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15 08:47:15  作者:于欢

 

 
 
 
《江山不及美人俏》作者:于欢
 
文案:
承皇非我意,绝冠临天下。指尖山河荡,画中美人来。书名又称《神都风云录》
开元元年,玄宗在位,大肃繁华依旧。
洛阳一家茶楼内说书先生拿着折扇摸着长须正向台下众人讲解着一段数十年前流传在皇家天子与大肃第一美人的爱情史。
“俗话说可怜红颜多薄命,最是无情帝王家,可是咱们大肃第二个皇帝,文皇帝太宗陛下一生只有文德皇后一人。玉贞四年,太宗陛下平齐王之乱反京,遭外戚叛乱宫中生变,外戚郑氏以文德皇后性命相逼,让太宗陛下退位。”
“洛水之上,端门之前,太宗乘青骓身后骑兵列阵,城楼之上文德皇后被横刀架于玉颈上。太宗手握兵权,皇权至上,这天下再没有任何一人能威胁到,但是太宗陛下为了文德皇后,竟然将坐了二十余年的皇位拱手相让,留下一句流传至今的名言;“我以天下换爱人,有何不可?”
“然后呢然后呢?”话间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睁着较的深琥珀色大着眼睛撑着脑袋焦急的问道。
说书先生定睛一瞧,看着问话的是个小姑娘,生厌道:“小姑娘先生我这书可只讲给洛阳人听!”
女孩聪明的很,一下就看出那老头的意思,喃喃自语道:“我虽不是洛阳人,可我娘亲跟母亲比你们都了解洛阳呢。”
双CP,双女二。
冰山公主御姐×懵懂女侠。
留给她们的,只有无尽的悲伤,与谎言贯穿一生,最后细细评味,或许这才是情到深处。
桃花灼灼,梨花却谢,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女强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天无痕,白沐雪 ┃ 配角:穆菱柔,苏沚心 ┃ 其它:古风百合
 
 
 
