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09 10:01:34  作者:竹猫猫
        眼见天要黑了,端木明月不想和这些人继续耗下去,离着最近的城就在不远,虽然没有国家的地方几乎都是晚上也不关城门,但是马车坐久了他累,想早点找地方休息。
        “咳咳,赭石,去帮帮许小姐。”
        “是,公子。”赭石过去从怀里掏出一包白色粉末撒了过去。
        “小心!闭息!”领头那人看到赭石的动作大喊,可是已经晚了,他身后的人都陆陆续续倒下了,最后他也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给我杀了他们!”许娇娇气愤地说。
        那两个女弟子有些犹豫,“许师姐,这……”
        “这什么这?快点,难道要我亲自动手吗?”许娇娇冲两人喊。
        那两人摆手,“不不不,我,我们来。”
        太阳落山前他们进了城,来到了仙客楼开了房间,要来些吃的送进房间。
        端木明月只喝了一碗汤便不再用了。过了会儿滑石来了,这回赭石守着外面,青黛去熬药了。
        “公子,魔门回信了,说‘既然如此,那便亲自拜访’,魔门的门主要亲自来见您,公子……”滑石有些担心。
        端木明月摇头,“无碍,不必紧张。”真是的,非要整这么一回事,“还有什么事?”
        滑石眼里浮现了些怒气,“我们查出之前天阴教向魔门买公子的命背后果然有人搞鬼。”不然怎么有人会想到买神医端木明月的命。
        半夏一听也有些生气,“是什么人?”
        滑石:“天龙帮。”
        “不是虎鲨帮?”半夏随后又说:“也对,虎鲨帮的人都那么蠢,只有天龙帮才会想到这种事。”
        端木明月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说:“滑石,你吩咐下去,查一件事。”
        “公子,可是那天龙帮?”滑石赶紧问。
        “不,”端木明月摇头表示天龙帮先不用放在眼里,“与那无关。我要你去查十五年前托其国和亚其国发生战争的时候,土泽国为什么会出兵支援亚其。”他隐隐有些猜测,但也只是猜测,也许不是那样的呢。
        虽然不懂端木明月为什么让他查这个,但是滑石还是没多问,“是,公子。”
        “吱~”半夏开门进来,“公子,喝药了。”
        “嗯。”端木明月端过碗,“好了没事了,都下去吧。”说完喝了药,把碗交给半夏。
        晚上端木明月躺在床上并没有睡觉,他在等人。没让他等多久,韩肆就来了。
        “……为什么不同意见我?”韩肆摘下面具看着端木明月,虽然呼吸平稳,可他知道他没睡。
        端木明月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他竟然听出来一丝委屈,睁开眼见韩肆站在床前,“你这不还是见到我了。”起身来到桌前坐下,“为什么要传信说想见一面,这不是随时都能见。”
        韩肆盯着端木明月,“不一样,我不想见神医端木明月。”
        端木明月伸向茶壶都手顿了一下,随后替自己到了一杯水,“你见到的不一直是我吗。”小声嘀咕了一句端木明月喝了一口水。
         听清了端木明月那句话韩肆高兴了不少,坐下来从怀里拿出一个木盒,“听说你在找蝎蜈草,打开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
小肆:“为什么不见我?”(委屈脸)
明月:“本公子乐意,过来给我捏捏肩膀。”
小肆(傻笑):“来了。”嘿嘿,还是见到了。
 
 
 
 
 
第8章 回谷和出谷
        第二天一早用过早饭,端木明月一行人又出发了,接下来的两天一直没什么事。许娇娇每次想和端木明月套近乎,不是端木明月在休息,就是端木明月马上要休息了,气得她直跺脚。
        这天中午几人又停下休息,端木明月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咳咳,赭石,去打些野味吧,我虽然吃不得,但是你们和许小姐几人可以尝尝鲜。”
        赭石离开了,许娇娇走过来,“多谢明月公子了,其实……”
        不等许娇娇说什么周围突然出现十几个蒙面的黑衣人,个个手握大刀,围上来二话不说就开始攻击。
        “该死,你们是什么人?知道我们是谁吗?”许娇娇大喊。
         端木明月毫不意外许娇娇的反应,他算是了解了,她就是个不长脑子的,而且娇纵任性,能活这么大简直是个奇迹。
         许娇娇三人被三个黑衣人缠住,其余人向端木明月冲过来,刀越来越近,蒙在黑面巾下的嘴角渐渐勾起,然而下一秒他们的眼睛瞪大,到死都不相信竟然失败了。
         “咳咳咳,咳咳……”端木明月使劲咳嗽起来,赶忙拿出帕子捂在嘴上。
         “公子!”半夏和青黛惊叫,那帕子上全是血迹,而端木明月咳过就昏过去了。
         缠住许娇娇的三人只受了点伤,这时赭石回来了,拔剑冲向剩下的他们,四人合力杀死两人,最后那个伤得很重,不过还是让他逃走了。
         “公子怎么样?”赭石走到半夏两人面前。
         青黛摇头,“很不好,我们需要马上赶回去。”
         青黛和赭石抬着轮椅和端木明月上车,半夏走到许娇娇跟前,“抱歉了许小姐,接下来不能与你们同行了,公子的情况很不好,我们需要马上赶回去。”
         许娇娇皱眉,真是的,该死,都怪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没关系,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尽快赶路。”青灵木还没拿到呢。
         半夏摇头,“不必了许小姐,接下来就是我们医谷自己的事了,这……许小姐在也不方便。”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许娇娇再不愿意也没办法,她拉不下那个脸赖着,也不敢得罪医谷,“这样啊,那祝你们一路顺风,明月公子没事了还请通知我一声,我们也很担心他。”
         是为了青灵木吧,还担心,她可没看出来,半夏面上半点不显,“好的许小姐,我们先走了。”
         端木明月的马车离开后许娇娇的脸立刻狰狞了起来,“气死我了!回去,查!我要知道是谁坏了我的事!”越想越生气,看着两个唯唯诺诺的人随手给了一个人一巴掌,“啪!”
         “啊!许师姐,你,你为什么打我?”
         “我乐意,看什么看,还不走?”许娇娇气冲冲地上了马车。
        “没事吧?”另一个人担忧地看着那个被打的人。
         那人捂着脸摇头,“没事,走吧。”低下头后眼里满是屈辱和恨意。
 
