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04 12:17:30  作者:同心难改的胡耀耀

 

 
《我从天国来[穿越]》作者:同心难改的胡耀耀
 
不正经文案:
阔步走在大马路上,我盯着胡耀耀的小说看得起劲儿
突然伴着刹车的刺耳轰鸣,我感受到肩膀被硬物猛烈撞击
紧接着飞身而起,呈抛物线状完美的自由落体
我被车撞死了!被车撞死了!车撞死了!撞死了!死了!了!
说穿越就穿越呢,穿哪个朝代不好,非穿个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的!
上下五千年,没有一个国号叫轩的朝代啊!
高考历史背得头发掉一地,你现在叫我怎么学以致用?
 
正经文案:
“草民季思捷在此,专治所有不服。”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虐恋情深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思捷、澹台沁 ┃ 配角:想名字什么的最讨厌了 ┃ 其它:不知道!
 
 
 
第1章 引文
  我叫季思捷,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巨婴,为什么会称自己是个巨婴呢,因为我觉得吧,只要成年了还靠父母帮衬的,就算你过了40岁,你也还是个巨婴!
  但是呢,今天是个好日子!因为,我终于拿到了理想公司的offer,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啃她的老了!所以离开公司后,我决定领着自己去吃顿好的,养养肥膘打个牙祭以示庆祝。
  行走在宽敞的大马路上,得意的哼着小曲儿,我感觉我的身体都在顺着节奏摇摆呢。
  反正想要去的自助餐厅还有一段距离,天色尚早,于是,我抱着期待的心情打开了晋江的app。呀!我最喜欢的小说作者,胡耀耀的小说更新了,小样你就得瑟吧,还入V呢!
  买了V文后,我迫不及待的埋着头一边走一边看,啧啧啧,一言不合就开车的作者大大啊,就是这么可爱!我~喜~欢~(*_*)!简直难以想象,我此刻一脸痴汉的表情得是多猥琐呢!
  然而,天妒英才吗?非得这样对待我?我不就找了一份满意的工作嘛,不就开心的买了个V文嘛。我坐公交还让座呢,过马路还敢扶老奶奶呢,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所以,我正津津有味的看着胡耀耀最新的一章开车情节,无法自拔得厉害,并没去在意不远处的货车鸣笛,然后....呵呵,我确定了,我就是个倒霉的蘑菇,比悲催,水土不服就服自己!
  突然,嘣的一声巨响,我感受到自己的肩膀被硬物猛烈撞击,紧接着飞身而起,呈抛物线状完美的自由落体,咔擦的脆响就像咬在嘴里的薯片,骨头断裂带来锥心的疼,让我全身痉挛抽搐,我昂望着天空,天灵盖冒出的鲜血侵染了我的眼睛,碧天白云什么的霎时都成了绯红。
  我特么过马路是走的斑马线啊!疼痛至极反倒是麻痹了我的神经,眼角落下的泪水是生理带来的正常反应,我是不是要死了?我靠!早知人生处处是惊吓,再怎么说我也该给自己买个人生意外险啊!可是,我没买过!
  仅剩下的一点儿意识也开始模糊,人死之前不应该都有个走马灯回忆什么的吗?为什么我没有?!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就是这么的意外啊,惊喜啊!两眼就这么一黑...
  倒霉的蘑菇季思捷...卒!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管你是在开黑打王者荣耀,不管你是在刷微博看爱豆,不管你是在聊微信发朋友圈。
  不要在路上玩手机,不要在路上玩手机,不要在路上玩手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如果,你真的很喜欢玩儿,有BUFF加持,有金手指,有超能力,很不怕死,记得,给自己买份人生意外险,一不小心嗝屁了,还能留下一笔钱安抚家人!
  除非,你的人生题材是重生,那...上下死法千千万,你带着手机随意挑,反正都能重头来。
 
