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08 08:43:32  作者:鱼和猫

 《穿书之带着相公过日子》作者:鱼和猫

 
文案
 
穿成书中抛弃跛脚夫君,各种给夫君带绿帽子的原主,最后还被夫君杀了的主人公。
季白决定好好过日子
 
内容标签: 生子 系统 穿书 经商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白 ┃ 配角:辰易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大半夜的,季白躺在床上,用手机看着小说。他正好看到了大结局,“辰易面无表情的把季白给杀了。……毫无表情的脸在月色之下显得诡异。”作者还具体描写了一下过程,十分详细,看的季白有一点点的害怕。
 
  他追这部小说是因为书里的主角和他同名,看到这本总受小说有种莫名的感觉,然后就一不小心就把这本不算长的小说看了下来。看完之后,他撇了眼熟睡的舍友们,默念“不怕,不怕,男孩子不怕这些的。”
 
  念着念着他就睡着了。再次醒来之时,一切场景有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这是那本小说的开头的场景,因为作者估计是水字数,花了一章节写了个开头的场景。
 
  他感受到有些不舒适,估计是刚完事。季白撇了眼旁边的人,这是原主的丈夫,带了不止一顶绿帽子,估计做绿帽子的布料和起来能做俩件衣服穿了。
 
  季白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默念“在做梦呢,真的是个梦呢!一定是个梦的!”然后,闭眼也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翌日,天大亮,季白睁开眼睛之时,旁边已经没有人了。他摸了摸连余温都没有,不过他没有回到宿舍,掐了自己一下,还有点疼,估计真是穿书了。
 
  他有点慌的从床上起来了,一会就顿住了,他发现他不仅有那本小说的记忆还有原主的记忆。
 
  原主对这个丈夫是不喜加厌恶的,原主是被父亲卖给了辰易,他本来有喜欢的对象,本来说好了要嫁过去的,哪里知道事与愿违。
 
  原主碍于丈夫的体格健壮,不曾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不过现在他的丈夫从军队回来,伤了手,脚也瘸了,他的心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咚咚咚。”外面有人敲着屋门,应该是原主的丈夫辰易。“吃饭了。”
 
  “好。”季白发现自己的声音是清脆婉转,很好听,俗气一点就是很娘。
 
  他走了出去,往堂屋走去。男人在那边等着他,是一个健壮的男人,他的手看上去与常人没什么差别,他瘸了的腿也掩在了桌下,瞧不见。
 
  季白发现自己更慌了,毕竟他看完了那本小说。他努力平定心境,坐下来吃饭,像原主那样安静的坐了下来,寡淡无言。
 
  “吃吧。”辰易给季白夹了筷子菜,季白沉默着吃了下去。
 
  桌上只有一道稍微加了些盐的菜,原主红杏出墙的想法也来自于对于物质的不满足,辰易得到的抚恤金不多,全花在了治病上。
 
  吃完了饭,辰易去把碗筷洗了。按照平日里,原主就去绣花了。原主做的绣品卖出的价钱,也贴补些支出。
 
  季白把绣花针拿住了,比照着原主的记忆,除了刚开始有些手生,越绣越顺畅了。
 
  他现在有一个不知道是因为妻子一直出轨而把妻子从一块变成好几块,还是一直就有这个想法的丈夫。
 
  季白想自己要不要逃走,他没有路引,没有钱,虽然有原主的记忆,但原主的记忆也只覆盖于大安县这个地方。季白想着想着就不小心,把自己的手指给刺破了,嫣红的血滴了出来,滴在了左手的木镯子上。
 
  “你好,我是商人系统。”商人系统是嗲嗲的萝莉音。
 
  所以我这不仅是穿书了,还得到了一个系统。季白问道,“你住在木镯子里的?”季白瞧着木镯子一闪一闪的。
 
  “是的,小哥哥你启动了我,让我来带领你走向首富的道路。”商人系统的萝莉音更嗲了。
 
  “你的声音好奇怪啊!听的我怪渗的。”季白直接说出声音来的,看上去就像是在自言自语的。
 
  “是吗,这样呢?”商人系统从萝莉音变成了正太音。“或者是这样?”变成了播音腔。“或者是这样?”又变成了御姐音……
 
  “别变了。”最后停留在了播音腔上了。
 
  “哦,不过你不用说出声音来的,可以直接意念交流的。”
 
