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09 10:01:34  作者:竹猫猫
第67章 番外完
        不管韩肆如何不情愿,八月十五前他们还是回到金泽了,不过洛寻月觉得最近的韩肆神神秘秘的,还总是看着他笑,当然是眼里有笑意,没真傻笑出来。
        中秋节一大早李温婉就拉着洛寻月和韩肆挑选刚做好的衣服,最后洛寻月穿上一身雪白绣银蓝色弯月形暗纹的衣服,一头青丝用白玉冠束好,韩肆则是黑色绣金色腾龙暗纹的外衣,头发只是用同样颜色的发带束起。
         天镜没有什么龙是皇帝的象征,其他人不允许穿戴此图案的规矩,毕竟天镜不是国家说了算,而且以韩肆的身份的确可以穿着绣着龙的衣服。
         洛沐阳看到换好衣服的两人先是对着洛寻月一通夸,然后看向韩肆,他不得不承认,即使还是易容的普通样貌,韩肆的气势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今天的韩肆就没有收敛,这一身很合适。
        中秋节的宫宴不只是吃吃喝喝欣赏歌舞那么简单,各家公子小姐吟诗作对、献歌献舞,皇帝或是皇后会设下彩头,宴上的众人来评判谁最优秀。
          既然是中秋节,那自然少不了赏月,所以这次宴会设在外面,除了没有围墙和房顶,其他布置和殿内有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不会让人感到难受。
          “皇上到——皇后到——太子殿下到——二皇子殿下到——”
          各家小姐们都很激动,太子殿下不说,二皇子的身份可是不简单啊,孙紫琳这个最有竞争力的对手有了婚约,也就不是什么威胁了,这次宴会她们的目标可就是太子和二皇子。
        “今天是中秋佳节,大家不必拘束。”洛泓文笑着说。
         先是献艺,之后是吟诗作对,然后继续献艺,这个流程众人都很熟悉了。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压力最大,压力太大很容易出错。
       第一位出场的是一个将军的女儿,名叫沙莎,虽然名字很女儿家,但是却是巾帼不让须眉,长相也带着三分英气,上来就是舞剑。
          “倒不是花架子。”洛寻月喝了口茶,然后对洛沐阳说。
        洛沐阳如今已经二十有六了,李温婉两人的意思是能有喜欢的最好,没有也不强求,但是不能一直拖着不成亲。韩肆为了某个目的也希望洛沐阳能在今晚就有一个看对眼的人,只是对于洛寻月关注别人多多少少有些不得劲。
        洛沐阳闻言笑着说道:“这是沙将军的独女,自幼习武,功夫也算不错。”只不过他也只是听闻,这位沙小姐一直跟着他父亲在军营长大,甚少在外露面。
        洛寻月点点头不再说话,坐在他们后面的赭石和三七几人借着喝酒挡住自己抽动的嘴角。韩肆下令让他们调查所有适龄女子或男子,务必在十天之内给洛沐阳找个合适的人,今天是第四天了。这身份背景自然难不倒他们,品性也没太大出入,只是这洛沐阳喜不喜欢,那哪里是他们说了算啊?
        李温婉带头鼓掌,微微偏过头对洛泓文说:“这姑娘不错。”
         洛泓文点头,“沙将军这个女儿确实很不一样。”
        随后的表演就是舞蹈、弹琴、弹唱,再多花样也不过是这几种了,上半场就结束了,除了沙莎,其他人李温婉都没看上。
         韩肆的脸要不是因为易容现在估计已经黑透了,那些表演的女子一个个的都找机会看向洛寻月,甚至抛两个媚眼过来,他死死攥着酒杯忍着不动,现在结束了他松开手,酒杯已经碎成粉末了。
         洛寻月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哈,要不要把你的真容露出来,绝对会吸引不少目光。”洛寻月调侃地笑着。
        “阿寻。”他是寻寻的,那些苍蝇怎么能来碍眼,他可不会那么做,那样洛寻月心里恐怕也不好受,所以还是让他忍受吧。所以说韩肆就是吃醋了希望洛寻月安慰几句。
        “她们看两眼能怎么样,反正坐在我旁边的不是你吗,唔,我也挺讨厌那些人的,恶心死了。”洛寻月眯起双眼,那些目光掺杂着爱慕、贪恋他的样貌、渴望权势、地位,呵,虚荣。
         韩肆满意了,拿起三七换上的酒杯倒了一杯喝下。
        没高兴多久洛沐阳就说:“我也坐在阿月旁边啊。”
         韩肆又握紧了酒杯,所以说大舅子真是个很讨厌的存在!
         吟诗作对洛寻月不感兴趣,韩肆更不会有兴趣了,两人干脆离开去四周逛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正好结束,又是献艺。
        看来看去都是那么几样,洛沐阳其实也觉得无趣,但是从始至终他脸上都带着温和的笑,看不出他的情绪,这也算是对表演的小姐的尊重吧,他的性子做不出来让人下不来台的事,当然那是在一般情况下,特殊时候他也不是这样的。
        “咦?”洛寻月看向站到中央的黄衣女子,她既不是献舞也没带琴,而是让人搬来了桌子,拿上笔墨纸砚,看样子是想作画。
        洛沐阳也没想到,“倒是少见。”
         各种宴会加起来仔细算算作画的人也屈指可数,毕竟那哪有歌舞吸引人啊,谁愿意看这么枯燥的表演,画的特别好那还好,若是没什么出彩的可就白白浪费了机会。这几乎是所以千金小姐们的想法。
         半夏皱眉,“公子,这人是陈左安的女儿陈菁。”
         洛寻月挑眉,“陈左安?”
