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09 10:18:45  作者:长松

 

 
《被老婆的白月光盯上后》作者:长松
 
文案:
孟荣昊和苏齐结婚三年,对苏齐掏心掏肺,可苏齐只想爬墙。
后来,苏齐提出离婚,为了白月光。
孟荣昊气笑:“他心里有你吗你就为了他离婚,我tm还说他喜欢我呢。”
再后来,白月光真的喜欢他。
孟荣昊:呸,当老子没说过,乌鸦嘴。
白月光:现在后悔?晚了。
 
看准cp不要逆:养生系花臂大佬受vs复仇系腹黑奶狗攻
 
排雷:
1、受很man,年下。攻受感情发生在离婚后,没有婚内出轨!
2、攻薄情寡义,善于伪装,对谁都不好,只对受好,请自备避雷针。
3、感情后期超甜,但剧情有波折,背景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娱乐圈也是背景板。
4、简而言之,就是西门庆装小绵羊,叼走武大郎的故事。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荣昊,盛超 ┃ 配角:苏齐,盛俊,盛科,等等 ┃ 其它:情有独钟
 
 
 
第1章 
  “这盛超也挺可怜。”
  司机饶有兴趣地感叹着,孟荣昊坐在宽敞的汽车后座,听了一路圈子里的八卦,正讲到现在要去的盛家。
  孟荣昊是本地的传奇人物,毫无背景,白手起家,年纪轻轻便挤进了上流阶层的富豪圈。而盛家是百年世家,未来的继承人过成人礼,宴请的宾朋非富即贵,孟荣昊自然在受邀之列。
  此刻他扭了扭脖子,脱掉外套,摘下领带,连带着衬衫扣子也开到胸前,诡异的图腾刺青随着他的动作,在衣襟和袖口处若隐若现。
  他先瞟了旁边的苏齐一眼,解释道:“勒得慌。”随后才打断司机:“你话太多了。”
  年轻企业家特有的威慑力,哪怕语气轻缓,嗓音低沉,还是让司机立刻闭了嘴。
  “继续说,我想听。”苏齐愠怒地转移视线,跟孟荣昊唱反调。
  孟荣昊虽然长了张棱角分明的脸,然而实在不愿意花时间打扮,头发半长不长也不剪,被苏齐念烦了,干脆扯根黑皮筋扎了个团。胡子他也不刮干净,下巴和上唇都刻意留着胡茬,加上他现在的装束,很有一种颓废到沧桑的英俊。到了他的段位,别人已经不会从穿着来评判他了。
  只不过在苏齐眼里,这叫“不修边幅”。
  孟荣昊侧首,看向苏齐。苏齐是个漂亮男人,那张脸极其明艳,本就天生丽质,这会儿还是用心打扮过,从头发丝到脚底板,每处细节无一不精致,简直光芒四射。
  就这样的人,光是看看,也是赏心悦目的。更何况,还是他结婚了的老婆。
  孟荣昊勾唇轻笑,丝毫不介意苏齐对他的顶撞,问道:“对盛超这么有兴趣,你认识?”
  苏齐吁了口气,轻描淡写地说:“高中同学。”
  “你跟盛超是高中同学?”孟荣昊不无诧异。
  同在一个阶层,如果论资排辈,孟荣昊能算盛超的长辈,所以并没有跟对方有实质性接触。而苏齐跟盛超连同个阶层都不是,很难想象他们能有交集。
  苏齐眼睛一瞪,不满地反问:“怎么?不行啊?有钱人家的少爷,不能上普通高中吗?这么点小事我也要跟你汇报吗?”
  “行行行,不用汇报。”孟荣昊秒怂,对前面的司机说:“没听见吗?你嫂子想听,继续说。”
  司机嘿嘿笑,重新打开话匣,给孟荣昊挽尊:“我听说啊,盛家原本的继承人,应该是盛超。”
  盛家的八卦,早就给圈子里增加了不少茶余饭后的谈资。司机说得没错,盛超确实是原本的继承人,五岁以前。
  盛超的父亲是盛家的次子,他却是盛家的长孙,当年他的出生被寄予厚望,本来应该是璀璨富贵的一生,可惜他的父母早早离世,留下了他。
  后来,盛超被过继给结婚多年无所出的大伯一家。可能是盛超命里开光,专给别人带好运,没过多久,大伯母就生了弟弟,之后又生了个妹妹,盛超本人就这么尴尬地在大伯家长大。
  “虽然盛超还顶着长孙的头衔,但他家的产业大部分在他大伯手里,小部分在三叔手里,而且他三叔还是老一辈领养的,生的孩子严格来说不算盛家人,算来算去,家产应该没盛超的份儿。”
  “也不一定。”苏齐说:“前阵子不是说盛超回国,接手了他父亲留下的公司吗?属于他的那份,总归是给他的。”
  “给他有什么用啊?”司机摇摇头:“那公司早就被他大伯吸干了,现在就是个空架子,名义上是遵遗嘱还给他,看样子,是准备把他踢出去了。”
  “二十来岁的大男人,”孟荣昊倏地插嘴,掷地有声道:“早该自立门户了。你们跟着操什么心?”
  司机:“……”
  苏齐:“……”
  *
  盛家的豪宅里流光溢彩,灯火通明。往来的宾客络绎不绝,衣香鬓影。孟荣昊带苏齐先跟主人家打了招呼,送上贺礼,就算完成任务,可以自由交际了。
  “我们早点回家吧。”孟荣昊已经过了需要笼络人脉的阶段,他本人就是人脉。所以总有人来找他搭茬,不回应不礼貌,回应了,他还嫌麻烦。
