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09 09:59:48  作者:帝安宁

 《暗夜行涯》作者:帝安宁

 
 
花行涯作为深渊的天才霸主,从没想过还能在
再回到那个生他养他的世界……
 
作为一个站在神坛巅峰的美男子,他觉得队友这玩意儿简直就是用来插刀的!
 
说好的预备队友呢?他对那只面瘫将军那么纵容,结果那混蛋居然只是为了想上他!!!(╯‵□′)╯︵┻━┻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痴汉将军攻VS妖孽变态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异能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行涯、容少承 ┃ 配角:花花、花家众人 ┃ 其它:日久生情,温馨治愈
 
 
 
落霞篇
第1章 归来
  黎明总是伴随着夜晚,光明也总是诱惑着黑暗,人常说世事没有绝对,但是有一个地方,是这个绝对中的意外,甚至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还有那样一个地方,那是一个属于黑暗,没有一丝光明的地方。
  深渊废墟;
  “你们便是这一代获得的领主令的人?那么,你们有什么愿望?”黑暗中一道飘渺的声音传来,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奇特韵律,让人忍不住放松心神,沉浸在这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中。
  “我们想要一个百年假期回家。”少年独有的清朗嗓音带着几分千帆过尽的沧桑和漠然,在说这句话时不自觉的带上了几分戏谑,显然他并不认为这道声音的主人能!实现他们的愿望。
  黑暗的殿堂里并排站了三个人,三人面容各有千秋,各自有着各自的特色,紫衣邪气妖娆,青衣懒散淡漠,黑衣冷酷似冰,说话的正是左边的一位紫衣少年,说完后还看了看中间的黑衣少年和右边那位青衣少年,得到他们一个无奈温和的眼神后忍不住勾唇一笑,像是在黑夜中绽放的曼珠沙华,带着一种纯粹热烈而又妖异冰凉的味道,那双幽深上挑的桃花眼更是为他增添了几分魅惑人心的美,让人为之痴迷惊艳。
  “百年假期?”那道声音重复了一遍,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思索和苦恼。
  “是的,百年假期,从来到这里到现在,我们已经待了好几万年了,想回家看看。”或许是想到了某些不开心的事,紫衣少年接着那人的话继续说了下来,只是语气里多了几分冷漠和不屑。
  “不行,百年太长,驳回愿望。”那道飘渺的声音已经收敛了情绪,显得更加空灵起来。
  听见这个答案,在场的青衣少年和紫衣少年眼底都划过一丝了然的神色,对这个答案早有预料,听说只要拿到了领主令就可以向深渊尊主提出一个愿望,过去的几万年里除了零零散散的那么几个人拿到过领主令之外再无其他,关于愿望的传说也少的可怜,他们只是觉得得到领主令这个过程很有挑战性所以才会来闯关的,并不是为了领主令而来,不过既然得到了领主令,那么这个许愿的机会也不能白白让它溜走了不是?
  “既然尊主说百年时间太长,那尊主认为我等最长能休息多久?”一室的寂静被一道冷酷暗哑的声音打破,黑衣少年慕凉情鹰隼般的黑瞳紧紧盯着黑暗中的某一处,眼底满是看破一切的幽深淡漠,只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底好似有一缕暗光划过。
  闻言,紫衣少年花行涯和青衣少年牧希默契的朝着慕凉情所看的地方看去,眼底满是彻骨的冷意。
  “汝等竟能识破深渊的虚空探查到吾的踪迹,不愧是深渊里几百万年来最妖孽的存在,难怪难怪……”大殿某处虚空内,一团小小的白色雾状在轻声感叹着。
  “吾最多可允汝等六十年,条件是深渊暴动时汝等无论身在何方在做何事,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参加战斗,汝等可愿?”或许是因为真身被识破的缘故,那道飘渺的声音不再显得那么飘渺,多了几分雌雄莫辨的低沉。
  花行涯和牧希并没有立刻回话,而是将目光放在了慕凉情身上,这是他们的队长,无论慕凉情做出什么选择他们都没有异议。
  不说话慕凉情也看出了他们的想法,心底涌现出一股淡淡的暖意,无论怎样他们都是一支为‘罪’的队伍,只要这支队伍一直存在,那么这份羁绊就无论如何也断不了,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可犹豫的呢?犹记的最初的时候小鸭子可没少念叨他的父母家人呢。