  “好。”
 
  ……
 
  辰易从屋外进来,看着坐在床檐手上拿着绣花针布料的季白却没有动。辰易没有说话,他跛着脚拿了伤药贴,往自己的膝盖上贴。
 
  之后,季白一边绣着花,一边和商人系统闲聊。
 
  “你怎么待在这个木镯子里的?”季白挺好奇的。
 
  “系统需要找个储物体的,我不小心就进去了。然后就等待人滴血上去。”然后就一不小心等了好些年。
 
  “一定要滴血的吗?”系统和滴血认主这件事,还扯的上。
 
  “是啊!”
 
  ……
 
  辰易在一旁雕刻着木头,他的手不行了,做起来特别慢,也没以前精致了。辰易的眼光会时不时的转回到季白的身上。
 
  俩人如平日一般寡言,仿佛一切都未变化,除了季白的馅变了。
 
  夜晚,季白洗漱完了躺在床上,随后辰易也上了床,倾身覆了上来。平日里也隔三差五的有这种事情的发生,刚来的季白还不愿意。
 
  季白动着自己为数不多的智商,想着怎么能够避免,最后,手被并拢握住的时候,还没想出借口来,反而恐惧的话都说不出来。
 
  第二日,季白趴在床上,心里默念“我是一条咸鱼,一点都不疼的,不疼……”然后不受控制的眼角滴了泪下来。过程之惨烈无法叙述。
 
  原主也是这待遇,然后他出轨了。
 
  季白不敢出轨的,胆子太小了。
 
  辰易又是到大中午的时候,喊季白出去吃饭。
 
  季白忍着难受吃了饭,毕竟这里没有零食给他填肚子的,饿坏了可不好。
 
  今天的他没有绣花,又躺了个下午。
 
  “季白,你明天需要去做生意了。”商人系统和季白说。
 
  “不想做,现在我很丧的。”季白张口拒绝,他现在正背对着辰易。辰易也不在意这个。
 
  “好疼啊,怎么回事?”季白觉得自己的臀上火辣辣的疼。
 
  “这是不去完成任务的惩罚,我可不是随随便便被绑定的,当然你可以选择解绑的,不过条件是你死亡。”商人系统陈述着他昨天没说的事实。
 
  “好吧,我明天去做,不过做什么啊?”季白问道。
 
  “随便啊,这个由你决定,你得完成十枚铜钱的任务,不然有惩罚,吼吼吼。”商人系统居然笑出猪叫了。
 
  “这么希望看到我被惩罚的吗?”季白心里难受。
 
  “没呀,怎么会呀?”商人系统熄音了。
 
  夜里,负距离接触过的人背对而眠。
 
  ……
 
  季白拿了原主存的一些绣品,去了村里去镇上的牛车。他没和辰易说,因为觉得没必要。
 
  辰易瘸着腿,走到了门口,看着季白离去的背影,深情晦涩。直到看不见季白的背影了,他才转身往里面去。
 
  季白到了闹市上,铺了块粗布,把原主绣的水平中等的绣品放在了上面。周围有字画摊,小食摊,可惜季白没多少铜钱,吃不起。摸了摸小肚子,他等着顾客上门。可惜这不是姜太公钓鱼,会有愿者上钩,一直是无人问津。
 