  苏齐对他的散漫和邋遢意见很大,不再挽着孟荣昊的胳膊,而是端着香槟四处搜寻,漫不经心地说:“急什么。你不是说找霍导有事吗?忘了?”
  “没忘。”孟荣昊远远地看见霍导走向他,笑着对苏齐说:“你先随便逛逛,等我聊完正事,去找你。”
  苏齐正有此意,点点头就走了。
  等苏齐走远,霍导也正好走近,两人碰了下杯,孟荣昊客气道:“你家那位呢?”
  “进组了,不能来。”对方喝了口香槟:“项目准备的差不多了,什么时候开始?”
  霍导是导演,因为姓霍,所以被人称作霍导。他是孟荣昊的老朋友,正在帮孟荣昊准备一部网络剧。
  苏齐想进娱乐圈做演员,孟荣昊就出钱出力,请霍导帮忙,给苏齐量身定做一部电视剧。这事儿准备了大半年,孟荣昊想给苏齐一个惊喜,所以瞒着苏齐运作,导致苏齐以为他根本没帮忙扯线,埋怨他许久。
  “最近吧。”孟荣昊笑逐颜开:“先把剧本和合同发给我。”
  “行。”霍导直言道:“他没有相关经验,准备时间又太仓促,最后可能会扑,你有心理准备吗?想捧红他,你应该找盛家。”
  盛家的产业中,娱乐产业十分出名,掌握了娱乐圈的半壁江山,拥有各种优质资源和演艺界明星。
  “我比较相信你。”孟荣昊对盛家那位掌权人没那么放心,板上钉钉地说:“用钱砸也能砸红他,让他过过瘾。”
  这边孟荣昊为苏齐操心,另一边,苏齐在寻找盛超。
  他没有告诉孟荣昊完整的信息,他跟盛超不只是同学。那时候,他喜欢盛超。
  盛超的确在家族里举步维艰,高中没能上私立的贵族学校,而是上了一所普通的重点高中,跟苏齐同班。但普通人并不知道盛超的背景,只知道盛超高大帅气,温柔多金,是学校多数人仰慕艳羡的对象,当之无愧的校草。
  而苏齐,因为太漂亮,刚开始被误会是女生,成了校花。校花和校草总是更容易产生故事的,然而苏齐太矜持,并没有在长期相处中表达心意,后来盛超出国,他才追悔莫及。
  但也只后悔到青春期结束为止。当他因为跟孟荣昊结婚而跨越了阶层,得知盛超那复杂悲催的身世,甚至还庆幸过没跟盛超在一起。
  庆幸归庆幸,如今盛超回国,他还是禁不住好奇,那个曾经让他动心的人,现在会是什么样呢?
  他在会场来回逡巡,越走越偏,终于,在场外的大理石台阶上,看到一个背影。似乎是察觉背后人,对方转过身,看向苏齐。
  苏齐一愣,芬芳酒香和轻歌笑语便隐了形,只剩他如雷的心跳震耳欲聋。
  是他!
  盛超身高一米九,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衬托得他格外肩宽腿长。他眉目清俊,比往日少了一分稚嫩,多了一分沉稳,更加性感,也更加迷人。他单手插兜,似乎没有任何停顿地认出了苏齐,喜上眉梢道:“苏齐?是你啊?”
  苏齐喉结微动,强迫自己压下心跳,缓缓走向盛超,扬起唇角说:“好久不见,班长。”
  “确实是好久不见。”盛超专注地眼神含着笑意,跟着苏齐的脚步移到自己跟前:“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你比以前更好看了。”
  他的嗓音带着独特的清朗和华丽,从苏齐耳朵钻进去,抓挠苏齐的心尖。苏齐握紧手里的酒杯,勉强稳住身形。他甚至不敢抬头迎视盛超的目光,什么家世背景,什么可怜身世,他统统不记得了。
  两个人就像老朋友般叙旧,盛超一如既往的温柔,让人如沐春风,身心愉悦。苏齐像是喝迷魂汤似的,恍恍惚惚仿佛回到从前。
  直到,孟荣昊叫他。
  “苏齐,”孟荣昊找了老半天,才在这犄角旮旯找到苏齐,隔了几米远叫道:“可算找着你了。”
  他没有走近,就着这段距离,跟盛超四目相对。
  也真的只是一眼,两人微笑颔首,孟荣昊就转移了视线,看向苏齐:“走吧,该回去了。”他知道那是盛超,却并不想跟盛超攀谈,礼貌性地打招呼就够了。
  苏齐面露尴尬,不太情愿给盛超介绍孟荣昊,于是快速问道:“明天同学聚会,你去吗?”
  “你去吗?”盛超对孟荣昊的冷淡并不在意,笑呵呵地重新看向苏齐。
  苏齐点头:“去。”他过得风光无限,每次同学聚会都参加。
  “那我也去。”盛超对他一笑:“明天再聊。”
  “好。”苏齐像是收到什么承诺,也跟着笑,随后急忙走向孟荣昊,跟孟荣昊并肩离开。
  孟荣昊见苏齐神情愉悦,走了几步后,狐疑地回头,又看了盛超一眼。
  没想到盛超也正在看他,冷不防视线相撞,还是盛超先笑了笑,从容地对他晃了晃酒杯。空旷的台阶前,只有盛超一个人孑然而立。
  孟荣昊没多想,对盛超点点头,搂着苏齐扬长而去。
  而盛超扬首喝光了杯子里的酒,垂眸掩尽眼底的寒光。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咯!更新时间是每天的凌晨一点,无特殊情况下日更。还有一点要说明哦,孟荣昊一直是攻的,只不过跟盛超在一起后才做了受,原因后面会说,不要逆cp哦!
 
