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10 16:44:49  作者:路过的老百姓

 《我的女装仙君》作者:路过的老百姓

 
文案
 
纵横道门十年之久的碧水神君沈清为,最近遭遇了一件烦心事。有人说他勾结妖孽,有人说他好龙阳之风,有人说他一把火烧了师门藏经阁!
 
四大洞天之主,与师门长辈谆谆善诱曰:你沈清为包藏祸心,欺师灭祖,天打雷劈,逐出师门!
 
天下人纷纷叫好,云:碧水神君真是猪狗不如之辈! 沈:诸君能言善道,沈某自叹弗如。一世兢兢业业,斩妖除魔,积下来的功德本,一时之间遗臭万年。
 
更可气的是,告老还乡,却被人告知自己暗恋了十年的女孩,竟是男儿身。一时之间,他走投无路,上天无门,万人唾骂。
 
世道动乱,野心大家,邪教分子,官场小丑,嬉笑怒骂。抵不过十年前,阴差阳错,洞庭湖底,礁石玉林,襦裙纱衣一场。 
 
话痨戏精受×腹黑毒舌攻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约,龙陵 ┃ 配角:李练儿,陆修,灵虚上人,龙四 ┃ 其它:配角很帅!主角更帅!
 
 
第1章 卷耳(一)
  “碧水神君,带着他的十六个小姨子,跑啦!”
 
  “碧水神君,抛弃他共约长生的道侣紫芝仙子,和魔教太平道的教子搞断袖啦!”
 
  “碧水神君,和他的恩师丹羽道长恩断义绝啦,还被太清阁逐出门墙,废去一身道法啦!”
 
  ……
 
  沈约听着酒馆客栈里的道童唾沫横飞地说着道听途说来的桥段,额边没来由地流下了几滴冷汗。
 
  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沈约什么时候有了十六个小姨子?紫芝仙子是哪门子事儿?我不是就和她在丹元大会上有一面之缘,怎么我一出事,这些狗屁倒灶的破事都一股脑儿都扣到我脑门上了?
 
 
  沈约闷闷不乐的喝了一口烈酒,酒入愁肠,百转千回。
 
  只是听得丹羽的名字,他没来由地一阵心烦,他伸手拂了一把腰间的蟒皮宝剑。
 
  “欺师灭祖,包庇邪魔,即日起逐出师门!”他眼底浮现出了一片光景。
 
  太清阁上,偌大的泰和广场,人头攒动。
 
  四位身着不同道袍,看似仙风道骨的道人,一步步向他逼来。
 
  远处的弟子们神色肃穆,有几个与他交好的同僚,神色复杂,却不及一语。
 
  “废去全部功力,追夺顶上三光,以儆效尤。”赤色道袍的道人冷冷地说道。
 
  “哎,赤炎兄此言差矣,此子名动天下,不过一步踏错,何至如此。”一个身着翠绿道袍,面色和蔼的老人接过话茬。
 
  “乱世当用重典,诸位,前有太平道,如今妖兽内乱,沈清为包藏祸心,此事证据确凿,虽沈无常已经不知所踪,但仍是要严惩不贷,方能震慑天下同门!”一个须发弓张,面色不怒自威的道人大声说道。
 
  而沈约,看着周围之人的指指点点,心中一片寒意。
 
  昨日,他还是太清阁四代弟子之首,天下道门大比,丹元大会魁首,七大门派,四大洞天之主亲自为他赐名:“碧水神君”。
 
  如今,这些人看他,犹如看砧板上的鱼肉,随意讨论着他的生死。
 
  身后的视线有鄙视,有同情,有畅快,有悲怆,可即便如此,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他说一句话。
 
  “勾结妖魔!十恶不赦!”
 
  “伤及师长!恶言同门!百死莫赎!”
 
  阳光打在他的头顶,他听到无数诅咒与唾骂声,纷至而来,将他的脑海搅成了一个泥淖。
 
  他只觉得自己的意识不断地下坠,下坠!
 
  脚下,是无穷无尽的深渊。
 
  ……
 
  沈约夹起桌上的卤牛肉,吃了一口,门外似是没有新客,雨声渐大,淅淅沥沥,在窗外结了一阵白雾。
 
  他沈约,已经是天下正道人人喊打的道门弃子,就连小门派的道童都敢随便议论于他。
 
  他自出道以来,除太平道余孽;斩杀南诏叛军酋首,独斩白蛇,天下尽墨。
 
  真可谓少年得志,春风得意。
 
  怎么能想到自己居然还有这等下场?
 
