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06 09:08:13  作者:夜影清寒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作者:夜影清寒

 
文案
 
宣国太子宣晟生性顽劣,他此生最疯狂的一件事,就是他喜欢上了梁国皇帝。
但...
皇帝陛下不好追啊....
他坚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金诚所致金石为开。
可....
皇帝哥哥,阿渊,宝贝,哎,你别走啊。
有人斥责他,“宣晟,你要不要脸”
宣晟表示,他不要脸,他只要他家阿渊。
喜欢本来就是件简单的事,简单到只想和你在一起。
 
PS:攻受名义上是堂兄弟,但没有血缘关系,半点也没有。
 
内容标签: 年下 宫廷侯爵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宣晟,龙渊 ┃ 配角:夜长寒,段空灵,王虚实,萧子凌 ┃ 其它:哈哈哈哈,我们是甜文,比甜甜圈还甜
 
 
 
第1章 画技
宣国京城有一处最负盛名的地方,叫做五色馆,这个五色馆是一个寄卖画的地方,但凡有作品都可以放在馆中寄卖,免费提供场地。
 
是以只要有点基础的都会画几幅放在五色馆中,有的人图乐子,有的人找伯乐,有的人想赚钱,也有的人想赚名。
 
当然为了吸引人来,五色馆也网罗了天下各路名家大师的佳作,但独独缺了一人。
 
今日便有人说到了缺的这一人。
 
“你们可知当今天下谁的画技最超群?”
 
一青年公子晃着脑袋说道:“画技,自是宣皇最超群”
 
旁有一人反驳道:“恐还是太子殿下青出于蓝吧”
 
赏画的人群也分成两派,一者说宣皇得众多名家相授,自然是当仁不让,一者说,太子殿下得宣皇亲授,又有并肩王相辅,岂有不超父技之理?
 
两派僵持不下,最后有一人拍了桌子,“你们都错了,当今画技冠绝天下的,乃是梁皇”
 
此话一出就有人不赞同了,“梁皇之画从未流传出来,这名头恐怕不实”
 
那人道:“前些日子五色馆之人去梁国求礼部尚书欧阳上云的大作,在他家中见到了一副梁皇的大作,所绘山水栩栩如生,仿若能听到清泉叮咚响,飞鸟振翅来,身临其境久久不能回神”
 
说得好像那么回事,但是没见过始终不愿相信,“真有那么好吗?”
 
那人摇头叹息,“只可惜梁皇的画之存在宫中,连尚书府的那幅画听说都被拿回去了”
 
话飘到楼上,传入一端茶浅饮的紫衣俊俏少年耳中,嘴角扬了扬,梁皇,龙渊,有意思。
 
少年丢了一块碎银子在桌上,从二楼一翻而下,刚好他想出宫玩玩还没找到地方呢?
 
刚跳下楼就被人拦了,正是锦衣卫右指挥使云洵。
 
宣晟一脸讨好的看着与云洵,“指挥使大人,我就出去玩一下下,你让我走吧”
 
云洵一脸黑线的看着宣晟,“太子殿下,今日已经是你这月第三次偷跑出宫了”
 
宣晟不以为意,“才三次而已嘛,我自觉已经很乖了”
 
“可今日才初二”
 
“呃..”宣晟语塞,随即抬起脸冲着云洵眯着眼笑,“你就让我走吧,我父王早就看我不顺眼了,我出宫去,他肯定不会罚你,说不定还要给你放个长假,云大哥,云大叔,云大..”
 
“停”云洵连忙止住了宣晟的后面的话,这辈分涨上去他还得自杀谢罪了,看着宣晟一脸讨好的模样,心中很是惆怅,搞不懂小时候明明很听话乖顺的太子怎么会变成这幅德行。
 
“可皇上不放心啊”
 
宣晟拍了拍胸脯,傲气冲天,“以我的功夫,横打一片绝对没有问题”说完又朝着云洵凑了凑,“怎么样,我可以走了吧?”
 
云洵还是摇头,在怎么厉害也只是个十来岁的少年,那可是皇上和王爷拿命换回来的,说什么也不能同意。
 
宣晟眼珠一转,朝云洵勾了勾手指,“云叔,你过来”
 
云洵眼角一跳,每次宣晟这样叫他总没有好事,果不其然,只听‘砰砰’两声,云洵只觉浑身都动不了了,宣晟竟然点了他的穴,嘴唇动不了只能喉咙出声,“太子,你..”
 
