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09 10:01:34  作者:竹猫猫
        罗刹阁是去年才建立的,但是比魔门还不好惹,他们不只是杀手组织,还是情报组织,什么秘密都瞒不过他们。罗刹阁一出现的时候很多邪道都不愿意,魔门他们试过动不了,你个刚出现的组织难道还不行?结果凡是找罗刹阁麻烦的势力都被灭门了,而且明明白白地告诉其他人,人,就是我罗刹阁杀的。
        从那以后罗刹阁的地位就非同一般了,也没有不长眼的人去惹事了。就当人们以为魔门会将罗刹阁当成威胁而出手时,魔门却毫无动静。这让他们心有不甘,可也不敢说什么。
        这次武林大比魔门和罗刹阁都没有来,这些虚名他们不需要。但是其他的势力几乎都来了,天阴教除外,听说招惹了魔门被灭了。
        “那天阴教是怎么回事?”齐琛喝了口茶想起这件事,“竟然去招惹魔门,这是活的不耐烦了?”
        天阴教也算是邪道排的上号的势力了,竟然蠢的去招惹魔门,被魔门灭了的事已经传开了。
        端木明月低头笑了,“呵,他们出钱向魔门买我的命,结果却自己被灭门。”
        “碰!”齐琛一拍桌子,“混账!他们那个什么门主的儿子语气傲慢,还敢,还敢侮辱你,这样还想请你治病?你不答应就要你的命,活该被灭。”
         “行了,有什么好气的,阿琛,生气容易老的。”
        “我这是为了谁?”齐琛甩给端木明月两个大白眼,“不过魔门是什么意思?他们不接这单生意倒是说得通,毕竟你的身份魔门可能不敢动。但是反过来灭了天阴教……”
        端木明月喝了口茶漫不经心地说:“谁知道呢,说不定是不想让这件事传出去,怕有人说他们是不敢接单吧。”
        “也是。”齐琛点点头。对于端木明月知道这件事什么都没问,他知道端木明月有秘密,可那能怎么样,他们还是朋友。
        “等武林大比结束后我和你一起回奇门吧,正好拜访一下齐叔。”想到齐鹤那性子端木明月笑了。
        “那太好了,我爹简直了,我都怀疑我是不是他亲生的,以耍我玩为乐。倒是你,每次你去他都可热情了,对你可好了。”齐琛哀怨地看着端木明月。
        “这才证明你是亲生的啊,我是客人,当然要友好些了。”端木明月垂眼喝茶,他就没那么好远了,没有亲人啊。
        齐琛敲了端木明月脑袋一下,“什么客人,咱们是自己人,我家就是你家。”
        端木明月眼中带着暖意,对齐琛笑笑,“好好好。”
        
        “门主,神医端木明月和奇门少主只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武林大比暂时还没什么异样。”
        站在窗边的人微微扭头,青铜鬼面具下的眉微微皱了起来,“嗯,下去吧。”听见端木明月和齐琛一起离开他心里有一瞬间不舒服,想让那个齐琛消失。
        他离着朋城不是很远,不然,再去看看?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一闪身离开了,暗处的守卫只看到飞起的衣角。
        
