只是下次……”
  他言语未尽,那虎背熊腰的壮汉却完全理解他的意思,当即一巴掌就拍在了熊三的后脑勺上,言语里再也没有对陶言的小心翼翼,粗声吼道:“还不快和陶先生道歉!再有下次,用不着陶先生出手,我一定将你的皮扒了赠与陶先生做冬衣!”
  一场闹剧最终在熊三和其兄长百般赔礼中落下了帷幕。
  送走了熊家两兄弟之后,陶言的视线在自己的小饭馆里淡淡的扫了一圈,重新坐回了自己的柜台当中,拿起那本厚厚的册子,清朗温和的声音再次在店里响起:“林仙长,承蒙惠顾,去年在小店的消费总额为一万五千六百枚上品灵石,您是刷卡还是付现?”
  比起刚才熊三愚蠢的行为,这位被点到名字的林仙长显然上道多了,二话不说从怀里拿出一块散发着盈盈白光,约有成年人掌心大小的卡片,站到了陶言的小柜台面前。
  待到结完了去年的账,陶言把卡片还回去时,这个姓林的高瘦男人凶神恶煞的脸上挤出了一个有些狰狞的笑容,他不太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支支吾吾的开口:“陶先生,我听说每年春节时,您店里都会搞充值活动啊……我想问问今年还有吗?”
  听到他的话,陶言的眼中闪过一抹了然,点了点头,重新把刚刚收回去的特质刷卡机放回了柜台上:“今年还是照旧,充五千返五百,充一万返一千,封顶五万,限前五十名,你是第九个。”
  高瘦男人面露喜色,立刻高兴道:“那麻烦陶先生帮我直接充五万吧!”
  这话刚落,不但小饭馆里原本还在各自低声交谈的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五万块上品灵石居然说充就充,这也太豪了点吧!
  似乎是感受到了众人的视线,高瘦男人脸上闪过一抹害羞,他揉着脑袋小声解释道:“那什么,我家里……有矿的。”
  众人:……有些人平时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原来特喵的家里居然藏了矿啊!
  在坐众人脸上神色各异,陶言脸上的表情却是没什么变化,他办好了手续之后将男人的灵石卡和一张只印有一个‘陶’字的木质卡片一起递给了中年男人,然后便继续翻弄着手里的册子,对账。
  全部的帐务都清算完成后,已经是凌晨时分了,小饭馆里面的客人也已经走光了。陶言从柜台中走了出来,手中捧着一个印有繁复古朴花纹的青花茶盏,轻轻的倚着店门,看着店外天空中飘落的细白雪花,淡金色的眼眸深处难得的露出了一抹闲适与惬意。
  待到手中的热茶凉透,陶言也赏够了店外的雪景,看了眼时间准备关门。
  就在这时,原本静谧的小巷里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与之一同响起来的,还有男人的叫喊和咒骂声。
  这声音,打断了陶言原本因收了钱而变得非常不错的心情。
  并且,在一个跌跌撞撞的单薄身影一头栽倒在自己店门口的时候,陶先生的心情立刻急转直下。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求收藏求留言么么哒ww
 
 
第2章 
  看着那个栽倒在自己店门口的身影,陶言脸上的笑意微敛,眉宇见闪过一抹迟疑。
  万物皆有因果,这人不偏不倚的倒在自己的店前,按照他们的法则,就是一份因果。如果见死不救,那这份因果就算是种下了,虽然短期内不会有什么明显的影响,但是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数呢。
  现在陶言若是救下这人,那便是对方欠他的因果,而如果他对这人视而不见,则反之。
  这么说来虽然不太公平,但世间万物皆有法则,法则就是这样,即便是陶言也无法游离于法则之外。
  陶言本就不是优柔寡断的人,既然已经决定了,便不再犹豫。
  耳边咒骂和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陶言却仿佛没听到一样,伸手拎小鸡崽一样,毫不费力的拎起了地上那人的后领,将他拎进了自己的店里。
  与外面的低温所不同的是,尽管陶言的小饭馆当中并没有什么可供取暖的设备,但室内的温度却非常温暖舒适,这强烈的温差之下,让温庭原本昏昏沉沉的大脑有了一丝丝的清明。
  他吃力的尝试着想要睁开双眼,可眼皮传来的沉重,以及室内太过舒适的温度,以及萦绕在鼻端的淡淡竹香都让他原本紧绷着的神经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尽管温庭清楚的知道这是不对的,但是这难得的温暖和喘息的时间却让他很难不沉溺于其中。
  一次,这样的温暖,只要一次就好。
  将人拎进自己店里陶先生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将人随便扔在了店里的长凳上,陶言拍了拍手,打算去厨房里做点吃的犒劳一下自己的胃。
  但他不过刚准备站起来就感觉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拉住了,陶言低头,就见自己的长衫一角被人给拽住了。而拽住他的,正是刚才那个被他捡回来的卷毛。
  卷毛的手很好看,只不过受伤却沾满了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也正是因为这么一拽,小卷毛的脸也暴露在了陶言的眼中,在看清楚小卷毛的样貌时,有那么一瞬间,陶言甚至想要把温庭连人带凳子一起扔出去。
  倒不是因为陶言以貌取人,而是因为,天不怕地不怕的陶先生,在人界却有一样避之不及的东西,那就是人界的化妆品。
  每次碰到化妆品,斯文儒雅的陶先生就会止不住的想打喷嚏,这也就造成了陶言的店里明令禁止化过妆的人入内,打个腮红都不可以!
  可看看凳子上躺着的这人,就不提他那头金灿灿的卷毛了,明明是个雄性,脸上浓妆艳抹的,眼睛上那两个由黑色眼影画出的大黑眼圈简直要闪瞎陶先生的眼睛。
  脸上厚厚的粉让他面色惨白,但偏偏嘴唇又红的非常不自然,额头上的伤口还在不断的往外渗血,可以说除了舌头不长之外,简直和陶言店里之前的熟客吊死鬼一模一样。
  明明圆润且轮廓非常好看的耳朵上面居然还打着三个耳洞,挂着三个银色的骷髅头。
  搭配上他此时穿着的铆钉皮夹克和皮裤,电光火石间,陶先生的脑海里闪过三个硕大无比的大字。
  杀,马,特。
  他居然捡了一个活着的杀马特回来。
  不过很快,陶先生就已经完全没功夫想别的了,因为化妆品的刺激,他开始止不住的想要打喷嚏。
  偏偏就在这时,一阵剧烈粗鲁的敲门声在安静的小饭馆里响起,随之一起响起的还有男人粗犷的叫喊声:“开门,赶紧开门!”
  陶言把湿毛巾盖在那人的脸上,使自己不至于再受到化妆品的荼毒。原本轻轻皱起的眉头此时因为这粗鲁的叫门声居然反而平静了下来。
  他唇角微弯,将木质的店门打开,淡金色的眼眸当中写满了温和,清隽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看上去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翩翩公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