宣晟得意的笑着拍了拍手,“云叔,你放心吧,穴道一炷香就解开了”说罢跃上房顶几个纵身就不见了踪影。
 
宣晟的功夫自是没话说的,如今恐怕也只有龙司能打得过他,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厉害,就要从他宠夫的父王说起。
 
宣云齐从小就宠溺宣晟,恨不得时时抱着他,刻刻守着他,这严重的引发了龙司的不满,天天借着练功为由将他扔在御花园里,还不放心,一定要让云洵与池承一道跟着,久而久之,宣晟不想功夫不好也不行,而且在这种压迫之下,他还养成了日日钻他父皇被窝的好习惯。
 
没办法,父王太凶只有父皇的怀中的安全的,每次看着龙司盯着他两眼冒火但又拿他没办法的时候,宣晟简直想从被窝里爬出来仰天大笑个三声,不过鉴于他不敢在龙司面前太嘚瑟,最后只能抱着宣云齐抖,抖得床嘎嘎作响。
 
有了神功加成,宣晟自是轻而易举的逃过了云洵追捕,去了梁国京城降娄。
 
宣晟自认平生三好,佳作,佳人,佳酿。
 
受宣云齐的影响宣晟对画作很是喜欢,但可能受龙司的影响更深,他的画技,惨不忍睹,但至于坊间为何会传说他画技很好,这...
 
宣晟都不太好意思说。
 
也是因为宣云齐的缘故,整个宣国都很推崇画技,所以宣晟就常常拿了宣云齐的画戳一个宣晟的章,说是自己画的拿去骗小弟弟小妹妹。
 
不过小弟弟小妹妹还没骗到就被宣云齐教育了一顿,可怜那时候宣晟才四五岁,被他父王狠狠的修理了一顿,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是这传言都流传出去了,宣晟突然就盛名加身了,少年天才,引得多少人敬佩。
 
这时候要是承认不会,岂不是丢人,所以宣晟一边学着画一边还拿着宣云齐的画充充门面,奈何他静不下来,一幅画总也画不完,故此画技停留在会欣赏上止步不前了。
 
宣晟一直以为他父皇的画已是天下无双了,没成想又冒出来个梁皇,他倒要去看看究竟是不是有那么好,如果真那么好一定要买几幅回去,留着以后继续哄小弟弟小妹妹去。
 
宣晟大摇大摆的进了降娄,如今梁国与宣国虽来往甚少,但也算和睦,他父皇一直想与龙渊交好,虽龙渊是出了名的仁慈,但对此事的态度总是冷冷的,以前的事宣晟还是知道一些的,只不过他想,如果他是龙渊的话,一定不会这么小气了,他父王在宣国过得多好,连他父皇都给他了。
 
宣晟在城中逛到了晚上,半夜时分,换了一身紧身衣,慢慢的走到了皇宫城墙跟下。
 
月黑风高夜,宣晟闯宫来。
 
宣晟找了个阴影处,一提气就跃了上去,以宣晟为了钻被窝而常年躲禁军得出的经验,皇宫的守卫根本不值一提。
 
皇宫的布局都差不太多,宣晟脚尖踩瓦疾行,找了一圈之后,终于找到了勤政殿。
 
殿中有灯却无人影,想来今日龙渊不会来了,宣晟跳下房顶,轻轻拉开门,一晃就闪了进去。
 
屋中收拾得很规整,桌旁摆放着一个很大的画篓,宣晟在篓子里拿了一卷画,可打开来却不是龙渊画的,署的是洛衾子的名,是一副《御曦鏖战图》。
 
宣晟将画卷好放了回去,准备再拿的时候,这时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宣晟四下一看,并无好的藏身之处,只能连忙藏到了书桌下。
 
门开了,只听一道男子声音响起,“都下去吧”清明沉稳煞是好听。
 
紧接着是关门声,寂静的大殿中,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片刻后宣晟面前出现了一道明黄的衣摆,都说梁皇勤政,果然名不虚传啊。
 
只是这勤政勤政不知要勤到何时去了,宣晟瞌睡都等来了,眼皮不住的打架,脑袋一点一点的差点点到面前的鞋面上。
 
宣晟连忙仰起头,强打起精神盯着那鞋面看了看,绣的金龙真好看,有一只在吐水,有一只在吐雾,还有一只在干嘛?
 
宣晟凑近想看仔细些,不料鞋却动了,那人站起来了,想来应是要走了,宣晟的瞌睡一下子就没有,聚精会神的盯着面前的衣摆。
 
却不料,面前猝不及防的出现了一张脸。
 
“啊”宣晟吓得往后一仰,后脑勺就磕在了木板上,‘咚’的一声闷响,疼得他赶忙用手揉。
 
龙渊皱眉看着面前的不明人物,“你是谁?”
 