  慕凉情冷酷的脸上缓缓勾勒出一抹极淡的笑意,看着虚空那一处坚定道:“愿。”
  “汝等还有一柱香的时间做好准备。”
  大殿内陷入一阵沉默,良久,慕凉情才缓缓开口道:
  “别忘了我们是‘罪’,也别忘了花花和子希他们,除了什么事记得互相报个信,要知道我们可是'罪',罪者无畏的罪。”
  慕凉情难的一次性说了这么多话,神情也是难得一见的温和,若是让深渊里那些对他恨的牙痒痒的人见了指不准心底怎么惊悚呢,要知道一个从来不会笑的人突然间笑了那才是真的吓人。
  “是的,队长,以我们的能力哪怕隔得再远也能相聚,到时候我们还能好好聚聚呢,还有牧希可不能因为睡懒觉迟到了啊,不然到时候可别怪我给你弄些失眠的药。”花行涯嘴边调侃着,眼底却散发着明亮的光芒。
  牧希依旧是松松垮垮好似没骨头一样抱着双手站在原地,嘴边却挂着一缕无奈纵容的笑容,打了个哈欠懒散道:“好了好了,知道了,有时间也可以去我的世界转转,那里风景好像还是很不错的。”
  “嗯,小鸭子的太古世界,牧希的仙侠世界,还有我的高科技世界,时间足够的话或许可以到处走走。”慕凉情淡然道。
  “就是就是,在深渊里待了这么久,我都快忘记外面花花绿绿的世界了。”花行涯也轻声感慨道。
  “嗯,出去好好睡一觉。”说这句话的时候牧希眼底满是流光,好似眼底除了睡觉再放不下其他。
  一柱香的时间眨眼而过,三人席地而坐,面对着彼此说天论地,竟也觉得很是意犹未尽,或许他们是真的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三人相视而笑。
  “时间到,进入左边的那扇门,便会回到汝等进入深渊时的那个地点,汝等谁先来?”雌雄莫辨的声音再度响起,几人相视而笑,相继站起身来,朝着那扇门走去,到了最后几步路,三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步伐,都在等待着最先离开的那人进去。
  “小鸭子年纪最小,先走吧,然后是牧希。”见两人都没有要前进的意思,慕凉情只得开口替他们做出了决定。
  “是,队长。”花行涯和牧希转头深深的看了慕凉情一眼,这是他们的队长,只要是他说的话,他们就不会反驳和违背,两人陆续踏入那道门中,身影转瞬便消失不见。
  “汝让他们先走是怕吾会出尔反尔,对最后那人不利?”
  “是。”
  “那吾若是要对付汝,汝可能抵挡?”
  “未尝不可一试。“
  “汝很有自信。“
  “尊主过奖。“
  “是汝过谦,走吧,祝汝等旅途愉快。”
  “借尊主吉言。”
  慕凉情嘴角微勾,抬脚便跨入了通往另一个时空的道路。
  天衍大陆落霞山脉,苍翠欲滴的树下光线有那么一瞬间的扭曲,而后,花行涯从那扇门中跨了出来,抬眼便看见了一条山间小路,小路的两旁尽是巍峨青翠的大树,花行涯晃了晃神,低着头想了一会才从那些被封存的记忆中找到了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
  是了,这里是天衍大陆,那个生他养他的大陆,他是大优国将军之子,有一个身娇体弱的姐姐和一个活泼好动的双胞胎妹妹,他记得他好像是因为和姐姐妹妹一起逃婚才掉进了深渊废墟里面的,所以,他这是又回到了逃婚的那个时候?
  花行涯满头黑线,看了看眼前这座绵延不尽的山脉,歪着脑袋想了想,将花花放了出来。
  花花是慕凉情给他制作的一个智能机器人,是他们的仆人也是家人,不需要的时候会根据他们的意愿变成任何形状,体内自成一片空间,居家旅行的必备良品。
  “吾主,有何吩咐。”花花这个名字虽然女性化,但这个智能机器人却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花行涯是个纤细妖娆的美少年,他的容貌从进入深渊之时起便已经停止了生长,在深渊活动又极容易惹事儿,于是慕凉情就给花行涯制作了一个长相高大威猛的的男智能,却不想花行涯恼羞成怒,直接给他命名为花花。
  可惜了这样一个美好的初衷,却让花花这个名字毁了个彻底。
  凡是深渊废墟有点名声的人都知道,‘罪’队伍的暗夜使者花行涯有一个长的高达威猛的智能机器人,名叫花花。
  “花花,收集一下关于这个世界的资料,然后在这里搭座临时休息的房子,我要在这里实验一下我的新药。”光是余光可见的地方花行涯就已经可能见了好几株药材,可以想象到这里的物产有多丰富。
  “是的,吾主。”花花身形一闪,转身便消失在树林内。
  花行涯见怪不怪,踏着轻盈的步伐踩在林间的泥土上,脸上带着几分显而易见的满足和作为一个医者看见药草时的喜悦。
  花行涯在山林间慢慢游荡,时不时采摘一些罕见的药草,整个人显得恬淡而安宁,穿着一身紫色的长衫,外罩一件薄薄的轻纱,犹如一只天生地养的精灵在巡视着他的土地般,将飘渺灵动和霸气斐然混为了一体,气质更显出尘。
 
 
 
 
 
