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07 10:39:34  作者:阑风意

 《今天就攻给你看》作者:阑风意

 
文案
 
性感老攻在线撩汉!
 
我爱你,千千万万年,
 
一世天神,一世将军,一世鬼差。
 
两个两世羁绊的大帅哥联手对付大boss的故事。
 
有糖有粮有玻璃碴
 
前世,小将军捡了一个小宝贝回家,
 
谁料养大之后变成了一个大美人,
 
无奈奸臣当道,国仇家恨,儿女情长,他只能选择前者。
 
今生,21世纪地府最帅鬼差闪亮登场,
 
看我如何斩妖除魔,诱拐大美人,做全地府最靓的仔。
 
安山海(攻):“倏忽一瞥,恍若前世梅林踏雪,相隔千年,依旧令我魂牵梦萦,老婆让我爱一爱。”
 
沈长云(受):“少拍彩虹屁,饭做了吗,衣服洗了吗?下楼倒垃圾!”
 
上官檀(大反派):全文就我没爱情是吧,好的反派不配有姓名(气)。
 
阎罗天神+其他配角:狗粮真好吃。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现代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山海,沈长云 ┃ 配角:郑擎,青瑶,大坚,周瑁,上官檀,辰灵 ┃ 其它:
 
 
第1章 爱而不得(1)
        凌晨一点半,肮脏的东西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吃吃喝喝,埋头大嚼。
 
  这片街区一个月内已经死了四个人,初秋热闹的夜市不复存在,烧烤店什么的也早就搬走了,只留下一个住着没钱老人的老年公寓,成了不夜城里的无人区。
 
         忙了一天没吃饭,刚要去吃饭又被分配任务的鬼差安山海怒从饥中来,对着身旁漂浮的游魂说:“管他什么东西,我一定弄死他。”
 
  游魂是虚实结合的荧光体,远看就像一个十分逼真的人型果冻,穿着灰色的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劲装,神情有些苦恼:“老大,可是上面让你抓活的。”
 
  安山海勃然大怒,夹克外套抖了三抖,操着一口土话就骂上了:“去他奶奶的,那东西不定死了百八十年了,抓个屁活的!”
 
  游魂还欲辩驳,突然闻到了一股强烈的恶臭,就像是数百条腌过头的咸鱼,这味道差点把安山海熏了个跟头。
 
  安山海忍着胃酸一路追踪臭气,终于在一个巷子口停下了,巷子口的臭不纯正,还带着血腥气。借着游魂身上微弱的光,他看见了巷子里的“人”。
 
       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人型怪物,因为此君隐藏在黑暗中,造型怪异,头发乱糟糟但是有型,颇有些睡炸了的梨花烫的意思,侧蹲着,双手捧着一堆肠子乱啃!
 
  原来是你!
 
  怪物注意到了他们,放下“宵夜”站了起来,刚刚蹲着的时候安山海就觉着他体积不凡,站起来一看,当真是辣眼睛——能想像顶着性感梨花头的一米八几油肚大叔是啥样子吗?
 
  怪物张开大嘴怒吼,脸上筋肉交错,没一块好皮,满口乱牙,还在往外喷着鲜血和内脏渣子,安山海一凛——是正宗的恶障。
 
  怪物长手长脚,扛着大脑袋跌跌撞撞的冲了过来。
 
  和怪物等高的鬼差头子与其展开肉搏——恶障虽然伤害高,可是反应慢,手脚碰不到安山海,只能靠一张大嘴频频显露风采。
 
  眼看着大嘴冲着他脑袋上下张合,安山海边躲避边从裤腰里抽出一根雕龙刻凤色彩斑斓的棍子,一个躲避不及差点脑袋搬家,他找准时机将棍子一下卡在了它上下牙膛之间,然后使劲把它上下牙膛摁在了一起怪物哀嚎了一声,被吸进了棍子里,棍子掉在了地上,变黑了一节。
 
  他捡起棍子,拍打拍打衣服,突然心头一紧,他回头喊了一声:“大坚!”
 