         “对。”半夏点头。
         洛沐阳好奇地看看他们,“陈左安怎么了,阿月怎么好像有些厌恶?”洛寻月几乎不过问金泽的事,完全不在乎,也从没对什么大臣表示喜恶,所以他知道陈左安而且不喜让洛沐阳有些好奇。
         半夏笑笑开口说:“陈左安,镇守北疆的将军之一,其父陈定国在世时曾与土泽暗中来往密切。陈左安这人虽然没什么问题,但是其心性狠毒,在军中的名声极差。之前和土泽开战的时候曾经对我们的人下毒手,只不过自讨苦吃了。而他这个女儿陈菁平日里落落大方很大气,气质看起来很好,实际上也是个毒辣的人,背地里打死的婢女少说也有十几个了。而且此女十分有心机,从她选择作画就不难看出,众人觉得无趣没什么,皇上皇后还有太子等人会觉得她特殊,至少对她有印象。”
       洛寻月暗自挑眉,这前面的那些还算正常,可是对陈菁怎么这么了解?不过洛寻月也没多想,只以为他们顺便调查的。
        洛沐阳听到这些顿时脸色就冷了,“我会和父亲好好商量商量,这个陈左安,哼!”不说别的,就是对医谷或是罗刹阁和魔门下手就该严惩,即使不知道洛寻月的身份,不知道罗刹阁和魔门的人的身份,那医谷的总清楚吧,对医谷不敬是想给金泽招来祸患吗?如果洛寻月不是他弟弟,陈左安的做法足以让医谷将他们金泽拒之门外。
        陈菁的算计恐怕要落空了,李温婉等人是会记住她,只不过是在黑名单上。
        八月十五过后韩肆依旧是神神秘秘的,连赭石和三七几人都是这样,洛寻月能想到他们大概是准备什么与他有关的事,静观其变吧。
        很快洛寻月就大概猜到了,因为赭石几人极力撮合洛沐阳和沙莎两人,洛沐阳和沙莎还真看对眼了,不过也只是彼此有好感。但是感情嘛,经历越多越牢靠,于是赭石几人费尽心思,力求在最短时间内促成好事。
        韩肆这么做洛寻月猜到两个可能,一是转移了洛沐阳的注意力,他就没功夫来找自己了,二是韩肆可能想……
        果然洛沐阳和沙莎定亲了,但是已经是九月了,婚期顶在十月二十五,是个好日子,已经算是有些急了,少不了韩肆的干预。大哥成亲了他们也可以成亲了。
         十月二十四那天韩肆把洛寻月带到一处院子,说是住两天。第二天一早人就没影了,半夏几人准备了一身红衣给他。洛寻月直接换上了,几人就知道公子这是猜到了。
         韩肆和洛寻月成亲的流程肯定要有所不同,首先两个男人,没有花轿,只有一黑一白两匹马,马脖子上都系着大红花。
         韩肆握着洛寻月的手,两人一起走到大门口,翻身上马,两人从这里来到一个大庄子。洛寻月这才知道,原来韩肆请了不少人,各个门派,甚至还有风镜城等城池的人,他还看见了端木长老。
         “一拜天地——”
          两人转身只是点了下头,不是不情愿,只是不想,心诚就好。韩肆都快要激动死了,昨天晚上他根本就没睡,拼命忍着不吵醒洛寻月。
          “二拜高堂——”
          洛寻月和洛沐阳拜堂的时间是错开的,所以洛泓文和李温婉也来了,侧面还有端木长老,洛泓文两人身边的案桌上还有韩肆父母的排位。这一次两人拜下去了,洛寻月既然认了洛泓文和李温婉自然就是真心的,韩肆则是感谢他们生出了洛寻月。
        “夫夫对拜——”
         这一次两人也拜下去了,齐琛和李梦涵相视一笑,现在的洛寻月是真快乐吧,不像以前,即使作为端木明月时经常笑也不是真心的。
         “送入洞房——”
         如果一个新郎一个新娘那肯定是新娘走了,新郎还要在外面应酬。可现在是两个新郎,按道理这一句不应该说,两人一起招待宾客。但是谁让这两人是洛寻月和韩肆呢,招待?想得美,谁管这些人啊。
        尤其是韩肆,拉着洛寻月就往房间走,看得众人目瞪口呆。李温婉和洛泓文面面相觑,随后笑笑,赶紧招呼这些宾客。
        从进房间起韩肆就缠着洛寻月做做做,一直到月上中天,今天韩肆特别亢奋。
       “混蛋!睡觉!”洛寻月忍无可忍吼道。
         “最后一次,阿寻,我太开心了。”韩肆说着又去吻洛寻月。
         洛寻月笑笑,看着不敢置信的韩肆,伸手拍拍他的脸,“最后一次?如果说个一两次我还信,或者说我不介意,可是,你、已、经、说、过、四、次、了。”
        洛寻月的笑让动弹不得的韩肆咽了下口水,“阿寻,我错了。”新婚之夜,这样不好吧。
         洛寻月把他按到身边,摆成了自己觉得舒服的姿势。之前的药他改良了下,毕竟韩肆僵硬僵硬的他挨着他也不舒服。然后很自然的窝到他怀里,“睡觉。”
        韩肆见状差点笑出来,眼底满是宠溺,“好。”我爱你,寻寻。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完结了,不是立了个flag,哈哈哈!
感谢看文的小天使,这篇文到处就结束了。
有没有喜欢星际全息网游的小天使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