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09 10:01:34  作者:竹猫猫
         端木明月见韩肆是在自己的房间,赭石几人虽然奇怪他竟然和魔门门诊好到这个程度,可也没多问,关上房门出去了。
         “没人了,把面具摘了吧。”端木明月难得替韩肆也倒了一杯茶。
         韩肆拿下面具,“那你呢,没人为什么不露出自己真正的样子?”
         “习惯了,弄掉麻烦。你这次来干什么?”端木明月又去摆弄各种草药。
         韩肆看着他,“带你走。兑现承诺,带你离开。”
         端木明月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身看着他笑了,“不需要了不是吗。”他同样自己做到了不受制于人,而且做得更好、更彻底。
        韩肆仿佛没听到,“我来带你走。”他不想和他分开了,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最近他很不好受,因为没见到端木明月。
        端木明月笑了,“行啊,只要……”嘿嘿嘿。
        韩肆确实带着端木明月一起离开了,不过不同于两人开开心心地离开,江湖上传的却是另外一个模样。
        
        端木明月就当和韩肆一起出去游玩了,谁也没带,两人都易容了又乔装打扮,谁也看不出他们是神医和魔门门主。
        端木明月一身紫衣,整个人看上去那叫一个风流倜傥,他易容出来的样子虽然与本来面貌差别很大,可是却一样的优秀。反观韩肆则完全不一样,端木明月将他易容成了丑八怪,脸上的疤痕十分吓人,加上韩肆本身的气势真是无人敢近身。
        此时他们的身份是风流的富家公子和他的仆人兼侍卫,自然是端木明月是公子,韩肆是仆人。韩肆由着端木明月玩,两人路上都是骑马,到了城里就步行,四处闲逛。
 
作者有话要说:
端木明月:“我是主子,你是仆人。”
韩肆:“好好好,你说了算。”都是你说了算。
端木明月(一脸满意):“嗯,小肆儿,过来给公子按摩。”
韩肆(痴汉脸):“是。”嘿嘿。
 
不会有自成一章的脑洞小剧场,不会,不会,不会,不会。(三遍不足以表明,四遍好了Y(^o^)Y)
 
 
 
 
 
第9章 传言
        仙客楼
        “小二,一楼大厅找一个靠窗的桌。”门口走进来一个紫衣公子,嘴角一直弯起,眼睛也微眯,不少人都多看了他几眼,真俊的公子。不过他身后的人真是吓人。
        小二带着他们来到窗边一处,“请问客官吃点什么?”
        “随便来几个招牌菜,再来一壶好酒。”端木明月放下扇子随意说。
         “好嘞,请稍等。”
        旁边一桌人正谈着什么,端木明月看着窗外,实际上都听到了。
        “听说了吗,明月公子失踪了。”一个很胖的男人说。
        正喝酒的大胡子放下酒碗,“哪是失踪了,是被魔门门主带走了。”说到“魔门门主”的时候声音还放小了些。
        “不是明月公子自己和魔门门主走的吗?”手上有着刀疤的凶悍男人疑惑地说。
         “唉,说不定是那人威胁明月公子,否则明月公子为什么会和他走。自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了。”大胡子又到了一碗酒,叹着气说。
         “噗。”端木明月笑了。
         韩肆无奈地看着他,眼底却有着宠溺。这都是端木明月做的好事,和他一起出来的时候端木明月吩咐人将“魔门门主来医谷带走了明月公子”的消息传出去。现在听到这些人谈论也知道事情传成什么样了。
         端木明月选择在大厅用饭就是为了多听些事,很快菜上来了,那桌人也说起了其他事,端木明月边吃边听。
          大胡子显然知道很多事,也不知道都是从哪听来的,不过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就不知道了,毕竟端木明月的事众人知道的肯定不是真的,谁知道其他的事会不会也是呢。
         大胡子吃了几口菜又说了起来,“听说金泽和土泽的关系有些紧张啊。”
         “这几个国家反正也就只能在他们自己的那些地方闹闹。”胖男人对国家的事兴趣不大。
         手上有刀疤的人摇头,“金泽可以说是个安乐富足的好地方,那皇帝是个好皇帝,金泽的人生活都不错。”
         大胡子点头,“是这样,只是造化弄人啊,那二皇子失踪十几年了,估计早就……那皇后一病不起,听说最近病情又严重了,而且那金泽的皇帝身体也不太好。”
         “怎么从来不见他们去医谷求医,是自觉高贵不成?”胖男人问。
         “唉,心病,再厉害的大夫也治不好。”大胡子摇头,“不说这个了,第一山庄听说好像要找魔门去。”
         “啊?这因为什么?”胖男人放下筷子,他一直没停嘴,吃饱了。
         “明月公子救了他们少主和长老,听说了他被魔门门主带走的事不免担心。如果再没有消息恐怕不只第一山庄,估计不少势力都会一起找魔门询问了,犯众怒了啊。”大胡子见他们都吃好了就叫来小二结账走人了。
        端木明月和韩肆也吃完了,付账走人。一路慢悠悠的,端木明月现在就是个风流公子,嘴角就没放下来过,长得俊还带着笑容,吸引了不少姑娘,只是他半眼没分给她们。
        韩肆看着那些盯着端木明月看的人心里不舒服,看看端木明月又觉得好笑,他说这是端木明月都没人会信。
        “阿丑啊,公子我累了,我记得这儿有咱自己家的院子,走,带公子我去那住。”端木明月摇着扇子看着韩肆。
        这里有魔门的一间院子,端木明月自己也有房子在这里,要去他的地方让韩肆有些高兴,看着端木明月一副你带路的样子心里好笑,小家伙,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哪儿。
        晚上用过饭后两人也没卸下伪装,韩肆看着端木明月,“……真不在意?”
        “也不是,只是不想露面,先不说他们信不信我是,我的麻烦可不少,不想让他们跟着参与。”端木明月看着天上的月亮,不圆,可是很亮。
         韩肆换了个话题,“白天你给我吃了什么?”白天在仙客楼,吃饭前端木明月往他嘴里塞了个药丸,什么也没说。
        “那个啊,解毒圣药,神医我亲手制成的。”端木明月坐下来喝了口茶,他没说谎,毕竟不事先给韩肆吃那个药仙客楼可能就要出人命了。
        韩肆有些诧异,“你能解……”
         端木明月摇头,“只能短时间压制,或者替其他人解你身上的毒,你身上的去不掉。”
        韩肆本来也不在意这个,“那你呢,你自己身上的能不能?”
         端木明月笑了,“不能。”而且为什么要去掉,“不过你也看到了,我不是可以随便碰东西吗。”
        韩肆多少也懂些医术,伸手摸上端木明月的脉搏,“……这,不是没有了吗……不对,怎么回事?”韩肆看着端木明月满心担忧。
        “没什么,该休息了。”端木明月说完向床走去。
        韩肆知道端木明月不会说的,转身离开了,他们确实关系不一般,可到底不是完全信任对方的,他们不是轻易信人的。就像自己,没有所谓的心腹,而端木明月身边的人也有很多事不知道。可现在……他心里完全信任端木明月,可他并不信他。
        
