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14 08:46:03  作者:李观妙

 《两处相爱》作者:李观妙

 
文案
 
1V1 裴清x棠析
一个神仙画手太太 x 一个大粉丝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是不是你暗恋的人也刚好暗恋你。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清,棠析 ┃ 配角:赵云泊 ┃ 其它:百合,暗恋
 
 
第1章 抄袭,不存在的
【上】
 
【木木析话题贴】析总原创《碧落黄泉》图十大证据!抄袭?不存在的!!!
1L 一股清流儿
首先允许我表达出我的愤怒,当然这个愤怒并不是针对某些喷子(并不),而是作为小粉丝的我们居然没能防患于未然,让我们的析总陷入了“人红是非多”的境地。言归正传,让我们先来梳理一下最近发生的所谓“抄袭”事件——随着云落大大《碧心镯》这部原创小说的火爆,各神仙太太们已经大展神通,创作了无数优秀的同人图。众所周知,析总是云落大大的圈内好友,自然而然地画了《碧落黄泉》这一新年贺图(鬼知道析总为啥把新年贺图虐出新高度,笑哭),然而某位名叫“落地生根”太太的众粉丝却突然在贺图下说抄袭了她们太太《两生图》里的造型与风景(微笑),于是若干不明真相的“路人粉”“挺身而出”。事情经过大致如此。我暂且不论析总《碧心镯》的人设,包括服饰、发饰、色彩等与小说正文描写部分几乎完全吻合这一事实(不然我怕某些粉扣到云落大大头上,说云落大大是照着某落地生根的画描述的),我只想给某些蹦跶的粉一些清清楚楚直接的证据,废话不多说,整理如下——
1. 析总去年12月20日、今年1月10日分别在粉丝群里发的《碧落黄泉》的线稿和半上色图。而某位太太的图放出线稿的时间是在今年一月底,微博日期显示1月28号,附截图。这一点,大家品品是非,希望能睁开眼睛看。
2. 析总1月19日的画画直播录屏,这次是析总为满足某位小木头的生日愿望开的直播,所画为《碧落黄泉》里的皇宫外观。
…………
10. 小木头们收住你们的尖叫,不许闹,先好好听一下,乖!(附图X11)对的,没有看错,《碧落黄泉》图是一个系列图(已获析总与云落太太允许),放出来的新年贺图只不过是系列12张里的最后一张,某“落地生根”太太《两生图》是今年2月中旬放出来的,我们析总完稿于1月30日。(附云落大大收到前11幅的截图,上面有日期)。
《两生图》只有1幅,《碧落黄泉》12幅。日期、证据都摆在上面,某些粉以为自己的太太是人间宝藏,看谁都觉得瞧不上,一比得上就来碰瓷,在圈子里有几个热度就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天下会画画的人多的是,多看看别人的开开眼。蚂蚁竞走十年了,诸位清醒一点!
——the end  P.S (不知道有没有人欢迎我做个某位太太“那些年”copy过的画十大证据,偷笑)
2L 不是很帅
前排疯狂表白!!清姐霸气啊!!!我永远爱清姐!!!这几天因为这件事闹得整个人都不舒服,析总也不上线了,携一众小木头感谢清姐。
3L 小呀小呀小木头
爆哭!当初析总答应我生日直播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宠幸我了!这么好的析总啊!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要来找茬,我们析总不愿掺和是因为她忙,某些人家的粉别带着我们析总炒热度!顺便,这十二幅为什么全是书里的经典虐心场景啊,不活了啊!!!
4L 论爱的精神
啊啊啊啊啊啊12幅全图啊!!!!我永远追随析总。还有某位太太的粉也太不要脸了吧,虽说析总平时不关心这些名气啥的,我们也是圈地自萌,但不代表你们可以欺负到我们头上来的!
5L 我可能是个假粉
我只是个路人粉,不过这么一对比那位“落地生根”太太的《两生图》真的差太多了,对木木析太太路转粉,求小姐姐多多安利(可爱)
6L LONDON
有本事你说出某位太太是谁啊,放出证据来,在这儿明嘲暗讽谁呢?
7L 0000054657xiaofang
楼上给脸不要脸的典型了,同意的赞我!!!
8L 小概率的我
我是后排了吗?啊啊啊啊疯狂为析总和清流小姐姐打call!!!太美了啊!!怎么我的清晰CP大军还没来(委屈)
 
