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09 10:01:34  作者:竹猫猫
        “这许娇娇的脑袋有问题吧。”齐琛简直要无语了。
        百花派的人脸色都不太好,那位长老牙都快要咬碎了,周围各种鄙视和嘲笑的目光让百花派的人坐立不安,真想捂脸离开。
       台上已经被许娇娇弄烦了的裴清忍无可忍主动攻击,剑法凌厉,出手迅速,很快就将许娇娇逼下擂台。
      “你……”许娇娇怒瞪裴清。
       裴清收起剑看都不看她一眼回到座位。百花派的长老赶紧将许娇娇叫回来,没等许娇娇发脾气就压着声音说:“你够了!百花派的脸都快要被你丢尽了!回去我会如实禀告掌门,现在你就消停些吧。”
       许娇娇虽然是百花派掌门的独女,但是少主的身份并没有定下来,外人都以为她是少主,只有百花派的人知道,她还不是呢。
        果然许娇娇脸色一变,强忍着坐在位置上。
        “我宣布,此次武林大比的第一名便是第一山庄的少主裴清裴少主!裴少主,恭喜了。”李峰宣布结果并向裴清祝贺。
        “恭喜裴少主。”
        “裴少主好功夫啊。”
        不管是诚心还是假意,众人纷纷祝贺裴清,裴清还是那个样子,看不出喜怒,让不少人在心里赞叹,果然是大势力的少主,喜怒不形于色。
        大比结束后众人开始散去了,许娇娇最后还是得到了第二名,可是谁都知道她的对手都比她强。
         裴清先是来到天觉寺方丈大弟子面前,“有时间希望可以和你切磋切磋,请尽全力。”
        “阿弥陀佛,裴少主,小僧确实不是裴少主的对手。”
        “小师傅过谦了。”
        “若是裴少主有时间可以来天觉寺。”
         之后裴清来到端木明月面前,“明月公子,请问您何时返回医谷?裴清有事相求。”
         端木明月咳了几声,“咳咳咳,咳,休息一天,后天便走。不知裴少主有何事,我是否真能帮上忙?”
        “明月公子也住在仙客楼吧,我们回去再说。”这里也不是谈话的地方,裴清和端木明月与齐琛一起回到仙客楼。
        “我在不碍事吧?”齐琛问。
        “不会,”裴清请二人坐下,“齐少主不必离开,裴清只是想请明月公子医治一人。”
        “哦?请问是何人,患有何病?”端木明月端着齐琛放到他手里的茶抿了一口,之后就放下了,味道差,难喝,不喝了。
        裴清提起这件事语气有些沉,“是我第一山庄的一位长老,他中毒了,和我不久前中毒的症状很像,想再向明月公子讨一颗解药。”
        裴清之前中毒昏迷,脸色发青,嘴唇苍白无血色,颈部有一块块的黑斑,这是中了乌颈。这种毒一般下在茶水中,其味道很淡,微微的苦涩混在茶水里几乎察觉不到。
        那个长老是在前天中毒的,昨天毒发飞鸽传书通知裴清,昨天晚上裴清得知后便想着今天见到端木明月的时候请他出手解毒。
        “那位长老也中了乌颈?咳咳。”端木明月问。
        裴清点头,“信中说长老也是昏迷不醒,面色发青,颈部有黑斑,想必是了。”
        中了乌颈的人会在一天后开始昏迷不醒,面色发青,嘴唇苍白,颈部渐渐出现黑斑,当整个脖颈都黑了人便死了。这个过程在半个月内,在脖颈全黑了后脸上的青色就褪去了,在青色褪去前人还有救。
        “裴少主确定那位长老中的是乌颈?要知道症状相似的毒有很多,和这乌颈比较像的就有两种。”端木明月之前替裴清解毒时是给他吃了相应的解药,在来医谷之前第一山庄并不知道裴清中了何毒,所以要是相似的毒/药他们很可能注意不到。
