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0-23 10:28:36  作者:任哉淳

 ======================================================================

《天下兵器》作者:任哉淳
文案
天下十国,耀兵扬武。身处乱世之中,无论是天子平民,达官书生,游侠小卒,均不免历经动荡
 
微博@任哉淳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异能 无限流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任哉淳
======================================================================
 
 
第1章 归真1
韩缺在打一把剑。剑长二尺七寸,宽二寸,通体乌黑,尚未开刃。
师父给了他一块铁,允诺道若他打完这把剑,他就能出师,能领到师父给的出师礼——一百两白银和一间铁匠铺。
为了病在家中的母亲,以及他自己的生活,他必须成功。
火炉哄哄地响着,韩缺不住拉动风箱,汗从脸颊流到下颌,再滴落到锁骨。平素他穿的一身粗布短打,眼下已被汗水湿透。
最后一道工序完成后,剑静静躺在台子上,成了。韩缺拿一件旧衣裳把剑包起来,捧在怀里出了门,踏着月色去师父家。
师父名叫魏成,十年前在帝都开了间铁匠铺,打打农具和首饰等物。因十年前朝廷下旨禁止兵器私营,铁匠们的收入骤减,也就近两年才慢慢开放。
到了师父家,韩缺发现师父一反常态地换上了件新衣裳,端坐榻上。韩缺给师父行过礼,将剑奉上。
魏成用断了三指的右手掀开裹着剑的衣服,看到剑时露出复杂得难以形容的神情。他将剑置于灯下,仔细观赏。
韩缺问:“师父,为何要打剑?”
魏成答道:“我的手艺不能失传。”
韩缺不再多说。这厢魏成瞧完了剑,丢给韩缺一袋银子,一张地契。
韩缺说:“谢谢师父。”
魏成说:“你先回家吧。”
韩缺说:“是。”
韩缺走出门,站在院子里转身看了看,烛光在窗户上映出一个持剑的人影。
这使他有些恍惚,今晚的师父给他的感觉很奇怪,具体是什么却又说不清。
韩缺回到家中,母亲拖着病体为他煮了一碗清汤面。
韩缺低下头呼哧呼哧吃着面。
据母亲说,十八年前他出生在赢国济州乡下。那一年宣、济二州闹饥荒,很多人饿死,韩缺的四个姐姐也在其中。韩父拿出一筒竹签,让韩母掷取,长则带上韩缺逃荒,短则丢下他自生自灭。
韩母什么都没说,直接掰断了所有竹签,于是韩父拉起板车,带着妻儿南下向帝都走去。
到了帝都,却看到城门紧闭,城外难民数千。韩父就这样在这个冬天里冻死在路边。
后来有一天,兵部尚书赵庆奉天子御令,开城门,迎难民,正巧看见一手抱着韩父遗体,一手抱着啼哭的韩缺的韩母,于是将她带回府中做了二少爷的奶娘。
两年后,已攒下少许积蓄的韩母带韩缺离开赵府,摆了个面摊自行谋生。提起赵庆,韩母总会称赞他是大善人,是母子俩的救命恩人。
韩缺从小不爱读书,是以韩母在他十二岁时让他拜了城北魏氏铁匠铺的魏成为师。
“娘,这是银子和地契,我出师了。”韩缺吃完了面,把两样东西递给母亲。
韩母激动得眼眶泛红,“缺儿,这可是真的?”
韩缺说:“娘,当然是真的了,明天我就去把铺子收拾一下,估摸着三四天就能开张。”
韩母一迭声说道:“好、好、好。”
韩缺站起身来正要去洗碗筷,突然门窗大开,冲进来五个持剑的黑衣人将他们母子俩围住。
“你们干什么?!”韩缺将母亲护在自己身后,呵斥道。
为首的黑衣人说道:“交出剑。”
韩缺愤怒而不解,“什么剑?”
黑衣人笑了笑,说道:“原来你竟不知那是什么剑。”
韩缺想到今天打成的那把剑,心下一凛。
黑衣人又说道:“就是你今天打的那把剑!”
韩母说:“缺儿,你打了什么剑?快快交给他们吧。”
韩缺说道:“娘,他们不是官府的人!”
黑衣人道:“我们的确不是官府的人,不过我们也能掌管你们的死活。”说罢,左右各一把剑横在韩母脖颈。
“你们住手!”韩缺急道,“且不说我凭什么要给你们,但说这剑并不在我手上!”
黑衣人问道:“现在何处?”
韩缺道:“在……在我师父那里。”
黑衣人又问:“你师父是何人?带我们过去。”
韩缺问:“是不是把剑给你们,你们就不再找我们的麻烦?”
黑衣人允诺道:“那是自然。”
于是韩缺带着他们返回魏成家。
到了魏成家,烛火已熄,院门却大开。月色映照下,魏成正在舞剑。
他的剑是从地下取出来的。平时他常和韩缺开玩笑说,他家后院的地下埋着宝藏。韩缺从未当真。
现在看来竟是真的——满院泥土俱被挖开,露出底下数百柄剑,大小各异,熠熠生辉。
“魏老头,斩了你三根手指头,还没斩断你的妄念啊。”为首的黑衣人上前说道。
“师父,他们要我交出我刚打的那把剑。”韩缺说道。
魏成却并不回答谁,手下剑花一挽,直接上前与黑衣人交起手来。
韩缺这才发现,他对师父的了解远远不够。
很快,魏成一人难敌五人,渐渐落于下风。
当啷一声,魏成持剑斩断了为首的黑衣人的剑,然而另一人的剑已从魏成背后将他刺穿。
“师父!!!”韩缺大喊道,不顾一切冲到魏成身边。
魏成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心口处的剑尖,艰难说道:“去找秦……”
话还未说完,魏成气绝而亡。
魏成死了,剑却仍然不见踪影。黑衣人抓住韩母,逼问韩缺:“剑在何处,说!”
韩缺咬着牙说:“我不知道!”
一道剑光闪过,黑衣人刺死了韩母。
“娘!!!”
半个时辰里,韩缺相继失去了师父和母亲。他愤怒地咬破了嘴唇,目眦欲裂。
叮铃……一声清脆的铃声由远及近,须臾间伴随着一个身影闯入。来人轻飘飘挑起架在韩缺脖子上的剑,将韩缺拉到自己身后。
黑衣人立刻将两人围住。
“慢!”黑衣人首领说道,“是你。”
来人应道:“各位好,虽然各位与我同在无妄谋碗饭吃,但不表示我会手软。有人出钱保这位韩公子的性命,我只好多有得罪了!”
无妄乃江湖上一个杀手组织,杀人只看钱给多少,不看对错。
来人名叫七。当然,这只是一个化名。七穿着一身黑色劲装,短发在后脑勺扎起一个小马尾,左手腕缠着一枚铃铛。
七将韩缺护在身后,与众人厮杀。
众人亦毫不手软。
刀光剑影之间,七找了个空子丢给韩缺一物,说道:“跑。”
韩缺一抱住那物件便知道是那把剑。他立刻跑出院子,往出城的方向跑去。
 
