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09 10:15:13  作者:醉又何妨

 

 
《我重生成了发小的保镖》作者:醉又何妨
 
文案:
上一世在自己的生日会上心脏病发作,被人踢走药瓶,死的不明不白。
重生醒来,阴差阳错,大少爷沐嘉树成了前世发小身边的一名保镖。
随着前世的阴谋一步步展开,他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发小居然喜欢男的。
那男的还是自己。
——————
沐嘉树:“……我曾天真地以为身为一篇虐渣打脸爽文里的男主,故事最后的结局应该以无数眼冒红心的妹子为背景,我在大家崇拜的目光中哈哈大笑。”
某忠犬:“汪。”
沐嘉树忍无可忍:“我对你没感觉,谢谢。”
忠犬笑眯眯:“那咱们很互补啊,因为……”
“?”
“全世界,我就只对你有感觉。”
 
CP:卫洵&沐嘉树 1v1 主受 竹马竹马甜文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沐嘉树 ┃ 配角:卫洵,沐浩倡,沈泽等 ┃ 其它:主受,1v1,HE,竹马竹马。
 
 
 
第1章 重生
  “我让你小子偷东西!我让你小子不学好!我呸!活该你妈早死,活该你爸娶小老婆,一家子没一个好东西,小王八蛋!”
  视线渐渐清明,沐嘉树被人一脚踩在胸口上,眯起眼睛抬头看去,视线里出现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的脸,秃头,小眼,满脸堆肉,像一只被剪去了耳朵的流氓兔。
  他记忆中自己没有认识过流氓兔。
  还没等沐嘉树再次确认,脑袋上又挨了一棍子,虽然没到爆头的程度,但一股温热的鲜血已经顺着脑门流了下来,挡住了视线。
  流氓兔继续骂:“怎么着,不装死了?还他妈偷到老子头上来了,哼。”
  他狠狠揍了沐嘉树一顿,把自己的钱抢回来,出够了气之后趾高气扬地离开了,留下沐嘉树一个人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思考人生。
  不知道是不是打坏了脑子,反正刚才的人不认识,现在的环境不认识,之前的事倒是记得清清楚楚,可那记忆里他分明应该已经死了。
  他还没弄明白眼下自己身在何方姓甚名谁,就听见一个有些聒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唉呀妈呀,死人哎。”
  沐嘉树:“……”
  他勉力动了动,表示自己还有气,求别埋。
  这时,他听到一个人缓缓地说:“这是……刚才路过的时候挨揍那个人?”
  这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清清爽爽的很好听,可是无论是谁听见他的话,都会不由自主地感到心中无端发紧,有种酸胀的感觉涌上。就好像对方的心里头有无限的遗憾沉痛不能化解也无法发泄,却一点点地从周身渗透出来,让无关的人也不由都替他难过起来。
  沐嘉树一听见就愣了,心头怦怦急跳,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开口喊出了一个名字,然而他才刚被人掐过脖子,嗓音已经沙哑,这声音听起来也不过像是徒劳地呻/吟。
  所以两个人都没有搭理他,刚才那个聒噪的声音回答道:“是啊卫三,刚我听那胖子骂他,好像是这小子偷了人家的钱,所以才挨了这顿揍。这会估计是打他那胖子走了......啧啧,不过我看这人就算没死也去了半条命了,也活该,咱快走吧。”
  卫洵自己还满腔苦闷,本来也不关心这样的事,但当他无意中一低头,看到这张满是血污和灰尘的脸时,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和怜惜,鼻子发酸,一瞬间差点落下泪来。
  他没搭理郑柯,而是从兜里掏出了几张百元钞票,弯腰放在这个狼狈不堪的小青年面前,淡淡道:“拿去买点药吧。”
  郑柯愕然:“我说卫三,你这同情心有点泛滥了啊,今天怎么回事?不是被什么东西给附体了吧?”
  “少废话了。”卫洵说,“能帮就帮一帮,人能活着都是好事,命可比这值钱多了。走吧。”
  郑柯原本还想说话,但听他说到了那句“人命”,心肝肺全部抖了三抖,心里也有点难受,闭上了嘴巴不再触霉头,叹了口气一推好友的肩膀:“不想了不想了,是我嘴贱,走走走。”
  看见昔日的两个铁哥们,沐嘉树锈住的头脑终于渐渐转动起来,他摸了摸摆在面前甚至还有些余温的纸币,通过图样和质地判断出那的确是中国人民银行发行,而不是阎王领土上专门烧给死人那种贬值十分厉害、材质轻薄没有满足感的通用货币。
  所以说他还活着。
  虽然不能判断卫洵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给附身了,但沐嘉树觉得自己应该的确是作为什么“东西”附了别人的身了。