  没人应答,他掏出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正是游魂大坚发的:“头儿我伤还没好先走了再见记得写报告哦爱你的大坚。”
 
  安山海一抬眉,智慧的抬头纹显露无遗——默默把大坚的备注改成了大怂。
 
  最近一个月,这片儿接二连三出现了许多恶鬼,影响及其不好,十殿阎罗很生气,各层的鬼差都忙的不可开交,低级鬼差没有实体,对不不了有实体的怪物,只能他们这些鬼差头子四处奔波了。
 
  肉食者们得出结论,这是一场阴谋,所以所有恶鬼都要带回去“研究”,决不能打的魂飞魄散,官大一级压死人,任凭他安山海一万个不满意,也不能违抗命令。
 
  回家的路上他找了个馄饨摊要了两碗肉馄饨,连汤带水的填饱肚子,突然想到写报告,不知道凭借自己地府第一帅的风姿能不能贿赂批报告的小美猫。
 
  安山海是所谓的第一眼帅哥,宽肩细腰大长腿,可是你看着看着,就会发现他帅的不怀好意,帅的别有用心。
 
  他家处在市郊区最贵的一片高层,对于安山海来说,在人间混日子并不困难,起码银行卡余额还很可观。他家里很干净,生活气息也很重,两室一厅一卫,很有过日子的意思。
 
  天刚亮,安山海直接去了一个古董店,老板认得他,带他到了藏书室,一般这种没经济价值的藏书室是没人来的。
 
  安山海自顾自的找书,很快找到了那本《塊矶录》,伸手去拿,却握住了另一只手,手很凉,也很白。
 
  他看着手,然后望进了一双眼睛,胸口毫无征兆的闷痛了一下,条件反射的用手按住右肩,眼睛的主人察觉到他的异样,将那本书抽了出来,递给他,语气轻松有礼的说:“我并不急着看,这本书你买走吧。”
 
  那人约莫二十五六,剑眉星目,白衬衫牛仔裤,气质……估计是很多小女生心里的禁欲系男神。
 
  安山海看见他就跟看见小时候给自己换开裆裤的老妈子一样熟悉,尽管他并不认识这位美男子。
 
  为色所迷的安某人愣了一下,随即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了:“啊哈哈,那真是谢谢你了。”
 
  “慢,”禁欲系男神抬手打停:“不过书,不知您看完后可否借给我?”他从衬衫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交给安山海,他这正式的礼节让安山海被宠若惊,忙接过名片。
 
  星沙初下,望重湖远水,长云漠漠。
 
  沈长云,博物馆文物保护馆员。
 
  “原来是沈兄弟啊,我叫安山海,你真是太有君子风度了,”说罢一摸裤兜,却发现没带手机,于是掏出一支笔一张纸,刷刷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递给沈长云:“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交个朋友。”
 
  他笑得满面春风,沈长云不禁也笑了一下,不过一笑即收,安山海眼睛都直了——这一笑是真漂亮啊。
 
  接过纸条,沈长云就走了,走的时候还斜眼看了他,于是乎他笑得越发灿烂了。
 
  安山海女人喜欢,男人也喜欢,情史无数,可是这么有感觉的还是头一个,刚才沈长云那么一瞅,他这心就跟小猫挠似的——回去得赶紧把电话号码存上。
 
  安头头情场有了奔头,工作也到位了,一到家就翻书查资料,可算找到余殃的只言片语了:“余殃,异界之钥,异界通,人则有难,上古神力舍己而封之,后四海静,”
 
  书里说余殃被摧毁了,可是现在却却还有人在找它,希望用它摧毁人间,这是和人间有多大仇多大怨啊。
 
  想到这里,他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丘比特的电话:“沈兄,我是安山海,书看完了,我怎么给你?一起吃顿饭吗?”
 
  因为没找到有用的资料,安山海的声音有些沉闷,电话那头静了一会儿,然后听见沈长云说:“可以,我最近不是很忙。”
 
  安山海是很喜欢这位沈兄弟了,但是并不知道人家有没有这方面的意思,不过单看昨天他瞅自己那一眼,还是有戏的,安山海向来活在当下,于是马上约了一个地方,准备晚上好好表现。
 
  他们去的是当地一家有名的中餐馆,交谈中得知沈长云喜欢吃辣,虽然自己吃不了辣,也舍命陪“君子”,要了几道飘满辣油的正宗川菜。
 
  那边沈长云吃的津津有味,这边安山海还要强忍泪水稳住形象,猛灌了一大口橙汁儿,故作轻松的开始聊天:“沈兄,文物保护都是干什么的啊?平常忙吗?”
 
