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09-24 08:41:37  作者:木子蜗

 《(刀剑乱舞同人)放开我的被单》作者:木子蜗

 
文案
 
审神者:“被被~我要你一直陪着我!”
山姥切:“主人,我是打刀不是小饰品。”
审神者:“被被~我要和你一起去旅行!”
山姥切:“主人,那是远征历练不是旅行。”
审神者:“被被~被被~被被~”
山姥切:“您能先把我被单放开吗?”(生无可恋脸.jpg
 
不正经版文案:
唔……嗯……不行……把你的手从我被单里拿出去……嗯……啊!
按摩的舒服吗?
啾~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山姥切国広,审神者 ┃ 配角:清安,鹤三日,烛压切,以及各种刀剑 ┃ 其它:刀剑乱舞花丸
 
 
 
  ☆、缘起
 
  日光暖烘烘的倾洒下来,巨大的樱花树上淡粉色的樱花和祈愿的御守随风微微晃动,屋顶上的小风车依旧吱呀吱呀转着。睡不着午觉的三日月宗近抱着茶盘坐在廊沿下,眯着眼看院子里嬉闹的小孩子,啜饮一口,被烫得吸溜吸溜地感叹:
  “哎呀呀,又是一个宁静祥和的下午。”
  左右今天的近侍也不是自己,爷爷伸个懒腰,打算去鸣狐那找点小点心配自己的香茶,不晓得油豆腐做好了没有。
  “哎呀哎呀山姥切超帅气的呀~”
  “就是就是!超帅气地出刀,说着‘让你们后悔羞辱我是个赝品’,闪电一样解决了敌人”
  “冒烟了!”
  “哈哈哈害羞了”
  ……
  前厅一阵喧闹,原来是出阵的刀剑男士回来了。
  “诶~主……”
  “嘘——”
  三日月会意地比一个OK,端着自己的香茶溜达着拐弯去厨房,眼角余光却控制不住往猫着腰蹲在前厅窗下的审神者身上瞟。
  太久不出门的婶婶皮肤白得透明还带点病态感,露出一截修长的脖颈,上面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一只手扒着前厅的窗棱,另一只手捂着脸,耳尖还透着一点可疑的绯红。
  “哎呀呀……”
  这边婶婶并没有注意渐渐走远的三日月脸上颇有深意的笑,他只是,有点,被煞到了。他的刀剑男士怎么可以这么萌啊啊啊啊啊!一向冷(men)静(sao)自(fu)持(hei)的婶婶很快起身整理心情,深呼吸——,然后快步悄悄回了顶楼。
  婶婶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个披着被单的刀剑,排行小十四的被被拥有身体的时候是个晚上,他只看见了一头金发和小小的发旋,便让人带他去住处了,之后再见到他的时候,被被已经用被单把自己严严实实的裹起来了,又沉默寡言,他也就没有再特别关注这把刀,只留下一个“啊,他打架还不错”的印象,但是安定打架也一流,性格也讨喜,渐渐地便真的不关注了。
  今天倒是一个惊喜,没想到那把刀居然还是这么个可爱的性子,有意思,大尾巴狼的尾巴一摇一摇,还不时舔舔自己的小虎牙,不晓得在筹划什么有趣的事情。
  前厅内,众人喧闹下,山姥切低头瞥了一眼窗外,似乎有人,莫非本丸里来了入侵者?但是那人气息并不危险,离开了,不管怎样,晚上注意警惕吧,还要提醒其他人,毕竟要保护柔弱的主人啊。
  那个人最好没有威胁,否则……做好决定的山姥切裹紧了自己的被单。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开文,好忐忑。我我我蜗牛的速度,火锅的脾气,简单来说就是~拖延症终于下水啦!(3D立体环绕式鼓掌
 
