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09 10:00:53  作者:未时蟾

 《秀才遇到兵》作者:未时蟾

 
文案
 
明明是个满腹经纶的才子,为什么天妒英才,不但在赶考途中遭遇旱灾,撞到了超凶的守卫大哥,最后还沦为了种田小弟……?
 
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
 
我燕一真是打不倒的!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躺下!不服趴着!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种田文 科举 
 
搜索关键字:主角:燕一真,张车前 ┃ 配角:张副将,方校尉 ┃ 其它:科举,赶考,文武双全,隐居的小日子
 
 
 
第1章 【1-5】惨烈的相遇
 
1.
 
熙宁六年,天下大旱。酷暑从五月一直延续到冬月,许多无辜百姓流离失所。南北走向的官道上,全是逃难的流民。
 
燕一真挤在臭气熏天的马棚里,又饿又累,心里十分愁苦。
 
他和其他进京赶考的学子一起被堵在城外头好几天了,一路辛苦都不在话下,眼看就要到上京,却出了这等大事。
 
为怕有心人作乱,城门口盘查极严,一天过去,竟只放进去百来号人。
 
照这个速度,什么时候才能到京城?若是错过了秋闱,岂不是又要多等三年?
 
他家隔壁的李老爷,一辈子被大事小事耽搁了考试,到死都还是个童生。
 
李老爷躺在棺材里,气是断了,却怎么也不肯瞑目。头七那天,李家一个晚上都是他的读书声。一想李家那个闹鬼人心惶惶的样子,燕一真就一阵哆嗦。
 
我可不要当第二个李老爷啊!
 
2.
 
等到第四天,总算排到了燕一真。
 
他早把文谍身凭都备好了,交给守卫时激动得手抖拿不住包袱。
 
“抖什么!站直了!”方脸的守卫不满地喝道。
 
燕一真连忙乖乖站直了。
 
“叫什么?”
 
“回官爷,燕一真。”
 
“哪来的?”
 
“吉庆来的,官爷。”
 
守卫又细细盘问了一圈,终于放行:“进了城别乱走,见着没住满的客栈就进去,老板会安排住处,钱折一半。等上京救济粮到了自会放你们出去。”
 
说着把他往里一推就要招呼下一个。
 
燕一真连忙按住他:“要等多久?”
 
守卫说:“上京离这儿不过几百里,能多久。”
 
燕一真还不放心:“不会拖上半年吧?”
 
守卫瞥了一眼自己被弱书生按在门把上的手,“你这人性子磨叽,胆子还挺大。不过一两月的事,我劝你老实点,上头的命令没下来,天塌了你也走不了。”
 
燕一真在心里算清了日程,满打满算两月后出发,正好能在夏至到达上京,大松了口气,忙和守卫道谢。
 
守卫却似笑非笑:“谢倒不必,但你若再不松手,我可就真不放人了。”
 
3.
 
燕一真这才惊觉自己因为太过紧张,硬生生把守卫的手按红了一片。
 
他面烧耳赤地缩回袖子里,“官,官爷,我并非有意,您大人大量莫见怪……”
 
两人正黏糊,对面不解风情的守卫兄弟隔着矮墙大吼:“干撒子!搞对象回家去哟喂半天不拉门!”
 
守卫暴喝:“滚!”
 
燕一真腿都软了:“官爷息怒,官爷息怒,我这就滚,这就滚。”
 
守卫怒:“大爷的老子不是说你!……算了你走吧。”
 
燕一真:“……”
 
哼。
 
虽然很委屈,但还是要微笑。
 
俗话说得好,大丈夫能屈能伸。
 
我是俗话。
 
 
4.
 
燕一真住在柏杨客栈里,除了读书人,最多就是商人和江湖侠士。每天看看书,练练字,吃饭时还能听些武林野史、朝廷八卦,倒也不算难熬。
 
何况上头拨了救济款的,他们在此生活只需要付一半的价钱。
 
“哟,小磨叽。”张车前大刺刺站在店外。
 
燕一真呆了一会儿,方想起这眼熟的方脸是那个城门口的守卫。
 
脱了官府的守卫像个猎户,一身健实的虎子肉,山贼见了也不敢惹。
 
“官爷,你也来吃饭?”燕一真不知道他的姓名,更不知道他的喜好,只好挑了一句最平淡无奇的问话。
 
吃了吗?
 
一看就是实在人。
 
“唔。”张车前含糊其辞。
 
其实他只是路过而已,看到这胆小的读书人便心血来潮起了招呼的念头。
 
都说文人只读圣贤书,这书生居然听那些东拉西扯明显是瞎编的故事听得入迷,恨不得连碗也端过去。
 
“想必你读书并不厉害。”张车前总结道。
 
 
5.
 
“为何?”
 
燕一真不高兴了!饭碗重重磕在桌上!
 
读书人也是有脾气的!
 
这人怎么开口就是丧气话!
 
明知我是要进京赶考!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衙门怎能纵容百姓胡说八道!
 
