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11 08:46:58  作者:一头咸鱼

 《乖别闹了[娱乐圈] 》作者:一头咸鱼

 
文案
 
女朋友找了别的男人怎么办?当然是自己也找一个啦。
 
经纪人余行被戴了绿帽子,还得千里迢去收拾前女友的绯闻。
路遇一条小奶狗,遂顺手捡回了家。
岂料,这还是个对他图谋已久的小奶狗。
 
等等……好像是披着甜美奶狗皮的神经病!
 
生活就是这样充满了说弯就弯的惊喜呀!
 
*作死十项全能但会卖萌撒娇的攻x记吃不记打(?)人帅心善的受
1V1HE年下,无炮灰无白月光。
*前面轻轻松松谈恋爱,26章攻掉马甲,天雷滚滚泼狗血!
*尽量日更or隔日更,午夜场一枝花(喂
 
——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娱乐圈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行,苏承 ┃ 配角:邢一兰 ┃ 其它:一个越往后越狗血的故事
 
 
 
第1章 直达列车
  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嫌塞牙。
  
  余行刚退烧,满脑子的浆糊,连眼睛都懒得睁。他躺在床上,把眼皮稍稍撑起一条缝,从门口直接能看到客厅里忙碌的颀长陌生人影。
  
  这人名叫苏承,和他认识不到二十四小时。
  
  知名经纪人领刚认识的小鲜肉回家,又碰上这么一特殊的时期,没准能走一波热搜。通稿的标题他都想好了——“惨遭邢一兰抛弃,余行打击过重竟出柜”——还TM得是自己公司的公关团队买的。
  
  他心中顿时生出一股荒谬感,紧紧闭上眼睛,翻个身接着睡。
  
  .
  
  余行本来在出差,谈邢一兰的代言。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完毕,已经是凌晨三四点。待他一一将几位喝得不省人事乱飚方言的合作方送上美人香车,手机上忽然弹出一条热搜推送:“某X姓当红小花被爆怀孕!”
  
  余行顺手点进去,脑袋一嗡,酒劲全醒了。
  
  爆料有石锤,说得就是邢一兰。
 
  ——作为邢小花的经纪人,他算是摊上事了。
  
  而作为邢一兰的男朋友,他现在被热评第一封为“国民绿帽子”。
  
  “再爆一个料:邢一兰和经纪人Y先生已经交往数年,邢小花产检的时候,Y先生正在西南某城给她谈轻奢品代言哦。”
  
  余行当机立断联络公关部门,公司却先一个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代言暂缓,速回。小心狗仔,你照片也被扒了。
 
  他想和邢一兰通个电话,而邢小花所有的手机号均已关机。
 
  临时买不到当天的机票,余行联系正在附近拍戏的邵小五想办法。多少年的哥们,邵小五相当够意思,天没亮就直接从片场跑过来,还带着两张……Z字头的硬卧票。
  
  直达列车怎么也得走二十来小时,余行:“……”
  
  这张车票如同开启了诡异的异次元空间,余行顺风顺水这么多年攒下来的霉运瞬间纷至沓来。
  
  先是控了一上午的评,他连早饭没来得及吃;怕叫记者堵住,压点赶火车还跑错了广场,差点迟到进不去站台;买了桶红烧牛肉面上车填肚子,吃完就开始腹泻……
  
  一小时跑了十来趟厕所,余行扶墙出来就听见邵小五对着电话扯淡:“有事找行哥,行哥肯定行!我行哥,人狠话不多。道儿上就没他摆不平的事……”
  
  “……赶快闭嘴吧你,”余行朝他丢了个橘子,“行,跟着我读啊,喝昂,行,记住了没有?”
  
  邵小五捂着话筒,探出头,谴责道:“行哥,你也太没有幽默细胞了。”
  
  火车开得晃晃悠悠,余行脑袋发昏,一屁股坐在床上:“你那是幽默细菌。”
  
  “好吧,我收回刚才那句话,这笑话真冷!”邵小五盘腿弯腰挤在对面的中铺里,夸张地抖了一身鸡皮疙瘩,接着讲电话:“我说你就非得接这个真人秀?你嗓子这么好唱啥不比艹|人设好?我给你联系……哈?你嫌出唱片不赚钱?……靠!喂?喂喂?人呢?没声了?”
  
