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14 07:24:06  作者:赦姬

 《但为君故》作者:赦姬

原创  男男  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  高H  武侠  强攻强受  美人受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忠犬护法攻x淫荡美人狠辣暴躁教主诱受
攻:徐子邑受:李聘之
1V1,走心走肾。。。
这是一个关于爱而不得,终有一天得偿所愿的故事。。。
受前期平胸来着,后期才大奶,受暗恋攻。。。应该是明恋。。。嗯,大概就这样
微博同名“赦姬”,欢迎大家来骚扰哦(*^▽^*)
 
第一章(美人当着手下面前自读、求操)
当今武林第一大门派,乃属北地的山阴教,实乃武林第一大魔教。传说山阴教的据点位于北地的阴山,此山山如其名,穷山恶水,悬崖峭壁,怪石嶙峋,遮天蔽日的树木把山体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长年不见天日,寒气逼人,厚重的云雾缭绕着山顶,给阴山莫名增添了一丝神秘诡谲之感,山中时时传来鸟兽的嘶鸣和诡异的吼叫,让不小心路过的人腿肚子直发颤,仓皇遁逃。有人说那是走尸的声音,但凡闯山者,无一生还,全部被阴尸撕成碎片,永世不得超生。至此武林之人对阴山避之唯恐不及,而当处其中的山阴教更被奉为穷凶极恶的魔教,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然而越过山丘之后的景色却别有洞天,原来阴山是一个环形群山,内有一个凹地平原,平原上芳草萋萋,碧水蓝天,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溪流瀑布声泠泠入耳,悦耳动听,更有花团锦簇落英缤纷,铺满青青草地,远处游艇画舫,美人如画,丝竹声声入耳,水面上落红映照出点点星光,琉璃砖瓦,琼楼玉宇,好一副人间美景世外桃源之象,与外面看到的穷山恶水大相径庭。
雕花绣金的熏香炉中,袅袅紫烟升腾,一人倚在床榻上,浑身赤裸,墨黑色的长发铺散在雪白的背上,劲瘦的腰肢与圆润的臀部勾勒出两条优美的弧度,诱惑妖娆。
美人双腿大开,一手撑着床面,一手在下身动作着,一根类似男人孽物的玉制品正在美人身下进进出出,贝壳似的花朵贪婪的吞吐着玉根,笔挺秀气的阴茎顶端渗出透明的泪水。原来美人是一个长着双花的妖孽,传说中的阴阳人。
“啊……哦……”
“啊啊啊!好爽,子邑用力!”
不断加快手中的频率,美人光洁的额头因为快感布满汗水。
“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子邑好棒!你操得我好舒服!嗯……继续,不要停……”
“嗯……我还可以吃得更多……”美人咬着牙试图把玉根往更里面推,但没被肉棒开发过的花穴并不能承受更长的深度。
“呜……子邑你太大了,我吃不下。”
美人痛苦难耐的呻吟着,快感和疼痛交织着,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
“教主,徐护法求见。”
咋闻手下报告,美人手一哆嗦,花穴竟奇迹般的吞下了一整根孽物,蠕动的肉穴卖力的吸收着冰冷的硬物。
“唔……”
美人痛并快乐着,隐忍着不让自己发出高亢的呻吟,整个身体都因为吞下玉根颤抖着。
“请……唔……进……”
门从外被打开,一名高大的男子逆光走进屋里,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户洒在男子身上,给对方铜铸般的脸打上一层金光,显得极其高大俊美。
“属下见过……。”意识到里面的人在干什么,徐子邑话音微顿。
虽然隔着床幔,但那薄如蝉翼的布料根本遮不住教主白得发光的身体,他知道教主估计又在……想到这里,徐子邑浑身不自在,犹豫着要不要立马退出去。
“你见过什么?”缓过这一阵,美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
“属下不曾见过任何事,属下就不打扰教主了,属下……告退,望教主保重身体。”徐子邑欠了欠身体就要告退。
“慢着!唔……”听到对方要离开,美人急切的想挽留,然而身体里含着一个巨物,稍微动一下就刺激无比,让人忍不住发出在旁人听来似乎是痛苦的声音。
徐子邑听到这个声音身形不禁顿了顿。
“过来。”
徐子邑犹豫了一下,在美人床榻前三步远处停下了。
美人掀开床帘,露出了一张雌雄莫辨的脸,皮肤透亮白皙,尖细的下巴上是一张犹如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长而浓密的睫毛在灯光下投下一片美丽的阴影,一双泛着盈盈水光的桃花眼微眯着,里面有流光溢彩,仿佛能把人吸进去一般,让人甘愿沉沦溺毙其中。这样美丽的人浑身却散发着张扬跋扈的气息,犹如带着剧毒的罂粟,美丽又危险。
