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11 08:45:43  作者:落在字上的雨

 《只要你爱我澳门线上博彩娱乐网站》作者:落在字上的雨

 
文案
 
四年前,她们是形影不离的朋友。
四年后,她是跻身一线的潮流明星,她是闻名世界的天才画家。
时光能否让她们看清自己内心的渴望?分开的世界又是否能再次合二为一?
 
这是一个关于等待和执念的故事。
这是一个关于勇气和抉择的故事。
 
无论时光如何变更,无论世事如何艰难,对你的深情从未变过。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娱乐圈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邹雨,林玟 ┃ 配角:靳羽 ┃ 其它:
 
 
第1章 邹雨
眼前是茫茫的一片,邹雨轻轻吸了吸鼻子,终于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原本阴沉的天气似乎又暗了些,不远处的天空中灰色的云正一片片的聚拢,风卷起丝丝腥气从海面上吹来,浪一个接着一个越涌越近。怕是要变天了。
 
邹雨望了眼前方慢慢累积起来的一片黑云,拍了拍裤腿上的细沙站起身来。然而长时间的静坐让她的双腿酸软的几乎有些站不住,她皱了皱眉,用力跺了几下脚,轻轻揉捏着自己酥麻得快没有知觉的小腿。
 
她低着头,脸色略微苍白,嘴唇因长时间的吹风而显得有些发紫,细长的睫毛在湿润的海风中仿佛上沾染了几分雾气,长久的凝视让原本清澈的眼睛也有了一丝血红。
 
她在这里坐了快一天了,海天交接处那条遥远得几乎分辨不清的灰线上似乎有什么奇异的景色,长时间的吸引着她的注意。
 
不远处的游客不知何时已消失得不见了踪影,大约也都感觉到了这即将到来的暴风雨,提前撤回了酒店。那些原本一排排整齐摆放着的彩色躺椅和茅草顶子的大遮阳伞也都被人给收了回去。一向热闹的海滩上此时空空荡荡的一片,还真是难得。邹雨瘪了瘪嘴,弯腰去收侧边的画架。
 
画布上一片风和日丽,和周围的灰暗色调形成强烈的反差,斑斓的色彩让人心头一震,靓蓝色的海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泛出点点金光,那光线温暖而柔和。海岸线的尽头依稀有条白船,似乎下一秒就要驶入观看者的视线,又似乎再下一秒便会永远消失在天边,让观者不由生出强烈的期盼,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仿佛再等一等便能看穿那船儿的走向。
 
不得不说,邹雨在色彩和光线上的造诣已经远远超过了她的一众同学,连业界内素来以挑剔之名著称的导师也视她为自己的得意门生。
 
这原本也该是一副极好的画作,若不是画面右侧突兀出现的那些线条,这幅作品怕是又会让老师拿到学校里洋洋洒洒的讲上一番了。
 
邹雨怔怔的看了看那些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浅灰色线条,寥寥的数笔依稀勾勒出一个人影,她的目光停留在那个模糊的人像上,逐渐失去了聚焦点。
 
一阵海风吹来,扬起她细长的黑发,挡住了她的视线,邹雨这才回过神来,伸手将发丝拨到耳后,轻叹了口气。
 
这一天的写生又泡汤了。
 
眼见着快到约定的时间,她却始终画不出一副像样的作品。邹雨有些懊恼的撅起了嘴,飞起一脚踢向面前的黑色沙地。
 
在这突如其来的力道下,细小的沙土和石子顿时四下飞散开来,海风也似成心同她作对一般,十分不给面子的把扬起的沙粒扑了她一脸。
 
迷住的眼睛和生痛的脚趾终于让邹雨那干涩的眼框泛出了些泪,在朦胧的泪光里,她看到画面中的那个人影似乎在朝自己微笑。
 
她用力挤了挤眼睛,想把眼前的那张面孔看得更清,然而再次睁开眼,面前却又只剩下了那张艳丽的画布和上面岔眼的灰线。
 
邹雨再次叹了口气,将颜料、刮刀一股脑的塞进了随身携带的画箱里,拎起箱子,背着画架就往回走。
 
风更大了,她宽松的衬衣下摆被灌得鼓鼓囊囊的,齐肩的秀发张牙舞爪的四下乱舞。
 
白石铺就的道路上不见一个人影,沿途的商铺也都早早掩上了门窗。雨点零星的落在她白色的衬衣上,散开出一朵朵不甚规则的小花。邹雨毫无知觉一般的顺路前行,灰暗的天空下没有人看得清她的表情。
 