第1章 少年由何生,天降雪无痕
  楔子
  自古无情便是帝王家,多少年来皆因情而亡国,可是有些人啊就是那样的执着,天下可以不要,盛名也可以不要,但是爱人,哪怕是负尽天下人,也不能不要,万里河山,也不及佳人莞尔一笑。
  那人许她一个承诺,那承诺便是用天下人以及自己命,做赌注,不成人便成仁,那诺言改变了天下,更改变了一个时代,千古未有。
  世间的情与爱千万种,亲情,友情,父子情,姐妹情,兄弟情,以及爱情,天地最开始不过是无罢了,人伦道德,世俗观念,自古就没有一个真正的定义,有的不过是恒古不变的“顺从”因为有前列便有后照,男欢女爱便是如此,但所有人,又生来便要如此吗?
  自古规律就是人所定,能接受男女之情,未必另一种情就格格不入。
  江南最繁华的城中,那城南的一片山中,种了满山的梨花,曾是一片竹海,风吹过的声音好听极了,可是不知什么原因,一夜尽数烧毁,后来,才有这满山的梨花树。
  盛春时节,靠海的地方时常有风,故而这里的梨花肆意飘落着,那淡淡的香不及那遍地幽兰之香。
  一袭白衣的老者,拄着拐杖,孤立于在风中,陪伴她的便只有这满山的梨花与幽兰,每年这时候,梨花盛开的时候,她总要带些小酒,小菜过来,不辞辛苦,几十年过去了,没有一年未曾不来。
  风与白色的花瓣拂过发梢间,她身后出现了一个衣着极尽华丽的贵妇人。
  只听那女子立于她身后柔声道:“驸马。”
  而位于北方长安城郊外一间普通的民间住宅内,两个穿着朴素的女子在小厨房里忙着做今日的午饭,近一看,二人容貌都可如曹植的《洛神赋》中言:翩若惊鸿,宛如蛟龙。
  “歌儿,你去哪里了,就要开饭了。”
  “母亲,娘亲,”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十分恭敬的朝二人喊道。
  “孩儿去了城内,听见一个疯癫的老头在长安城的街道内疯狂的喊着,先太宗陛下其实就是女帝陛下,而太宗陛下是□□的儿子英年早逝,未曾真正当过皇帝...然后他就被一群恶凶凶的官兵带走了。”
  两个女子听着一怔,似乎她们都明白一样,长得极高的那位女子停下手中的事,走到小女孩身边。
  她知道那个疯癫的老头是谁,温柔的说道;“歌儿先去洗手,等吃完饭娘亲给你讲一个故事好不好。”
  “好!”名唤歌儿的小女孩满脸高兴的应下。
  -
  肃朝盛国玉平年间,天白沐称帝在位十余年,年三十,却自幼体弱多病,但是勤于政事,不爱女色,尊师道,帝王不近女色者极少,也无人知道不爱女色其原因原,故而未曾留下子嗣,原有一子一女但都夭折。
  皇帝虽在壮年,但体弱,满朝文武无不担忧,皇储一事成为最大的难题,没有皇嗣。难不成还要过继不成?
  天白沐尚有一弟,天白云,庄亲王。但也只育一子,名唤天宇成,三岁。早已定为世子。古往今来世子过继成为皇子,从未有过。
  因为皇储空悬,事朝中议论纷纷,人心不稳。
  白馆,天白沐的老师,任太师,辅佐天白沐开国,登基称帝,白家三代侍奉肃朝帝国的皇帝,忠心耿耿。
  白馆也为此事担忧,独子白段,少年成名,且生的十分俊,弱冠及第,现任中书令,白家可谓显赫。
  如今白段的妻子有喜,他不过二十几的年华,可是这皇帝三十几还未有一个子嗣,或者说孩子都是接二连三的夭折。
  原因不得而知,他好饮酒,喜欢看戏,加之体弱多病,怕也是撑不过四十岁,他无后,若他之后肃朝一定大乱。
  事,总有转机的,后宫佳丽三千,其实是没有的,甚至后宫里头连位正宫娘娘都没有,其中原因也没有人知晓,但是只知道皇帝有几个很宠爱的太监,还有臣子,对其极其信任。
  他无子,皇储悬空,又体弱,着实让人担忧,那太监也知道皇帝命不久矣,若他倒台,那么倒霉得即将是自己,便琢磨着要让天白沐有子嗣才好,哪怕一个也好,不管男女,由自己控制着。
  那太监在掖庭中进进出出,精心挑选女子,让他收获意外的是一个女子,他盯着她半天,惊讶道:“像,太像了。”一排的女子,他唯独对那那个站在中间身材较好的女子叹息道
  他将女子送入天白沐寝宫,当晚就宠幸了…而且不止一日,没人知道原因,除了那太监和皇帝。
  后来有传闻说那女子容貌也不是很出众,只因为和故去的苏航大将军很像,很像…可是都知道自苏航大将军去世,他的后代便从长安南迁了,而且自开国后苏航将军的家人是肃朝唯一一个能够全身而退的家族…也许是因为皇帝的愧疚,也许是另一种原因,总之与其他出生入死的开国武将,谋士文臣相比,苏家还是善终的。
  天白沐并不喜欢那个女子,只是因为她的容貌,因为他喜欢的女子在儿子夭折后就伤心而逝,所以他才不近女色,看起来是这样的,但其实真的是这样的吗?
  他当初即位时对那苏航苏大将军的好,可比先皇后好多了,他身体差的缘故或许是由别的引起的…天白沐看中的是女子肚子里的孩子,还有她的容貌,但绝不是心。
  宫女名唤郑璇,本是个将军小妾的女儿,不得正母喜欢就被送进宫了,郑璇的生父郑源,是定远将军正五品也算不小的朝官了,所以有资格进宫作宫人。
  扶摇直上九千里,飞上枝头变凤凰,女儿得幸,郑家自然也幸,他得了个天大的好处,乐得不行,郑璇生的虽然不是十分出众,但五官还算端正,十分温柔也很知书达理,喜欢读些书。对政事也颇为了解,但因郑源的正妻王氏善妒,在郑源离家时设法送郑璇入宫,但郑源是十分喜爱自己的这个女儿的,奈何木已成舟。
  女儿成了皇后自己当然也加官进爵了,一道圣旨,一朝天子一朝臣,一个家族迅速崛起。
  “门下,开国之盛,今皇后家室,父,郑源育得如此良女,贤良淑德,恭厚仁孝,深得朕心,册为皇后,郑源进骠骑大将军正一品,封郑国公,世袭罔替。子,郑州封正二品辅国大将军,钦此。”
  诏书下来朝中议论不断,大将军一职,乃握着军机大权,如今皇后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都未知,将来如何也未知,就这样草草决定,未免太过荒唐!