  这是庄生晓梦迷蝴蝶?他一觉醒来就成了一个正在挨揍的小偷?
  不,不能这么说,他之前并不是在睡觉……
  记忆中心脏处曾经感受过的那种疼痛似乎又一次席卷而来,将人淹没。
  沐家,这即使是放在京城来看也算是不低的家世了,沐嘉树作为家中长子,明明暗暗盯着他的人实在不少。只不过他先天就是个病秧子,心脏一直不太好,几乎是被一家上下捧在手心里,平时连出一趟门都要前呼后拥得,死的那天......更是就在他自己的家里。
  沐嘉树还记得那天恰好是他的二十二岁生日,大家热闹了一会,他因为中间发生的一点小事不大愉快,借口换衣服回了卧室,没想到突然就发病了。
  他的病是出生时先天不足,到如今二十来年里,虽说症状不重,病情控制的也不错,但偶尔情绪激动起来,胸闷气喘心口疼还是免不了的,因此衣兜里常年都备着药。可是沐嘉树这一回伸手拿药的时候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药瓶竟然是空的。
  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咽喉,他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沐嘉树忍不住蹲下身子攥住领口的衣服,嘴唇逐渐变得青紫,冷汗打湿了额发,他的心却一下子凉了下来。
  他记得清清楚楚,自己早上检查了一下衣兜,特意换了一瓶新药,现在怎么会突然变成了空瓶呢?
  这一天是他的生日宴会,家里人员繁杂倒是真的,可是能接触到他沐大少外衣的屈指可数,统共不超过十个。
  这些人中无论哪一个,沐嘉树都不愿意怀疑,可是事实如此,容不得他不去想。
  “......阿嚏!”
  一个喷嚏回到了现实,沐嘉树苦笑了一下——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现在自个都成贼了,没被人打死就是好事。眼下数九寒天,再趴下去就要被冻在地上了。
  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想了想,没有拿卫洵给的钱。
  刚开始看见卫洵的时候他还没反应过来,现在忍不住暗暗庆幸对方没听见自己那一声招呼,不然现在这么狼狈,面对起来实在太尴尬了,死而复生这种事,估计一般人都不会相信,最大的可能性是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
  沐嘉树目前没弄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心里就一直存着这个结。何况他的生活条件从小就十分优渥,平素心高气傲惯了,对于这种类似于施舍的馈赠还是稍微有点膈应。
  ......但是很快,他就后悔了自己这种脑残的行为。
  他坐在四面漏风的棚子里等着自己的牛肉板面,幽幽的香气从邻桌传来,他目不斜视,坐的四平八稳,心里正在第一千次唾骂自己太不懂事——他这是第一次重生没经验,要是早知道原主家里这么穷,一定不装那个没有观众的逼。
  好几百块哎!最起码有了那些钱,他现在还能毫不吝惜地给自己的牛肉板面多要个鸡蛋呢吧……
  不食人间烟火的沐大少爷因为一次不明原因的穿越,仙气飘飘地走出了自己的象牙塔,头一次意识到几百块钱原来竟然可以做这么多事,也是第一次发现,这种叫做牛肉板面的东西居然很好吃。
  他这样想着,热气腾腾的板面已经端了上来,红彤彤的辣油浮在汤面上,香气直冲鼻端。
  大概是看这个小伙子长的太好看,早点摊上的老板娘年逾不惑还是免不了贪恋美色,给他碗里加的牛肉都要比别人的块大。
  沐嘉树端起碗来喝了口汤,融融的暖意一直蔓延到胃里,顿时感觉身心得到了救赎。
  他之前因为身体原因很少吃辣的,现在却几乎爱上了这个味道。这么看来,虽说现在身份变了,但是换了一个好身体,也算是好事。
  ……勉强……算吧?
  这个身体的主人叫沈树,关于他的生平,一言以蔽之,悲催。
  就像之前流氓兔骂的,他妈早就死了,死了之后他爸仗着长得好傍了个阔太太,现在也不知道浪到了什么地方去,现在家里只剩下他,他舅舅一家,还有一个年迈的姥姥。
  沈树的姥姥身体不大好,只能偶尔在家里做一做针线活,舅舅舅妈开了一个卖早点的小摊子,摊场不如他现在坐着的这个棚子大,还养着一个正在上学的孩子。他自己高中毕业找不到工作,家里又困难,只好整天靠着偷鸡摸狗混日子。
  结果大概从事偷盗行业的技术水平不过硬,没有人家楚留香那个本事,三天两头被人打得半死不说,还什么都没捞着。
  白背了一个偷东西的骂名,结果死了之后兜里总共也就剩了几张皱皱巴巴的零钞,看着倒像是街边叫花子饭碗里掏来的。刚刚从家里出来,就连隔壁护院的大狼狗见了他都要比冲着别人多汪汪几声。
  沐嘉树表示很不放心自己的未来。
 