  沈长云早就看出他不能吃辣,也察觉到了他小心翼翼的试探,心中暗笑,不过还是一脸正人君子的回答他说:“也没什么,做这行主要就是责任感,平时也不是很忙。”
 
  一时语塞,安山海感觉到了沈长云对他的些许抵触,可是要想成大事,就得不要脸,又贱兮兮的开腔:“沈兄今年多大了?”
 
  “二十四。”
 
  “哦……那有女朋友吗?”
 
  沈长云没想到他这么直接,有点脸红,轻咳了一声:“当然……没有。”
 
  看着他脸红,安山海莫名的开心:“是不是吃辣了,脸这么红,我去给你再拿杯饮料。”
 
  “不用了!”情绪有点激动,沈长云自己都吓了一跳,何况安山海,忙放缓了语气道:“不用了,天气热。”
 
  初秋的天气正凉,热个屁!
 
  回去的路上,因为安山海开车来的,就“顺道”捎了他一程,坐在副驾驶座上,沈长云执意要把饭钱付给安山海,安山海死不接受,还顺带套个近乎。
  
        “我是真心想和你交个朋友,我比你大,可以做你哥。”
 
  沈长云这才醒悟,原来中了他的圈套,好在他也乐见其成,没答话,权当默认,他晚上要值班,于是在博物馆带着书走了。
 
        下了车,道过谢就进了博物馆,安山海神情复杂的盯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盯了很久。
 
        他后脑勺顶着靠背,想到今早的时候,他连早饭都没吃就直奔星诚大酒店,那个酒店是他和另外一个鬼差头子郑擎开的,建在他俩分管的地界中间,也算一个中介所。
 
  郑擎把一份文件扔到他面前,平静的说:“上面怀疑有人找到了余殃。”
 
  “什么羊?”他当时没听清。
 
  “余殃,就是那个异界大门的通行令,上面怀疑有人找到了它,正在建立异界和人界的通道。”
 
  他摸摸没有胡子的下巴,皱着眉头一脸事不关己道:“那这事咱俩管不了,得请示十殿阎罗。”
 
  郑擎把另一份文件递给他,面上依旧平静:“恭喜你,因为你历年业务能力优秀,所以追查余殃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见他瞪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他又加了一句:“相信自己,这是上面的命令。”
 
  “不,不是,我就一鬼差!抓抓小鬼还行,拯救人间,维护世界和平的事不能给我干啊,大不了我多抓几个恶鬼,让我守点本分行不行!”
 
  “不行。”
 
  我个暴脾气!他当时就炸了:“老子不干!”
 
  郑擎突然笑了,因为面部线条过于冷硬,所以一笑也让人遍体生寒:“你不是一直想自由吗?”
 
  听见这话,他愣了,郑擎又嘱咐道:“好好查吧,你我都是身不由己,命运都操控在别人手中。”
 
 
作者有话要说:
点收藏,不迷路
挺过辣鸡前三章,还你新世界
对不起我前面写的实在辣鸡,改不动了?_?
不要问我为啥进展这么快,我就想看他俩谈恋爱!
 
 
 
 
 
第2章 爱而不得(2)
    他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昨天的“案发现场”,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意外收获。
 
       结果的确遇见了一个人,不是老年公寓的老人,而是一个年轻人。
 
       安山海以为他是来探险的,于是上前提醒说:“诶,小子,这里不安全,这么晚了,赶紧回家吧。”
 
  年轻人穿着整齐,转过他长相极其一般的脸对安山海粲然一笑,双手忽然紧紧抓住他的肩膀,年轻人的脸皮迅速脱落,露出了恶障的面目。
 
        安山海急忙用手肘撞开,从怀里掏出黑了一节的短棍一把怼进了它的胸膛,恶障痛苦的挣扎了一会儿,竟然用手将短棍抽了出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