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09 10:01:34  作者:竹猫猫
        此时十个比武台上都打得十分激烈,经过两轮淘汰剩下的共有将近五百人,除去十分优秀的一些,剩下的差距不大,所以常常难分胜负。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五大门派也参与了,每个门派各有一人可以不参与前十的选拔,最后他们和前十一起争夺第一。第一山庄是裴清,天觉寺是那位方丈的大弟子,百花派是许娇娇,医谷和奇门弃权。
        别说什么不公平,因为本来就没有什么公平,一切凭实力说话。从早上一直比到晚上,将近五百人终于都比完了。只有一个最初的擂主选择挑战。
        “我只是运气不好,不比他差!”那人阴沉沉的,指着台上那人说。这是天龙帮的少帮主,贺天龙的养子贺宏翔。
        贺天龙从贺宏翔抽中擂主开始脸色就不太好,这一整天都没说几句话,现在看到贺宏翔选择挑战整张脸更是黑的没法看了。
        “呵呵,少帮主真是有冲劲啊。”齐琛笑着说。
       贺天龙笑得勉强,“哈哈,宏翔这孩子就是不服输,从小就是这样。”
        端木明月看了一眼贺天龙的脸色,低下头笑了。自己是个老狐狸有什么用,养出来的儿子是个愚蠢不堪、难成大事的,失败。
        贺宏翔选择挑战的那人实力很强,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贺宏翔不是他的对手,选择挑战是自取其辱吗,贺宏翔的做法实在有些愚蠢。
        端木明月看着比武台上处处下狠手的贺宏翔和完全在忍耐的对手,终于对方忍无可忍了,最后贺宏翔被一脚踹下擂台,摔了个狗吃屎。
        “噗!”贺宏翔捂着胸口吐了一口血,他伤得不重,可实在丢人,看着那人的眼神像要将他大卸八块。
        “去扶宏翔下去疗伤。”贺天龙对手下说。本来他想制止贺宏翔,但是转念一想让他得个教训也好,反正在他提出挑战的时候已经被人嘲笑了,他也不怕什么了。
        今天的比试结束了,城主说了几句鼓励的话后众人就各自散去了。
        中午他们都是随便吃的,端木明月的吃食是几块加了药材的糕点,他吃的不多,大家也都不意外,毕竟他的身体很差众人皆知。
        现在都各自回到住处了,其他人都吃着自己喜欢的,齐琛却在叹气,又是这么清淡。
        桌上除了几道青菜,还有道药膳,药膳的味道很好,和中午的糕点一样是半夏和青黛做的。齐琛吃得最多的就是这道药膳了。
        “哎呀,半夏和青黛的手艺就是好,每次吃她们做的食物都回味无穷啊。”齐琛一脸陶醉。
        端木明月觉得好笑,“偶尔吃一次你才会这样,要是天天吃你就习惯了。”
        齐琛摇摇头,“话不能这样说,美味天天吃还是美味,习惯了也不能改变它好吃的事实。”
        “明天就是大比最后一天了,你什么时候离开?”端木明月擦了嘴,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嗯?咱们不是一起回去吗?如果你想多待几天也行。”齐琛放下筷子,吃饱了,再吃几天这样清淡的饭菜他就要以为自己出家了。
        端木明月摇头,“我怕有危险,我们还是分开吧,应该不会有人和你过不去。”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吗?是不是朋友!”齐琛不赞同。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就因为是朋友我才这样说。”端木明月看着齐琛。
        齐琛和他对视一会儿败下阵来,捏了捏眉心,“好吧,我和你一起是连累你,算了,别有事。”
        “自然不会。”端木明月笑笑,自然不会,有事的只可能是别人。
        “别太自信,万事小心。”齐琛最担心的就是端木明月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他知道他有秘密,本事也不小,可事有万一,万一出意外了呢。
        端木明月应下,“好。”
      
        
 
作者有话要说:
某猫:“有名字了。”
韩肆:“有名字了~”
明月:“小肆儿,过来给我捶捶腿。”
韩肆(屁颠屁颠跑过去):“来了。”
 
 
 
 
 