  这小子十年如一日地咬错字音。余行平时懒得搭理,偏偏今儿听着别扭,他感觉自己状态不对,翻了个身面朝车厢,躺着闭目养神。
 
  山区隧道多,火车晃悠悠进过路站,手机连上了网。邢一兰发过来一条微信:余哥,最后帮我一次。
 
  余行将这一行字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最后回复了一个字:“好 。”
  
  邵小五放弃了通话,抓紧时间刷微博,没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不然非得气得冒烟。
  
  邢一兰,当红小花一枚,前任玉女教主,深受各路宅男喜爱,除了邵小五。
  
  余行上学时对这姑娘一见钟情,玩尽了青葱年少的浪漫去追求。他会在星期四去女生宿舍区弹唱整天的《茉莉花》,从原版弹到自己改编的无数版本,每一遍都是不同的风格,绝无重复,外国学生闻讯纷纷前来围观中国男性的浪漫;而他的兄弟则纷纷闭门不出,假装什么也不知道——余行势必面临着失败,他们得养精蓄锐,才好彻夜陪他喝酒。
  
  后来回了国,邢一兰出道,余行就去做经纪人。邢小姐混了几年还是十八线,勉强在观众眼前混了脸熟,余同学却一手捧红了几个小明星,成了知名经纪人。恰在这时,邢一兰以遮盖恋情为由,被公司打包塞给了余行。
  
  余行这才知道自己追上了女神,傻乐了三天三夜,过上了天天和女神盖着棉被纯聊天的完美生活——直到九个小时前,被告知自己失恋的消息。
  
  邵小五从前总是骂他老好人,迟早当忍者神龟。余行则觉得不然,他喜欢邢一兰是自己心甘情愿,要是哪天这段感情没能走入婚姻的坟墓曝尸荒野了,纯属活该。谈恋爱没什么亏不亏的说法。
  
  而事到临头,他才觉得诚然不太轻松。
  
  邢一兰有孩子了,应该很快就会结婚,嫁给照片里那个开豪车的富商。这归宿也好,他竟反而觉得是自己耽误别人。
 
  “小五,我想出道演戏了。”余行随口道。
  
  邵小五登时激动得一个鲤鱼打挺撞了头,一边叫一边揉额角:“什么!行哥,你想开了么?!”
  
  他认识余行十多年,太了解这个人了。正规表演系毕业,在演艺圈摸爬滚打多年积攒了许多人脉,样貌碾压一堆流量鲜肉的素颜高清无p图,虽然二十七岁有点儿高龄,但也磨砺出了气质,这些年也应该知道如何经营自己……现在趁话题出道,还真挺有戏的。
  
  当初他决意做经纪人,就有许多同学感慨过暴殄天物,邵小五这些年也常劝他。
  
  余行挑了挑眉梢,抬头与他对视:“这你都信啊。”
  
  邵小五:“……”
  
  邵小五叹气:“也行,那女人也不值得你冲动。”
  
  估计是心情差到了一定地步,开了个胡说八道毫无笑点的无聊玩笑,余行竟觉得轻松了点。
  
  他点亮手机屏幕,看了一眼,邢一兰没再回消息。
 
  .
 
  火车走走停停,路过某个站台时,临开车之前冲上来一名身材极好的青年,高个子大长腿,目测就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余行本着职业习惯多看了眼。
 
  两人目光相接的瞬间,那青年的眼神霎时变得极为热切,他刚想打招呼看看是不是熟人,肚子却忽然翻滚起来,只能飞速冲进卫生间。
 
  这回蹲了个够本,等他扶着墙回卧铺,就看见刚刚那哥们坐在他床上,和邵小五相谈正欢。
  
  “行哥!”邵小五看见他,兴奋地挥手,还向青年解释,“这就是我行(xing)哥,余行(hang),知名经纪人!TIU听过么,就是他捧出来的!你能分清(xing)和(hang)么?都是一个字,看心情念的……”
  
  余行只想躺在床上歇着,走近一看才发现,那青年看着高大,实际却年轻,十八九岁的样子,脸上棱角分明,不是中国人的长相,一副眉清目秀的模样。
 
  外国友人就不好撵人了,好歹要体现一下有容乃大的气质,他只好坐在床脚的凳子上问候:“你好,我是余行。”
  
  又深刻谴责了一番邵小文盲:“你滚蛋,有这么误导人家的?”
  