【下】 
 
裴清双手扣着后脑勺,歪躺在椅子上,瞧着论坛里一片大好的走势,惬意地眯了眯眼,唇角不自觉地翘起来。
嘁,欺负我们析总。
“裴清同学,相当牛X啊,瞅瞅你这帖子点击量,这才一会儿功夫,两千多了啊。”
裴清被这冷不丁的一声拍肩招呼硬生生地吓了一跳,双手一抖将电脑旁剩下的大半杯奶茶打翻在她那辛辛苦苦贴了一上午的碎花桌纸上。一记白眼掠过去,某人装没看到一样默默地坐到了一旁。
“不会帮我擦吗?”裴清把对方手上的手机抢过来,丢在一边,眉头一扬,“赶紧地,动手。”
来人名唤赵云泊,有着五百万粉丝的知名游戏主播加抽奖博主“常山赵云泊”是也。现在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抽着一张张面纸准备擦拭这被溅了一滩白色液体的桌面。只不过,面纸是抽了很多,擦是没擦一下的。
“我觉得你下一次可以不买这样的桌纸,吸水,沾油,还难看。”赵云泊想了想,抽出一张面巾纸擦着手掌心,特慎重地说。
裴清扯着笑脸,呵呵两声,顺了三张面巾纸叠好, “瞧见了?没浸下去,瞧把你脏的。就怕那新做的指甲弄脏吧。”
她用纸一点点把桌上洒出的奶茶弄干净,偏头看了一眼赵云泊的手指甲,“小样还怪好看的。”
枉她俩同睡桥洞下的塑料姐妹情。赵云泊美了,那是呀,新做的,至少得维持一天吧。
“清儿,你这帖子要我帮转不,”赵云泊捡起她的手机,舒服地躺在了座位上,正准备把腿翘到擦干净的桌子上,被裴清扫了一眼赶忙放下来。行吧,自家的小祖宗,惹不起。 
“别,您这一掺胡就闹得不是一个圈子的都要来瞅一把了,自证清白了就已经够了。析总本不爱这些闹腾,我最后一句话也就是吓吓她们,告诉她们收敛着点,有空跟一个新手画手闹,帮她带热度,我还不如多睡会觉。反正放那里,一个圈子的该知道的也都会知道。”
赵云泊抬头,笑得暧昧:“清儿,我又一次发现你对这个叫‘木木析’的画手很是上心欸,一般这种画手太太只有出作品时,才会有人吹爆啊吹爆啥的,怎么好像你对她永远,嗯,太过充满激情。”
裴清被她这吞吞吐吐的话逗得一乐,倚靠着衣柜:“我看你评论下面不也有天天打着鸡血说爱你啊,喜欢你的,喊你大宝贝的嘛。”
赵云泊鄙视她目光短浅,谁不知道这铁打的爱豆,流水的粉丝。三年其实不算特别长,但是保持着三年“最喜欢”的状态,很难。
“所以我现在严重怀疑你对那个叫‘木木析’的画手产生了别样的感情。你是不是私下见过她没跟我说啊?人家太太本人是不是特好看,不然你不会喜欢。比我还好看那种?应该不能吧,我最好看。”赵云泊边刷着手机边自问自答,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新闻,眼神暗了一下,但抬头时又是一副八卦好奇女孩美美模样。
我,赵云泊,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园花,论颜值,没输过!
裴清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乐道,“可把你美死了。不过真没见过析总线下。再说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好不容易有个三观各项等都深得我心的,瞧着她每天都在进步,喜欢不是挺正常的嘛。这万一线下见了面,我这头号大粉丝把她丑到逃跑怎么办。”
赵云泊觉得脑阔疼,这样子表白的话她的粉也经常说,实在是有点点点点免疫。木木析那人的三观跟裴清合不合,赵云泊不知道,但她自己的粉丝老是说她三观正,赵云泊觉得她们眼瞎。
   “如花似玉清小妹怕这个?”赵云泊嗤之以鼻,“说白了某人还不是怂。”
裴清其实生得很好看,眉眼清晰,甚至有点像被工笔精细描绘过,挑眉看人时,便如被晕开来的山水画,明净动人。只是那齐肩的,在赵云泊看来跟男生的小平头没任何区别的短发硬生生把这这股子清韵盖了,只能叫裴清小丸子。
    “…………”
“等等,你要出去?”赵云泊瞧着打开衣柜收拾背包的人问道。
裴清合上衣柜,对着镜子压了压她的帽子和扯了扯口罩,巴掌大的脸只露出俩黑黝黝的眼睛珠子:“会看的出来我是谁吗?”
“说好的跟我一块儿吃饭呢?你要去哪儿啊?”赵云泊眉头还没皱起来,便被裴清推着坐回椅子上,“赵云泊同学,请记得你前天有预告说今晚直播吃鸡,不要让若干小可爱白等,加油哦!还有你最近火气有点大,注意饮食哦,亲。”
赵云泊最烦裴清官方这套,把她拉过来在腿上就地圈住,语气严厉地用手戳了戳她:“哪儿去?这小模样小脸的,还带着口罩。”
裴清坐在赵云泊大腿上,挪了挪身子搂着她的脖子,像是在撒娇:“赵云泊。”
“不许撒娇!好好说话!”赵云泊觉得这人忒烦。
“赵云泊。”