 
第2章 归零
  当再次睁开眼时,我呆滞的盯着异常蔚蓝的空际,天旋地转了好一阵子,感受着鼻腔里的新鲜空气,我急促的深呼吸,缓了一会儿,方才吃力的撑着坐了起来。
  双手下意识的扑了扑自己的身体,上下完好无损,连衣服都没有摩擦破洞的痕迹,顺势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没有伤口也没有潺潺的鲜血。
  我....我没死?那我在哪儿?
  不妙啊,这感觉很不妙啊!周身静谧得太诡异了,林立的高楼,川流不息的汽车,往来的行人统统都消散无踪。我不是被车撞了吗?可这...带着无限的疑惑张望了四周,反复确认着自己的处境。
  四面环山,我坐在绿林之外的一片空地上。怎么来形容呢?TVB,对,TVB电视剧里面,俩武林高手在深山里过招比武的那种场景,懂了吧?
  说白了,就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无人烟...
  站起身,我拍掉身上的泥土,背包也在不远处安静的躺着。回想起自己被撞得血肉模糊的场景,难以想象,这儿该不会是天堂什么的吧?
  屁咧,哪儿有这么接地气的天堂啊!额...难不成我重生了?屁咧,怕是看小说看傻了吧!
  纠结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实在没有头绪,现下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打开背包,我清点了一番,满格的充电宝,瘪瘪的钱包,数据线充电器,早上没吃的沙琪玛,公司送的笔记本和笔,IPAD....嗯?手机....独独没有手机...
  夭寿啊!我是没手机会死星人啊!!!
  算了,得找到有人的地方,看看怎样才能安全回家吧。撕开沙琪玛的包装袋,小小的咬上一口,这荒郊野岭的还是省着点儿吃吧。
  我看了看IPAD,时间显示已经是晚上20点了,可我脑袋上顶着亮得发白的大太阳呢,这完全不吻合。分不清东南西北,又不知道现在几时,我只好凭着直觉沿了绿林外的土路走。
  这一走就是四五十分钟,别说人影儿了,我连鬼影都没见着一个!玩过《我的世界》吗?就是满屏都是马赛克的那个游戏,人物脑袋都是方的,我现在跟那游戏里的人物没什么区别,在这个地方兜兜转转的,的确很方啊!
  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直到视野里出现了一大片缓缓流动的河水,双眼泛光,水乃生命之源!有水的地方总是有几户人家的,一定是这样的。
  我小跑着凑近了河水,哇哦,这水真是透彻清亮,还能瞧见水底游走而过的小鱼仔,双手捧上一窝水,洗了个脸,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
  盯着这一汪闪晶晶的河水,我竟然咽了咽唾沫。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喉咙传来干涸的讯号,额..我是个连自来水都不敢喝的洁癖,但口干得厉害啊,总不能渴死自己吧。
  只好伸手又捧上一窝水,呼啦啦的喝了几大口,爽~!
  反正也走累了,我便找了块光溜的大石块,一屁股坐了下去,好好歇息歇息。这烈日当头的,目测此刻应该是午后时分。
  想来一时半会儿的离不开这鬼地方,索性将衬衣袖子挽得高高的,顺便把牛仔裤的裤脚也挽了起来,脱下鞋袜,规规矩矩的放在石头边。
  玩性大发,撒开俩脚丫子就往河里跑,冰凉的河水从脚底袭来一阵沁心的舒爽,太凉快了,真是舒服!我将河水踢起浪花,惊起一片涟漪,把那清澈见底的鱼儿都吓跑了。
  山间清风徐来,脚下波光粼粼,突然感叹这陌生的地方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双手护在嘴边,我对着空无一人的山谷大声的呼喊着:“喂!有人吗?这是哪儿啊?”这回音响彻天地,我自己都觉得好笑。
  玩儿也玩儿了,水也喝了,包里放着的沙琪玛还剩下一点儿,我便一口包的吃了干净。瞧见了太阳往西的走势,这也就辨别了方向。捡了根大木棍,既能当拐杖,还能充当打狗棒,真是两全其美。
  寻思了一会儿,来时的路是在东边,那就顺着太阳的方向,也就是朝西,继续赶路吧。
  ..........
  一路上,我都东张西望的看着山间的风景,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害怕,大可能是因为车祸造成的惊惶吧,我现在觉得,只要人还活着,什么事儿都不是事儿了。这乐观的心态也是没谁了。
  说来奇怪,4G和WIFI两用的IPAD我是配了张手机卡的,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根本就没信号,没有信号便导致了我无法定位,又不敢太过消耗IPAD的电,我便关了机。
  我也是绝望了,感觉这山路是没完没了的,风景欣赏了一大片至今还是不见一个活人,别告诉我,我这莫名其妙的就到了个,只有我一个活物的异世界吧!
  眼看这都要日落西山了,难不成我要留宿在这深山老林里?别啊,我怕鬼的,我胆子很小的!就算没鬼,万一有狼怎么办啊?我可不想再死一次了!
  就在我临近崩溃的时候,在几十米开外的地方,有一个黑色的身影在晃动,天啊!我终于看到一个人了!!!
  懂我的感受吗?我恨不得冲过去抱着那人的大腿子哭!当然,我也的确是用了百米冲刺的奶劲儿,一把扔掉了手中的木棍跑了过去!
  当我凑到那人面前时,我们俩的情绪是截然相反的。他穿着黑色长袍,对,长袍!类似于盛唐文人雅士追求的那种襕衫装束,暗底龙纹无翅乌纱帽束起了他的长发,给我第一感觉便是此人相貌真是英气俊俏,眉目间不似男人那般硬朗,带着丝丝阴柔,不会是太监吧?
  不对啊,我get的点儿很不对啊!啊勒,后知后觉,为什么这人打扮如此古怪?难道这附近有剧组在拍古装剧?
  “总算是见着一个活物了!你好!我叫季思捷!”
  我友善的伸出爪子想要握手示好,显然,眼前这人不吃我这一套。他在见到我的那一瞬间时,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惊异,可很快便消失无影,徒留一副冷冰冰的嘴脸,仿佛在昭告全世界,他是一台中央空调———很制冷!
  我歪着脑袋最后有些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而他的目光就跟扫描仪一样,从头到脚一丝不漏的将我打量了一番。最后张口漠然的问道:“你是何人?为何着这身打扮?”
  当我听到眼前这‘空调’开口说话的一瞬间,我倒吸一口气,终于发现了整个事情的不对劲。是的,我没重生也没死,照这剧情演下去,合着我这是穿越了,是不是下一场戏就该演‘寻秦记’呢?
  吐槽归吐槽,可我能感受到自己的脸上满是惊恐。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显露出一丝好奇的神色。
 