宣晟看着面前的天子,清文雅秀中带着沉稳,精雕细琢仿若雪山晶玉,三分霸气,七分贵气,惊为天人,登时就笑了,“龙渊”
 
龙渊退后几步,“你是何人,竟敢直呼朕的名讳?”
 
宣晟从桌子底钻出来,“在下齐缶,听闻梁皇画技艳绝天下,所绘山水美如仙境,栩栩如生,倾慕不已,故而特来拜访”
 
龙渊嘴角噙了一抹笑,“钻桌子拜访?”
 
宣晟歪头看他,眨着眼睛无辜的问道:“难不成梁皇想我钻被窝?”
 
龙渊嘴角的笑一僵,可能是今日心情不错,龙渊倒没想追究他的过错,只道:“你走吧,朕就不追究你擅闯宫墙的罪了”说完,抬脚走了出去,吩咐左右,“下去吧,今夜勤政殿不用值守了”
 
宣晟就是奔着他来的,怎能就这样让他走了,连忙追了出去,“龙渊”
 
跟在龙渊身后的侍卫见竟有外人,连忙拔刀挡在龙渊身前,大声喊着,“护驾”
 
龙渊转身看着追出来的人,“你还有何事?”
 
宣晟眨眨眼睛,朝他笑道:“听说你还未娶妻,不如嫁给我如何?”
 
龙渊勾了勾嘴角,看似笑了,却是沉声喝道,“还不抓刺客”说罢转身便走了。
 
于是乎宣晟骗小妹妹的结局又重现了,宣晟眼睁睁的看着龙渊走远了,小心翼翼的捧着他的心,可怜呐,差点就碎了。
 
与此同时大批的皇宫高手朝宣晟攻去,宣晟无所谓的扫了众人一眼,打了个呵欠,横着走也不是说说的。
 
只是宣晟不想纠缠,借着刺来的力就跃上了屋顶,剩下的侍卫面面相觑,皇宫的屋顶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也是不敢上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宣晟走了,实在没法只能大喊着‘抓刺客’,一间一间的搜着。
 
一时间整个皇宫都发动起来了,跟着一块找刺客,但人一多就乱,身为刺客的宣晟反而顺着树影在皇宫里优哉游哉的找着,终于摸到了乾清宫。
 
可人不能一直走运啊,宣晟走到养心殿外找了个假山躲着,突然走过来了一个找刺客的宫女,假山拢共就那么大,宣晟与她转了几圈之后,两人终于面对了面。
 
“啊?”宫女尖叫了一声。
 
宣晟连忙捂了她的嘴,拖到了假山后,‘啪’的一掌拍晕了,可声音传出去了,又有太监听到声音走了过来,“什么声音?”
 
宣晟想了想,决定还是用老招数保险,于是自认为惟妙惟肖的‘喵’的叫了一声。
 
可自认为和他认为还是有很大差距的,于是那太监很不明智的孤身走进了假山。
 
然后,就被宣晟一掌拍晕了。
 
 
 
 
 
第2章 被窝
宣晟扒了太监的衣裳换了,此时屋中灯已熄了,屋外的灯笼也熄了,又没有月色,于是就带了帽子恭敬又带着些畏缩的出了假山,朝养心殿门口走了过去。
 
走到门口就被一侍卫低声喊住了,“公公,皇上才刚刚歇下”
 
宣晟尖声低低的说道:“左相有急事要求见皇上”
 
龙渊勤政是出了名的,不管多晚只要有事一定会起,侍卫也不劝了,任由宣晟走了进去。
 
宣晟拉开一条缝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脚尖点地,愣是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慢慢的往里间摸了进去。
 
习武之人不说夜能视物,但心中总是有数的,走到床边轻轻的掀开被子就梭了上去。
 
龙渊好歹习了几年武,霎时就醒了,抬脚就朝来人踢去,冷声喝道:“你是谁?”
 
宣晟抱着被子往里一翻就躲开了龙渊的攻击,龙渊一拳向宣晟打去,宣晟一把握住了龙渊的手,被子一宣就将两人盖住了。
 
龙渊岂能让他得逞,拳脚相加,不过龙渊十几年没练过了,到底不是宣晟的对手,很快两只手都被制住了。
 
宣晟翻身撑在龙渊面上,心下一动,低头就吻了下去,可龙渊焉能如他愿,头一歪就躲了过去,口中怒喝一声,“放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