第6章 大比结束
        回到房间喝下半夏端来的药,滑石就来了,“公子,许娇娇想在武林大比结束后和公子接触,装作和公子同路。”
        “和我搞好关系又能‘顺道’去医谷,我同意了正好可以得到青灵木。可惜了,我一点儿也不想让她如愿。”端木明月拿出一个白玉药瓶,从里面倒出一粒药丸,不舍地看了几眼才吃下去,唉,就要吃没了,他明明已经很省了。
        滑石默默后退半步,“您要的蝎蜈草已经找到了。还有您之前让人去查十五到二十多年前之间的大事都在这里了。”滑石拿出一封信,这是他们保护信息的方法,那信封上涂有毒/药,只有服了解药才可以触碰。强行毁掉信封也没用,里面的内容是用特殊的药水写的,没有相应的药水根本看不到。。
        “嗯,还有事吗?”端木明月接过信。
        “没有了,属下告退。”
        滑石走后端木明月看着信,过了一会儿拆开信封取出里面的信,伸手在空白的几张纸上一抹,字迹慢慢显现。
        天镜544年,当时最强的势力晴空门作恶多端被几个势力联手剿灭,没有活口。
        天镜545年奇门少主齐琛出生,满月酒请了不少人一同庆贺。托其国和亚其国发生战争,托其胜。
        天镜546年船国的皇后生下太子,举国欢庆。土泽一位德高望重的大臣被诬陷,最后被灭门。
        天镜547年,托其和亚其再度发生战争,托其胜。
        天镜548年虎鲨帮老帮主逝世,少帮主钱鲨继任。
        天镜549年,金泽国二皇子一出生就失踪了,一直没有找回。托其和亚其再次发生战争,土泽国出兵援助亚其,亚其胜。
        端木明月拿起另外几张纸,上面是更加详细的内容。看完后端木明月许久未动,最后将信烧了,吹灭了蜡烛,躺在床上却没睡着。
        晴空门是慢慢崛起的门派,亦正亦邪,但是没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可是突然有一天江湖传言晴空门屠了一个村子,村长的儿子幸运地活了下来求到了当时在附近办事的虎鲨帮的少帮主,也就是现在的帮主钱鲨。
        钱鲨对晴空门的作为气愤无比,一口答应铲除恶人,村子的儿子伤势过重,在钱鲨答应后就死了。
        最后虎鲨帮联合天龙帮甚至是医谷和百花派,外加其他大大小小的势力将晴空门剿灭。当时晴空门的少主刚出生,而晴空门的门主……姓韩。
        端木明月心里有了猜测,又想到金泽二皇子的事。金泽皇帝感情专一,只有皇后一人,太子出生后两人也不急着再要孩子,顺其自然。直到十年后有了二皇子,然而一出生就不见了。那之后皇后就病倒了,十多年了一直没好。
        端木明月想到刚刚看到的,手下的人尽力,是不太容易查到的一件事。据说金泽二皇子背后有一处胎记,红色,再具体的就不清楚了,这件事知道的人也不多。
        一夜无眠,第二天端木明月也没有黑眼圈,眼里也没什么红血丝。齐琛也没有发现不对,用过照样十分清淡的早餐后两人就去了大比的地方。今天就是大比最后一天,大比第一名也即将产生。
        昨天端木明月一直都在,大比的情况是齐琛在旁边讲解的,今天也一样。城主说了开场白后宣布比试开始。
       先上场的是一个彪形大汉,满脸胡子,手握一对儿板斧,巧的是他的对手是使双剑的。最后使双剑的那个险胜大胡子,他胜在剑法和灵活。
       又比了两场,再换人时齐琛挑眉,“阿月,是许娇娇。”
       场上是许娇娇和一个少年,最后那少年输在心眼儿少上。不少人虽然没说什么,但是有些看不起许娇娇,论武功许娇娇真比不过那少年。不过兵不厌诈,那少年输了也是他经验少。
       最后胜出的是许娇娇、那个使双剑的、一个三十左右的貌美妇人、用刀的年轻男子、拳法很好的大汉和裴清。天觉寺的方丈大弟子轮空了,也晋级了。