        “我说,为什么最近都吃这些?味道真淡。”夹起一块水煮豆腐放进嘴里,齐琛抱怨着。
        “各路人马都在,天觉寺和第一山庄的人也住在仙客楼里。要是让他们知道体弱的端木明月吃着大鱼大肉,你说他们会这么想?”端木明月夹起一筷子青菜放进嘴里,嗯,还可以,然后又夹了一筷子。
        齐琛喝了一口蔬菜汤,“那也可以说是我要吃啊。”
        端木明月笑笑,“作为我的好友怎么能自己大吃特吃让我看着呢。”
        桌上的菜还真是清淡,炒青菜、炒蘑菇、水煮豆腐再加上蔬菜汤,当真是一点儿肉腥的没有,就有几滴油都算是不错的了。
        饭后端木明月回了房间,半夏端着托盘进来,托盘上放着一个盛着黑漆漆液体的碗。
        “公子,喝药。”
        端木明月接过闻了闻,“火候掌握的很好。”说完一口将药喝了,“你们都出去吧。”
        半夏和青黛的长相很普通,勉勉强强算得上是清秀。倒是赭石和滑石长得很俊。不过没人敢拿半夏和青黛的长相说事,毕竟是端木明月身边的侍女,总不好得罪。
        “公子。”滑石又从窗户进来。
        “怎么了?”端木明月靠坐在床上。
        滑石:“百花派的许娇娇想和公子交好,目的是为了从您这里得到青灵木。”
        “嗤。”那青灵木就是他毁的,怎么可能再送给她一份。
        医谷是有几棵青灵树,是端木明月从暗芒森林弄来了种子,花费了不少力气种出来的。青灵树长相普通,树皮下的树干却几乎是白色,很好看。青灵木可入药,是解毒的好东西。
        “另外还有一件事,第一山庄的少主裴清好像有意和公子结交。”
        “嗯,我知道了,没事就下去吧。”
        “是。”
        滑石离开后端木明月躺在床上,裴清他之前见过,不过当时是他中了毒,第一山庄的人带着他来医谷求医。解了毒后就让他们将人带走了,当时裴清还没醒,所以裴清也算是没见过他。
 
作者有话要说:
某猫:“下一章让你出场,鬼面人。”
鬼面人:“你叫我鬼面人?!”
某猫:“是啊,你的名字我还没想好。”
鬼面人:“……”我还会有名字吗?
 
 
 
 
 
第5章 前十比试
        端木明月睡下不久就醒来了,“你又来了。”也不怕被其他人发现,不过还真没人能发现。
        鬼面人站在床边,“嗯。”
        端木明月低下头,眼里闪过什么,“怎么又来了,这么久你我都没见过,最近你却突然来了。”
        “想来便来了。”伸手倒了一杯茶递给端木明月,“润润嗓子。”
        “哈,也就我敢喝你倒的茶。”端木明月接过来喝了一口,“小肆哥,好歹露个面啊,这面具虽然挺好看,不过我更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青铜鬼面具有些吓人,也就端木明月能说出“挺好看”这种话了。
        韩肆沉默着摘下面具,他突然有些紧张,却不知道紧张什么。面具下的脸英俊非凡,这人身材也健美,不是夸张的肌肉,这人早不是黑黑瘦瘦面容丑陋的十岁孩童了。
        “真俊。”端木明月夸了一句。
        韩肆心里一阵喜悦,面上却看不出来,“别和百花派的人接触。”
        端木明月挑眉,“为什么?”他心知肚明却想逗逗这人,没什么表情多没意思。
        看到端木明月眼里闪过的笑意韩肆也不生气,以前他就是这样,总是喜欢逗弄自己,“你知道的,而且你自己也应该小心些。”
        端木明月笑笑,“怕什么,我现在是神医端木明月,医谷的谷主,至少明面上谁也不敢把我怎么样。而且我最喜欢玩了,你怎么能剥夺我的乐趣?”
        韩肆微微皱眉,“安全最重要。”
        看到韩肆这副样子端木明月无所谓地笑笑,“这不是还有你吗?”
        对,有我。韩肆心里一阵欢呼雀跃,嘴角微微勾起,“嗯。”
        “你还有事吗?没事就赶紧回去吧,我要休息了。”端木明月打了个哈欠摆手赶人。
         韩肆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离开了,什么时候他可以不用离开呢……他在想什么,韩肆扶额,感觉自己越来越不对劲了,但是他不讨厌。要是有什么东西或是人影响到他那就毁了,这是他一直的想法。不过他从来没遇到这样的东西或是人,现在遇到了他并不准备这样做,因为是他啊。
        