        “最后一次了,马上就要成功了,乖徒弟好好听话。”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只漏出眼睛的老者激动地不能自已。
         已经十四、五的少年听话地进屋,屋里三个池子,一个绿色、一个黑色,还有一个……少年走到盖着盖子的池子旁,掀开盖子面不改色地踏进去。
        时间到了少年出来了,老者激动地抓起他的手把脉,“……哈哈哈哈哈哈,成功了!哈哈哈哈……”
        “师父,进去再笑吧。”
        “好。”不想吸引人注意的老者欣然同意。
         “你!”老者倒在地上,满脸诧异,随后有些胆怯,之后又不怕了,“你这是干什么,别以为我不会杀你。”
         “嗤,老怪物,你以为你还能活吗?”少年变了个人似的,哪还有什么乖巧,满眼讽刺。
         老者渐渐变了脸色,“你,你想怎么样,你不怕死?没有我你活不成。”
         少年摇摇头,“唉,真蠢啊,我要是没有把握怎么可能对你下手呢,十多年了,我一直在为这一天做准备。”
         
        一个时辰后少年慌慌张张跑出去,“不好了,师父出事了!长老,长老!太好了,你快来!”
        又过了一个时辰少年跑得更远,“出事了,来人啊!”
         “怎么了?”
         “师父和大长老出事了,快,快……”
         所有人急急忙忙赶过去,只有一个老人没动,看着少年叹气,“你动手了。”
         “嗯。”低着头的少年抬头望天,“死了。”
         “……孩子,那你?”老者有些担心。
         少年摇头,“长老放心,我没事。我不会离开,医谷要有人继承啊,我这个谷主唯一的徒弟自然就是下一任谷主了。”说完转身离开。
 
        端木明月醒来的时候没急着起身,躺在床上出神,想到韩肆昨晚问的,呵,当然是因为他能控制住,他是完成品,完美的完成品。端木明月拿出一个白玉药瓶,唉,最后一粒,咬咬牙,吃!吃没了,还想要。之后拿出一个小竹筒,这里面的东西是他一时冲动,本来应该是另外一只的,可现在……
        “咚咚咚”门被敲响了,“起了吗?”韩肆的声音响起。
        端木明月起身,“马上。”
        吃过早饭端木明月沉默,韩肆刚准备问有什么事端木明月就笑着说:“我想去魔门。”
        韩肆愣了一下,随后有些高兴地说:“好。”之后想起这时的情景不由庆幸,幸好端木明月提出来了,真好,至少他在他心里是最可信的。
        魔门在不少人心里是一个很恐怖的地方,而有些人却一边不喜着魔门一边又依靠着魔门除去自己希望消失的人。魔门的建筑也能让人感到压抑,没什么鲜明的色彩。
        魔门门主带走明月公子这个消息魔门的人一直觉得这是扯淡,他们门主根本就没回来,他们连明月公子的影子都没见到,然而今天,他们信了。
        青铜鬼面具,黑色绣暗红鬼纹衣袍,他们的门主。但是他在干什么?推着轮椅,亲自推着轮椅啊!轮椅上可不就是传言中被他们门主带走的明月公子吗。
        丝毫不理会受到惊吓的下属们,韩肆推着端木明月来到他的房间。
        一连几日,端木明月都没从房间里出去过,韩肆的书房和卧房连在一起,属下有事久敲门进书房,后面卧房的情况一概不知。这天晚饭后,一个属下有事禀报,来到韩肆房门前,刚要敲门,结果就听见……
       “没事吧,疼吗?”韩肆紧张地问。
       端木明月没好气地看他一眼,“你说呢?”声音虚弱无力。
       韩肆低头,“对不起,我轻一些。”
       “唔!这,这就是轻,轻一些?”端木明月咬牙切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