  “卖绣品了。”等到天色稍晚,季白才脱口喊了,季白是那种在公共场合说不出什么话的,这句喊声费了他很大的气力的了。
 
  似有人听到了他内心里的呼喊,终有人找上门来问,而且季白是认识这个人的,原主的真爱,原主被卖给了辰易后一年,就考上了秀才。
 
  之后,原主和他勾搭上了,还给他生了个孩子。
 
  这个世界长了孕痣的皆能生,原主长在了手腕上。
 
  “李演,你买吗?”季白不想和他勾搭,但是他还要赚十纹钱的。原主也是像他这样摆摊卖的,为什么他卖不出去的。
 
  “买,都买了。”李演看着清纯秀气的初恋,由于没有得到再加上俩层滤镜,使得季白在他心里的形象更加的美好了。
 
  “好。”季白眉眼间带笑,脸上多出了俩个酒窝,阳光下有些醉人。
 
  季白得了铜钱后,买了碗甜羹吃,着实美味,暖了他空虚了好久的肚子,他还买了俩斤肉,一点点的糖,还是要省着点过日子的。
 
  ……
 
  “第一个任务完成了,奖励巧克力味冰棒十根,并赠送储存器,一立方米小空间。”商人系统在李演给钱的时候,如是说道。
 
  “好棒啊!”坐在牛车上的季白有些开心的说道。
 
  “不用这么激动,跟着大爷混好处多多的有。”商人系统骄矜的说道。
 
  “辰家媳妇啊,你当家好些了吗?”明明是关心的语气,但莫名有些幸灾乐祸。其实这位良家妇男,并没有什么恶意。生活的困苦,使得一些人对于别人的难堪,感受到愉悦罢了。
 
  “好很多了。”季白回答。
 
  “那就好啊,挺好的。”
 
  ……
 
  到了家里后,辰易还是在雕刻,看见了脸上带着笑意的季白,眼里划过阴郁。
 
  季白他也不想笑的这么开心的,穿书了这么久,头一次得到好处,自然是喜笑颜开的,控制不住。
 
  “相公,我回来了。”因为这好心情,他还和辰易打了声招呼。
 
 
 
 
 
第2章 第二章
  辰易没理他,季白擦身过了去煮吃食。从小自力更生的季白是会做饭的,而且做出来的东西还很好吃。
 
  季白从九岁就开始独自生活了。他的父亲白手起家,从一无所有到大腹便便,在季白三岁之时,找了十八岁的小三,住在了外面,还隔三差五的回来教训一下他的母亲。
 
  那时他总是慌的躲在了门背后,看着他母亲的眼睛,他的母亲会盯着躲着的他。
  
  他迈不开步伐,从三岁到九岁,从未阻止过他父亲对母亲的暴行。一开始的无助哭泣到后来的习惯是很可怕的。习惯的不止是他父亲对他母亲的暴力,还有他母亲对他的暴力。
 
  九岁那年,季白的母亲疯了,或者是早就已经疯了,要拉着季白一起跳楼,俩人真的从五楼上跳了下来。季白没死,住了很久的医院之后,连后遗症都没有。
 
  之后,季白就独自生活了。
 
  季白把灶膛点着了火,然后在大锅里煮肉,最后煮出了一碗带着甜味的肉来。季白捧着肉,眼角无缘无故滑过泪来,把眼泪抹了,笑了笑,把肉端上了桌,桌上还有盆盐煮青菜。
 
  俩人相顾无言的吃完了饭,对着桌上那盆煮肉,只季白夹了俩块,辰易没碰。
 
  辰易时不时的瞧着季白,眼里不明。
 
  是夜,俩人躺在床上,季白因为白日里还算忙碌,不多时,眼皮就重了睡了过去。
 
  感受到了季白的呼吸变了的辰易把季白的里衣给剥了,一寸寸的检查了过去,没发现不妥,然后侧身躺着也睡了。
 
  没等天大亮,商人系统就开始在季白的脑子里唱歌了,“早起的虫儿被鸟啄死了啊……小二郎背着书包上学堂,太阳公公……”余音绕梁,把季白惊醒了。
 
  “你做什么啊?”季白揉搓着眼睛,搓下来点眼屎。“我还想睡啊!!”扰人清梦太讨人厌了。
 
  “我是商人系统,自然是要让你做生意,凭你的智商不多花点时间,怎么可能有钱,我这是为你好啊,你要知道的啊!呵呵呵……“商人系统的笑声连绵了很久。
 
  季白堵着了耳朵,可惜这是脑海内的对话,当被子从他身上落下之时,他发现身无一物。没错,辰易昨晚给脱没给穿。季白穿上了衣服,走出屋外,看到了辰易坐在木墩子上,雕刻着那条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