  ☆、夜半惊魂
 
  明月高悬,刀剑男士们渐次睡下,咕咕呱呱唧唧啾啾的声音也渐渐弱了,本丸里一个楼上一个楼下的两个人却辗转反侧。
  顶楼的婶婶像烙饼一样不时翻面,嘴里碎碎念“静心!静心!静心!静……”可是下午山姥切那爆红的脸颊和飘出的丝丝害羞味儿的“仙气儿”在脑子里越念越清晰。
  念到第998遍的时候,婶婶“嚯”的一下坐起来,不行了,不能再想了。摸一把鼻子,还好,没有什么可疑的红色液体。
  一楼的山姥切躺在床上保持高度清醒,直勾勾盯着天花板,脑子里倒是热闹的很,上到时间逆行军下到刀剑内鬼,一个个排查,大有不把白天那个偷窥者的身份扒出来就不睡觉了的架势。
  最重要的是,山姥切有一种预感,那个偷窥者今晚上一定会再次出现。这一次,一定要让他现原形……
  正在脑中盘算演练那个人可能的藏匿地点和逃跑路线,外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是刻意放轻了的动静,有问题!
  屏息凝神,那个声音越来越近,到房间里面了,似乎在摸索什么,在找什么吗?本丸里有什么值得外人惦记的东西吗?
  那个黑影似乎找到了目标,攥住一个什么东西,团吧团吧揣到怀里就开始轻手轻脚往外撤。
  1……2……3!
  山姥切从床上窜起来,抄起刀就向那一团黑影追去,那身影一顿,扭头就跑,那人的身手似乎很是了得,几个起落再加几道曲折就甩掉了被被,不过揣在怀里的东西倒是被山姥切的刀法逼得掉在了地上也来不及顾着。
  山姥切对那黑衣人夜探的目标还是很好奇的,低头一看,瞬间又不知道这人到底是敌是友,或者只是单纯的眼睛不是很好?这人半夜过来费劲吧啦的居然偷的是自己的破被单!别是个大傻子吧……被被摇着头回去安稳睡了。
  这边婶婶跑得气喘吁吁,连回头都不敢。
  他不就是很好奇自家被被睡颜是什么样子嘛!就是看到山姥切的被单想给他洗一下嘛!难得想做一次田螺姑娘居然被当成入侵者追成这个熊样!超委屈……被单好像还掉了。
  在本丸内围绕一圈又在外围绕一圈,婶婶感觉后面似乎没有人追着跑了,找了个稍微隐蔽些的地方停下来,前前后后仔细看了看,确认被被已经回去了,才又摸索着爬回顶楼。
  这一天天的……
 
  ☆、近水楼台
 
  “叮铃叮铃叮铃叮铃”
  “集合!”
  “我们是主人用自己的力量召唤出的刀剑男士,使命在于……”
  又是新的一天,又是长谷部先生新的唠叨循环,山姥切站在角落,面无表情地看着大家,昨晚上那个笨贼的身影又浮现在眼前,到底是谁呢。
  看那个人对本丸的熟悉程度,大概率是本丸内的人,是哪一个刀剑吗?不过拿被单……能干什么?别是歌仙嫌弃我的被单脏了吧??!
  ……
  脑子里面的念头一个接一个,连长谷部点到自己名字了也没有在意。
  旁边的鹤丸伸出手指,捅了捅被被的腰,被藏在被单下面那一截肉眼可见地软了一下。
  “干什么!”被被整个人都蹦起来了。
  鹤丸指指前头的长谷部,被被不情不愿地扭过头去。
  “咳咳!山姥切,主人点你为今日的内侍,要好好侍奉主人,可不要像刚刚那样走神,那太失礼了!散了吧。”
  正对庭院的阁楼窗前,婶婶托腮靠在那里,身后还有尾巴一摇一摇,惬意的很。
  刚刚被被的反应他可全看见了,太可爱了!会炸毛还会腰软……哧溜,不愧是他看上的刀剑。不行不行,要淡定,毕竟今天可是被被来做内侍呐,他要和自家的刀剑男士好好相处,日久生情啥的就更好了。
  长谷部宣布完内侍人选之后,咬着自己的小手帕蹲到角落里嘤嘤嘤,头顶上阴云密布,手下还画着小圈圈,委屈的不行。
  正自怜自艾,一阵冲天酒气扑鼻而来,次郎太刀先生一手清酒壶一手小酒杯晃晃悠悠的过来。
  “呀,这不是长谷部嘛,怎么蹲在这里呀,嗝~”
  “主人那里今天不需要我侍奉……”
  “哎呀那不是刚好,可以喝酒了呀!来来来,这可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
  正处于被主人“抛弃”的阴影中的长谷部毫不客气,接过酒壶“咕咚咕咚”地一口闷了下去。
  “啧!你怎么能这么喝呢!清酒值得最好的对待呀,你要好好品味它才对!哎呀我的酒……”
  酒劲上来晕晕乎乎的长谷部懒得理会还在絮叨的次郎太刀,把他扒拉开,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睡一觉吧,一觉睡到明天主人就会再次需要他了,最起码他的房间还是离主人最近的,最适合侍奉主人左右的位置。
  顶楼的山姥切并不比长谷部好过多少,被主人揪上来做一天近侍,虽然侍奉主人是很荣幸没错,但是不能去练武场磨炼技巧,真的是……好闷啊!
  第一次被选做近侍,也不知道长谷部先生平时是怎么做的,是不是像他一样被主人安排在面对面的位置,就这么看着。原本正襟危坐随时等待主人号令,但是即使有毅力有耐性如山姥切也禁不住一个上午这么绷着,到下午累得不行的被被直接趴在了面前的小桌上。
  脑子里又在回闪午饭时主人的眼神……有点奇怪,有点后背凉凉的心里毛毛的,有一瞬间他居然有一种昨天晚上偷被单的笨贼就在附近的感觉,真的是……疯了。
  对面的婶婶架不住自家被被一直盯着他那个小眼神,出门冷静去了,桌面上的纸张被风吹得“沙啦沙啦”响,扬起一个角来,被被仿佛看到上面有自己的名字。
  这是什么?出阵的人选吗?
  山姥切忍不住起身,探出手想拿起纸看一眼。
  “不行!”
  山姥切被吓得一震,猛地扭头,看到是谁之后,僵在了那里。                        
作者有话要说:  粗长!(骄傲挺胸.jpg我不管我上四位数了就是粗长(别打我
内什么……苍蝇式搓手求个评论?好的坏的都行啊,提意见热烈欢迎啊,骂我那、那也行啊(求轻骂嘤)
 
