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10 17:00:49  作者:门门

   《红色高跟鞋》作者:门门

  简介:
  穿高跟鞋的女装大佬S攻X直男M受
  现代 - 1v1 - 直掰弯 - BDSM
 
 
第一章 
  “君临”是一个摄影账号,平常发的图片五花八门,有美食、人像、风景等。无论拍什么题材,都带着博主强烈的个人风格。这种特色很难用语言形容,仿佛镜头将所有事物的灵魂都抽离,只剩下本质。美食拍得像陈列的珠宝,人像拍的像精致的大理石塑像,风景则像装裱在画框中的油画。
  “君临”好像不带丝毫感情地审视着这世间的一切,可是如果不爱,为何又将之表现得如此美丽?
  章晓关注这个帐号的原因是一张男性的裸体摄影。
  男人的双手被黑色丝带绑在背后,静静地跪在巴洛克风格的房间中,强烈的阳光将家具和男人的裸体笼上一半浓黑的阴影。男人和房间融为一体。男人亦是一件华丽的家具。
  因为某种不可言说的冲动,章晓保存了这张图片,并关注了君临的主页,遗憾的是,君临再也没发过这种具有暗示意味的图片。
  “君临”除了发照片之外,极少发自己的生活。章晓推测“她”是一个30岁左右,生活精致、气质高贵的女人。她是个生活随性的艺术家,每年都去国外旅游,约她的摄影的人都需要求着她约稿,然后她像个女王一样挑选客人。
  这一天,章晓看到君临发的新微博之后再也坐不住了。
  “新买的。”配图是一双红色漆皮高跟鞋。拍摄手法高超,质感纤毫毕现,高光如同宝石般闪耀。
  唾液开始分泌,比什么美食照片都要有效。
  他心痒难耐地想穿越到图片中去,伸出舌头去舔这双鞋!
  “请问……您收奴吗?”
  章晓实在忍不住了,迅速给君临发了私信。
  他忐忑不安地等了两个小时之后,终于等到了回信。
  “我的标准很高。你脱掉衣服去镜子前面拍张照片发过来,我再决定要不要收你。”
  君临果然是有这种嗜好的人。章晓吞咽了一下,有点后悔最近的健身有些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他脱掉衣服站在镜前,肌肉的轮廓有点模糊了,还好底子还在,182的身高,骨骼匀称,没有赘肉。他犹豫了一下,没有把自己的脸拍进去。
  “主人对不起……这几天健身有点懈怠了,再给我一个星期,我的身材可以更好。”
  “我还没说要收你。”
  冰冷的话语让章晓又失落又灼热,平常接触的妹子多是柔软爱撒娇的,一遇到这种强势的女王型,几乎让他无法抗拒。
  “求您考虑一下我……”
  “那我给你一个机会。周六晚上7点,你来这个地址。”
  看到这条消息,章晓激动地几乎跳起来。他的手有些颤抖,克制住自己想要永远盯着这行文字的冲动,把自己摔到床上,脸按在枕头里。
  多年无法宣泄的绮念在脑子里爆发。
  还上大学的时候被女生倒追,他顺势答应,看着女孩子脱了衣服娇羞地看着他,他竟然没那么兴奋。自己撸了一会,还哄着女生给他口交,好不容易全硬起来,磕磕绊绊地做完了。
  多年来都是用sm小说和视频来当撸管的下饭菜,自己带入的总是那个被虐被打的M,他怀疑自己对正常的性爱已经食不知味。
  毕业两年了也害怕找女朋友,唯一的出路就是去找个女S,自尊心又让他犹豫不前。可是如果是“君临”的话……他是这么迫切地见到君临,在他的想象中,君临有着外国女人一样高挑的身材,黑色卷发,性感的红唇,比他在A片里见过的任何一个女王都要美。无论那双红唇之间发出的命令是什么,他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去执行。
  终于挨到了周六晚上,章晓提前两个小时赶到,发现这是一家叫做Abyss的地下酒吧,入口很隐蔽,穿过一条细细的走廊之后豁然开朗,宽阔的大厅灯火辉煌,右边两扇大门后是音响嘈杂群蛇乱舞的夜场。另有一扇敞开的门通向一条深黑的走廊,不知去往何方。
  “告诉服务员去A102室,进去以后跪在里面等我。”
  章晓遵从这条短信,由人带领着从走廊进了A102室,走廊已经够昏暗,室内直接一片漆黑,章晓在墙面上摸了几把没摸到开关,只好跪在一片漆黑之中。
  很快,铺着地毯的走廊上响起了模糊细微的脚步声。
  门打开了,脚步声踩在室内的木地板上变成了清脆的咄咄声,那是高跟鞋和地板美丽的碰撞。
  章晓的心跳一下子就飙起来了,借着门口透进来的微弱灯光,他看到了那双红色高跟鞋的实体,高贵优雅地踩在地面上,引诱着他全部的欲望。
  关门上锁后,高跟鞋转弯走了几步,来人熟练地按开角落里的开关,昏黄的灯光洒满屋子。
  章晓这时候才觉得有点不对劲。
  高跟鞋的尺码未免也太大了点,一眼看上去绝对超过了40码。
  黑色的短袜上面是笔挺的西装裤。
  来人穿了一身看起来价格昂贵的西装,让这双高跟鞋显得不伦不类。
  视线再往上,是一张俊美的脸,垂落脸边的中长的黑发给这张脸添了几丝阴柔。
  可是,就算再怎么阴柔……这明显是个男人啊?