        “可算是甩掉跟屁虫了。”半夏呼出一口气。
         端木明月摇摇头,“是觉得我多没用,就这么两批人就想要我的命。”
         青黛沉思,“也许只是为了试探我们的实力?”
         “嗤,这么久了,也早就试探不知道多少次了,这两次都是为了要我的命。”端木明月拿起一本书打发时间,“我们很急,所以接下来就不停了,还要通知人接应。”
         “公子放心,我们知道。”
        
         回到医谷端木明月让人装作紧张的样子,实际上他们进进出出的所谓谷主的房间里根本就没有谷主。端木明月回到自己的房间后面向墙壁站了许久,最后转动机关打开了一间密室。
         这里放置的都是和上任谷主,他那个所谓的师父有关的东西。拿起架子上不起眼的一个小盒子,端木明月嗤笑,“嗤,谁能想到呢。”说完拿着盒子出了密室,吩咐半夏和青黛准备了很多东西,开始制作了起来。
        
        韩肆看着不知道被退回了多少次的信皱眉,自从端木明月返回医谷他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送上希望见面的信也被一次次退回。医谷……
        
         “……我要走了。”十岁左右黑黑瘦瘦的男孩低头看着白白嫩嫩的小家伙。
         五岁小娃娃精致的五官差点挤到一起,“开什么玩笑?你走得了吗?”
         “走得了,那老怪物这几天又闭关了,有一条隐秘的小路可以离开。你……”黑瘦男孩有些紧张地看着小家伙,“你和我一起走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不,我不能走,你知道的,我现在离开就是死路一条。”
        韩肆沉默了,因为眼前的人说的是事实,他离开就是死,“我会回来的,到时候,带你走。”说完转身就走,走出几步后头也不回地说:“韩肆,我的名字,只告诉你。”他不敢回头,怕自己动摇,他必须趁机离开,不然不知道下一次机会是什么时候了,如果不是小家伙不能离开……
        “小肆哥,我可等着你!”在韩肆快要走远的时候声音传到他耳朵里,好,我一定回来。
 
        韩肆想到自己从医谷离开的那天,他没有食言,而是那个小家伙不需要他带他走了,他不知道自己离开的这十年里都发生了什么,老怪物怎么死的,他怎么成为了谷主,以及,他现在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他都不知道。
        他实在想看看他,韩肆看看桌子上的信,不同意他也能见到,端木明月可是这样说过,所以他去找他,他应该不会生气吧。
 
        端木明月将东西做得差不多后就放好等时间到,一转眼看见了韩肆给他的盒子,里面是蝎蜈草。
        蝎蜈草颜色很深,近似黑色,草叶顶端呈钩状,叶片不大,数量很多,整齐两侧排列,就像是蜈蚣的腿一样。这种草有毒,剧毒,若是不小心被叶子上的钩划破了皮肤立刻就会中毒。但是制作□□却不会用到它,因为它的毒性太强,没人敢用它,而且它还很难与其他药材相容。
        但是端木明月不一样,他不怕毒,还想好好研究它,于是让人去找两年以上的蝎蜈草。最后找到了,可韩肆给他的这一棵是将近四年的。蝎蜈草寿命不长,而且不容易存活,大多数活不到两年就死了。手下找来两年多的实属不易,可韩肆找到了四年的,恐怕费了不少力气。
        
        韩肆站在医谷外,看着与记忆中的已经有很大不同的景象出神。
         “来者何人?”守门的人发现了韩肆。
         一个突然瞪大了眼,“魔,魔门门主?”那是鬼面具!
         另一个神色凝重,“阁下可是魔门门主?”
         韩肆点头,医谷现在上上下下全是端木明月的人,所以他自然不会不给面子。
          “敢问魔门门主有何事?”
          “我要见你们谷主。”韩肆早就看到暗处有人离开了,想必是去通报了。
          果然不一会儿赭石就来了,抬手行礼,“请。”
          一路上看着陌生的事物韩肆知道这都是端木明月改建的,然而看到那个熟悉的院子时他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那是他曾经待了十年的地方,前五年他的日子一片黑暗,后五年因为有了小家伙他有了一缕光,虽然可能是黑色的光。想到端木明月的性子韩肆笑了。
         见韩肆停下赭石回头,“有什么问题吗?”
         韩肆摇头继续跟上赭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