       “这……信中确实是说面色发青,颈部……啊,还有嘴唇发紫。”裴清拿出信递给端木明月,又不是什么机密,所以没有烧了,而且兴许还有用,现在不就用上了。
        “阿琛,帮我念念。”端木明月说。
        裴清愣了一下,“抱歉,明月公子,我……”他忘了端木明月看不见,实在是这人,嗯,怎么说呢,很优秀很平静,让人忘记了他有缺陷。
        端木明月摇头,“没事的。”
        “面色发青,嘴唇发紫,颈部有一处黑斑,呈圆形。阿月,就这样。”齐琛念完放下信。
        端木明月笑笑,“谢谢。裴少主,你们弄错了,这,咳咳,这不是乌颈,是乌印。乌印和乌颈的配方也很相近,就是在乌颈之上改良的。中了乌印的人只有七天时间,七天后人便没命了,那时颈部的圆形印记就会消失,脸上的青色也会褪去,嘴唇会变成黑色。”
        “七天?长老是前天中的毒,那不算今天,还有四天时间了。明月公子……”
        “咳咳,别急,乌印的解药我也有,我叫人飞鸽传药就是了,应该来得及。”
        端木明月的话有些幽默,缓解了裴清的焦虑,“多谢明月公子,我这就准备药钱。”
        端木明月摇头,“不必,我并不需要钱财,只希望裴少主帮我一件事。”
        “请说。”
        “请……”   
 
作者有话要说:
小肆儿:“我为什么没有出现?”
某猫:“呵,不需要你。”
因为是手机打字,猫猫已经检查好多次了,可还是有错字〒_〒
电脑它彻底咽气了,只好继续靠手机,从第一章开始就是手机打的啊。
还有上一个文,唉。
 
 
 
 
 
第7章 返程
        裴清赶回去也没用,他还没回去呢时间就到了,长老是死是活也有结果了。中毒的长老平时对他很好,原本以为是乌颈,有半个月的时间,知道是乌印只有七天的时间裴清不免担心。
        端木明月休息一天后就返回医谷了,路上果然遇上了许娇娇。长老带着百花派的几个弟子回去了,为了青灵木许娇娇带了两个人跟上了端木明月的马车。兴许她多得到一些青灵木带回去娘一高兴就会夸奖自己了,许娇娇这样想着。
        白玉打造的马车里,端木明月侧躺着看着书,半夏和青黛坐在靠外的位置,轮椅放在一边,赶车的还是赭石。
        “公子,许娇娇跟来了。”赭石的声音传进马车。
        半夏笑了,“公子昨天回答了裴少主的话,说今天启程返回医谷,虎鲨帮的人很可能已经在路上埋伏好了。”
        “公子,要不要调人过来?”青黛询问。
        “用不着,你们几个还不够吗?”端木明月翻了一页书,“而且我们是医谷的,随身带着保命的毒/药不是吗。”
        突然传来了鹰的叫声,赭石掀开门帘,一到黑影扑到半夏怀里,是一只刚成年的鹰,精神极了,望着端木明月的眼里充满了渴望。
        端木明月招了招手,它就欢快地扑过去。摸了摸它的头,端木明月从它的腿上取下了信,随手抓了块桌子上摆着的点心,是肉干,味道很好。喂给这只赢吃了后它就老老实实地待在一边儿了。
        端木明月打开信,内容有些出乎意料。上面写的是:魔门门主请求与主子见面。
        “呵,这是干什么……”想见自己不是很容易吗,这么正式干什么。端木明月笑笑,“青黛,回信,就写‘不同意’。”
        半夏又喂了点吃的给鹰才让它离开,这时他们停下来休息。
        “真巧,是明月公子吧。”许娇娇走过来。
        赭石没理会她,端木明月也没出声,半夏掀开门帘探出头来,“许小姐抱歉,公子在休息。”
        许娇娇笑笑,“没事没事,我只是看见你们的马车过来打个招呼。你们这是回医谷?”