  ☆、欲言又止
 
  “长……长谷部先生!”
  “你怎么可以随意动主人的东西!这不仅仅是失礼了!这是作为内侍的失职,山姥切,这样的错误千万不能再犯了!要是主人怪罪下来……我的天啊!”
  “对不起长谷部先生,我以后不会再犯了。”
  “还有以后?出现了这么大的错误,你的内侍生涯就到此结束吧,我会请示主人的,啊,主人!您来的刚好……”
  “发生什么事了?长谷部要请示什么?”好不容易平复好心情的婶婶推门就见到这么个对峙的场面,一脸莫名,怎么了这是?
  “对不起主人,山姥切作为内侍,企图偷看主人的信件,是我没有做好教导,非常抱歉,果然内侍还是我亲自来比较好……”
  “不用了,没关系,虽然作为内侍是不应该擅自动主人的信件,但是没关系,我对山姥切的好奇心表示谅解。”开玩笑,好不容易把人拖到跟前看着,怎么能让长谷部截胡了去。
  “好……好吧,主人。”
  “多谢主人。”山姥切一脸遗憾,原本听长谷部这么激动,他以为自己会被放出这间房子,那样他就可以去磨炼自己的战斗技巧了,没想到主人竟然这么仁慈,可能那个不是什么重要的信件吧。
  “山姥切?怎么走神了?”
  “主人,抱歉。”
  看山姥切这么一本正经,婶婶起了点逗弄的小心思,顺便试试水,“没关系没关系,没必要有这么多规矩,你要是对我写了什么这么好奇的话,直接问我就好了呀,对山姥切,我可以没有保留呢。”
  “啊?”被被一脸懵。
  “没什么。”婶婶勾了勾唇,还什么都不懂啊,没关系,咱来日方长。
  “出阵人选公布!太刀 山伏国広,打刀 和泉守兼定,打刀 歌仙兼定,大太刀 石切丸,协差笑面青江,队长打刀 加州清光!这次的任务非常重要,也很凶险,千万不要辜负主人的期望……”
  又没有自己,看来还是要好好磨练自己的战斗技巧,山姥切转身,打算去练功房。
  “诶山姥切!等一下!今天的内侍人选还是你,你需要上去侍奉主人左右。”
  “好的,知道了。”又会是闲着没事干的一天了。
  婶婶觉得今天的山姥切有点怪怪的,时不时就盯着自己欲言又止,止言又欲,反复好几次,看的自己都替他纠结。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山姥切?”
  “啊……嗯……有的,我觉得我这几天……”
  “主人!不好了!刚刚出阵的刀剑男士们败了!而且都受了很重的伤!他们现在需要我们的支援!”
  “我去!”山姥切“噌”地一下站起来。
  “不行!山姥切留在本丸,让安定去,还有大俱利伽罗。”
  “是!”长谷部匆匆出了门。
  被被安静地坐了回去,这已经好几天了,没有安排自己出阵可以理解,可能是阵容不需要,但是刚刚那么紧急的情况,主人都不让自己出阵,理由显然就没这么简单了,毕竟自己只是一把仿刀,在主人眼里就是一个赝品吧,只有安定那样的才是值得骄傲呵护的刀剑……
  审神者也心有余悸,差一点就答应被被的出阵请求了,那么危险的战场,那么凶险的情况,被被万一磕着碰着的自己要心疼死,之前就算了,以后肯定要保护好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