  他正唉声叹气,忽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花子,外头大雨如注,打在屋檐,滴答滴答,那花子一身破烂衣裳,不曾梳剪的长发一根根黏在他的脑门上。
 
  龅牙突嘴,一副丧门星的模样。
 
  沈约神色怔怔,早年他便发迹于此地,当时便是为当地的民众剪除了恶商妖人,如今,饥荒却无半点改善。
 
  途有饿殍,路有饥骨。
 
  他打量着面前的小乞丐,这也是个可怜……
 
  他思绪未半,只觉得大腿一紧,他低头看去,只见那个乞丐已经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大喊大叫道:“这位道爷!小的已经十天没吃饭了啊!大爷给点赏钱吧!大爷行行好啊!”
 
  沈约一扭头,只见得乞丐眼底一道水蓝色的精光若隐若现,而脸庞更是带着一缕,一瞬即过的笑容。心中顿时明白了大半。
 
  “水宫珍馐,万民朝贡还喂不饱二小姐你吗?”沈约一把托住“小乞丐”的后背,眼神灼灼,轻声念叨。
 
  “龙府清寒,怎生无趣,你离了洞庭也有十年,对旧人不问不顾,好没良心。”那小乞丐看似脏兮兮的,但在沈约嗅来,却吐息如兰,好不摄人。
 
  他刚要说话,“小乞丐”却娇俏一笑,他一推他的胸膛,拖着一条瘸腿,一下子站直了身子,一把就把沈约罩在头顶的斗笠掀了下来!
 
  那些喜滋滋看戏的人,顿时瞪大了眼!
 
  “碧水神君,沈约!”
 
  “魔头!?”
 
  “沈副殿?!”
 
  有几个见过沈约真身的道童更是一把捂住了嘴。
 
  生怕这传说之中,一怒之下就灭了邪道满门的煞神,计较自己这点口舌之快,把自己的生魂抽了,放在三昧火上,烤个一两百年!
 
  沈约大力挣扎起来,他想摆脱这丐子的纠缠,却不想这丐子缠上身来,一身大力竟是让他都无所遁形。
 
  他心底冷哼一声,看着乞丐胡搅蛮缠的样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把将丐子抱在怀中。
 
  你要胡搅蛮缠,我就称你的心,如你的意!
 
  你要无理取闹,好,我便遂了你的愿!
 
  朝夕相对如此之久,他早已非当年吴下稚童,他师长为酒狂,他也向来自有几分傲意。
 
  他也不顾什么风言风语,竟是对着看上去乌漆墨黑的唇吻了上去!
 
  顿时,整个客栈之中,爆发出了大大的嘘声。
 
  七大姑八大姨,白门世子,道门贵胄,哪路来的豪杰,西边来的秃驴,手中的刀剑碗筷木鱼瓢盆,叮叮当当掉了一地。
 
  而掉的更多的是,这些自诩名门大派,正人君子们的节操!
 
  沈约甚至能听到那般道童节操和眼睛碎了一地的声音。
 
  那丐子原本柔韧的身子此时也是一僵,七尺的身躯,竟是软绵绵地贴在了沈约的怀中,动弹不得。
 
  而此时,沈约却冷笑一声,扶住丐子的双肩往地上一掼。
 
  而后环视周围目瞪口呆的看客们,说道:“我沈约行的直,坐得正,诸位既然喜欢说沈某人的长短,沈某如今在此,有什么话,你们不妨当面对我说叨说叨。”
 
  言谈之间,他已经大刀金马地坐在椅子上。
 
  而平地之上,竟是起了一阵虚无缥缈的龙吟之声。
 
  众人一下,慌忙抱着头蹲了下来!等他们回过身,急急低头看去,刚才还在地上躺着装死的乞丐,不知何时,已是不知去向。
 
  他看着诸人匪夷所思的表情,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促狭的表情:“刚才,那个丐子是个妖……是个女妖精,被本座识破了真身,如今已经化去。”
 
  一个身着灰白道袍的看客,尴尬一笑说道:“碧水神君,乃是当今道门斗战第一人,小的们哪有神君这般慧目,若不是神君出手恐怕还被蒙在鼓里……”
 