就是官爷也不行!
 
“江湖多少故事,恩怨情仇,他们说着玩呢,你还当真了。”张车前嘲笑道。
 
燕一真瞬间满脸通红,一半是气的,一半是躁的。“我,我自然知道是假的,我不过听听罢了!”
 
他就是打小爱听英雄好汉的故事,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为这事在学堂没少挨打。但就是喜欢,热血沸腾!
 
张车前没听见一样,叫来小二要了一碗牛肉羹。
 
燕一真没想到他居然不走了,尴尬地埋头喝粥。等守卫把牛肉羹吃光了,他脸上的红晕也没能褪掉。
 
作者有话要说:
秀才这篇大概会比较长,就不一发完了 ~ (*?▽`)ノノ
 
 
 
 
 
第2章 【6-10】三个张大哥
6.
 
“我说,官爷……”燕一真战战兢兢地开口。
 
都吃完许久了他还不走,害得燕一真也不敢走,坐得屁股疼。
 
“我姓张,”张车前好心道,“叫大哥。”
 
你个小书生,乖乖叫大哥,以后我罩着。
 
燕一真纠结良久,“我家里已有一位大哥了。”
 
“张哥也行。”
 
“我……我家乡邻居就叫张哥。”
 
“那张大哥总行了吧。”
 
“……我邻居他哥也是张大哥啊。”
 
“你是不是故意气我!”张车前怒了。
 
“我没有!”燕一真委屈极了,“我说的都是实话。”
 
“那你自己看该怎么叫!”
 
燕一真想了半天,“张爷?”
 
“哎?张爷好,就这么喊!”张车前乐了。
 
7.
 
“会写春联吗?”张车前问。
 
“会,会一点,”燕一真谦虚地说,“写得不好。”
 
“我想也是,”张车前嫌弃道,“写来看看。”
 
“那我不会了!”燕一真扭头走人。
 
“说你胖还喘上了是不是!”
 
“你说我胖?!”
 
“你写不写!”
 
“不写!”
 
“不写就胖!”
 
“说吧写什么?”
 
8.
 
张车前啧啧称奇。
 
好好一个读书人,竟然计较自己胖不胖。
 
“跟女人似的。”
 
“哼,腹有诗书气自华,武夫才不会懂的。”
 
红纸铺下,燕一真憋着气,饱蘸浓汁一挥而就。
 
“于今落釜众皆益,月浦喜余禾黍香。”
 
狂草泼墨,粗中有细,虚实相合,握笔之人端的是月中之姿。
 
燕一真得意洋洋,朝他灿然一笑。
 
微风拂面,墨香满阁。
 
张车前突然不说话了。
 
9.
 
“疼疼疼!耳朵,耳朵疼,耳朵疼!”
 
“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
 
“错哪了?”
 
“错在,错在不该拿螃蟹诗当春联笑话你。”
 
“那该怎么办?”
 
“我给你重新写!立刻!马上!”
 
“写什么?”
 
“写春光无限好,只是近……不不不,写离离原上草,一岁一……不是不是你听错了,应该是洞合天地寿,庭栽日月松,对,就是这个。”
 
“你是在咒我老不死?”
 
“是祝你健康长寿……啊啊啊我错了,我错了!你快给我解开穴位好痒哈哈哈哈哈!”
 
张车前冷冷把他扔回床上,“别以为我不识字。继续写,写到我满意为止。”
 
燕一真一边笑一边写,抖出来的字犹如鸭子戏水。
 
从头到尾,扭。
 
10.
 
第三日又见到张车前,燕一真避之不及,抄起饭碗就往楼上跑。
 
“怎的,我会吃人?”
 
“快走快走,你比吃人的还可怕!”
 
“你若听我说完还不答应,我即刻就走。”
 
“我若答应,叫你爷爷!”
 
“我邻家婶子也想买你写的春联,一副30文。这生意你做不做?”
 
“爷爷请坐。”
 
 
 
 
 
第3章 【11-15】
 
11.
 
“请我吃饭?这会儿不怕我了?”
 
“财神爷您说笑了。”
 
“……”张车前捏断了一支筷子。
 
“小二,来两斤牛肉!上好的女儿红!”燕一真愉快地叫道。
 
听说大侠都这么吃!
 
自己统共卖了几十对春联出去,算清了进账后高兴得不得了。
 
“二位客官,这是?结亲家?”
 
“女儿红非得嫁女儿才能喝吗?”
 
“那是自然,讨个吉利嘛。”小二笑眯眯的。
 
燕一真大手一挥:“酒先喝着,将来有了女儿再嫁给你!”
 
张车前吃肉喝酒,来者不拒。
 
“一言为定。”
 
12.
 
除夕那天,满城飘红。城内暂时解了禁足令,一下子热闹非凡。
 
燕一真百无聊赖,四处闲逛。不觉来到城门口。
 
今日张车前并未前来,想是他当值……但怎么总不见他站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