第2章 落霞山下落霞镇
        两个时辰后,花行涯已经在落霞山脉扫荡了无数的药材灵草,全都放进了他的神识空间。
  花花蓦地出现在花行涯身旁,朝着花行涯行礼道:“吾主,住所已经准备好,是否现在住进去?”
  闻言,花行涯停下了采药的动作,站直了身子伸着懒腰道:“走吧,去看看顺便休息一下,等我再收一些药材后就出去走走,几万年没见过外面的世界了,怪想念的。”
  花花没说话,他知道这是他家主子在思考事情,这个时候要是被打扰的话主子是会生气的。
  片刻后,花行涯隔着一段距离便看见了花花给他挑的住处,眼底闪过一抹满意的色彩,不愧是队长设计的智能,从来不会让人感到失望。
  花花挑的地方是一块瀑布底下,瀑布水流量不大,不会显得太吵,檀香木做成的木屋建立在山水之间,若是有人看见的话定会惊呼暴殄天物,檀香木,那可是只有皇帝才能用得起的,富贵人家得小小的一块都会奉若珍宝的束之高阁,这人竟用来搭建木屋,可不就是暴殄天物吗?
  若是这些人看见里面的东西恐怕更会吓得吐血,龙檀木雕琢的各种家具用品,深海鲛人吐出的鲛纱做的布帘,人鱼眼泪配上鲛纱而成的门帘,取寒玉精髓而做的莹白玉床,由雪山蚕王吐出的蚕丝制作的床上用品………
  木屋里的每一件东西拿出去都会引起一番血雨腥风,在这里却是犹如废品般随意放在一边,可见这些东西在花行涯这里实在是没什么用处,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屋子里的每一件物品几乎都有凝神静气的作用,这是花行涯怕控制不住心底的暴戾和杀心,用来静心洗神的。
  檀香木屋的存在奇异的没有破坏这里的格局,反而更为这寂静清幽的地界增添了几分俗世的烟火气,时不时在瀑布下饮水的小动物也为这副泼墨山水增添了几分勃勃生机,让人看的格外赏心悦目。
  花行涯站在林子里静静的看了一会儿,而后取出了画架笔墨,袖子一挽,豪迈粗狂中带着几分风流雅致,随意站在一边便开始动手作画,笔锋沾黑走白,动作满是行云流水般的顺畅,只寥寥几笔便勾勒出了一副清幽淡雅的隐居山水图。
  而花花则是安静的守在一边,如同一个鬼魅幽灵,恰逢清风徐来,遮掩了他本就清浅的呼吸,看着眼前花行涯那随性至极的动作,花花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他的主人本就该如此,世俗的规则只能束缚着世俗之人。
  花行涯从取出画架到停笔的时间总共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放下手中的画笔,花行涯看了一眼便挥手写下了他的大名,字迹霸气婉转,犹如一把未开封的利剑,蕴含着无限的韵华,画像大气朴然,像是那封藏千年的老酒,越品越有味道,这霸气的字迹配上清朴的画像,哪怕是当世大儒也不得不赞一声妙。
  “花花你看看,本座的画技是不是又有所长进了。”花行涯满意的赞叹着。
  “吾主无人能及。”花花由衷道。
  “算了,跟你这个呆子说什么你也就会回这一句,罚你今晚采集三千零八中药材,采不齐不许出山,明天一早本座要出山。”
  花行涯朝着花花摆了摆手,收了字画径直朝着花花搭建的木屋走去。
  “是,吾主。”
  清风送来花花低沉浑厚的嗓音,花行涯微扬的嘴角跟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木屋转角。
  花花在看着花行涯的身影消失不见后才离开木屋去采草药,作为深渊废墟第一医者的智能,熟知各种草药的作用性能是是刻在骨子里忘不掉的本能,他也知道自家主子在药材上有一种近乎偏执的收集癖,看见药材不收集就浑身不舒坦。
  据他所知这个癖好是在以前某次慕主身受重伤并且因为药材不够只能暂时放弃治疗,最后找到药材时慕主已经奄奄一息,他记得那次他的主人和希主差点就急哭了,自他有记忆以来,那是唯一一次看见他主人脆弱时的模样,从那之后他家主子就空间里各种各样的药材就没断过,有时候空间里放不下了还会往他体内自带的空间里堆,便可以想象他的主人在药材上的偏执程度。
  花行涯在檀香木屋里美美的睡了一觉,看着窗外透过树叶照耀在屋子里的微弱光线,撇了撇嘴躺在床上发着呆,这还是他和队长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分离呢,以前总是被追杀到被迫分离,没有信任的人在身边,也难怪他会睡不着,深渊的危险意识已经刻在骨子里,只要外面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会立即惊醒并警戒,这一晚上他几乎就没睡过,只是在闭目养神,果然没有队长的日子他还是不习惯。
  花行涯静静的躺在床上,花花恭敬的站在木屋外,他知道的主人是在想慕主和希主他们了,他也知道他的主人一宿没睡,那些刻在骨子里的习惯不是能轻易就改变的了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