  几个月过去了白段的妻子诞下了一个女儿,白段原先有个儿子,白单,正好要一个女儿,女孩在肚子里呆了三天三夜才肯出来,出生时,天上那北斗七星之首最为明亮。
  “老师,恭喜添孙女。”那人笑着,很是慈爱。
  “承蒙陛下隆恩,孙女之名中赐有与陛下同一字。”名字是天白沐亲自取的,他从未替任何臣子的子女取过名字,只有苏航的儿子…如今又多了白段的女儿。
  “名字而已,祖宗们就是太忌讳了,百姓与帝王同名便要更改,朕到不觉得有什么。”白馆知道皇帝赐名这是为什么,他的儿子,他的学生,他会不知道么,只是他是君,而自己是臣。
  “皇上,再过两月皇后娘娘也要临盆了。”虽是帝师,却也君臣有别,他依旧站着,合着手微微弓着腰。
  “是啊,朕也正愁,万一是个女儿又当如何,朕的情况,老师也知道。”他气色不是很好,脸色惨白。
  “大家,奴才斗胆说一句。”又是那太监,皇帝极信任宠爱的太监…白馆厌恶极了的太监。
  “说吧”后宫,宦官不得干政,这是祖训,难道皇帝忘了?他没有忘,只是装作忘了而已。
  “不管皇后娘娘诞下的龙子,是男是女,尽管昭告天下是男孩便好了,天下初定,如今朝中人心惶惶可不能再乱了啊!”太监说的很好听,字字句句都像是为了皇帝的江山着想,他说的也是事实,本就开国不久,高祖未曾称帝便匆匆离世,天白沐接过江山,定都长安,才正式称帝,这江山还是一片动荡的山河,北有突厥,东有高句丽,西有吐蕃,南有六诏,都对中原虎视眈眈。
  “这…将来又如何?”天白沐有些疑虑,觉得这样不妥。
  “皇上还年轻,将来有了皇嗣再废这个太子另立!”太监继续说着,白馆在旁边听着,心声不满,这种大事岂能一个宦官做主。
  “此事万万不可,圣上,等于害了小皇子一生啊!废太子自古以来都是新太子的忌惮,难道陛下会不知道吗?”
  天白沐皱着眉头,想想白馆的话,于心不忍。
  “皇上,现如今是男是女尚且未知”太监并不死心,继续说着。
  “那万一再无其他龙子又该如何?”除了之前的疑虑,这也是长远的疑虑。
  “就立庄亲王之子。”反正都是毛头小子,立谁自己都能把控,太监这样想着。
  “这可行吗?”
  太监点头“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天白沐闭眼,叹了口气,挥了挥手,表示就这样做了。
  白馆见木已成舟,他如果继续反对,自己又不是白段,天白沐还没有那么信任自己,于是先表态。
  “白家世代誓死辅佐陛下,接生就让微臣的妻子来吧,自己人知晓总比外人的好。”
  天白沐横了一眼白馆,心道:如意算盘打的好啊,这样一来威胁皇权的秘密就在白家了。
  “你去安排吧!”他还是一脸慈祥。
  天白沐将决定告诉了郑璇,他待郑璇十分好,算没有亏待,但绝对不是因为喜欢。听了缘由的郑璇表现的有些惊讶,她不喜欢争斗,也不喜欢后宫,但如今好像后宫里没有争斗,应该说是冷清的很,她虽然有些惊讶,但也很快就镇定下来,只说了一句话。
  “但凭皇上吩咐。”
  得到了回复,这个事情就算是定下来了,首功当是那个太监,于是天白沐赏了他不少东西。
  郑璇将此事告知了父亲,郑源也是大喜,如果是个男儿的话就可以顺利继承大统了,那么郑家就是外戚,皇亲国戚,何乐而不为。
  “原以为送你入宫对你多有愧疚,如今看来是我郑家之福,日后定要好好扶持那孩儿。”
  “还望父亲多多关照。”她虽不喜争斗,但未必就是因为不会,她肚子里的孩子还要依靠着自己的娘家人上位。
  怀胎十月,终于,随着一声孩蹄,临盆于夜晚,当夜长安上空的紫薇星最是明亮 ,这于前几月那女婴出生时的夜晚似乎有些像 。
  天白沐很是懊恼,迟迟不肯做决定,结果还是那太监怂恿的,事已至此他只好下诏书,昭告天下,皇子诞生,并立为太子。朝中虽有人反对却被太师与将军压下去了。
  但只可惜的是,造化弄人,不是皇子而是公主。
  “陛下还未给孩子取名呢?”她不喜也不忧,虽然不能如愿是个男孩,可她终究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儿。
  望着手中的婴儿,天白沐满是忧伤,“将来可怎么办啊,原本应该像平常公主一样,如今却要将你为男儿养着,父皇心里…”
  “这也怨不得皇上,或许对孩子来说也并不算坏。”郑璇尽力的解释着,希望让天白沐好过一点。
  “唉~取名为无痕吧! 但愿她日后心中无恨,不要怪我就好”长叹一口气,放下孩子天白沐便离开了。
  天无痕两岁时,便让白段做了她的老师,封太子太傅,并把六岁的天宇成接进宫中。
  从小天无痕就与天宇成在一起读书,学武,久而久之天宇成也知晓了她是女儿身,但他却很懂事,有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敏锐。
  天无痕四岁时,天白沐为她选了了贴身太监。是天白沐的贴身太监精心培养的儿子。对那大太监言听计从,这也是太监特意安排的,小宦官名唤居元,年仅七岁。
  只有他们三人在一块时天无痕才敢放开了玩,因为天宇成与居元都知道她的“秘密”一起玩耍,读书,习武,她很要强,很刻苦,当然有逼迫,也有她发狠。
  但这只是年幼的她,若他日,她登上大典。那么一切知道秘密的人都是威胁。她又会允许吗?
  一日里,天气十分好,不出意外二人在武场上练剑,还有居元,他既然是贴身太监,那么武艺是必不可少的。
  “太子殿下还是依旧那般厉害,学什么都比快,我这个做兄长的都惭愧。”虽然那靶子放的距离不远,但年仅六岁的天无痕也能射中靶子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