“那你赶紧说去哪儿?什么时候回来,我不问了行吧!”赵云泊觉得自己脑袋又疼了,“到时候要我接你吗?”
十三岁的裴清和十八岁的裴清相比很多地方都变了,就是一点没变,不愿说的事任谁追究都不开口,好的坏的都是这样,逼她说就跟逼良为娼一样,着实让赵云泊感到心烦。
“不用,谢谢我们赵云泊同学。”裴清乐呵地从腿上起开,“祝您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赵云泊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砰”的一声关门声,只得咬牙切齿道,“呵,女大不中留。”话是这么说,手还是忍不住给裴清发了条消息叮嘱,让她早点回来,晚了就去接她。
赵云泊闭着眼睛不知想起了什么,眉头又紧皱起来。最后,像是忍不下心一样终于拿起了手机,点进了微博热搜【最具期待女影星陆三冬吸毒】。
A大是整个云城地区历史最悠久的学校,校内四季变化明显,夏季湿热,秋高气爽,冬季干寒,春季却尤为阴晴不定,昨儿一夜春雨便让这安静的校园落了一山头的叶子,让风儿一吹,飘进园子里,争着赶着化作春泥了。
有飘零才有回归呀。裴清笑了笑,想起了赵云泊说的话“说白了还不是怂”。好吧,怂就怂呗,反正这怂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裴清悄声安慰着自己,站在某栋宿舍的树下默默拉高了口罩,压低了帽檐。
尾随是一个技术活啊!尾随两个认识的大三学姐更是个高难度的技术活啊!尾随着去机场看别人接人,而自己就是看一眼这就不是个技术活了,赵云泊觉得这是一个人的心理有问题。裴清现在大概就是赵云泊会鄙视的这种人。其实,裴清自己当年也曾在网络上骂过某尾随的人,虽然那个尾随的人是个好人。
因着赶在了下班高峰期前,地铁倒是没多耽搁,偏偏这一出站就下起雨了,裴清相当机智的撑起了她的大黑伞,看着走在前面的两个小姐姐小心翼翼地跑到一家店里买雨伞。她低头又看了一眼表,这样子接人的时间是真的没估算好,她在朋友圈看到这学姐发的是“五点半棠小仙女落地,隔一年半终于可以看到她了”,而现在都五点三十五了。
磨磨蹭蹭了二十分钟才终于瞧着人出来,裴清的眼神才稍微温和一点,她现在有点希望那人的飞机因着天气原因稍许晚点。
  “喂,你已经出去了?”
裴清看着两位学姐寻了个避雨的屋檐,赶忙收了伞站远一点,有模有样地掏出手机刷起屏来。
“我们在,哦,刚出地铁站A出口。”雨越下越大,打在屋檐上噼里啪啦,讲电话的人提高了音量才能让电话那头听到。
“还好,没淋湿,突然下这么大雨,刚刚进去挑伞,觉得也没耽搁多少时间的。”
裴清下意识地刷着微博,眉头瞬间皱起来,特关赵云泊一个半小时前转发并评论了某条负面的娱乐权圈报道:【常山赵云泊:照片高糊地连脸都看不清,人工作室都没出来说话,一群野鸡娱乐网站在这儿给谁造谣啊,摆到台面上的东西就把石锤弄出来。还有那么多人凑热闹不嫌事大吗,巴不得人家吸毒了?还没证据呢一个个嘴巴跟茅坑里的shi一样臭,号真是指哪打哪儿啊,老子就是看不惯你们这种一天没事瞎bb的操蛋玩意】。
好歹是五百万粉的微博大V,这一转发似乎比原博还火,立马再度跻身热搜榜。评论下面有支持赵云泊的,有回怼的,有帮那叫“陆三冬”的,也有开始扒皮的。
陆三冬,娱乐圈里裴清最喜欢的一个人。 
若是赵云泊转发的是有关陆三冬的其他消息,裴清一定是激动万分的,可偏偏是这种消息,裴清虽是不信,但三人成虎,谣言可畏。
   “棠析同学,你是不是最开始就打算自己偷偷回来不给我们讲啊,车子都准备好了的,共睡一间房一年半的情谊都没得咯!嘤嘤嘤,你现在在哪儿啊?”
一滴雨水不小心被风吹着滑进了她的后颈,使她浑身打了个激灵。裴清这才回神,拉高了黑色口罩竖起耳朵听着,垂下来的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甚至开始咬着她的下嘴唇。她听着那边两人的电话,知道电话那头的人一定弯起唇就那么不能再多地笑了一下。
从停车场到这A出站口其实也就只有八分钟的车程而已,裴清却觉得在来来往往的路人身上看到生命的流转,让她一瞬间觉得格外地恍惚。
“两位室友,不打算回去了吗?”
雨仿佛停了,天光从云层中透射下来,头顶有飞机轰鸣,拎在手里的大黑伞啪嗒掉在地上,蹭湿了她的裤脚。那个人撑着与她一模一样的黑伞站在雨中,半弯着腰为两位室友打开后座车门。
“这位同学,你,”
裴清忽然感觉脑内一阵轰鸣,声音如阵线般密密麻麻穿进大脑皮层最深处,就像很多年前的那一次墙头见面,她闪烁地垂下双眸,猛地勾起伞冲进雨里往机场方向踉跄而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