 
S市是一座风景优美的海滨城市,常年气候温润。
 
三年前邹雨初到这里时,就被这满城的蓝白色深深的吸引。在经历了一段梦魇般的长途跋涉之后,小城让她的心前所未有的安宁,邹雨觉得自己像是在伊甸园里偷食了圣果的夏娃,于这童话般的世界里重获生命。
 
因着对这座城市的偏爱,她放弃了手中皇家美院和巴黎美院的考试通知,留在了这里。
这样挺好,邹雨心想。
 
天秤座的她原本就选择困难,非要让她在众多的学校里挑选出一个来简直让人头大的很,况且自己生性散漫,那些学校也未必就真的适合。
 
罗纳美术学院位于S市东部海岸线的一个小镇上,不同于声名赫赫的巴黎美术学院,它在美术界的名声并不响亮。
 
这对于向来追求排名的中国留学生来说,无疑不是一个太好的选择,故而邹雨并未在学校里遇到过太多来自母国的同学,这也让她大大松了口气。
 
更让邹雨觉得庆幸的是,她在这里遇见了老师。
 
和绝大多数的留学生一样,邹雨在最初申请出国的时候并没有留意到这所不知名的学校,以她在绘画专业上的功底,首先考虑的自然也都是那些排名靠前的知名学府。
 
抱着广泛撒网的心态,邹雨把艺术类名列前十的学校申请了个遍,然而当她陆续收到了六七个考试通知的时候,却彻底傻了眼。
 
彼时的她并不知道,在自己万般纠结,几近抓狂之后,结果竟然会是连一家也没有选。
 
缘分自来都属天意,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邹雨带上自己的作品前往罗纳学院报名,一位装束奇特的男人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位看起来已年近花甲的老人,着装打扮竟和时下的年轻人相差无几,而邹雨却偏偏在这身与他那依稀可见的银发不甚搭调的花哨服饰中寻到了几分和谐的气息,不禁暗自感叹起中外文化的巨大差异。
 
回头再看看自己,二十出头,正该是如花似锦的年纪,却一身素衣,竟让一位老人家在服饰上给生生比了下去。
 
邹雨不禁多看了他几眼。
 
老人的感觉很是敏锐,转头回报以微笑。和善的笑容却让邹雨分外的不好意思,她冲老人微微颔首,然后背过脸在他看不见的角度快速的吐了吐舌头,逃也似的大步走开了。
 
绘画学院的办公楼里,邹雨立在一张桌前与人交谈。
 
“你的作品我都看过了,很好。下周三学校会有一个专业课的考试,不过我想那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入学肯定没有问题。”
 
说话的是个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他望着面前这位站得笔挺的肤色白皙的东方女孩,似乎有些不解,“请原谅我的好奇,我只是很想问问,为什么放着那么多的名校不去,要选择这里?”
 
“我……”
 
邹雨有些语塞,“其实,我也说不太清……只是觉得自己喜欢这座城市,到了这里就不想再离开。”
 
“是这样么……”面前的男人音调拉的有些长,他伸手推了推鼻梁上方金色眼镜的边框,镜片后的双眼里满满写着的都是怀疑。
 
邹雨知道自己方才这个理由在旁人看来真的太过牵强,然而这确实是她真实的想法,正想就这个问题再多解释几句,却被门外传来的一阵洪亮笑声给打断。
 
邹雨转过头去,一眼就望见了自己不久前刚遇到的那位老人。只见他推开那扇并不曾关得太严实的门,大着步子垮了进来。
 
面前那位身着西装的男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朝来人行了个礼。
 
邹雨心里一紧,能让一位院长行此大礼……
 
这位该不会是校长吧?
 
自己先前那样不甚礼貌的盯着人家看了半天,是否已经让他产生了偏见?若是他一个不高兴,这书岂不就念不成了?
 