       接下来继续抽签,输的人一起,赢的人一起,不过输的人接下来的比赛关注的人就不多了,因为两边比试同时进行。
       天觉寺的方丈大弟子的运气好像十分好,他又轮空了。许娇娇对大汉,使双剑的对裴清,美妇人对用刀的男子。
       先上场的是美妇人和用刀的男子,那女子的武器是彩纱,以柔克刚,男子技不如人败了,不过态度很好,甘心认输。
       “这人不错。”齐琛夸了一句。
       李梦涵就坐在不远处,听见后看向他,“齐少主能夸他也不错啊。”能说那人不错自己也差不了。
       “哈,真是多谢李小姐的夸奖了。”齐琛拱手。
       端木明月看着李梦涵,当然其他人看不出来他在看她,毕竟他眼睛看不见。本来他就知道了,昨天看过信后更确定了。再见到李梦涵端木明月没什么波澜,不过这人不错。
       接下来是使双剑的男子和裴清,虽然裴清比那人小了几岁,可是剑术精湛熟练,最后挑飞了那人左手的剑。裴清剑指那人咽喉,胜出。
        “不愧是第一山庄的少主,好剑法。”
        “兄台也是好剑法,若是愿意随时可以来第一山庄,互相切磋切磋。”裴清稍微话多了一些,这人的剑法确实不错,他们山庄有几个使双剑的,但是没有一个比得过眼前之人。
        那人自然应下,“能得到裴少主的邀请是在下的荣幸。”
        “咳咳,咳咳咳……”端木明月又咳了起来,昨天一天让不少本以为夸大其词的人见识了端木明月的身体到底有多不好,今天再见到的时候就没那么惊讶了。
        “阿月,没事吧?”本来和李梦涵说话的齐琛马上转过头来。
        李梦涵也担忧地说:“明月公子不如去休息一下。”在不少人看来端木明月来这里就是为了露个面,给武林大比面子,所以最后两天一直撑着。李梦涵也是这样认为的。
        其实端木明月就是想看热闹,他又不是真是瞎子,台上的情况他都看着眼里,“没关系,一直都是这样,没有大碍,你们继续看比试吧。”说着端木明月将头转向比武台。
        许娇娇对那个用拳的大汉。许娇娇的武器是鞭子,用的好自然没问题,但是她的力气不够,缠住那人的手后反倒自己受制于人。不松手就要被打,松手就没了武器。艰难地取回鞭子许娇娇一时生气胡乱攻击,那大汉顾及到许娇娇的身份也不敢下狠手,最后被许娇娇逼下擂台。
        “好,嗯,厉害,好厉害。”齐琛玩味的说。
        李梦涵冷眼看着许娇娇,“这种人也就只能仗势欺人和使用诡计了。”
        端木明月知道许娇娇这两天时不时看向自己,可谁让他眼睛看不见呢,他什么都不知道,既然她想和自己同路,哈,他想看他们狗咬狗。
       休息一段时间比试继续,这次四人抽签,美妇人对许娇娇,裴清对天觉寺方丈大弟子。
       先是裴清两人的比试,那位佛门弟子不用武器,但是内力略高一筹,他比裴清大上几岁。两人的比试十分精彩,之前不看好这个和尚的人都改观了,虽然最后还是裴清赢了,但是不少人都看出来人家小师傅没尽全力,不然胜负难料。
        看到许娇娇两人上场的时候端木明月已经预料到了,许娇娇赢了。那美妇人一定自知打不过裴清,所以赢了也没用,说不定还会得罪百花派,不如不赢。
        “这人怎么变弱了,之前挺厉害的啊?”齐琛奇怪地问。
        李梦涵心更细,看出来几分那妇人的想法,“她可能是不想被许娇娇记恨。”
        “接下来就是裴少主对这位许小姐了。”齐琛笑了,裴清不可能让许娇娇,最多注意些不过分。
        果然两人休息好后上场,裴清一开始没尽全力,但是连着赢了的许娇娇有些膨胀了,真以为自己有多厉害,一上来就是猛烈地进攻,下手很重。裴清主要防守,但许娇娇越来越过分,最后还照着他头部和颈部攻击,毫不留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