七一个月前接了魏成的单子。魏成的要求是:保护韩缺和那把剑,一路护送至鬼愁关,直到秦川出现为止。
至于秦川是什么人,魏成为什么这么做,七毫无兴趣。
就连魏成被杀死时,他也没有出手。他只是静静地躲在暗处观战,然后救下身陷险境的韩缺。
韩缺跑了出去,他便拦下试图追杀的人。
纠缠到觉得韩缺已经出了城的时候,他便收了剑,轻功溜走,然后追上韩缺。
韩缺抱着剑边跑边流泪。
七跟在他身后,说道:“魏成要你去鬼愁关,找一个叫秦川的人,我是他雇来护送你的。”
他想了想又说道:“十两银子,从鬼愁关回来以后我替你葬你母亲。”
韩缺点点头,没有说话。
一路无言,两人默契地互不干扰。白天骑马赶路,夜里留宿客栈,三天之后,鬼愁关已遥遥在望。
无妄的杀手仍在追杀他们,于是两人用了假名,伪造了通关文牒,加上轻微的易容,顿时湮没在人群里。
鬼愁关位于赢昭两国交界处,属昭国领土 ,地势平坦,易攻难守,一旦两国开战,这里便首当其冲燃起战火。
因此没有普通人选择生活在这里。生活在这里的,有窃贼,有强盗,有杀人犯,有妓.女。
昭国对鬼愁关一直以来都是放任自流的态度,这反而使得鬼愁关内的环境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和平。
入关以后,韩缺问七:“你可知道秦川在哪里?”
七答道:“不知。”
两人不能大张旗鼓找人,只好私下里花钱买消息。但凡是姓秦的,两人都会一一当面核对——将那把剑拿给此人看。
遗憾的是,所有人都不明白他们的意思。
两天后,无妄杀手追来关内,而两人仍无头绪。
被无妄杀手点名要杀的人,关内任何一家客栈都不肯再收留了。
只有一家叫再来的客栈除外。
再来客栈开在一个冷清的地方,店内生意也很冷清。掌柜的名叫秦修文,穿着一身灰色棉布长袍,黑发如瀑,发尾以白布条松松束住,眉清目秀,眉间一点朱砂痣,手腕处缠绕几圈白布条,看起来约摸才及弱冠。
秦修文说:“吃饭睡觉乃人生大事。”
说这话时,秦修文正在拨算盘,算七和韩缺两人的房钱。
“每七日一结,一结一钱。压三钱,饭钱从里面扣。”秦修文想了想又说道:“不可在我的店里闹事。”
韩缺付了钱,说道:“明白了。”
七问道:“你可见过一个叫秦川的人?”
秦修文说:“不曾见过。”
两人走上二楼,刚进了房坐下歇息,无妄杀手便追来了。
秦修文微笑问道:“客官吃饭还是住店?”
领头的杀手道:“那两人在哪里?”
秦修文温和地解释:“本店小本生意,不能打打杀杀的。”
领头的杀手置若罔闻:“把人交出来,否则连你一起杀!”
秦修文说:“何至于此?”
杀手们的剑已出鞘。七提剑从二楼走下来,对秦修文道:“抱歉了,秦老板。”
刀光剑影映在秦修文脸上,秦修文面无表情。
 