徐子邑每次看到这张脸都呼吸一窒,仿佛魂都被对方吸走了。眼前之人是山阴教公认的最美丽之人,也是最不能肖想亵渎之人。姑且不论对方的身份,单是出神入化甄至顶峰的武艺就可以让万民顶礼膜拜。此人正是山阴教教主李聘之,天之骄子,人中龙凤。
此时一教之主李聘之正向一个男人大张双腿,双手扯住肥厚的大阴唇往两边拉,露出里面含着玉柱的小阴唇。
一双湿润的眉眼极尽魅惑之能,“子邑,帮我……”
男人带着薄茧的手被拉至花穴之上。
“玉棒被我吃下去拿不出来了,帮我……”
狠狠吞了一口口水,徐子邑紧紧盯着吞吐着玉棒的花穴,嫣红的穴口布满淫汁,打湿了周围的阴毛,使其泛着透亮的水光。由于穴道已被玉棒塞满贯穿,穴口被迫张开无法闭合,透过穴口甚至能看到里面粉嫩鲜红的穴肉。
亵裤里的肉棒迅速变硬膨大,在外裤上形成一团。徐子邑抑制住心中的渴望,鬼使神差的刮了一下对方花穴上突出的一颗小豆子。
“唔……”对方的身体突然抖了一下,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呻吟,穴道里流出了更多透明的液体。
徐子邑好像找到了打开这副身体的开关,到处骚弄着对方的花穴,看着对方颤抖着发出痛苦又愉悦的呻吟。
“唔,子邑,子邑,不要了,不要了,唔……”
徐子邑玩够了阴蒂终于把手指伸向穴口,先是伸进两根手指,试探性的在穴壁按压前行,碰到坚硬的异物后曲起两指捏住底端往后扯,由于玉棒被淫水冲刷得非常湿润光滑,拿出并不顺利,在这个过程中李聘之一直在放声浪叫,不停抖动。
听在徐子邑耳朵里犹如致命春药,阴茎硬得发疼,额头因为隐忍流下豆大的汗珠。使整个过程变得更加困难了,玉棒数次脱落,又被花穴含住吞入。
“呃,呃额,子邑,子邑……”李聘之仰躺在榻上,全身都被汗水打湿了,抖动得不像话,像一条被渔夫网住垂死挣扎的美人鱼。
徐子邑摒弃杂念一鼓作气将玉棒拔出,临到穴口时并没有完全退出,惩罚似的又将玉棒狠狠插入穴道,只留底端在外面。
“啊啊啊啊啊子邑!!!”李聘之仿佛活过来一般,全身痉挛,背部弓起,双手狠狠揪住身下的床单。
徐子邑抽出玉棒退至穴口又使劲插入,反反复复,像捣药一样周而复始的做着活塞运动,看着穴口一张一合,流溅出一波一波透明的淫液。李聘之更是抑制不住发浪的淫叫,一声声像勾人的妖精,令徐子邑涨疼的阴茎又大了一圈,硬得仿佛要爆炸。
“嗯嗯啊啊
哈啊,子邑不要再玩了,唔.....”子邑,我想要你
李聘之眼角飞红,甚至流下了生理性的泪水,脑袋因为承受不住快感左右摇晃,指甲在光滑的被单上划下一道道无力的抓痕。
反复抽插数十下后李聘之终于受不住的射了,穴口流出一大股淫液,把徐子邑的手都打湿了,肉洞甚至绞紧了玉棒想吞吃入腹,幸好徐子邑眼疾手快一把抽出了。
把沾了淫液的玉棒扔到一边,徐子邑感觉终于松了口气,虽然他的欲望还没解决,高高杵在那里硬得发疼。而眼前摊成一滩的人更是时时诱惑着他,像致命的毒药,媚眼如丝,穴口随着呼吸向他张开着,流着湿滑的液体,还能看见里面红色的穴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骚味,床单也被揉得不成样子,上面沾着各种不知名的液体,场面凌乱不堪。此刻但凡定力差点的人都掏出肉棒把这淫荡的洞口狠狠堵上了。
李聘之睁着迷离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他,“子邑,让我来帮你吧。”
说着,一只柔软的手便覆上了他的粗大,隔着裤子轻轻揉捏。徐子邑的呼吸顿时变得粗重起来,垂着眉眼定定看着对方的动作。没有被制止,李聘之越发大胆起来,一个翻身把人骑在身下,迅速退下了对方的裤子,看着对方骇人的粗大弹跳而出,张扬的显示着自己的存在。
李聘之艰难的吞了口口水,对方的硬挺果然还是和印象中一样粗大,甚至比他第一次看到时粗大狰狞许多。李聘之想象着被这根巨物插入,穴口顿时就像泉眼一样冒出了大量的淫水。
李聘之定了定心神,纤细修长的手握住了对方的粗屌,尺寸惊人的巨大在他手中抖了抖,李聘之禁不住在心里又一次感叹对方的粗大。
李聘之想象着给自己弄时那样上下撸动对方的男根,时而搔刮对方的马眼,时而揉捏对方两个沉甸甸的囊袋,看着对方的肉棒在自己手里变得更加粗硬,顶端渗出透明的前列腺液。
徐子邑微微喘着粗气,虽然对方的技术并没有好到哪里去,但是在忍到极致的情况下一点点刺激都能让人弃械投降。
徐子邑闭着眼睛慢慢享受着,直到肉棒顶端感受到一个湿润的入口时,才突然如梦初醒,大力推开了身上之人。
看着对方错愕慌乱的眼神,徐子邑动了动嘴唇最终什么也没说,拿起裤子胡乱穿上便慌忙离开。
“子邑!!!!!”李聘之嘶声裂肺的想要挽留住对方,可是却连对方一片衣角也没抓到。
徐子邑走到门口停了下来,微微偏过头头开口道,“教主好好休息,属下告退。”说完便毫不留恋的推门而去,完全不理会后面带着怒火的目光。
身后传来玉帛的碎裂声,徐子邑目光复杂的回望向那道门,心中叹了口气。
 