  “谁允许你直视我的?迷路的小狗。”
  高跟鞋的主人笑了,声音低沉有磁性,无疑是男人的声音。
  “我知道你喜欢这双鞋子,所以特意为你穿过来。就当给你的见面礼,现在我允许你吻这双鞋子。”
  嗒,鲜红的高跟鞋往前一迈,占据了章晓的整个视线。
  血液上涌烧着了脸颊,章晓脑内浑浑噩噩,心跳如擂。
  他趴下身子去,用颤抖的嘴唇接触上鞋子光滑的漆皮。皮革的香味撩动着他的鼻腔。他的肢体僵硬无比,性器却被渐渐唤醒,仅是因为他下贱地撅着屁股吻了一双鞋子。
  这一切都像一个诅咒,肢体违背意愿擅自行动的诅咒。
  红鞋的上方传来满意的笑声。
  “你说你从未接受过调教,那这是什么?”那双美丽的鞋子抬起来,蹭了蹭他的下体,那个部位瞬间充血肿胀起来。
  “还真是一条天生的贱狗。”
  章晓不知所措。明明是个男人的声音,可是为什么有这样一双美丽的鞋子。明明有这样一双美丽的鞋子,可是它的主人为什么是一个男人?!
  “对不起……我其实搞错了……我想停止……”章晓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唾弃自己软弱的声音。
  “以为我是女人?”鞋子更重地踩了下去。
  “嘶……对……对不起……我搞错了……”章晓磕磕绊绊地说着。
  一只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抓住章晓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高跟鞋往上移动了一下,用尖锐的鞋跟捻上了脆弱的性器。章晓忍不住呻吟了起来。痛是真的很痛。可是他竟然变得更硬了。阴茎在他的休闲裤下顶起了一大块。
  “我好心带见面礼给你,可是你却来了就想走。是你先约的我,这不太好吧?”
  章晓其妙地就是无法挣脱男人抓着自己头顶的手,只能没什么底气的反驳到:“我是……直男……”
  高跟鞋的主人反而愉快地笑了。
  “挺好的。我还没玩儿过直男呢。”
 
 
第二章 
  “挺好的。我还没玩儿过直男呢。”
  君临的一句话让章晓产生了恐慌。他已经进入了这个游戏,而在这个游戏里,他是奴隶,是任人玩弄的一方。从他趴下吻那双鞋子的时候,他已经失去了拒绝的权利。
  “怎么,害怕了?”
  紧抓他头发的手松开,轻轻抚摸了几下他的头发。这一个动作竟然真的抚平了许多章晓的恐慌。
  “我可以答应你今天不玩弄你的后面。也不会让你受伤。”君临自上而下抚摸着他的脑袋。章晓的头皮感觉到了那手心的温度,他一动也不动,讶异自己其实希望那只手停留的时间会多一点。
  君临低沉的声音继续响起:“我本来也很期待今天会有个美好的晚上。乖乖地陪我玩,最后我会给你奖赏,怎么样?”