心头万般念头正乱窜,却听老人开了口,“你看看你看看,如此任性的可不止是我一人吧。哈哈哈……”
 
男子无奈的揉了揉眉心,摇了摇头,笑道,“老师,您真是……谁能和您比呀?”
 
老人家对他的调笑却并不加理会,他转身望向了邹雨,“来来来,小女娃,新来的吧?我看你挺顺眼,给我瞧瞧你的画。”
 
“哦,这里。”邹雨再次掏出了已经收起来的U盘,递了上去。
 
老人走到桌前,转手又将U盘交到那男子手中,“打开来瞧瞧。”
 
明显一副领导人的做派。
 
邹雨有些小心的观察着他的表情。
 
老人嘴唇微抿,精亮的双眼紧盯着屏幕,他缓慢的滑动着电脑鼠标,以邹雨觉得不可思议的慢速翻阅着一页页的图片,男人则立在他身侧一言不发。
 
邹雨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在这让人窒息的安静空间里被无限放大了。她不着声色的飞快捕捉着二人的细微表情,希望能从中看出点什么。然而老人就像被时间定住了一般,只有握着鼠标的手指还在微微动作,那男人也如同一座石膏像一样静静的站立在他的身侧。
 
邹雨心下莫名地开始紧张。
 
看到后来,一直没有言语的老人轻轻摇了摇头。
 
不至于这么差劲吧?
 
邹雨心中警铃大作,她挠了挠头,一咬牙终于还是开了口,“那个……老师,我这画有什么问题,您给提提意见呗。”
 
只见那老人面色严肃的抬起了头,“我记得你。”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更啦!
欢迎大家留言!
感谢每一位愿意抽空读我文字的人,谢谢!
 
 
 
 
 
第2章 教授
邹雨心里咯噔一声,完了完了,早知道真不该好奇多看那几眼,叫你管不住这眼睛,这下可好,惹事了吧!
 
她正暗自懊恼,却听见老人再次开了口,“我之前看过你的画,印象深刻。还想着什么时候能见见真人,可巧,这不就碰上了。”
 
啊?
 
邹雨正想着要怎么说上几句道歉的话,话还没到嘴边闻言又都咽了回去,她半张着嘴,惊异的脸上混杂着还来不及收回的懊恼,表情显得有些诡异。
 
“老师,您不是在又开玩笑吧?这可不是合适的时候啊。”说话的是那男人。
 
老人斜斜地瞄了他一眼,有些不满的说道,“敢情我在你眼里就没有一句正经话?”
 
男人一愣,赶紧摆手,“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这几率也太小了吧!”
 
他从方才就认为,这女孩放弃一众名校跑到这里来念书,一定是冲着老师的名头,现在看来自己果然猜得不错。
 
只是老师来这里教书的事情知情的人并不算多,看来这女孩并不简单,否则这消息她是从何得知?
 
还有,老师方才说的印象深刻,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难道是熟识?那也不至于吧?
 
想到这里,他不禁再次仔细打量起了面前的这个少女。
 
邹雨并不知道他心中的一系列联想,在一旁连连点头称是。
 
她丝毫不怀疑自己的记忆力。今天真是头一回见到这位奇特的老人家,况且,隔了千山万水,自己又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学生,这老头从何处看到过自己的画?
 
怕是人上了年纪记忆出岔子了吧。
 
眼见着两人都是一脸的怀疑,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解释道,“我之前住在巴黎。”
 
“啊?”邹雨觉得自己快要跟不上老人家跳跃的思维了,“然后呢?”
 
“你申请过我们学校。”
 
“学校?”心中那个一闪而过的名字终于让邹雨的整个头脑都明晰起来,“您是说……”
 
“对,我之前在那里任教。说来也是巧,走的时候还在念叨,没收到这么个学生真是遗憾,却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你。看来你注定要是我的学生,那就这样定了,我来教你。”
 
老人家轻描淡写的几句话,结尾处不带一丝疑问的语气,完全没有要征求一下当事人意见的觉悟。
 
邹雨还沉浸在方才的惊讶里,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学生”了一回,反倒是面前的男人对此反应激烈,“老师,您答应过来上课啦?”
 
“我什么时候说过?”
 
“您不能抵赖,我可是有证人的。”他斜眼瞟了瞟邹雨。
 
“哼,一周一节课,多了我可不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