 
 
作家想说的话
第二篇文,求大家多多关照哈
 
 
第二章(吃醋)
刚才还在肉穴里令自己欲生欲死的玉棒此刻正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李聘之恨得狠狠砸床,这个男人,他早晚要得到!
之后几天两人一直没说话,即便堂会李聘之也有意无意的避开他。徐子邑心下叹气,他知道这是目前两人最好的相处关系,那个位置上的人他不能觊觎,更不该觊觎,即使要下很大决心,这也是他必须守住的承诺。
转眼又到了气候宜人百花盛开的春季,每年这个时候山阴教都会举办一场盛大的花会,持续七日,每日都有不同风景,热闹非凡。阴山虽然地处偏僻,声名狼藉,然而内里的条件却是极好的,幅员辽阔,土地肥沃,盛产各种花卉水果,棉花产量更是巨大,市面上最大的布庄正是山阴教所有,虽然并没有外教人知道,勤劳聪慧的山阴人拿着自己产的果实来到中原换取各种物资,尤其武器,来充实自己匮乏的仓库。
三月廿八花会当天,醴江边汇集了大量的人,个个兴高采烈品赏着娇艳多姿的花朵。醴江上停着数辆游船,船檐上挂着数串叫不出名的鲜艳芬芳的花朵,淡妆浓抹的歌女弹唱着一曲曲动人歌曲,引吭高歌的神态显得楚楚动人,真真是人比花娇。两岸栽种着的迎春像一只只鹅黄色的蝴蝶,一阵风吹来,翩然起舞。
徐子邑在一片绯色月季中与一位身着粉色衣裙的女子交谈着,偶尔发出两声爽朗的笑声,俊帅迷人的外表惹得待字闺中的少女一阵脸红,巧笑倩兮,顾盼生辉,当真是郎才女貌,十分般配。
李聘之来到的时候正好看到这幕,嫉妒像蔓藤一样快速滋长着,紧紧拽着李聘之那颗酸涩的苦恋之心。这几天自己刻意避开他,只为了让双方都冷静下,没想到此人转眼就跟别的女人勾勾搭搭,还露出如此愉悦的表情!这是他这些年都不曾见过的,徐子邑这些年在他面前只有恭敬和遵从,在他面前露出这么毫无防备的开心神情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这真是讽刺的对比啊。李聘之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想杀人过,疯狂的妒意让他面目狰狞,五指紧握发出咯咯的骨头声,他阴沉着脸走到两人面前,用一种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尖锐语气说道,“呵,徐护法当真好兴致。”
虽然话是对徐子邑说的,但是眼睛却是望着那名女子。
徐子邑看到面色不善的李聘之,心下一紧,微微侧身挡住了那名女子,朝前躬身抱拳道,“教主。”
徐子邑的举动更加激怒了李聘之,他大呵一声,“让开!”随即一把扼住了那名女子的咽喉,看着对方因惊惧而睁大双眼,白皙的脸色慢慢涨红,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尖细的下巴在空气中瑟瑟发抖,真当脆弱而又美丽。
“真是……人比花娇啊!”李聘之嘴里发出阴阳怪气的笑声。徐子邑就喜欢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吗?我今天倒要看看把她捏死徐子邑会不会杀了我!
“教主!放开她!”徐子邑焦急的声音李聘之充耳未闻,眼看女子就要断气,情急之下,徐子邑一掌劈向李聘之的双手。
“唔!”李聘之双手吃痛,松开了女子,女子像一片落叶缓缓倒地,徐子邑赶紧向前接住了她。
李聘之不可置信的看向他,“徐子邑,你竟然为了个女人对我出手?!”
徐子邑并不看他,冷冷答道,“教主,人命关天,你我之事不可牵连无辜。”
“你,好,好……”李聘之“好”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掌心聚气扫向了四周的花木,顿时刚才一人多高的花木全都变成了残花败柳。视野开阔,人们终于发现这里的异状和甚少得以一瞥的教主,一时之间议论声纷纷。
李聘之不理会周遭的议论,怒气冲冲的飞身离去。
一路上李聘之尽情地发泄自着己的怒意,所到之处,无不遭殃,全都被夷成平底。
回到教中,李聘之把自己关在房内,不许任何人来打扰。狠狠倒在床上,李聘之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两行清泪顺着白皙的面颊流下,发泄的快感并没有让他更好受,反而让他心中更加郁结。
他不明白为何事情发展至此,明明以前两人一直很好。从小青梅竹马,徐子邑更是像兄长一样对他呵护有加,以至于让他生出异样的情感,明明两人可以一直好下去的,如果不是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