  “多音字,我可以听懂的!”外国友人一见余行,顿时眼前一亮,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道,“我叫苏承,承习传统文化的承,我很喜欢你的名字……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余行捂着肚子勉强和他握了握手:“是么,缘分啊,小伙子中文说得挺好。”
  
  “那是当然了,我是中国人!”苏承自豪地回答,“我是混血儿,从小就在学习中国话,我的小学同学,没有人比我更会说中文。”
 
  “哟,”余行对他生出了一点兴趣,从职业角度上讲,这孩子明显有出道的条件,人也挺有意思的,他没有满大街抓人签约的爱好,也就是随便聊一聊,“挺厉害的,你在哪读的小学?”
  
  “旧金山!”苏承朝着余行那边挨了挨,在手机里翻出来一张照片,“看,就是这栋楼,三层第十二个房间。”
  
  邵小五:“……哥们你和美国小朋友比啊。”
  
  苏承有些吃瘪,还是不肯认输:“我人如其名,学东西很快的,都能够速成,和中国的小朋友比,也一定不会差。”
 
  余行安慰他:“嗯,你在中国多待几天,一定会比中国小朋友更厉害的,加油,别理上头那小子。”
  
  “可是我已经回来祖国好几个月了,”苏承突然意识到不对,“喂!我都这么大了,怎么能和小朋友比!”
 
  邵小五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哥们你中文是挺好的,这都听出来了!!”
 
  苏承表示了自己的气愤:“我又不是傻子!”
 
  余行也忍俊不禁,可还没笑够,肚子又一阵咕噜,赶紧百米冲刺冲回了卫生间。
 
  等他再次扶墙出来,邵小五和苏承已经相谈甚欢地肩并肩泡起了康|师傅。
 
  苏承吐槽道:“……我这个年纪就像小孩子,一点也不好。”
 
  邵小五哈哈大笑:“等你熬成我们这样的老黄瓜就知道好了!小姑娘就喜欢小狼狗。……哎行哥!”
 
  苏承回过头,竖起拇指对余行夸道:“我虽然长在了国外,但是有一颗中国胃!方便面味道太好了!”
 
  “你们当心着点儿,是不是买着山寨款了……”余行有气无力地扶着墙,“我就差住厕所里头了。”
 
  说完,火车一个颠簸,他一个站立不稳,向前狠狠一栽。苏承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拦住,顺势拉进了怀里。
 
  虽说免于摔得狗吃屎,可也没好到哪里去。余行被苏承紧紧地抱住,一阵两眼冒星,紧接着就有要不省人事的预感。
 
  他半天没爬起来,耳边也嗡嗡直响,邵小五大概是在说什么,他就听见了中间一段:“……操!邢一兰那个龟孙女儿的是不是说啥了!我|操他大爷!她是公园里丫百花齐放五颜六色就欠|操(草)了啊?等我回……”
 
  丫骂人是一绝,余行一听就想乐,可他实在又没力气笑。那中气十足的骂声越来越朦胧,他又隐隐听到苏承说“行哥的身上很滚烫,是不是生病了”,紧接着就被放在了一张硬板床上。
 
  有人往他腋下塞了体温计,过了一会被抽了出去:“三十八度六。”
 
  意识混沌中,余行心里想到:“同样是行哥俩字,苏承叫得比邵小五好听多了,中文是还成。”
 
  可惜叫邵小五带跑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掰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明人不说暗话!求收藏!
前排友情提示:这个攻很坑人,很坑人很坑人!二十六章为界,前面轻松恋爱向,之后原形毕露(喂)
 
 
 
 
 
第2章 一个请求
  邵小五落地就被叫去看剧本,余行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公寓,看来是苏承送了他一程。
  
  他困劲散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又不想起来。
  
  本来最近是要换一张床的,刑一兰说过喜欢水床。可余行现在觉着,这床还挺宽敞,不换也能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