        李梦涵不是没想过是齐琛几人帮了她,但是见到他们的时候就打消了这个猜测。奇门的少主齐琛武功只能说还不错,明月公子更是完全没有武功,他们身后的侍卫也不可能那么厉害。她只能当成是有高人相助。
        李峰知道的时候点头,“应该不是他们,好了,只要那位高人没有恶意就好。”
        “是,爹爹。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她李梦涵可不是任人欺负还不想还手的。
        “哼!算了?我朋城也不是好欺负的,她若再敢做什么,涵儿,不用客气,人善被人欺,我朋城岂能怕事。”他李峰还不是孬种,岂会怕。
        “我知道,爹爹。”李梦涵点头。
        
        许娇娇这几天都在琢磨着如何和端木明月交好,然而除了第一天端木明月露过面,之后这几天就再没出现过。这让许娇娇气愤不已,她想去主动拜访又怕人说闲话,毕竟没有什么理由,而她的目的又不能说出来。
        终于要决定前十名的比试到了,齐琛和端木明月这几天没有出现,奇门的弟子第二轮的时候就被淘汰了。没人笑话他们,毕竟他们不擅长武功大家都清楚,而且惹到他们给你摆个阵或是让你陷在无数机关里,再厉害的人也别想轻松逃出。
        “二位出现了,我还以为武林大比结束了都看不见你们了呢。”钱鲨的声音不小,周围的人都听到了。
        “咳咳,咳,抱歉,咳咳,实在是在下的身体不适,咳咳咳……”说着就是一串咳嗽,从怀里拿出帕子捂在嘴上,再拿开时上面有些许的血迹。
        齐琛担忧地看着端木明月,“阿月……”
        感受到周围谴责的目光,钱鲨脸色很不好,该死的病秧子,身体差怎么没咽气呢,“哈哈,我就是没见到二位有些失望罢了,明月公子身体不适就好好休息吧。”
        贺天龙在一旁笑眯眯的,心里骂钱鲨不长脑子,有这样一个同伴简直是要命,可是没办法,谁让他们早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贺天龙微微眯起了眼睛。
        “端木谷主。”裴清走过来对端木明月行了一个礼,“之前多谢您的救命之恩。”
        端木明月微微点头当做打招呼了,听到他这么说勾了勾嘴角,“裴少主,还真没有什么人叫我谷主,还是换个称呼吧,你我是平辈,不必如此。咳咳,至于之前的事,医者仁心,更何况你们第一山庄也付过报酬了。”
        端木明月的态度让裴清放松了些,“那,明月公子,不管怎么说都是你救了我,如不嫌弃可否交个朋友,还有齐少主。”裴清转头对齐琛点点头。
        “自然不会,裴少主的名声在下也是听过的,武功绝对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若说嫌弃,只希望裴少主不嫌弃我这个废人了。”端木明月对裴清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不然也不会和他说这么多。
        “我也早就想认识认识第一山庄的少主了,只是一直没能相见。”齐琛摇摇扇子,他也觉得裴清不错,值得相交。
        裴清摇头,“明月公子严重了,何必妄自菲薄呢,神医之名名副其实,人各有所长,文人的学问要比我们武者强多了,就算是不会武功也不能说他们没用,更何况是医者呢。”
        “咳咳,裴少主好心性,有空我们再聊,现在还是先看比试吧。”
        其他人听了这话看看端木明月的眼睛又是一阵惋惜。
        裴清点头,回到座位上。
        决定前十名的比试是车轮战,十个擂台十个擂主,谁也不愿意第一个当擂主。擂主抽签决定,还是参与比试的人自己抽,这就看运气了。你自己抽到的,那只能怪你运气不好。你分到哪个擂台也同时决定了,不是擂主那就是挑战者,有一到十十个数字。
        不过与寻常比试不同的是第一个擂主若是中途败了,之后可以选择与最后胜出之人比试,赢了便是前十,输了那就是真的不如人,也别找什么借口。当然要等最后胜出的人休息好了才可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