 
 
 
 
第2章 归真2
韩缺抱着剑,躲在二楼房间内床榻上,侧耳聆听楼下的动静。
七终究会寡不敌众的,韩缺想。至于自己,这把剑真的值得自己用生命去保护么?
他不知道。
韩缺听不到七越来越沉重的喘息声,也看不到他一身黑衣下的伤口越来越多。七落败了。
七拄着剑勉强跪在楼梯上。
韩缺从房间走出来,站在二楼阑干前。七见状急忙道:“不要给他们!”
韩缺说道:“事到如今,这把剑还没有被人使用过就已经沾上了人命,我自然不愿再让它落入恶人手里,但我无力保护它,只求让我死得痛快点。”
无妄杀手们上楼,秦修文放下了手中的算盘。
无妄杀手们拔剑架在韩缺肩上,秦修文走出柜台。
秦修文身上温和的气息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属于江湖人的敏锐与锋利。他走出柜台,足尖轻轻点地,飞身上了二楼。
“且慢。”秦修文对杀手们说,“你们把剑带走,无须杀人。”
杀手们大笑:“他自己找死你还拦着?”
韩缺身体晃了晃,最终咬紧牙不说话。
秦修文从韩缺怀中拿出那把剑。剑即便开了刃,依然其貌不扬。
他看着剑的眼神很温柔,宛如看着情人。
随后他拔剑出鞘,剑尖指向杀手们:“来吧。”
 
七平生杀过很多人,也救过很多人,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局面:秦修文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压制住一众杀手,并且点到即止,并没有真正伤及一人。哪怕众杀手个个使的杀招。
这在众杀手看来简直是羞辱。
一人刺向秦修文心口,另一人自背后专攻下路,秦修文挡住面前的剑,原地转身劈斩断偷袭的剑。
这把剑在秦修文手里用着很合适。
“膻中。”
秦修文说道,剑尖已点在一人膻中穴上。
“百会。”
“气海。”
“命门。”
秦修文将众杀手一一制服。
秦修文说:“诸位已经是死人了。还不走么?”
众杀手互望一眼,飞速退出客栈。
秦修文抚摸着剑身,向韩缺问道:“这是魏成给你的?”
韩缺答道:“是师父让我打的。”
秦修文有些意外:“你大约才十几岁吧?以你的年纪来说,真是了不起。”
韩缺道:“我看着这像是铁,但又比铁坚韧,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秦修文解答道:“这是陨铁。”
七在一旁低低呻.吟了一声。
韩缺连忙上前查看七的伤势:“你要赶紧看大夫!”
七说:“不必了,他们必定还在外面候着。帮我请一个大夫过来吧。”
韩缺说:“好,我这就去!”
 
客栈内,剩下七与秦修文相对而坐。
七问道:“其实你就是秦川吧?”
秦修文答道:“是。”
七又问道:“之前为什么不承认?”
秦修文答道:“之前不愿再沾染江湖是非。”
七好奇:“你沾染过什么江湖是非?”
秦修文避开话题:“魏成让你们来找我,实则是故意给我引来麻烦逼我出手。”
七不大相信:“哪有人赔上自己身家性命逼一个人出手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