  这时,几个刚才还信誓旦旦说“碧水神君猪狗不如”的道童连连说是,看得沈约都觉得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了话。
 
  他叹了口气,不再听这些欺软怕硬之辈的奉承。他在桌上洒下几枚铜钱,轻声说道:“店家,结账!”说罢,从地上拾起斗笠,望着地上那一滩清水略微失神,随后尴尬一笑。
 
  冒着瓢泼大雨,踏入了官道。
 
  ……
 
  沈约被逐出师门不过一日的事情,这急急忙忙地都未带些盘缠,如今全身上下除了一些碎银,便是只有一枚避水珠了。
 
  他此行的目的地,乃是距离故乡甘州城不远的铜牛镇。
 
  十年前,株,甘二城有一场几乎秘而不发的灾祸,以甘城为中心,共有五个小镇被人以低价的毒米吞噬,一时之间,无数饥民死于赈灾的“善粮”。
 
  年幼的童子被拍花子的人贩子拐走,老人,与壮年的汉子死于非命,一时之间,洞庭湖畔怨气冲天。
 
  而铜牛镇正是这五座死镇之中受灾最为严重的一座。
 
  沈约望着不曾停歇的大雨,叹了口气。当时丹羽那个老杂毛说起此事,还说:“所谓世间邪道正道,各争一线天命,本只有手段是否极端之分,硬被世人扣上一顶大帽子,
 
  毕竟世人人人云:‘人世无辜’,岂不知,世上最令人畏惧的,便是人心。”
 
  他煞有其事地和沈约说起这些话,却不想正巧掌教师尊正巧路过,听得他这番歪门邪道的言论,直气得七窍生烟。
 
  当场就把传闻之中,他最为得意的门生,一道剑气劈出了十里地,直打得鸡飞狗跳。
 
  可如今,沈约却觉得丹羽所说,也没什么大错。
 
  从当时只顾清谈,沉沦虚名的县官大老爷,到财迷心窍,皈依邪教的米店老板;以及暗中操纵这一切,如今仍是稳坐潇湘阁上的那一位。
 
  莫不是将偌大的太平道当做一个可以随意挥洒的棋子。
 
  世人之贪婪,莫不可笑?
 
  就连他顶上“碧水神君”的虚名,不也是尊崇他那位授业恩师,方才赐下的名号?世人皆慕仙人,犹如叶公好龙。
 
  一个个听说他是水府波臣,各个都巴结个不及,反倒是收束手下,不要将这个消息外传,生怕别人知了,也人人对他示好。
 
  如今,卸了重责,他虽是头上还顶着光禄大夫之名,但终究没脸去见甘城的乡亲父老。
 
  从一介天上仙人,变成了如今道林之内人人喊打的道门弃徒,饶是沈约这位在道林之中,颇有“百无禁忌”之位的神君,都觉得人心冷落。
 
  更何况,他纵横道门十年之久,位列道门第一高手,如今,他在太虚阁上,遭到四大洞天之主围攻。
 
  身上也落下了隐患。
 
  他在道林,还是江湖之中树敌众多,若不是刚才某人欺人太甚,一副耍泼的模样,他断然不想暴露行踪。
 
  想起那位儿时洞庭的玩伴,沈约也不由得会心一笑。
 
  若不是,神人相隔,去时万里,他或许还能成就一段了不起的仙缘罢?
 
  水府的二公主,无上龙宫的大小姐,与汐水林之中独自奏曲的她。
 
  不过也因此,他的行踪终究是暴露了,如此一来,引得那些嗜血的巨鳄闻风而动,他虽然道法通玄,但一身是钢还能打几颗钉?
 
  所以,渺无人烟的铜牛镇也成了他最好的选择。
 
  至于自己被逐出道门,却是一桩公案了。
 
  洞庭止水,波澜相生,他不由得摘去斗笠,望向湖面,只照出一张清减的脸庞来,他自幼于山里长大,说得上身形高挑,生的一对剑眉,但却看似一团和气。
 
  他容颜之中,有三分英气,但更多的是如清风明月一般的朗逸,他的头发略微有些硬质,留的亦是不长,他便随意在脑后束了个小辫,取了根粗绳,随意扎成一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