 
第3章 归零
  能想象,我都在好奇他的一身行头了,他自然也对我的这一身打扮疑惑啊。不过,总算是遇到了一个大活人,比独自在这山里晃荡要强吧。我便再一次的扬起如太阳般灿烂的笑容,眼睛也配合着水汪汪的卖乖:
  “我不是坏人,我迷路了,这是哪儿啊,能否告知一下。”
  追问打断了‘空调’对我的打量,他微微锁眉,紧抿的薄唇在沉默了好一阵子后才启开,小样,这唇红齿白的,一点儿都不像个爷们儿,难道真是个太监?
  正在心里小小的腹诽一番,他便回答着:“这儿是闳州。”
  “哈?闳...州..是个什么州?”
  显然,我的问话激起了眼前男子的不满,他的眼睛闪过一丝不悦,语气也是冷冽至极:
  “你是何许人?连如此简单的国土州府都不知晓。”
  我自然也不服了,谁不会摆个酷酷的冷脸啊,于是,我一把将背包扯下拉开拉链,这‘空调’还以为我是要拿什么暗器呢,防备的将身子朝后退了退,我本想装着严肃点儿,可惜酷不过三秒,破功的笑了:“怕什么呢,你以为我在掏枪啊?”
  “枪?”
  他学着我的发音反问着,我只好摇了摇头:“说了你也不知道。喏,你看看这个。”
  我从钱包里取出身份证一把伸到了他的面前,他看着我手中的东西,最终迟疑的拿了起来,正面反面看了好几遍,又一次追问道:“这玩意为何物?”
  我也是蠢出了新高度,对啊,他能看懂我也就万事大吉了,问题是他看不懂啊,我便一把夺回了身份证,指着上面大字儿一个一个的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姓名:季思捷,性别:女.......”
  我几乎把身份证上的信息念了一个遍,可这‘空调’的脸上就写了仨大字儿‘听不懂’,我只有两个动作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摊手,耸肩———很无奈。
  就在我俩沟通无果之时,突然几个彪形大汉串了出来,一把将我狠狠的摁在了地上,也不知道是其中哪个混蛋大声吼着:“大胆逆贼,竟敢...”
  这人话还未说完呢,‘空调’伸手挥了挥衣袖,也没带走什么云彩,只是让那羁押我的人闭上嘴没了下文。我哪儿服气啊,虽然被外力压制着,再怎么也要象征性的挣扎一下,争取个主权嘛:“你们这群人也太鲁莽吧,法治社会不容许这样乱来的啊,我警告啊,你们再敢动我,我就找警察了啊!”
  醉了,我真是被自己无下限的智商惊到了,这狠话放得跟响屁一样的空!‘空调’蹲下身子,脸上竟挂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警察为何物,很厉害吗?”
  “很厉害的,能一枪把你给毙了。”
  显然,我的顶撞有些过头了,‘空调’本是松懈的脸色霎时又变得冷冰冰的,这么能降温,叫空调都已经不贴切了,这该属于冰箱急冻室的范畴了吧。只见他站起身子,双手对着我的脸弹了弹长袍,似乎在用让我吃灰的行为,来表明自己的地位是高人一等的。
  不就是有几个保镖的富二代嘛,瞧把你能耐的,就知道欺负我一个外地人。我埋着头,闭口不语,等冷静下来后,我在大脑里飞速搜寻着,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哪个时期有叫闳州的地方啊,到底有没有啊,没有吧,也不一定,应该有吧,哎呀我也不知道了...历史那么悠久哪儿能全然记下啊。
  别的我不敢说,但这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史我还是能吹个牛逼的,前春秋后明清,上下求索千百年我可是背得一溜一溜的。
  ‘空调’的护卫没好气的一把松开了手,我就像只快被人拎死掉的小鸡崽,松了松筋骨后站起身拍掉裤腿上的尘土,凑近了他小声追问着:“这位公子我还有个问题,能否解下疑?”
  ‘空调’微微挑眉一副有什么废话赶紧问的神情,我伸手摸了摸鼻子:“额,恕我无知,这是何国哪朝?”
  这话刚一问完了,身后的大汉不知道其中的哪一个,又一把将我摁在了地上。得了,摁我摁上瘾了是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