 
第2章 
  隔天,是孟荣昊和苏齐结婚三周年纪念日。
  “桌布换成灰色格子的。”孟荣昊早早地带人去场地,亲自指挥布置。
  他今天依旧懒散的打扮,身边的保镖赵子涛打趣:“昊哥,我看你最应该拾掇的是你自己,嫂子对你的造型很不满呐!”
  起止是对造型不满!孟荣昊心里叹气,面上却不显。苏齐确实又跟他生气了,而且越来越难哄,甚至几个月前就把他轰到书房睡。
  “去去去,”孟荣昊才不会告诉别人自己的窘境,反而自信道:“你嫂子已经出门购物去了,这就说明消气了,你少管闲事。”
  赵子涛嗤之以鼻,小声嘟囔:“昊哥你可真气管炎,大不了换个嫂子呗,看把你憋屈的。”
  “你个兔崽子!”孟荣昊扬手假装要打赵子涛,见赵子涛一缩脖子,他放下胳膊,警告对方:“不许再让我听见这句话,不然我揍死你。”
  孟荣昊从底层爬上来,赵子涛是他一路并肩的兄弟。兄弟不喜欢苏齐,他知道,但他既然娶了苏齐,就会认定苏齐一辈子,兄弟也知道。
  赵子涛老气横秋地长叹一声,闭上了嘴。
  孟荣昊年少时戾气太重,哪怕后来发了家,言行举止仍旧像个流氓痞子。还是认识了苏齐以后,为了苏齐强行改了一些习惯和缺点,渐渐变得随和并乐于修身养性。现在身边的人提起他,都说他脾气好,亲切,也正因如此,他的事业也逐步如日中天。
  从这点上看,孟荣昊把功劳算给苏齐,认为是苏齐让他成为更好的人,所以对苏齐宠爱有加。
  况且孟荣昊对待感情的宗旨,是必须从一而终,就算苏齐跟他发火吵闹提离婚,他也能包容。婚姻嘛,总要有个人大度一些,谦让一些,苏齐年纪小,他让着苏齐,没毛病。
  从半透明的玻璃窗上,孟荣昊看到自己的倒影,喃喃自语:“还真得找个造型师了。”
  *
  苏齐的确是去逛街了,跟他好朋友顾北。顾北跟他一样属于“嫁进”豪门,所以两人很有惺惺相惜之感。
  “盛超?”顾北夸张地张大嘴:“你是说,你见到你的白月光了?”
  “你小声点儿!”苏齐狠拍顾北的肩膀,眼神往远处瞟:“别让他们听见。”
  为了苏齐的安全和方便,平时苏齐出门,孟荣昊都派两个保镖跟着。但苏齐非常反感,觉得孟荣昊只是派人监视他。可孟荣昊又说不听,他就只能多差遣保镖,让保镖离他远点。
  此时苏齐跟顾北坐在甜品店里聊天,两个保镖各自拎着满手的购物袋,站在外面很远处。
  “还跟着呢?”顾北满不在乎,摇晃着手腕上的名牌腕表,拿出手机拨号贴着耳朵,趁电话没接通,跟顾齐说:“要我说,人嘛,就得趁年轻,买想买的东西,睡想睡的人。”
  话音刚落,电话接通,顾北对着电话一阵发嗲,激起苏齐的鸡皮疙瘩。随后,一个俊朗的年轻男人出现在店门口。
  “honey!”顾北招手,男人看见他们,大步走向顾北。
  “换人了?这也太小了吧?”苏齐小声说:“成年了吗?”
  “人家都十九了,做模特的,身材可好了。”顾北起身投入男人怀里,男人身上好闻的气息也同时钻进苏齐鼻腔,顾北挽着男人的手臂跟苏齐说了几句话,苏齐都没怎么听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