        “是啊。”半夏笑着回答。
        “真巧,我也要往这个方向去,不如我们同路?”许娇娇友好地问。
        “这……”半夏佯装为难,“这要看公子的意思,我可不好做主。”
        许娇娇点头,“当然,等明月公子休息好了请代我问问。”
        “好的许小姐。”说完半夏就把头缩回车里了。
        端木明月听得很清楚,他不甩掉许娇娇是因为想看戏。想到之前看到的,他算是明白为什么魔门隐隐有针对百花派、虎鲨帮和天龙帮的意思。他对这几个势力也没有好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更何况他们本来关系也不一般啊。
        过了半个时辰端木明月才“醒来”,青黛推着他在附近转转吹吹风,许娇娇见机凑了过来。
        “明月公子,我是百花派的许娇娇,我也要往医谷的方向去,不知道我们方不方便同路?”许娇娇之所以耐着性子很有礼貌不只是因为青灵木,还因为端木明月不是她能惹得起的人。
         虽然在数百年之前医谷可能地位不高,但是如今医谷身份不一般。常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谁没有受伤、生病甚至是中毒都时候。医者不能得罪,尤其是医谷的人,因为他们不只能救人,还可以杀人。惹毛了给你一把毒粉送你归西,你武功再高、内力再深夜抵不过成百上千的人明里暗里使毒。
         曾经医谷有一任谷主嫉恶如仇,一个江洋大盗身中奇毒求他解毒,谷主不肯,那人便怀恨在心,率领一帮兄弟打进医谷。那谷主一气之下启动了医谷御敌的毒阵,几百人无一生还。从那以后所有人都知道了,济世救人的医谷也不是没有脾气和危险性的。
        “咳咳,是许小姐啊,在下自然没什么,只是我们的速度不快,会不会当误了许小姐的事?”呵呵,如果不是期待接下来的事情,他真想说一句“不方便”,真想知道许娇娇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许娇娇得到了满意的答复笑容更大了,“不会,我也没什么急事,那就这样说定了。”
        端木明月回到马车上,他们再次出发了。不久他们路过一座山,突然窜出来一群人,黑巾蒙面,手握刀棍。
        “站住!打劫!”
        恰好许娇娇的马车在前,她的脾气哪能忍着,掀开车帘,“你们知道我们是谁吗?快滚开!”
        领头的人和身后一人对视一眼,对于意料之外的情况感到诧异,不过只要目标在就好,“爷爷我管你们是谁,这儿我们说了算,都下来!”
        早就知道路上有明着暗着两拨人等着他们,端木明月丝毫没有感到意外。明着的是装作一伙山贼,若是这伙人失败了,后面还有杀手等着他。之后可以说神医端木明月被山贼杀了或是遇上杀手了,总之他死了就行。
        想想他们一直针对他的原因端木明月就觉得好笑,被人耍了的蠢货。起初只是想办法拿到那样东西,后来越来越没有耐心就想直接要了他的命,可惜啊,他不想让他们如愿。
        “该死的,你们是个什么东西?敢这样和我说话,找死!”许娇娇说完从马车上跳下来就冲了过去,跟着她的两个百花派的女弟子也跟着冲上去。
        端木明月几人在一旁看热闹,没人有动作。那山贼不是真的山贼,武功可不差,被许娇娇的话一激脾气也上来了,反正在他们眼里端木明月跑不了,和许娇娇三人打起来了。
        山贼三十多个,许娇娇她们只有三人,渐渐处于下风,“该死!我告诉你们,我是百花派掌门的女儿,我们百花派你们这些人惹不起,识相的就给我道歉,然后快滚!”许娇娇一脸轻蔑。
        “你说是就是,那我还是第一山庄的老祖宗呢,弟兄们,上!这些人一定很有钱,杀了他们!”领头的知道许娇娇说的应该是真话,但是他们只要完成任务,这伙山贼就再也不会出现了,百花派又能怎么样。只是这许娇娇还真不能动,一会儿打晕了丢开就是了。
        见许娇娇分不清形势端木明月再次佩服她的愚蠢,这也就是这伙人,要是真的山贼,许娇娇这样说反而更危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