 
第2章 第二次见面
  “哥哥哥哥!表哥!”
  他正想着,忽然从身后冲出来一个人,一把揽住了他的脖子:“我跟你说个事!”
  沐嘉树手一抖,差点把碗扣了,他拨开沈树表弟的手,扫了对方一眼:“听见了,没聋。”
  沈泽习惯了自家表哥的臭脾气,并不以为意,嘿嘿笑着搓了搓手:“哥,伤好了不?”
  沐嘉树随便点了个头,淡定地放下面碗,拿起桌上的纸巾慢慢拭了拭嘴角,看见身边没有放废纸篓,就把纸巾拿在手里。见沈泽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这才看了看他,缓缓开口:“有话直接说。”
  沈泽:“……”
  不过说句话而已嘛,做那么多前/戏干啥,看这威严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说的是“拉出去砍了”。
  但再威严也架不住他哥脸嫩,那模样长的跟小丫头似的,板起脸来也不怎么可怕。沈泽想起初衷,举着手里小给沐嘉树看:“哦,是这么回事——哥,你瞅瞅啊,鼎丰那个老总找贴身保镖呢,不限学历,待遇丰厚,只要身手好就行,月薪五千啊,五千!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大好事,咱哥俩的机会来了啊!”
  他最后那句话说的声音有点大,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沐嘉树吃过了饭没有漱口,觉得挺别扭,本来不想多说话,这个时候也忍不住被他的语气气乐了:“怎么着,你这是想打入对方集团内部当个卧底,然后干一票大的?”
  沈泽看见向来街头流氓似的表哥突然气场这么强,不由觉得别扭,还没有想出来下面要说个啥,手里的纸已经被对方抢了过去,沐嘉树看了两眼,脸色微变,突然问道:“鼎丰的老板叫卫洵?”
  “是啊,哥,你不知道吗?这个卫洵就是卫家那个三少爷,可牛逼了,办这个公司不到一年,但是那气派可真不小。这回听说是为了给他兄弟报仇,和道上的一个什么人别起来了,所以要从外边找个保镖来。”
  原来卫三的公司办了还不到一年,怪不得他不知道——沐嘉树一睁眼睛,就已经是他去世的一年多之后了。
  他的笑容沉下去,低声重复了沈泽话里的几个字:“给他哥们报仇?他哥们是......”
  沈泽的表情天真无邪:“就沐嘉树。你不知道那是谁呀哥?不可能吧。卫三少和沐家那个有心脏病的大少爷的关系那是出了名的铁,结果一年多之前,沐大少不知道因为什么,心脏病发作,一下子给死了,那可把卫少给伤心的哟,我听东子讲,他上坟的时候都哭昏过去了,还想把头往墓碑上头撞,幸好一堆人拦着。这不,人都死了快一年了,卫少那还是不死心,非说他那兄弟是被人给坑死的,到处的查——嗐,要我说,这人有心脏病,那死了不是很正常嘛,有啥可查的,有钱人,就是吃饱了撑的。”
  他说完之后一抬头,看见沐嘉树已经把目光从那张纸上移开了,正在幽幽地看着自己。
  沈泽:“……”
  莫名害怕。
  沐嘉树收回目光,掸了掸手里的纸,心中倒确确实实地因为他的话有所触动——他这些日子反复思量也没弄明白自己到底是被谁坑死的,吃了这么个暗亏很是窝火。所以即使和卫洵关系再好,心里头也难免有点疙瘩,但是听沈泽这么一说,又觉得自己应该相信卫三。
  反正也没工作,不如去应聘试试吧,也见见他观察情况,说不定还可以表明身份呢,好歹也能让这小子不用再为了自己瞎折腾了。
  沐嘉树一向是个干脆的人,下定了决心之后直接把那张单收了起来,对沈泽说:“我去。”
  沈泽立刻忘记了表哥刚才那阴森森的眼神,有些兴奋起来:“正好我现在寒假,我跟你一起去!”
  “你看好了,这上面说‘只招一人’。”沐嘉树眼神真诚,“有我去,就没你什么事了。外面天冷,我也不想让你白跑一趟还伤了自尊。”
  他自然而然地把手里的废纸递给沈泽,吩咐了一句:“丢掉。”跟着转身离开。
  沈泽原地站了一会,没吭声,委委屈屈地把废纸扔进了街边的垃圾桶里,感觉今日的寒风分外萧瑟。
  沐嘉树敢这么说,因为他对自己的身手还是很有信心的。
  虽然先天身体素质不怎么样,但是他生活条件好,无论是医疗还是饮食都跟得上,病情控制的不错,只要稍加注意,跟正常人并没有太大的差距。
  所以一方面为了锻炼身体,一方面也是为了有点防身的保障,他从小就跟着家里雇来的几个退伍兵练武,虽说肯定是比不上卫洵那个从军队出来的,但沐嘉树推测,以对方的性格,会同意雇佣一个贴身保镖,绝对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