  章晓的鼻翼翕动着。他盯着木地板,余光处一抹鲜红,是他全部的渴望。他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交织了几秒,最终那鲜红的渴望战胜了一切。
  这是他第一次接受调教。
  而君临是他意淫了很久的完美主人,虽然性别……。
  既然他做出了让步说不碰自己的后面。
  那就当是留个回忆,以后就算再也不见面,至少他迈出了第一步。
  君临说“美好的晚上”,未知的美好同样也诱惑着章晓。
  几秒的静默后,他轻轻点了两下头。
  游戏要开始了。
  “现在,我要把你的眼睛蒙起来。”君临用软皮眼罩蒙住了他的眼睛。看不到那双鞋子有些遗憾,可是看不到君临男人的身形也轻松一些。
  黑暗中,章晓感受到系好眼罩的手指缓缓顺着他的脸颊一直摸到下巴。充满情色的抚摸。
  “看到你的照片时我就在想,你可能不算帅,但有个很好看的下巴。果然如此,你把眼睛遮起来的样子真可爱。”
  不远处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目不视物的章晓只能紧张地猜测君临在干什么。
  他感到一条绳索绕过了他的脖子,从皮肤的触感来判断应该是一条麻绳。绳子打了个结,贴着脖子收紧,再微微放松。
  他明白自己现在就像个被套了项圈的畜牲,再也无法挣扎。
  君临微温的手指解开他的衣服,抚摸着皮肤将麻绳穿过腋下,收紧,固定手臂,再收紧,君临动作熟练地捆着他。章晓注意到君临每次收紧绳子,都会用手指测量皮肤和绳子之间的距离,绑的不会太紧又绝对让他挣不开。大约20分钟,章晓的衣服被脱得只剩内裤,上半身被牢牢捆住,只有两条腿还可以活动。他只要稍微动一下身,麻绳就会擦过肿胀的胯下,引起一两声粗重喘息。君临还留着他的内裤,麻绳不会直接摩擦到会阴,对他已是莫大的仁慈。
  “非常好。”君临发出满意的赞叹,手指在他身上游走,调整着绳结。他低声说话,像是在自言自语。
  “皮肤不错,颜色均匀,没有疤痕,毛发不太浓,刚刚好。”
  评价他的皮肤像是在评价一个沙发的皮料。
  有手指轻轻抚摸着绳结下的性器,拉开已经被淫水沾湿的内裤,一个指节向里探去。
  “就是这里还有不少杂毛,以后得剃掉。”
  君临的手离开了。又不知去摆弄什么。突然,跪在地上的章晓听到了快门的声音。
  “不……!”
  章晓抬起头,寻找着快门声音的方向。
  “你害怕什么?你的眼睛蒙着,不会露脸的。”
  章晓还是有点惊慌,额头渗出了冷汗。他想逃。身体被捆着,膝盖在木地板上跪久了,已经开始隐隐发痛。这个状态,他要怎么逃出去?
  突然,君临一脚把他踹在地上,章晓感到鞋跟尖锐的触感。他呻吟一声仰面躺在地上,像一条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刀具骤然落下来。高跟鞋在身上踩踏的触感。章晓无措地在黑暗中扭动自己的身体,不知道自己是想摆脱还是想去迎合这诱人的折磨。
  君临用摄影师简短的要求命令着:“头抬起来。”“扭得再大点。”
  还有普通摄影师不会发出的命令:“再骚一点。”“舌头伸出来,舔鞋子。”
  鞋跟踩过他的脸,脖子,踢过他的胸膛,划过他的小腹,终于踩上了他的性器。
  用鞋尖轻踢,用鞋底蹂踩,用鞋跟刺,期间一直伴随着快门快速按动的声音。章晓的呻吟越来越大声,随着踩踏扭动着身体。性器勃发跳动着,顶上流下来的水打湿了白色内裤。
  就在他快到达高潮的时候,黑暗中那鲜红的尤物停下了行动。
  章晓听到君临拿出了什么东西之后,凑在耳边对他说:“不想受伤的话,就别动。”
  冰凉的金属贴在了他的胯下。章晓害怕得缩紧了肌肉,但是一动也不敢动。刀子割破了他的内裤,又是几声快门,君临扯掉了内裤的布条。高跟鞋熟悉的触感踩上他裸露的性器,甚至故意将麻绳狠狠地踩进他的阴囊里。
  又痛又爽的感觉不断地煎熬着章晓。
  “不……轻、轻点……”
  “真没规矩。”
  君临笑着说,加快了脚上的动作。
  “啊……啊啊啊啊!!!”
  章晓大叫着射了出来。
  脑袋还沉浸在强烈的高潮中,君临扯着他胸前的绳子把他拎起来跪在地板上,摘掉他的眼罩之后按下他的脑袋。
  “舔。”
  梦中的红色高跟鞋上溅了点点腥白。从来没吃过精的章晓红着脸伸出舌头将漆皮表面仔细地舔干净。
  “乖。”君临又揉了揉他的脑袋。
  “被男人踩射的滋味怎么样?”
  章晓舔舐的动作停了下来。
  君临拽着他的绳子把章晓扔到一旁的沙发上。君临看上去身材不算壮实,力气却不小,这要是女人,怎么可能把他这么扔来扔去。
  “屈辱吗?你这不甘心的表情真可爱。”君临摸了两把他的脸,又把眼罩系了上去。
  “趴在沙发上,自己蹭沙发。”低沉的声音继续命令。
  章晓全身酸软,动作慢了些。只听“啪”的一声,屁股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好像是个皮制手拍。
  “怎么不会发情了?快点,蹭。”
  章晓双手被绑在背后,只得努力压低身子,用性器蹭着沙发的皮质表面,听着响起的快门声,没过一会就又蹭硬了。
  “做得很好,可是我想拍摄一个粉红色的屁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